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铁路行政给付

李云金、李为火等与乐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5月3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铁路行政给付 当事人:李召才 李云金 王寿安 王留圹 邓仁发 罗跃明 张炳金 张书伦 李为火 乐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韩振春 罗贵发 李楚刚 案号:(2017)粤0203行初68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韶关市武江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云金,男,1962年4月4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李为火,男,1961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韩振春,男,1962年2月22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罗跃明,男,1963年4月24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罗贵发,男,1963年2月7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王留圹,男,1965年6月26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王寿安,男,1961年3月16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张书伦,男,1965年3月19日出生,汉族,广东省乐昌市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广东省乐昌市。

原告:张炳金,男,1964年3月13日出生,汉族,广东省乐昌市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广东省乐昌市。

原告:李召才,男,1964年12月9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李楚刚,男,1960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宜章县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湖南省宜章县。

原告:邓仁发,男,1965年8月20日出生,汉族,广东省乐昌市人,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下岗工人,住广东省乐昌市。

上述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邓仁发,具体情况同上。

上述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欧阳文红,湖南省宜林律师事务所。

被告:乐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称“乐昌市人社局”),住所地:广东省乐昌市公主下路70号。

法定代表人:欧多纯,“乐昌市人社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晓嘉,“乐昌市人社局”社会保险股科员。

委托代理人:潘玲,“乐昌市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科员。

第三人:李水华,具体年籍不详,住湖南省宜章县。

诉讼记录

原告李云金、李为火、韩振春、罗跃明、罗贵发、王留圹、王寿安、张书伦、张炳金、李召才、李楚刚、邓仁发诉被告“乐昌市人社局”、第三人李水华劳动、社会保障行政受理一案,原告不服被告于2016年12月9日作出的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于2017年2月1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年2月17日立案受理后,于2017年2月20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4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云金、李为火、韩振春、罗跃明、罗贵发、王留圹、王寿安、张书伦、张炳金、李召才、邓仁发(邓仁发同时作为十二名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及十二名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欧阳文红,被告“乐昌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王晓嘉、潘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乐昌市人社局”于2016年12月9日就原告2016年12月6日的投诉作出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具体内容为:“我局于2016年12月6日接到你等对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从1997年至2005年未为你等参加社保、违反《劳动合同法》,要求其为你等补办社保、赔偿你等二倍工资并支付你等每月最低工资的投诉。经审查,你等已就广东省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违反《劳动合同法》要求其支付二倍工资、经济赔偿金和补偿金这一诉求,于2015年12月18日申请劳动争议仲裁,于2016年3月向乐昌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判决后你等不服向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后于2016年6月14日在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审查期间撤回上诉,终审裁定驳回你等相关诉求。根据乐劳人仲案非终字(2016)第01号、乐昌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粤0281民初255号、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粤02民终1256-1266号,你等与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之间建立的关系属劳务关系,劳动关系证据不足。因此,你等的投诉不属于劳动保障监察职权范围,且部分诉求已经按照劳动争议处理程序申请仲裁,提起诉讼。由于该投诉不符合受理条件,依照《广东省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四十条的规定,决定不予受理。如不服本决定,可于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乐昌市人民政府或韶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六个月内直接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诉称:原告于1983年不等的期间招工进入广东省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公司坪梅铁路线工作,分配在关春××、葫芦工区、栗源工区、栗坪工区、团结工区、新邹家工区、麻田工区从事线路工看护工作。从1983年至2015年12月一直未间断,是长期的固定工,坪梅铁路是国家、政府铁路,归地方铁路有限公司管理。坪梅铁路生存,必须要线路工、看道工。2015年12月粤北铁路分公司将我们辞退回家,没有得到安置。其二,粤北铁路分公司为了恶意逃避用人单位法定义务,违法将请求人的工作分割成6个劳动派遣合同,进行劳务派遣请求人与第三人订立的劳务派遣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用工单位应当根据工作岗位的实际需要与劳务派遣单位确定派遣期限,不得将连续用工期限分割订立数个短期劳动派遣协议。”劳动合同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劳动合同用工是我国的企业基本用工形式。”劳动派遣用工是补充形式,临时性,辅助性或替代性的工作位上的实施。临时性时间不超过六个月,辅助性是指非主管业务岗位替代性是指劳动者脱产学习、休假的岗位。原告等人从1983年至2015年12月,长期从事生产岗位第一线,而且从未变动,属长期的合同制工人。粤北铁路分公司对我们分六次劳务派遣的行为属于“逆向劳务派遣行为,属于典型逃避法律责任的行为,违反法律规定,原劳务派遣合同无效。”。1995年1月1日起,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综上所述,粤北铁路分公司应依法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补交原告从1995年1月至2005年社会养老保险法定义务。特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撤销被告作出的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责令被告受理并行使劳动监察职权。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 1、原告李云金等十二人身份证复印件; 2、原告韩振春与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上岗协议书、王留圹的工作证; 3、原告韩振春2005年12月27日、2006年10月28日签订的两份劳务派遣合同书; 4、原告韩振春2007年、2009年、2011年、2013年签订的四份劳动合同; 5、乐昌市人力资源不予受理决定书。

