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消防行政强制

嵊州市梓溪石材经营部与绍兴市公路管理局、嵊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等行政强制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4月9日 案由:监察行政强制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强制 消防行政强制 公路行政强制 当事人:嵊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嵊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 嵊州市梓溪石材经营部 嵊州市公安消防大队 绍兴市公路管理局 案号:(2015)绍越行初字第36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嵊州市梓溪石材经营部,住所地嵊州市剡湖街道相公殿北路16弄15号。

业主石起,男,1971年1月23日出生,汉族,住嵊州市剡湖街道相公殿北路16弄15号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陈临浙。

被告绍兴市公路管理局,住所地绍兴市越城区银兴路165号。

法定代表人金晓平。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赵松泉。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严洪祥。

被告嵊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住所地嵊州市官河横路6号。

法定代表人徐友军。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闾明。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史宣勤。

被告嵊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住所地嵊州市嵊州大道351号。

法定代表人俞建华。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商明德。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过学超。

被告嵊州市公安消防大队,住所地嵊州市一景路2000号。

法定代表人杨斌。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丁飞,该大队参谋。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马芳。

第三人浙江绍兴嵊新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住所地嵊州市甘霖镇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沈洪。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谭志江、。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沃亚琪。

诉讼记录

原告嵊州市梓溪石材经营部与被告绍兴市公路管理局、嵊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嵊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嵊州市公安消防大队,第三人浙江绍兴嵊新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路政设施行政强制一案,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2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4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嵊州市梓溪石材经营部业主石起及委托代理人陈临浙,被告绍兴市公路管理局委托代理人赵松泉、严洪祥,被告嵊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委托代理人闾明、史勤宣,被告嵊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委托代理人商明德、过学超,被告嵊州市公安消防大队委托代理人丁飞,马芳,第三人浙江绍兴嵊新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谭志江、沃亚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嵊州市梓溪石材经营部起诉称,2010年7月13日,原告与绍兴市甬金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取得嵊州特大桥新昌江以西段36#-55#共计19个桥孔及场地租赁权,租赁期限为10年。2013年4月10日,四被告以浙江绍兴嵊新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及甬金高速嵊州特大桥下各承租户为行政相对人,作出“关于对甬金高速嵊州特大桥下违法建设开展联合执法的通知”的具体行政行为。4月30日,原告承租的19个桥孔搭建的临时仓库被四被告以违法建设为由,强行拆除。2014年9月10日,嵊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13)绍嵊民初字第2187号民事判决,确认绍兴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收费权益不包括绍兴市甬金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对外签订的场地租赁合同中的合同权利义务。故被告作出的“关于对甬金高速嵊州特大桥下违法建设开展联合执法的通知”对象适用错误,违反法定程序。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四被告违反法定程序,适用法律不当,于2013年4月10日作出的“关于对甬金高速嵊州特大桥下违法建设开展联合执法的通知”。

被告绍兴市公路管理局答辩称,原告以经营部名义提起诉讼,诉讼主体不适格,且原告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2013年1月29日,被告依法对第三人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已发生法律效力。但因原告等未作任何整改,威胁公路交通安全,经多次协调,被告等决定对甬金高速嵊州特大桥下的违法建设进行联合执法,并将有关通知事项告知第三人及各承租户,故其作出的通知,事实清楚,依据充分,无不当和违法。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起诉。

被告嵊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答辩称,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原告主体不适格。第一被告在查明第三人违法搭建的事实后,作出行政处理决定,合法合情。四被告依据第一被告的行政处理决定作出联合执法的通知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起诉或驳回其诉讼请求。

被告嵊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答辩称,原告不具有行政诉讼主体资格,起诉超过法定期限。原告利用桥梁搭建建筑物,违法用于仓储、开店和办厂的事实清楚,第一被告已于2013年1月对相关单位作出了行政处理决定,有关法律程序已履行完毕,但原告一直未作任何整改,其行为威胁了公路交通安全。其依据第一被告的行政处理决定作出联合执法的通知不是行政处罚,也不是行政强制措施。故原告起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予以驳回。

