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食品药品行政征收

蔡家棉、余艳苹与佛山市顺德区人口和卫生药品监督局行政其他纠纷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9日 案由: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征收 食品药品行政征收 监察行政征收 卫生行政征收 当事人:余艳苹 蔡家棉 佛山市顺德区人口和卫生药品监督局 案号:(2014)佛顺法行初字第12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蔡家棉。

原告余艳苹。

委托代理人蔡家棉,基本情况同上。

被告佛山市顺德区人口和卫生药品监督局,住所地佛山市顺德区大良德民路3号。

法定代表人周爱群,局长。

委托代理人麦恩明,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林淑簪,该局科员。

诉讼记录

原告蔡家棉、余艳苹(以下称二原告)不服被告佛山市顺德区人口和卫生药品监督局作出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于2014年1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4年1月8日受理后,于同年1月13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2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蔡家棉,被告委托代理人麦恩明、林淑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于2013年11月27日分别对二原告作出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1号、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2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查明二原告是农村居民,于2007年违反计划生育规定超生一个子女(男),根据2002年9月1日颁布实施的《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及顺德区2007年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决定向二原告分别征收社会抚养费46192元。

被告于2014年1月20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1.《结婚登记申请书》,证明胡丽萧与原告蔡家棉于1999年9月20日办理结婚登记。 2.《离婚登记申请书》,证明胡丽萧与原告蔡家棉于2000年10月30日办理离婚登记。 3.《出生医学证明》(蔡泽森),证明二原告于2003年生育第一个子女蔡泽森。 4.《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证明二原告于2004年2月9日补办结婚登记。 5.《关于蔡家棉、余艳苹生育后补办结婚登记手续处理问题的复函》,证明二原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生育一个子女,广东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函复佛山市人口计生局,认为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有关规定,对二原告的生育行为应按非婚生育处理。 6.顺人口计生征决字(2007)第11037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证明佛山市顺德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对二原告于2003年非婚生育第一个子女的行为作出征收决定。 7.户口簿复印件,证明二原告的户籍情况。 8.《出生医学证明》(蔡颂贤),证明二原告于2007年生育第二个子女蔡颂贤。 9.《关于确定我区2007年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的通知》,证明被告对二原告于2007年超生一个子女的生育行为计征社会抚养费的基数是2006年杏坛镇农民人均收入。 10.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1、B11021-2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及《送达回证》2份,证明被告对二原告于2007年超生一个子女的生育行为作出征收决定书并送达二原告。 11.《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证明被告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

二原告诉称,二原告于2004年2月9日办理结婚登记,成为合法夫妻。二原告于2003年生育的孩子蔡泽森被认定为非婚生育第一个子女,被征收社会抚养费20040元。二原告在2007年再生育孩子蔡颂贤,也被被告认定是违法超生,被征收社会抚养费92384元。二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理由如下:一、二原告生育了两个子女,两次均被征收了社会抚养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二原告应有一个孩子为合法所生,蔡泽森属非婚生育的子女,在生育权之外,而蔡颂贤属婚生子女,是合法生育,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已侵犯了二原告的合法生育权。二、被告认为二原告超生没有法律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及《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可知,超生是一种超出生育权利之外的生育行为,二原告生育蔡颂贤的行为不属于超生。三、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制定《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的立法权由国务院行使,但从《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可知,该法规实际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授权几乎全部转授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行使,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十条的规定,是非法授权,且地方性法规制定的征收标准,征收相对人不明确,对非婚生育、超生生育或其他违法生育行为未作具体定义,征收数额亦没有标准,与立法精神不符。因此,《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五十五条和顺德区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是非法授权的不规范的无效地方性法规,被告不能以此作为向二原告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依据。请法院判决:1.撤销被告作出的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1号、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2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2.被告向二原告退回违法征收的社会抚养费92384元。

二原告在诉讼中提供了《顺德区非税收入缴款通知书》及《广东省非税收入(电子)票据》各2份,证明二原告于2007年4月17日缴纳非婚生子女的社会抚养费20040元,于2013年11月27日缴纳涉案生育行为的社会抚养费92384元。

被告辩称,一、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被告依法享有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法定职权,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二、被告对二原告征收社会抚养费,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是合法的具体行政行为。原告蔡家棉于1999年9月20日与胡丽萧登记结婚,2000年10月30日二人离婚,离婚前未生育。2003年,二原告未办理结婚登记违法生育第一个子女(男,取名蔡泽森),2004年2月9日二人补办结婚登记。2007年4月16日顺德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对二人于2003年5月3日非婚生育的违法行为作出顺人口计生征决字(2007)第11037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2007年二原告违法生育第二个子女(男,取名蔡颂贤)。被告根据上述条例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对二原告于2007年12月13日超生一个子女的违法生育行为作出征收决定。被告于2013年11月27日对二原告作出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1、B11021-2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并于当天依法送达。三、二原告起诉的理由不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十八条和第十九条的规定,二原告已于2003年生育第一个子女,不符合《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规定的再生育一个子女的条件。根据该条例第五十五条的规定,二原告于2007年不符合再生育政策生育第二个子女的生育行为属于超生一个子女,被告对二原告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是合法的具体行政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五十六条和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国务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制定行政法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根据本省的具体情况,制定地方性法规《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符合法律规定。被告依据该条例处理二原告的违法生育行为,是合法的具体行政行为。综上所述,被告对二原告征收社会抚养费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是合法的具体行政行为,请法院予以维持。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下列证据作如下确认:

