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畜牧行政补偿

南充市众望养殖科技农民专业合作社清算组与南充市高坪区东观镇人民政府不履行行政补偿协议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6月7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畜牧行政补偿 当事人:南充市众望养殖科技农民专业合作社清算组 南充市高坪区东观镇人民政府 案号:(2018)川1325行初38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西充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南充市众望养殖科技农民专业合作社清算组,住所地:四川省南充市。

负责人:杨卫伯。

被告南充市高坪区东观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四川省南充市。

法定代表人:刘国军,该镇镇长。

参加诉讼行政机关负责人秦丽均,分管副镇长。

委托代理人段林林,四川锐思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南充市众望养殖科技农民专业合作社清算组(以下简称:众望养殖合作社清算组)诉被告南充市高坪区东观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东观镇政府)不履行行政补偿协议一案,于2018年5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通知》(法(2013)3号)、《关于同意调整南充市行政案件集中管辖法院的批复》(法(2017)282号)和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关于行政案件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实施方案〉的通知》,于2018年5月9日受理立案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6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众望养殖合作社清算组的负责人杨卫伯,被告东观镇政府参加诉讼行政机关负责人秦丽均及被告东观镇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段林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众望养殖合作社清算组诉称,南充市众望养殖科技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众望养殖合作社)于2011年6月7日依法成立,登记在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根据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政府2017年6月28日印发的《南充市高坪区畜禽养殖污染整治专项行动实施方案》文件精神,众望养殖合作社被列入撤除范围。经众望养殖合作社与被告协商,双方于2017年7月18日签订《南充市高坪区畜禽养殖污染专项行动养殖场自行关闭、拆除补偿协议书》,协议约定:众望养殖合作社在2017年7月25日前自行将存栏畜禽处置完毕,并拆除畜禽养殖圈舍,方可获得补偿;一次性补偿总额为253万元;被告将补偿款于15个工作日内打卡直发到众望养殖合作社账户。众望养殖合作社按照协议,于2017年7月25日前将存栏生猪2458头全部处置并撤除了7754.8平方米养殖圈舍。按照协议,被告至迟应于2017年8月5日向众望养殖合作社支付补偿款。经众望养殖合作社多次催收,被告于2017年9月29日向众望养殖合作社支付77万元,于2017年12月30日支付1450372.00元,尚欠219672.00元至今未付。经多次催收,被告以种种理由拒绝支付。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决:1、被告继续履行支付219672.00元补偿款的义务;由被告赔偿利息损失(利息按月利率20‰,以下欠的本金和拖欠的时间分别计算);3、由被告负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东观镇政府辩称,一、众望养殖合作社清算组不是适格的原告,我们要求原告出具清算组成立的法律依据。二、原告陈述不符合客观实际,原告所主张支付下欠补偿款219672元没有事实依据。三、被告已按补偿协议约定支付了相应的补偿款,因原告内部分配发生纠纷导致补偿款分批次支付,被告没有过错,不应支持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况且,原告主张按月利率20‰计算利息于法无据。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起诉。

经审理查明,众望养殖合作社于2011年6月7日依法成立,住所地在高坪区东观镇邱家树村,并领取了营业执照。为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做好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南充市高坪区畜禽养殖污染整治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被告东观镇政府与众望养殖合作社协商,于2017年7月18日签订《南充市高坪区畜禽养殖污染专项行动养殖场自行关闭、拆除补偿协议书》,协议约定:众望养殖合作社在2017年7月31日前自行将存栏畜禽处置完毕,并拆除畜禽养殖圈舍,方可获得补偿;被告给予众望养殖合作社一次性补偿总额为253万元;众望养殖合作社将圈舍、畜禽及其他所有设施全部搬迁、拆除后,经相关部门联合验收合格,并报区畜禽污染整治领导小组审核同意后,被告将补偿款于15个工作日内打卡直发到众望养殖合作社等事项。2017年7月31日,被告对众望养殖合作社关闭拆除进行现场验收。2017年9月28日被告向众望养殖合作社各成员合计支付补偿款77万元;2017年12月28日被告向众望养殖合作社各成员合计支付补偿款1210481.00元。

另查明,2017年8月6日众望养殖合作社清算组将253万元补偿款在12位成员中进行了分配,并经全体成员签字认可。后因四川国盛金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申请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对众望养殖合作社拆迁补偿款中956588元予以冻结,2017年8月29日众望养殖合作社各成员对补偿款进行重新分配,经全体成员签字后提交被告东观镇政府,请被告按此次分配结算金额将补偿款汇入各成员账户。2017年8月14日,南充市高坪区工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向众望养殖合作社发出通知,请于2017年9月15日前申请办理营业执照注销登记或住所(经营场所)、经营范围变更登记。当天经众望养殖合作社法定代表人杨卫伯签字,众望养殖合作社被注销。

再查明,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22日作出(2017)川1303民初2205号《民事裁定书》,对众望养殖合作社在被告处应领拆迁补偿款956588元予以冻结,并于同日向被告发出(2017)川1303执保41号《协助执行通知书》。2017年9月18日,四川国盛金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与众望养殖合作社在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主持调解下,自愿达成调解协议,由众望养殖合作社向四川国盛金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支付合同租金、超额使用土地租金、支付资金利息,共计261250.25元等。2018年5月28日,四川国盛金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向被告提出申请,将众望养殖合作社应支付其的261250.25元,在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冻结的众望养殖合作社拆迁补偿款中支付,并将该款扣减2017年租金。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第四十二条“清算组自成立之日起接管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处理与清算有关未了结业务,清理财产和债权、债务,分配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代表农民专业合作社参与诉讼、仲裁或者其他法律程序,并在清算结束时办理注销登记。”的规定,在农民专业合作社清算期间,清算组作为诉讼代表人,代表专业合作社参与诉讼;在清算结束,办理农民专业合作社注销登记后,农民专业合作社因注销不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清算组也因完成清算不再执行与清算有关的业务,包括代表专业合作社参与诉讼。本案中,众望养殖合作社于2017年8月6日完成清算,并于2017年8月14日进行了注销登记,故众望养殖合作社不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其清算组也不能代表众望养殖合作社参与诉讼。因众望养殖合作社于2017年8月6日清算时,将众望养殖合作社有关的资产(包括:被告支付给众望养殖合作社拆迁补偿款)分配结算至各成员名下,原众望养殖合作社与被告因拆迁补偿款之间的关系,已转变为众望养殖合作社各成员与被告之间的关系,因此在众望养殖合作社被注销后,因拆迁补偿款发生的纠纷,是否提起诉讼,应当由众望养殖合作社各成员自己决定,即:有权提起本案诉讼的应当是众望养殖合作社各成员,故对众望养殖合作社清算组提起的本案诉讼,本院依法予以驳回起诉。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一项“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南充市众望养殖科技农民专业合作社清算组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南充市众望养殖科技农民专业合作社清算组。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洪先

人民陪审员  向子昭

人民陪审员  陶 琼

二〇一八年六月七日

书 记 员  郑玥琪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

第四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一)项第二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