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渔业行政执行

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民专业合作社与石家庄市新华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行政执行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3月9日 案由:渔业行政执行 畜牧行政执行 当事人: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民专业合作社 石家庄市新华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 案号:(2015)石行终字第00057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家庄市新华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住所地石家庄市新华区康乐街1号。

法定代表人李喜进,局长。

委托代理人田春健,该局法制教育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王少龙,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民专业合作社,地址石家庄市新华区西三庄乡田家庄村。

法定代表人闫秀兰,该公司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周海瑞,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赵凯,河北得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石家庄市新华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以下简称城管局)因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合作社)诉其强制行政执行一案,不服新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新行初字第1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2014年4月9日,被告城管局作出新综执拆(2014)第013号《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并送达原告合作社。2014年4月12日对原告位于石清路与西三庄街西行50米大院内的建筑物、构筑物实施了强制拆除。原告对此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的强制执行行为违法。

原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章对行政强制执行程序作出明确规定,第三十五条规定了崔告书应载明的事项。第四十四条规定了“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本案被告2014年4月9日作出责令拆除通知书,于2014年4月12日实施强制拆除行为,违反上述法律规定,构成违法。

根据石家庄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开展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涉及相关机构调整等事宜的通知》及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关于开展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实施意见》规定,本案被告石家庄市新华区城管局并无行使强制执行的权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作出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由此可知,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对作出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后,对违法行为人不履行的情形,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应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报告,由县级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对违法行为采取强制措施。综上,被告强制执行行为超越职权,违反法定程序。判决确认被告城管局2014年4月12日对原告合作社位于石清路与西三庄街西行50米大院内的建筑物、构筑物实施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

上诉人城管局不服,提出上诉。其认为被上诉人合作社院内的建筑确实属于违法建筑,其下达《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系依法作出的。其性质属于行政处罚或行政强制决定前的一个环节,并非一个终了的行政行为,其不能等同于《行政强制拆除决定书》或《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原审判决将《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等同于《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系错误认定;原审判决将在执行现场有穿城管制服的工作人员就认定上诉人为执行主体,属于认定事实错误。2014年4月12日组织执行强制拆除的主体为西三庄乡人民政府,强拆当日该乡政府调动其下派中队的负责市容、环境卫生工作城管人员,而非上诉人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原审判决采信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及认定无法原件核对的复制件具有证明效力也是错误的。故请求撤销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2014)新行初字第18号行政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合作社辩称,上诉人的强制执行行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条规定,强制拆除的前提不但要经过催告程序,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书程序、公告程序,还赋予当事人申请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而且每一程序中均规定了当事人的陈述权、申辩权。上诉人新华区城管局于2014年4月9日作出《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要求被上诉人在2014年4月11日前自行拆除,并没有告知被上诉人陈述或申辩的权利。被上诉人强制执行拆除时间2014年4月12日是星期六,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行政机关不得在夜间或者法定节假日实施强制执行的规定。关于上诉人称其不是强制拆除执行行为主体的上诉理由,上诉人的限期拆除通知书及被上诉人提交的新华区西三庄乡人民政府出具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及四位证人证言,均证明上诉人为强制拆除执行行为的主体。综上,上诉人的强制执行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经审理,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行政机关强制拆除违法建筑是一种典型的行政强制执行行为,法律对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程序作了严格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书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载明下列事项:(一)履行义务的期限;(二)履行义务的方式;(三)涉及金钱给付的,应当有明确的金额和给付方式。(四)当事人依法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第三十六规定:“当事人受到催告书后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应当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记录、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作出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本案中,上诉人认定被上诉人的建筑物属违法建筑,仅下发了《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期满后直接采取强制拆除措施,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石家庄市新华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李 卫

审判员  任高彬

审判员  魏其仓

二〇一五年三月九日

书记员  于 璐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第五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

第六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