被告辩称:一、被答辩人李云金、李为火、韩振春等12人与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之间建立的是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不属于《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调整范围。被答辩人的投诉行为不属于我局行政职能受理范围。被答辩人于2015年12月就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之间的纠纷向乐昌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申请仲裁。仲裁裁决被答辩人与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之间属于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被答辩人因不服仲裁裁决于2016年3月向乐昌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原审法院同样判决被答辩人与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之间属于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被答辩人不服原审判决向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后于2016年6月在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审查期间撤回上诉,终审裁定驳回被答辩人相关诉求。据此,被答辩人与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之间建立的关系属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劳务关系主要由民法、合同法、经济法调整,不适用《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被答辩人的投诉行为也不属于我局行政职能受理范围。二、答辩人作出的《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认定事实清楚,证确确凿,适用依据准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广东省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四十条“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对以下投诉按照不同情形分别处理:(一)不属于劳动保障监察职权范围的,告知投诉人……(四)已经按照劳动争议处莩程序申请仲裁、提起诉讼,或者已经向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的,不予受理……”之规定,被答辩人的投诉事项不属于劳动保障监察职权范围且已经申请仲裁、提起诉讼,答辩人应不予受理。据此,答辩人于2016年12月13日按照程序依法作出《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乐人社鉴字[2016]第34号),并送达给被答辩人。综上所述,答辩人作出的具体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被答辩人起诉理由缺乏依据,依法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维持答辩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

被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和法律依据: 1、仲裁裁决书(乐劳人仲案非终字[2016]第01号); 2、(2016)粤0281民初242-255号民事判决; 3、(2016)粤02民终1256-1266号民事裁定; 4、《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乐人社[2016]第34号); 5、劳动保障监察案件受理立案审批表; 6、劳动保障监察文书送达回执及拒签的现场照片; 7、报告,投诉登记表。

法律依据:《广东省劳动保障监察条例》。

第三人没有提交书面陈述意见及证据,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5无异议,证据2、3、4关联性有异议;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2、3关联性有异议,证据4、5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证据6,7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2016年11月21日,原告李云金、李为火、韩振春、罗跃明、罗贵发、王留圹、王寿安、张书伦、张炳金、李召才、李楚刚、邓仁发及第三人李水华向乐昌市人民政府递交《请求乐昌市人民政府监督坪石、粤北铁路分公司给予坪梅铁路线、线路工人、看道工人购买社会养老保险和工资补偿待遇的报告》,内容为“尊敬的乐昌市人民政府:请求人系乐昌市人和宜章县人,1983年不等的时间,招工分配在广东省、坪石至梅田线上,线路工人、看道工人。我们的诉求:第一个诉求。要求铁路总公司坪石分公司给予13人落实以下三个问题?1、从1997年至2005年未给我们买社会养老保险,必须按《劳动法》的规定给我们补交社会养老保险。第二个诉求。2005年至2015年10月30日,公司以劳动派遣的形式对待我们。属典型规避劳动合同法,属于违法行为,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的有关规定,必须赔偿二倍工资给我们,劳动合同法从2008年至2015年10月,每一个月工资2085.3×8年×12个月×2倍=33364.8元。以上事实公司应补偿我们每人33364.8元。第三个诉求。我们工作一辈子,现年龄都在50岁以上,打工无单位接受,离退休还差5-8年不等的时间,根据广东省《关于调整我省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韶关是属第四类,应必须给我们生活保障,每月最低工资1210元。综上是我们的三个诉求。2016年7月3日,王留培、李水华、韩振春、李召才、张炳金5人上访北京。因我们户口是湖南省宜章县人,被宜章驻北京办事处工作人员接回来,县委、县政府、县信访局高度重视,要求我们书面请求乐昌市人民政府监督坪石、粤北铁路分公司处理。为了处理我们的问题:请求乐昌市人民政府、信访局来函要求宜章县人民政府信访局领导参加。为什么?宜章县人民政府、县信访局领导要求我们再次请求乐昌市人民政府、市信访局监督出面,如果通过二级政府无法处理我们这个问题。我们发誓:我们身穿铁道工作服,准备13人再次上访北京,在中南海李克强总理办公室处提出我们申诉。我们第二次上京准备13人用生命作赌注,一定要得到党中央、国务院支持解决才回来。如果我们13人在北京闹出了人命案件,坚信广东省人民政府、湖南省人民政府一定会追查该案件。这个时候,宜章县信访局、乐昌市信访局提供你们的依据证实你们已办案而坪梅铁路分公司不处理导致不作为。粤北铁路总公司坪石铁路分公司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执政,为什么?不实事求是,一分为二处理问题。如今,党中央、国务院提倡“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党的十八大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们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的实际问题一定会‘和谐’处理。”

