网站地图 / 旅游行政给付

何昌志与广安协兴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社会保险服务中心社会保障行政支付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3月27日 案由:金融行政给付 旅游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文化行政给付 新闻出版行政给付 当事人:何昌志 广安协兴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社会保险服务中心 案号:(2016)川1603行初226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广安市前锋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何昌志,男,生于1949年12月15日,汉族。

委托代理人何仁凯,男,生于1964年6月28日,汉族,系原告亲属。

委托代理人何仁龙,男,生于1956年2月21日,汉族,系原告亲属。

被告广安协兴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社会保险服务中心,住所地:广安市广安区协兴镇佛手街48号。

法定代表人赵志豪,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全科,重庆华之岳(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冯炜,重庆华之岳(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何昌志诉被告广安协兴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社会保险服务中心社会保障行政支付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6年11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何昌志及其委托代理人何仁龙、何仁凯,被告的负责人赵志豪,委托代理人张全科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4年10月,原告因土地征收办理了养老保险手续并领取了养老保险金。被告2016年7月停发原告养老保险金,原告不服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2013年因修建枣彭路占用其土地。村民小组成员依村规民约进行了退地和调地。经层层上报,原告作为失地农民,于2014年10月办理了相关保险手续,随后领取了养老保险金。2016年7月,被告停发了原告的养老保险金。原告不服,请求法院判决确认被告对其养老保险金停发行为违法,并判令被告继续发放原告养老保险金。

原告对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1、爱国六组系列分配方案,拟证明原告是失地人员,应该享有养老保险金;2、企业离退休人员养老金领取资格证;3、养老金储蓄存折;4、收退地人员的签字名单,拟证明原告是失地人;5、原告退土明细;6土地补偿费分配明细;7、“农转非”人员自愿选择养老保险安置申请样表;8、医疗保险资格。

被告辩称,本案的原告并非诉称的失地农民,原告在享有社会保险的过程当中,其“农转非”的程序不符合规定。原告等17人之前作为失地农民的研究方案未经法律程序报由相关机关,其行为具有非法性。2016年7月3日,经爱国村6组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否定原告失地农民的身份。协兴园区管理会经了解后,协兴公安局依法对原告等17人失地农民身份予以纠正,将“农转非”的身份转为“非转农”。鉴于原告的失地农民身份依法纠正,故被告依法停放失地农民保险合法,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为证明其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被告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1、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拟证明被告的诉讼主体适格。 2、广安协兴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管理委员会《协兴区管委会关于对爱国村6组枣彭路征地原“农转非”人员纠错的通知》,拟证明作出变更原告的户籍信息及停发其社保待遇决定的机关是川渝合作示范区广安协兴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管理委员会。 3、广安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协兴园区分局协兴派出所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明原告的户籍信息已被变更为农村户籍。 4、广安市公安局《关于协兴园区协兴镇爱国村六组“非转农”情况的调查报告》,拟证明原“农转非”程序违法,原告身份应该纠正。 5、2016年7月3日爱国村六组的一份表决,其中有两份方案,拟证明只有原告等17人同意第一种方案,其余人都不同意,现在所有人都按第二方案执行。 6、广安府发(2013)13号《广安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拟证明原告要享有保险,必须是失地农民,但是原告已不符合。

经庭审质证,对被告出示的证据,原告认为证据2至证据4,因行政机关未经调查作出结论,对其证据内容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被告举示的其余证据均无异议。对原告出示的证据,被告认为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分配方案有前提条件,即原拟“农转非”的17人交钱给其余人分配,现原告等人缴纳的款项已退回,故该分配方案不具有法律效力。对证据2、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因为当时原告等人交钱的证明存在,故被告才颁发的领取养老保险资格证,2016年发现原告的“农转非”序不合法,所以才停发的原告的保险。对证据4至证据7无异议,但这是因为存在错误,所以现在纠正。证据8与本案无关联性。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对原告提供的证据8,因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对其余证据本身,其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关联,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因枣彭路建设需要,原告所在爱国村6组集体土地纳入征地范围。按照政策规定,爱国村6组应“农转非”安置名额为17人。原告在村民小组公示并上报的第一次“农转非”安置名额中。随后,经相关职能机关批准,原告办理了“农转非”手续。2016年5月20日,被告为原告办理了企业离退休养老金领取资格证。该资格证载明原告离退休时间为2014年9月。2015年6月,原告开始领取基本养老金。2016年5月18日,川渝合作示范区广安协兴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管委会(以下简称管委会)向协兴镇人民政府发出《协兴园区管委会关于对爱国村6组枣彭路征地原“农转非”人员纠错的通知》。通知称,2014年5月,爱国村6组召开组员大会举行征地“农转非”人员推选,该组组长在全组村民会议上宣布愿意转非购买社保的人员,每名按年龄段缴纳3万元到5万元到组账户集体参与分配;此次村民会议未达成一致意见,也无村民签字的会议记录和分配方案;在未获得多数村民认可的情况下,该组组长依然将收钱的方案进行了公示,并收取了60余万元;村民小组此后以公示的方案形成“农转非”人员并上报办理了社保手续。因爱国村6组的社保分配实施方案虽然经过公示,但并未经村民会议集体讨论通过,没有村民签字认可,违背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有关规定。故管委会通知协兴镇人民政府协调相关部门,对爱国村6组已批准实施“农转非”17人予以纠正为农业人口,同时停发该组社保资金,待重新确定“农转非”人员后再按相关程序办理。2016年7月3日,爱国村6组对“农转非”安置人员重新推举,并确定了分配方案。随后,原告未被确定为征地“农转非”安置人员。2016年7月开始,原告基本养老金被停发。原告不服,起诉来院,请求判决确认被告对其养老保险金停发行为违法,并判令被告继续发放原告养老保险金。

同时查明,户籍登记机关经调查核实后,于2016年6月20日将原告的户籍由城镇居民家庭户转为农村居民家庭户。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规定,被告作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应当依法提供社会保险服务,并负有负责社会保险登记、个人权益记录、社会保险待遇支付等工作的法定职责。

因本案涉及的土地征收,并未将原告所在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全部征收。按照《广安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四条“被征地在城镇安置人员的人数,按照征收耕地面积除以征地前被征地组人均占有耕地的数量确定”的规定,原告所在的村民小组应“农转非”安置仅为17人。需安置的人员作为被征地农民,在按照相关程序办理“农转非”以及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手续后,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原告作为村民小组第一次公示的安置人员之一,经相关职能机关批准,办理了“农转非”手续,参加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并领取了基本养老保险金是实,但随后经相关职能部门调查核实,爱国村6组第一次的社保分配实施方案未经村民会议集体讨论通过,没有村民签字认可,违背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有关规定。因原告的户籍已由城镇居民转为农村居民家庭户,原告也未被爱国村6组确定为征地“农转非”安置人员,故其失去了领取征地安置人员领取基本养老保险的资格。被告作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于2016年7月停发原告的基本养老保险并无不妥。

综上,被告广安协兴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社会保险服务中心于2016年7月停发原告何昌志基本养老保险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原告请求被告继续发放原告养老保险金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何昌志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何昌志承担,并向广安市前锋区人民法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肖 波

人民陪审员  叶建元

人民陪审员  李本路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贺丽颖

附件

附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广安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

第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