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行政补偿

柳州市广飞种养殖有限公司与柳州市人民政府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9月12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铁路行政补偿 畜牧行政补偿 司法行政行政补偿 当事人:柳州市广飞种养殖有限公司 柳州市人民政府 案号:(2016)桂02行初265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柳州市广飞种养殖有限公司,住所地柳州市铁路看守所铁路东站西货场旁。

法定代表人罗玲,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林毅,广西毅少传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陶少兴,广西毅少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柳州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文昌路66号。

法定代表人吴炜,柳州市市长。

委托代理人李婧瑜,广西众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阮洋自牧,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科员。

诉讼记录

原告柳州市广飞种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飞公司)因认为被告柳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柳州市政府)不履行拆迁行政补偿法定职责,于2016年9月12日以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柳南区政府)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9月29日立案后,于2016年11月10日向柳南区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3月7日和2017年4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广飞公司于2018年1月25日向本院申请变更被告为柳州市政府,并于2018年1月29日向本院重新提交起诉状。本院于2018年2月13日向柳州市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并于2018年6月15日第三次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广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林毅,被告柳州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李婧瑜、阮洋自牧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广飞公司诉称,广飞公司于2010年9月1日租赁柳州市柳南区竹鹅村第八生产队、第九生产队和山头村牛扒一队、二队、三队共计116.053亩土地用于经营种养殖业。2011年5月23日,柳南区政府批复同意广飞公司在所承租土地进行种养殖农业结构调整。2012年初,广飞公司承租的土地被确定为西鹅铁路货运中心站-东站项目用地。政府委托的评估公司对广飞公司承租土地的附着物评估价为24000000元,其中无证部分为17000000元。2013年1月31日,柳州市柳南区征地拆迁办公室预付了7000000元拆迁补偿款给广飞公司。2013年4月2日,柳州市柳南区审计局审定广飞公司承租土地的地上附着物造价为27097631.8元,柳州市柳南区征地拆迁办公室同意前述审定造价。2013年6月9日,广飞公司承租土地上的地上附着物全部拆除完毕。柳南区政府至今没有与广飞公司签订补偿协议,也没有就补偿事宜进行结算,故请求法院判令柳州市政府就西鹅铁路货运中心站-东站项目内广飞公司的房屋及地上附着物作出补偿决定,本案的案件受理费由柳州市政府负担。

原告广飞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广飞公司营业执照副本; 2、广飞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 3、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 4、广飞公司信用公示信息。

以上证据1-4欲证明原告广飞公司诉讼主体适格。 5、《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土资发[2010]155号); 6、《柳州市政府2012年12月重大项目推进工作会纪要》(柳政阅[2013]1号)。

以上证据5-6欲证明广飞公司的项目为国家鼓励的农业项目用地,不是建设用地,不需要办理农业转建设用地手续,并履行了部分审核手续,应对广飞公司的地面附着物按照重置价格赔偿。 7、《关于办理南环办竹鹅村第八、第九生产队和山头村牛扒一、二、三队种养殖农业结构调整报告的批复》(柳南政发[2011]45号); 8、2010年9月15日柳州市南龙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简称南龙公司)出具的《保证书》; 9、《关于办理南环办竹鹅村第八、第九生产队和山头村牛扒一、二、三队种养殖农业结构调整报告》。

以上证据7-9欲证明2011年5月23日柳南区政府同意竹鹅村第八、第九生产队和山头村牛扒一、二、三队提出的种养殖农业结构调整。 10、《柳州市柳南区审计局审计报告征求意见书》,欲证明广飞公司拆迁补偿工程审定造价为27097631.8元,柳州市柳南区征地拆迁办公室同意该审计结论。 11、《房屋交接单》(2013年4月22日),欲证明广飞公司移交了4233.9平方米钢架结构房屋给拆迁公司拆除。 12、《拆迁过程中存在的疑点问题》,欲证明按照柳州市政府的相关补偿规定,广飞公司项目内的无证建筑应当得到补偿。 13、(2014)鹿刑初字第184号刑事判决书; 14、(2015)柳市刑二终字第153号刑事裁定书。