乐昌市人民政府将该报告转给被告“乐昌市人社局”处理。2016年12月6日,原告等十二人在被告“乐昌市人社局”的要求下,以韩振春为代表,填写《投诉登记表》,其中“权益受侵害的事实”为“我从1993年5月进入粤北铁路分公司上班,按国家主席令1994年发布劳动法1995年1月执行用工单位必须交纳社会养老金”“明确、具体的投诉请求”为“我要求粤北铁路分公司从1995年补办我们社会养老金,从此在粤北铁路劳务派遣违法补偿金”。

被告经审查,认为原告的投诉不符合受理条件,于2016年12月9日作出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对原告的投诉事项不予受理。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原告李云金、李为火、韩振春、罗跃明、罗贵发、王留圹、王寿安、张书伦、张炳金、李召才、李楚刚、邓仁发,第三人李水华,案外人韩明达因与广东地方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粤北铁路分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二倍工资等劳动争议纠纷,向乐昌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请,请求:1、请求依法确认申请人自进入被申请人公司工作至2015年12月1日与被申请人始终具有劳动关系;2、请求裁决被申请人支付14位申请人经济补偿金和赔偿金总额720413.45元;3、请求裁决被申请人违反《劳动合同法》规定不与申请人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从《劳动合同法》实施起支付。4、请求裁决被申请人履行为申请人补办自进入被申请人单位工作起至2005年12月社会养老保险手续及补交该期间养老保险单位部分养老保险费的法定义务。该院受理后,于2016年1月28日作出乐劳人仲案非终字[2016]第01号仲裁裁决,驳回了王留圹、李云金、韩振春等14人的全部仲裁请求。