被告嵊州市消防大队答辩称,其作出的通知是基于特大桥下建筑存在消防安全隐患等事实作出,目的是要求相关单位进行自行整改,属于行政指导行为,不具有强制力,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同时,原告不具有行政诉讼主体资格,其起诉已超过法定期限。故请求法院依法予以驳回。

第三人浙江绍兴嵊新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述称,其是同意督促相关单位折除搭建物的。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原告的起诉、被告的答辩、第三人的陈述及庭审中查明的事实,可以确认以下事实,2013年1月29日,被告绍兴市公路管理局(原为绍兴市公路管理处)对第三人浙江绍兴嵊新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作出绍市公路高处字(2013)第20001号公路行政处理决定,认为原告嵊州市梓溪石材经营部等单位在甬金高速公路嵊州特大桥下空间进行围场管理中搭建的设施违反规定,而第三人系甬金高速公路绍兴段的实际经营管理者,遂责令第三人停止违法建设,恢复原状。2014年4月10日,四被告以第一被告已对违法建设业主依法作出处罚,相关法律程序已履行完毕,而违法行为各方未作任何整改为由,向第三人及桥下各承租户发出“关于对甬金高速嵊州特大桥下违法建设开展联合执法的通知”,要求第三人妥善处理好承租关系,督促承租户自行清理违法建设内所有设施、设备及相关物品,并自行拆除违法建设,逾期执法部门将择日实行强制拆除。故本案原告诉请法院撤销的四被告作出的联合执法的通知,就其本质而言系第一被告对第三人作出行政处理决定后,在强制执行前的催告性行为,虽然其形式要件有欠缺,但内容已基本体现催告书的要求,且通知涉及的催告履行标的与第一被告在行政处理决定中作出的“停止违法建设,恢复原状”的责令整改标的相吻合,故该通知应当视为程序性的行政行为,属于行政强制执行前的前置程序,在该程序中,第一被告未对原告设定新的权利义务。至于其他被告一并参与作出通知的行政行为,本院认为,该行为只是相关职能部门从可能出现的安全管理、消防隐患等角度出发,就第一被告作出的催告性行为进行的提示性告示,未对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实质影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故原告的诉请,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同时对于四被告提出的原告主体资格问题,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诉讼中,个体工商户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经营者为当事人。有字号的,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字号为当事人,但应同时注明该字号经营者的基本信息。鉴于行政诉讼中可以参照适用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故原告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字号年起行政诉讼并无不当。关于本案的起诉期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故本案可以适用2年的起诉期限。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嵊州市梓溪石材经营部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建国

审 判 员  谢荣兴

人民陪审员  高维英

二〇一五年四月九日

书 记 员  胡 萍

附件

附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有国家行政职权的机关和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一)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的行为;

(二)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

(三)调解行为以及法律规定的仲裁行为;

(四)不具有强制力的行政指导行为;

(五)驳回当事人对行政行为提起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

(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

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一)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

(二)起诉人无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的;

(三)起诉人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法律规定必须由法定或者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未由法定或者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由诉讼代理人代为起诉,其代理不符合法定要求的;(六)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七)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复议为提起诉讼必经程序而未申请复议的;

(八)起诉人重复起诉的;

(九)已撤回起诉,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十)诉讼标的为生效判决的效力所羁束的;

(十一)起诉不具备其他法定要件的。

前款所列情形可以补正或者更正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期间责令补正或者更正;在指定期间已经补正或者更正的,应当依法受理。

第六十三条裁定适用于下列范围:

(一)不予受理;

(二)驳回起诉;

(三)管辖异议;

(四)终结诉讼;

(五)中止诉讼;

(六)移送或者指定管辖;

(七)诉讼期间停止具体行政行为的执行或者驳回停止执行的申请;

(八)财产保全;

(九)先予执行;

(十)准许或者不准许撤诉;

(十一)补正裁判文书中的笔误;

(十二)中止或者终结执行;

(十三)提审、指令再审或者发回重审;

(十四)准许或者不准许执行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

(十五)其他需要裁定的事项。

对第(一)、(二)、(三)项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五十九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