证据13-14欲证明,一是向泽品通过虚报饲养的生猪数骗取财产,按照原告公司租猪1488头占2295头的比例计算1488头损失为309万元,构成诈骗罪未遂。二是生效判决未认定2013年1月31日政府预付的7000000元拆迁补偿款是诈骗既遂。三是生效判决、裁定还认定柳南区政府未与广飞公司结算补偿款,广飞公司的起诉没有过起诉期限。 15、《房屋交接单》(2013年4月3日),欲证明广飞公司于2013年4月3日交付钢架结构房屋7926平方米、钢架棚2475.06平方米、简易棚112.36平方米给柳州浩东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拆除。 16、《关于柳州市广飞种养殖有限公司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柳环审字[2011]46号),欲证明柳州市环境保护局同意广飞公司建设相应的种养殖建筑物。 17、《签到表》(四份),欲证明广飞公司与柳州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于2013年3月一起到现场核实广飞公司的建筑物、地上附着物的情况。 18、《广飞种养殖公司场内树种类及分布数量》,欲证明柳州市政府于2013年3月1日确认广飞公司内的树种及数量情况。 19、广西国联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报告(两份),欲证明广飞公司的建筑物及地上附着物经中介机构评估价值为41386389元。 20、EMS邮政特快专递单; 21、顺丰速运客户联及发票。

证据20-21欲证明广飞公司已向柳州市两级政府提出行政补偿的申请。 22、《土地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欲证明广飞公司成立前就已经与南龙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广飞公司享有被拆迁土地及房屋的权益。

被告柳州市政府辩称,一、柳州市政府具有征收土地的合法主体资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以下简称《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柳州市政府征收广飞公司租用的土地符合法律规定。二、广飞公司要求柳州市政府作出关于集体土地上房屋及附着物的拆迁补偿决定没有法律依据。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国家征收土地后,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并不制作征地拆迁补偿决定,仅是将土地征收及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广飞公司租用的土地属集体所有,广飞公司要求柳州市政府作出拆迁补偿决定没有法律依据。三、柳州市政府已经对《柳州市政府征收土地公告》([2013]第45号和[2013]第47号)、《柳州市国土资源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2013]第53号)及《柳州市2012年中心城市第三批次建设用地(柳南N地块)新建西鹅铁路货运中心项目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方案》([2013]第2号)进行了公告,柳州市政府已经履行了法定职责。

被告柳州市政府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和法律依据: 1、《柳州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公告》([2013]第45号); 2、《柳州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公告》([2013]第47号); 3、《柳州市国土资源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2013]第53号); 4、《柳州市2012年中心城市第三批次建设用地(柳南区N地块)征地补偿安置方案》([2013]第53号); 5、《柳州市2012年中心城市第三批次建设用地(柳南区N地块)新建西鹅铁路货运中心站项目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方案》([2013]第2号)。

以上证据欲共同证明柳州市政府在本案土地的征收实施过程中,已经履行了法定职责。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1-4、证据11、证据15和证据17无异议。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该些证据与本院需要查明的事实存在关联,本院将前述证据用作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3、证据14、证据18和证据20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并将前述证据用作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被告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22为复印件,无原件以供核对,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此,虽然原告提交的证据22为复印件,但是该证据证明的内容与证据13、证据14认定的事实相印证,故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22予以采信。对于原告提交的证据5-10,证据12、证据16、证据19和证据21,由于该些证据与本案需要查明的事实无关,故本院对该些证据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0年5月,南龙公司向柳州市柳南区南环办竹鹅村第八、第九生产队和太阳村镇山头村牛扒一、二、三生产队租赁116.053亩土地。南龙公司于2010年9月1日将其承租的前述116.053亩土地转租给广飞公司作经营养殖场之用,当时广飞公司尚未完成注册登记手续。广飞公司于2011年7月22日注册成立。

柳州市政府分别于2013年4月25日和26日发布征收土地公告,公布《关于柳州市2012年度第三批次城市建设用地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实施方案》,公告征收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山头村委会、南环街道办事处竹鹅村委会部分集体土地作为交通运输用地,并对被征地村(组)、地类、面积及补偿标准进行公告。公告告知被征收土地所有权人和土地使用权人在规定的期限内持相关权证材料到柳州市征地办公室办理征地补偿登记手续。柳州市国土资源局于2013年5月24日发布《柳州市国土资源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公布征收山头村委会土地的地类、面积、补偿费用标准及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并告知被征收权利人在公告之日起十日内提出异议及要求举行听证会的权利。2013年6月8日,柳州市政府公布《柳州市2012年中心城市第三批次建设用地(柳南区N地块)征地补偿安置方案([2013]第53号)》,公布被征收土地的地类、面积及补偿费用标准。2013年7月1日,柳州市政府作出《柳州市2012的中心城市第三批次建设用地(柳南区N地块)新建西鹅铁路货运中心站项目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方案》([2013]第2号),公布了柳州市2012的中心城市第三批次建设用地(柳南区N地块)新建西鹅铁路货运中心站项目规划红线内集体土地上房屋及建筑物、构筑物拆迁补偿安置方案。

