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内贸外贸行政征用

163张仕祥与江苏射阳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行政征用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4月18日 案由:内贸外贸行政征用 当事人:江苏射阳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张仕祥 案号:(2018)苏09行终163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仕祥,男,1952年11月4日生,汉族,法律服务工作者,住射阳县经济开发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射阳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射阳县经济开发区阳光大道168号。

法定代表人凌晓东,该管委会主任。

诉讼记录

上诉人张仕祥因与被上诉人江苏射阳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射阳开发区管委会)行政征用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东台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于2017年12月26日作出的(2017)苏0981行初65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张仕祥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法院(2017)苏0981行初65号行政裁定,依法改判或支持上诉人一审主张;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1.上诉人所提诉讼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重复诉讼。(2017)苏0981行初25号行政裁定并未对被上诉人的违法行为造成的实际损失进行实质上的处理,致上诉人的切身利益未得到实现;2.上诉人的起诉并未超过起诉期限,本案起诉期限应确定为5年。首先,本案争议的涉案土地为典型的不动产,不动产权属争议的起诉期限应为20年。被上诉人强行侵犯上诉人的使用权、占有权,既无批文,也无公示,更没有召开听证会,属违法行为。其次,本案一审法院以其他行政行为为案由立案,与(2017)苏0981行初25号确定的行征用、强制及行政赔偿并非雷同,就诉讼从期限上是有区别的。一审既然认为本案是其他行政行为,起诉期限就应确定为5年。

射阳开发区管委会未作答辩。

张仕祥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被告强制征用原告使用、占有的耕地的行为违法;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866165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0年1月1日,原告张仕祥与原射阳县大兴乡条北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一份荒地改造承包合同约定,射阳县大兴乡条北村村民委员会将9.36亩荒地交由原告承包改造,承包期限为三十年,总承包金额为11230元,一次性缴清。此后,原告与被告射阳开发区管委会于2011年和2012年7月13日分别签订了编号为NO.0005587、编号为0007901的《射阳经济开发区青苗补偿协议书》,被告补偿原告合计317457元,该款项已被原告领取。原告认为被告赔偿不足,向射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依法撤销原、被告签订的《征地青苗补偿协议书》,返还13.75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并赔偿由此产生的损失1162565元。射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5年12月10日作出(2015)射行初字第00069号行政裁定书,以编号为NO.0005587、编号为0007901《射阳经济开发区青苗补偿协议书》属于平等民事主体签订的协议,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为由,裁定:驳回张仕祥的起诉。原告不服该行政裁定,上诉于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22日作出(2016)苏09行终24号行政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此后,张仕祥不服,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23日作出(2016)苏行申1707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张仕祥的再审申请。张仕祥又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诉讼请求是:判决确认被告强行征用原告的合同承包的耕地,毁损果林的行政行为违法,赔偿原告先行主张的经济损失100万元。一审法院于2017年5月22日受理后,于同年8月25日作出(2017)苏0981行初25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张仕祥的起诉。张仕祥不服,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7年11月24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苏09行终418号行政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后张仕祥又于2017年11月30日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次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张仕祥以射阳开发区管委会为被告曾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诉讼请求是:判决确认被告强行征用原告合同承包的耕地、毁损果林的行政行为违法,赔偿原告先行主张的经济损失100万元。一审法院于2017年8月25日作出(2017)苏0981行初25号行政裁定,驳回张仕祥的起诉。该裁定生效后,现原告再次以射阳开发区管委会为被告提起本次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强制征用原告使用、占有的耕地行为违法”,其诉请实质仍是对被告的征用行为而再次提起的诉讼。因此,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构成重复起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重复起诉的,应当不予立案;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原告张仕祥诉称被告于2012年7月23日对原告使用、占有的耕地中的梨树进行毁坏,并强征耕地,故原告在被诉行政行为发生之日起的2012年7月23日就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行政行为的内容,其依法应于2014年7月23日前提起诉讼,原告迟至2017年11月30日才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的,其起诉期限按照行政诉讼起诉期限的规定执行。本案中,原告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出赔偿请求,根据上述规定,应当适用行政诉讼起诉期限的规定。因此,原告就其所称的被告2012年7月23日实施的强制征用行为,于2017年11月30日提起本案行政赔偿诉讼亦已超过起诉期限,且因原告请求确认被告强制征用原告使用、占有的耕地行为违法,属重复起诉,故其请求行政赔偿的诉请,亦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的起诉不符合行政诉讼的起诉条件,依法应予驳回。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张仕祥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于裁定生效后退给原告张仕祥。

本案二审期间,上诉人未提出新的事实、证据。

本院经审理,对一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关于张仕祥的本次起诉是否构成重复起诉的问题。

张仕祥就其诉称的射阳开发区管委会征用其土地的行为,以射阳开发区管委会为被告,于2017年5月22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被告强行征用原告的承包耕地、毁坏果林的行政行为违法,赔偿其先行主张的经济损失100万元,一审法院就该诉讼作出的(2017)苏0981行初25号行政裁定和本院(2017)苏09行终418号行政裁定均已生效。后张仕祥又于2017年11月30日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次行政诉讼。首先,本诉与前诉的双方当事人相同,原告均为张仕祥,被告均为射阳开发区管委会;其次,本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均为张仕祥诉称的射阳开发区管委会征用土地的行为;再次,本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前诉诉讼请求为确认射阳开发区管委会强行征用张仕祥的承包耕地、毁坏果林的行政行为违法,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本诉诉讼请求为确认被告强制征用原告占有使用的耕地的行为违法,赔偿1866165元。两次诉讼请求均为确认射阳开发区管委会征用其土地的行为违法,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仅仅在赔偿数额上发生变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六条规定,上诉人提起的本案起诉属于重复起诉,故上诉人所称本案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重复起诉的意见不能成立,一审裁定驳回起诉并无不当。

二、关于张仕祥提出的本案起诉期限应为5年的主张能否成立的问题。

经查,张仕祥与射阳开发区管委会于2011年和2012年7月13日分别签订了编号为NO.0005587、编号为0007901《射阳经济开发区青苗补偿协议书》,且其已领取了被上诉人补偿款317457元。张仕祥诉称射阳开发区管委会于2012年7月23日对占有使用的耕地上的梨树进行毁坏,并强征耕地,即张仕祥在2012年7月23日已经知晓该行为,而其至2017年11月30日方才提起本案诉讼,已经超过当时法定的2年起诉期限。因此,张仕祥提出本案起诉期限应为5年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综上,张仕祥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法予以驳回;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长  虞忠和

审 判员  周 和

审 判员  葛存珍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八日

法官助理  周光营

书 记员  王 慧

附件

附录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六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也可以不开庭审理。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8]1号)

第六十九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情形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或者调解书所羁束的;

(十)其他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的情形。

前款所列情形可以补正或者更正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期间责令补正或者更正;在指定期间已经补正或者更正的,应当依法审理。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或者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第一百零六条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具有下列情形的,构成重复起诉:

(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

(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

(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被前诉裁判所包含。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零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