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行政补偿

姜飚与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政府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其他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26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监察行政补偿 房屋行政补偿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补偿 司法行政行政补偿 当事人:水区政府辩称 姜飚因与被告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政府(下称水区政府) 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政府 水区执法局辩称 姜飚 被告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姜飚诉称 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案号:(2017)新01行初25号 经办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姜飚,男,1965年3月18日出生,汉族,新疆城建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住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

委托代理人:姜章海(姜飚之父),男,1942年5月26日出生,汉族,新疆环鹏有限公司退休职工,住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

被告: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政府。住所地:乌鲁木齐市温泉西路131号。

法定代表人:苏豫,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政府区长。

委托代理人:彭永茂,男,1968年11月21日出生,汉族,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住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

委托代理人:康明远,新疆法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住所地:乌鲁木齐市南湖东路77号六楼。

法定代表人:余刚,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杨健,新疆建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亮,男,1979年11月12日出生,汉族,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法制科科长,住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

第三人:新疆南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七道湾路22号。

法定代表人:付君梅,新疆南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红梅,新疆翔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郑江学,新疆翔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姜飚因与被告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政府(下称水区政府)、被告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下称水区执法局)、第三人新疆南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方公司)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6年4月13日受理后,于2016年8月15日作出(2016)新01行初241号行政裁定。原告姜飚不服该裁定,上诉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16)新行终214号行政裁定,指令本院继续审理。本院于2017年2月16日受理本案后,于2017年4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姜飚委托代理人姜章海、被告水区政府委托代理人彭永茂、康明远、被告水区执法局委托代理人杨健、吴亮、第三人南方公司委托代理人赵红梅到庭参加了诉讼。

原告姜飚诉称,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温泉西路北二巷东侧开发建设的“龙悦盛庭”房产项目(下称“龙悦盛庭”房产项目)在2010年纳入水磨沟区棚户区改造项目,我于2010年3月17日和新疆呈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呈信公司)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协议约定在2013年6月交付合法、质量有保证的楼房,可是至今6年过去了,至今任何合法的手续都没有(工程规划许可证、工程施工许可证),私自随意乱建到温泉西路的中心向西北侧38.5米处,占了规划道路的11.5米,使得公共道路不能顺通。在建设施工过程中没有用有资质的建筑公司。因没有施工许可证,建委的质量监督部门专业的质检监督工程师没有介入监督检查,工程质量没有保证。2010年6月29日,水区执法局对违法工程下达了拆除决定通知书,对此项目的违法建筑物予以拆除,为此,我只得长期在外租房住。此项目是水区棚改项目,水区政府有法定的监管责任。我要求水区政府、水区执法局履行他们的法定职责,拆除违法建筑。下达拆除决定书只做了一半,没有拆除的行动,不等于履行了法定职责。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两被告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对南方公司在水磨沟温泉西路北二巷东侧开发建设的“龙悦盛庭”房产项目违法建筑物依法给予拆除。

被告水区政府辩称,1、原告将我机关列为被告属错列被告,我机关不是适格被告。依据行政诉讼法相关规定,原告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2、原告于2010年3月17日与呈信公司签订房屋安置补偿协议。后原告将呈信公司诉至法院,法院作出的生效法律文书已确认双方之间系民事法律关系。原告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且本案不是行政法律关系范畴。3、违章建筑是否应当拆除属于行政机关的行政执法权限范围,不属于人民法院司法审查范围。4、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履行了其法定职责。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姜飚的起诉。

被告水区执法局辩称,1、我局已经履行了法定职责。2、本案涉及房产项目已经于2010年经乌鲁木齐市棚户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核准纳入市级棚户区改造项目。3、原告已经于2010年3月17日与呈信公司签订了房屋安置补偿协议,该协议已经经人民法院诉讼案件处理,确认该协议合法有效,故原告与呈信公司及后续的房产开发公司之间的房屋安置补偿合同关系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南方房地产公司陈述称,1、原告无诉讼主体资格。2、原告直接将我公司列为本案第三人提起诉讼于法无据。3、我公司开发温泉西路高家庄棚户区改造项目具备政府相关部门的批准文件,项目合法,不是违法建筑。4、原告与呈信公司签订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关于逾期交房的相关损失,可以通过民事途径予以救济,不是本案审查范围。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诉讼记录