另查明,柳南区政府于2013年1月31日向广飞公司预先支付拆迁补偿款700万元。广飞公司于2013年4月3日向柳州市浩东房屋拆迁公司移交了7926平方米钢架结构房屋、2475.06平方米钢架棚和112.36平方米简易棚以供拆除。广飞公司又于2013年4月22日向柳州市浩东房屋拆迁公司移交了4233.9平方米钢架结构房屋以供拆除。2013年6月,广飞公司位于征地范围内的房屋、隐蔽工程及构筑物已经被拆除完毕。广飞公司于2016年9月13日向柳南区政府邮寄申请书,要求柳南区政府支付拆迁补偿款20097631.8元。

再查明,2015年8月24日,鹿寨县人民法院作出(2014)鹿刑初字第184号刑事判决书。鹿寨县人民法院认定南龙公司在非法占地案件查处和农业结构调整过程中,向案外人徐占泉行贿29万元,犯单位行贿罪。广飞公司股东及工作人员向泽品、文秋燕、雷宁、向泽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生猪养殖数量等手段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犯诈骗罪。南龙公司被判处罚金30万元,向泽品等四人被判处6至9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南龙公司、向泽品、文秋燕、雷宁、向泽义不服,上诉至本院。本院于2016年1月11日作出(2015)柳市刑二终字第153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广飞公司承租被征收的集体土地经营养殖场,广飞公司是该养殖场的建筑物、构筑物及其他设施的权利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广飞公司是适格的原告。被告柳州市政府为了新建西鹅铁路货运中心站而征收原告广飞公司承租的集体土地,由柳南区政府负责实施征收工作,柳州市政府作为征收人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四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征收土地的各项费用应当自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3个月内全额支付。从前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人民政府征收农村集体土地,依职权负有对被征收人进行补偿安置之职责,征地费用的明确、足额和及时到位是征地实施的前置条件。本案中,被告柳州市政府征收原告广飞公司承租的集体土地,对广飞公司经营的养殖场进行拆除,柳州市政府因该拆除行为而负有对广飞公司安置补偿的法定职责。原告广飞公司起诉要求被告柳州市政府履行安置补偿的法定职责属于行政案件的受理范围。虽然柳南区政府已于2013年1月31日向广飞公司预先支付拆迁补偿款700万元,但是前述款项属预付拆迁补偿款,柳州市政府应当对广飞公司继续履行安置补偿之职责。虽然南龙公司及广飞公司实际控制人向泽品在征收过程中存在虚报生猪数量骗取国家补偿款的犯罪行为,前述违法犯罪行为导致柳州市政府无法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告广飞公司作出补偿,但是在本院于2016年1月11日对南龙公司、向泽品等人的犯罪行为作出终审裁定后,柳州市政府履责的障碍已经消除,柳州市政府就应当与广飞公司核算拆迁补偿的费用,对广飞公司是否应当获得补偿以及获得补偿的项目、金额和给付方式进行明确并告知广飞公司。然而,在广飞公司书面要求柳南区政府继续履行安置补偿职责后,柳州市政府与柳南区政府均未向广飞公司作出答复。柳州市政府作为征收人,其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柳州市政府辩称其已经完全履行了安置补偿的法定职责,该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行政机关依职权履行法定职责情形下的起诉期限问题。现行法律、司法解释对此尚无明确规定。一般情况下,只要行政机关依职权应履行的法定职责仍然合法有效存在,行政机关即持续负担作为义务,该作为义务不因行政机关怠于履行而消灭。特别是在行政相对人已向行政机关提出履行申请时,行政机关更应及时有效履行。此外,行政机关对其依职权应履行的法定职责,亦不因行政相对人的履行申请而转变为依申请应履行的法定职责,也即此种情形并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所规定的起诉期限。因此,被告柳州市政府主张原告广飞公司的起诉已经超过起诉期限,该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另外,原告广飞公司起诉主张被征收土地属国有土地,要求被告柳州市政府按照拆迁国有土地上房屋的程序对其被拆除的养殖场作出补偿决定。对此,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被征收土地属农村集体土地,原告广飞公司要求被告柳州市政府按照拆迁国有土地上房屋的程序履责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责令被告柳州市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依法向原告柳州市广飞种养殖有限公司履行安置补偿职责并作出答复。

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柳州市广飞种养殖有限公司已预交),由被告柳州市人民政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期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收款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账号:20×××77,开户行:农行南宁市万象支行),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杨显强

审 判 员  朱立志

人民陪审员  邱丽慧

appoint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邹雅丽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二条第四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四十七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二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四十二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

第二十五条第四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