二原告提供的证据及被告提供的证据1-3、5-7、9、10,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符合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可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提供的证据4,二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确认二原告于2004年2月9日办理结婚登记的事实。被告提供的证据8,结合二原告提供的《行政诉状》,本院确认二原告于2007年生育儿子蔡颂贤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原告蔡家棉、余艳萍的户籍所在地为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属顺德区农村居民。二原告于2003年生育儿子蔡泽森。2004年2月9日,二原告办理结婚登记。2007年4月16日,顺德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的规定,对二原告于2003年的非婚生育行为作出顺人口计生征决字(2007)第11037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2007年二原告生育第二个儿子蔡颂贤。2013年11月27日,被告对二原告分别作出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1号、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2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决定向二原告分别征收社会抚养费46192元。该征收决定书于当日送达二原告。二原告于2013年11月27日缴交了社会抚养费92384元。

另查,2006年度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农民人均纯收入额为7698.81元。

庭审中,二原告确认其没有《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十九条规定的可安排再生育一个子女的情形。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顺德行政辖区内不符合该条例规定生育子女的行为作出处理属于被告的职责。被告有权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国家稳定现行生育政策,鼓励公民晚婚晚育,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第四十五条规定:“流动人口计划生育工作的具体管理办法、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的具体管理办法和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制定。”《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十九条规定:“已生育一个子女的夫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夫妻双方共同申请,经乡、民族乡、镇、街道计划生育工作机构或者县级以上直属农林场审批,可按间隔期规定安排再生育一个子女:(一)经地级以上市病残儿医学鉴定组织鉴定,第一个子女为残疾儿,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但医学上认为可以再生育的;(二)再婚夫妻,一方生育一个子女,另一方未生育过的;(三)再婚夫妻,再婚前双方各生育一个子女,离婚时依法判决或者离婚协议确定未成年子女随前配偶,新组合家庭无子女的;(四)经县级以上医疗、保健机构鉴定患不孕症,依法收养一个子女后又怀孕的;(五)独生子与独生女结婚的;(六)夫妻一方在矿山井下、海洋深水下的工作岗位作业连续五年以上,现仍从事该项工作的;(七)夫妻双方的户籍均登记为村民委员会居民(以下简称“农村居民”),只生育一个子女是女孩的。按照前款规定对再生育一个子女的申请作出的批准,应当报上一级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备案。”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农村居民超生一个子女的,对夫妻双方分别按当地乡、民族乡、镇农民上年人均纯收入额为基数,一次性征收三倍以上六倍以下的社会抚养费,本人实际上年纯收入高于当地乡、民族乡、镇农民上年人均纯收入的,对其超过部分还应当按照一倍以上二倍以下加收社会抚养费;超生二个以上子女的,以超生一个子女应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为基数,按超生子女数为倍数征收社会抚养费。”本案中,被告根据二原告的户口簿、蔡泽森与蔡颂贤的《出生医学证明》、《申请补办结婚登记声明书》、《关于确定我区2007年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的通知》等证据,认定二原告于2007年违反计划生育规定超生一个子女(男),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及2007年顺德区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对二原告分别征收社会抚养费46192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地方性法规正确,本院予以支持。二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1号、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2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没有法律依据,侵犯了二原告的生育权利。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夫妻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十九条对已生育一个子女的夫妻,可安排再生育一个子女的情形作出详细规定,二原告在婚前已生育一个子女,没有上述条例第十九条规定的再生育的情形,因此,被告对二原告在2007年的生育行为依法征收社会抚养费,符合地方性法规规定。二原告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二原告又认为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违法。经查,对于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四十五条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制定。国务院制定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不符合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的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应当依照本办法的规定缴纳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分别以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由此可见,国务院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授权制定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办法,并对社会抚养费的计征参考基本标准作出明确规定。该办法在此基础上再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并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十条的规定。《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2002年9月1日施行)第五十五条第一款对不符合该条例规定生育子女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也是按《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的以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而制定,与《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没有相抵触。因此,二原告认为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违法的主张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二原告要求撤销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1号、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2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及要求被告退回已缴交的社会抚养费92384元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的辩解有理,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被告佛山市顺德区人口和卫生药品监督局于2013年11月27日作出的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1号、顺人卫药征决字(2014)第B11021-2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

二、驳回原告蔡家棉、余艳苹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蔡家棉、余艳苹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吴嘉敏

审 判 员  郑旭辉

人民陪审员  廖培芳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田婷婷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

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五十五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

第四十五条第十八条第一款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

第三条第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