经审理查明,2010年3月17日,姜飚(乙方)与呈信公司(甲方)签订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约定甲、乙双方经协商,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达成如下协议:乙方在拆迁蓝线范围内的房屋,砖木结构,建筑面积201.43平方米,其中证载面积91.55平方米,无证面积109.88平方米;被拆迁房屋的产权属于私有房屋;乙方安置到温泉西路(就地安置),甲方负责为乙方办理住房进驻手续;乙方临时自行过渡,过渡费每月500元人民币,每年6000元甲方支付乙方搬家费200元,如超过过渡期,甲方仍向乙方支付每月500元的过渡费;甲、乙双方在签订协议十五日内将房屋腾空后,甲方在七日内向乙方一次性支付过渡费、搬家费;甲方温泉西路框架结构,房屋面积201.43平方米,补偿给乙方,从协议生效之日起,两年内甲方把补偿房屋交给乙方;最晚交房日期为2012年6月30日,如逾期不交,每日500元付乙方违约金。协议签订后,姜飚依约定将房屋腾空并交付呈信公司,呈信公司亦按约定将姜飚的房屋拆除。 2010年8月23日,乌鲁木齐市棚户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作出市棚改准[2010]12号《乌鲁木齐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核准书》,核准水磨沟区温泉西路高家庄片区为棚户区改造项目,该项目东临纺织集团公司住宅区,南至温泉西路,西至七纺住宅楼,北至江南超市。2010年12月23日,乌鲁木齐市棚户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作出市棚改准[2010]62号《乌鲁木齐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核准书》,核准水磨沟区温泉西路高家庄片区为棚户区改造项目,改造范围:1、东至温泉西路北三巷;西至温泉西路北二巷;南至温泉西路;北至七道湾路370号南方小区。2、东至文苑一巷1号;西至温泉西路北二巷;南至温泉西路江南超市农贸市场;北至三建家属区平房。2011年4月15日,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棚户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与南方公司签订《水磨沟区棚户区温泉西路高家庄片区改造项目意向书》,就南方公司开发该棚改项目达成有关意向。姜飚与呈信公司签订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范围包含在上述改造范围内。后南方公司在上述改造范围内开发建设“龙悦盛庭”房产项目。

姜飚的父亲姜章海以“龙悦盛庭”房产项目存在违法建设为由,向乌鲁木齐市拆除违法建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反映。后,姜章海以“龙悦盛庭”房产项目存在违规操作,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存在吸收购房群众资金,涉嫌诈骗等为由,向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信访局信访,请求水磨沟区人民政府予以监管。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信访局将姜章海的信访事项转办水区执法局。

另查明,2014年5月27日,姜飚因呈信公司未按协议为其安置房屋,向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1、呈信公司偿付2012年7月1日至2014年5月30日违约金350000元;2、呈信公司按姜飚要求的户型把房屋确定给姜飚。2014年11月12日,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水民三初字第607号民事判决,判决:一、呈信公司偿付姜飚2012年7月1日至2014年5月30日违约金349000元;二、驳回姜飚要求呈信公司按姜飚要求的户型,把补偿的房屋确定给姜飚的诉讼请求。呈信公司不服该判决,上诉至本院。2015年3月17日,本院作出(2015)乌中民四终字第12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基本情况

2016年8月22日,姜飚以呈信公司为被告,向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1、解除双方签订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2、补偿拆迁房屋货币补偿1456338.90元;3、偿付2014年3月17日至2016年5月17日过渡费9500元。2017年2月20日,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新0105民初2723号民事判决:一、解除姜飚与呈信公司于2010年3月17日签订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二、呈信公司偿付姜飚房屋被拆迁房屋损失808724元;三、呈信公司偿付姜飚2014年3月17日至2016年5月17日过渡费9500元。

因“龙悦盛庭”房产项目建筑物未予拆除,姜飚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在起诉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案件中,原告应当提供其向被告提出申请的证据。本案中,姜飚提起水区政府和水区执法局履行法定职责,拆除“龙悦盛庭”房产项目的违法建筑物的诉讼请求,应当以向水区政府和水区执法局提出申请为前提,姜飚未举证证实其提出申请的事实,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本案中,姜飚与呈信公司的民事法律关系以双方签订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为基础。姜飚作为该协议权利人,享有解除协议的形成权,该解除协议形成权一经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且该形成权已被人民法院确认。协议解除后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对协议解除的法律效果不产生影响。在协议解除前,姜飚对“龙悦盛庭”房产项目享有合理期待权,协议解除后,姜飚对“龙悦盛庭”房产项目无任何实际权利。水区政府和水区执法局是否作出拆除“龙悦盛庭”房产项目的行政行为,与姜飚无利害关系。

综上,姜飚即非本案适格原告,亦未提出履行法定职责请求,对其起诉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姜飚的起诉。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姜飚已预交),由本院退还原告姜飚。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孔祥华

代理审判员  张海军

人民陪审员  傅君芳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万琳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第(一)项第三十八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