王留圹、李云金、韩振春等人不服上述裁决,向乐昌市人民法院起诉。乐昌市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以王留圹案为例):“……本案中,原告从2005年12月起先后与乐昌市劳动就业管理中心、乐昌市惠民职业介绍所签订了劳动合同,在劳动合同法对劳务派遣用工进行规范后,原告从2011年11月1日起与有国内劳务派遣经营资质的被告粤凯公司签订了涉案的两份劳动合同,两份劳动合同上均有双方的签名或盖章,属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虽然原告庭审中主张其不知道是与谁签订的劳动合同、两份劳动合同均是被迫签订的,但原告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晓在合同上签字的法律后果,且原告又无法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是被迫在两份劳动合同上签字的,对于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与被告粤凯公司签订的两份劳动合同合法有效。两份劳动合同中均约定了原告的工作岗位是派遣到被告粤北公司处从事线路工工作,被告粤北公司与被告粤凯公司就派遣原告等人到被告粤北公司处提供劳务的问题也签订了劳务派遣协议,协议对派遣的岗位、期限、人员的数量以及劳动报酬的支付、社保的缴纳方式进行了约定。对于原告以其从事的工作是非临时性、非辅助性、非替代性的工作,被告粤北公司将原告的连续用工分割成6个劳务派遣合同违反了《劳动合同法》强制性规定为由,主张粤北公司与被告粤凯公司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无效的问题,因被告粤北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客货运输及配套服务,这是被告粤北公司的主营业务,而原告的工作岗位是线路工,并不属于被告粤北公司的主营业务,可以认定该工作岗位是为便于客货运输业务的开展而设立的工作岗位,具有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的特征,被告粤北公司在该工作岗位上使用劳务派遣的用工形式并不违法,另《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九条规定:“用工单位应当根据工作岗位的实际需要与劳务派遣单位确定派遣期限,不得将连续用工期限分割订立数个短期劳务派遣协议。”因原告与被告粤凯公司每份劳动合同的期限均为二年,故被告粤北公司与被告粤凯公司每份劳务派遣协议的期限也不能超过二年,该条文中连续用工期限是指每个劳动合同期限内的连续用工,而被告粤北公司在原告与被告粤凯公司的每个劳动合同期限内均只订立了一个劳务派遣协议,并未将原告的连续用工期限进行分割,故对原告关于粤北公司与被告粤凯公司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无效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该劳务派遣协议亦合法有效。原告与被告粤凯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合法有效,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内容对原告、被告粤凯公司均有约束力,且被告粤北公司与粤凯公司就派遣原告等人到被遣协议亦合法有效,则原告应当知晓其在被告粤北公司处工作的用工形式是属于劳务派遣,再者,从原告与被告粤凯公司的劳动合同、两被告之间的劳务派遣协议签订之日起至履行完毕止,原告、两被告均未发生争议,因此,被告粤北公司是原告的用工单位而非用人单位,原告与被告粤北公司之间并未形成劳动关系。对于原告提交的社会养老保险证、医疗保险证,劳动合同法只是限定对于社会保险费的数额与支付方式应当在劳务派遣协议中进行明确的约定,但并未规定必须由劳务派遣单位办理社会保险并支付社会保险费,本案中,即使是被告粤北公司为原告办理的社会保险并支付社会保险费,也不能简单地因此认定原告与被告粤北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原告提交的上岗协议书中明确写明了原告是根据被告粤北公司与乐昌市惠民职业介绍所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书被派遣到被告粤北公司提供劳务的,上岗协议的期限与原告、乐昌市惠民职业介绍所之间签订的劳动合同的期限一致,因此,该份上岗协议不能证明原告与被告粤北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综上所述,原告主张其与被告粤北公司之间从1997年至今始终存在劳动关系,其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因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其前提均在于确认原告与被告粤北公司从1997年至今存在劳动关系,而原告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与被告粤北公司从1997年至今存在劳动关系,故对于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对于原告要求被告为其补办社会养老保险手续及补交养老保险费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的案件受理范围,本院不作处理。……”遂作出(2016)粤0281民初242-255号民事判决,驳回了王留圹、李云金、韩振春等十四人的诉讼请求。

原告李为火、韩振春、罗跃明、罗贵发、王留圹、张书伦、张炳金、李召才、李楚刚、邓仁发及第三人李水华不服上述判决,向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上诉案件审理期间,上述十一人向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撤回了上诉。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国务院《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三条:“国务院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主管全国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之规定,被告“乐昌市人社局”作为乐昌市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具有对其辖区内劳动保障工作进行监察的法定职权。

被告“乐昌市人社局”于2016年12月9日作出的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不合法。

根据《广东省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九条:“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实施劳动保障监察,履行下列职责:(一)宣传劳动保障法律、法规和规章,引导、督促用人单位贯彻执行;(二)检查用人单位遵守劳动保障法律、法规和规章的情况;(三)受理对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的举报、投诉;(四)依法纠正和查处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县级以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设立的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依法委托实施劳动保障监察的组织(以下统称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具体负责劳动保障监察工作。”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劳动保障监察以日常巡视检查、审查用人单位按照要求报送的书面材料、受理举报投诉、开展专项执法检查和网络监察等形式进行。”第三十一条:“劳务派遣单位和用工单位在劳务派遣用工中存在劳动保障违法行为的,对一方劳动保障违法行为有管辖权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可以一并处理。”的规定,原告李云金等十二人对劳务派遣单位和用工单位在劳务派遣用工中存在的劳动保障违法行为进行的举报投诉,属被告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范围。被告以原告的投诉不符合受理条件作出的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乐昌市人社局”于2016年12月9日作出的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的理由充分,证据确凿,依法应予支持。被告应在法定期限内对原告的投诉作出实体审查。

第三人经本院传唤没有到庭参加诉讼,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九条第三款:“第三人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不影响案件的审理。”的规定,不影响案件审理。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乐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6年12月9日作出的乐人社监字[2016]第34号《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不予受理决定书》,限被告乐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法定期限内对原告李云金、李为火、韩振春、罗跃明、罗贵发、王留圹、王寿安、张书伦、张炳金、李召才、李楚刚、邓仁发及第三人李水华的投诉作出处理。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乐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胡 敏

审 判 员  刘三瑞

人民陪审员  邱东华

二〇一七年五月三日

书 记 员  叶全健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

国务院《劳动保障监察条例》

第三条

《广东省劳动保障监察条例》

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九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