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消防行政强制

长兴长日食品有限公司与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国土资源局等行政规划、行政强制一审行政判决书(1)

结案日期:2014年10月20日 案由:土地行政强制 盐业行政强制 地矿行政强制 消防行政强制 人民政府行政强制 当事人:长兴长日食品有限公司 长兴县国土资源局 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 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长兴县规划局 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 案号:(2014)湖浔行初字第31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长兴长日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长兴县雉城镇新兴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李强,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郑书法。

委托代理人:潘东海。

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住所地:长兴县雉洲大道58号。

法定代表人:沈自强,该街道办事处主任。

委托代理人:杨永林,浙江浙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长兴县国土资源局,住所地:长兴县雉城镇长安路330号。

法定代表人:徐凤根,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许智荣,浙江兴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住所地:长兴县龙山新区。

法定代表人:倪建新,该队政治教导员。

被告:长兴县规划局,住所地:长兴县雉城镇金陵路257号。

法定代表人:何志强,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顾伟成,浙江兴博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蒋越,浙江兴博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

被告: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住所地:长兴县雉城镇金陵路。

法定代表人:王惠芳,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顾伟成,浙江兴博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蒋越,浙江兴博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

诉讼记录

原告长兴长日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日公司)为与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国土资源局、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长兴县规划局、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城市规划管理行政强制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4年8月20日受理后,向五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及举证通知书,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9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长日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郑书法、潘东海,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的委托代理人杨永林、被告长兴县国土资源局的委托代理人许智荣、被告长兴县规划局和被告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顾伟成、蒋越到庭参加诉讼,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1年7月18日,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国土资源局、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长兴县规划局、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依据其2011年7月12日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组织人员对原告长日公司及案外人长兴大成食品有限公司的部分房屋进行了拆除。拆除过程中,五被告于同年7月21日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一并实施拆除。

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在法定期间内向本院提供了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

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证明法院已经对被诉行政行为进行了裁判。

被告长兴县国土资源局于法定期间内向本院提供了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 1.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 2.本院(2013)湖浔行初字第15号行政判决书和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湖行终字第12号行政判决书;

证据1和2证明法院已经对被诉行政行为进行了裁判。 3.《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五条、第五十六条、第八十三条。

被告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在法定期间内未向本院提供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

被告长兴县规划局于法定期间内向本院提供了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

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证明法院已经对被诉行政行为进行了裁判。

被告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法定期间内向本院提供了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

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19号行政判决书,证明法院已经对被诉行政行为进行了裁判。

原告长日公司诉称,2009年9月19日,拆迁人长兴城市建设发展总公司取得了长兴县经一路跨铁立交地块国有土地拆迁项目的《房屋拆迁许可证》,原告的房屋被划入该项目的拆迁范围,但双方未达成拆迁补偿协议。2011年7月12日,四行政机关在未全面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将《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送达给公司经理潘先生,原告的房屋被认定为违法建筑。同年7月21日,五被告将《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送达给公司经理潘先生,原告的房屋被认定为违法建筑,五被告于同年7月18日开始对原告的房屋进行强制拆除。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向本院起诉,请求确认五被告依据违法的《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对原告厂房实施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承担本案诉讼费。诉讼中,原告放弃要求五被告通过长兴县有限电视台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不良影响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房屋拆迁许可证》,证明原告被拆除的房屋曾纳入拆迁范围; 2.《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证明四被告拆除房屋的依据; 3.照片,证明原告被拆除房屋拆除前后的状况; 4.土地证,证明原告被拆除房屋是在取得的国有出让土地上建造的; 5.图纸,证明原告被拆除房屋经过了原长兴县雉城镇人民政府审批; 6.户室建筑面积,证明原告被拆除房屋经过了合法性丈量和认定; 7.规划许可证,证明原告被拆除房屋已经取得规划许可证; 8.中共长兴县委、长兴县人民政府长委(2008)19号文件,证明原告被拆除房屋得到了长兴县委、县政府的奖励; 9.长兴县财政局、长兴县发展改革和经济委员会长财企(2010)41号文件及中国建设银行回单,证明原告已经得到长兴县委的奖励; 10.长兴长日食品有限公司有证房屋面积一览表和未办证一览表,证明行政机关曾委托长兴银河测绘有限公司对原告被拆除房屋进行测绘和摸底调查; 11.经一路跨铁立交建设工程拆迁项目企业拆迁安置方案; 12.长兴长日食品有限公司补偿清单; 13.评估机构选择表; 14.杭华正评cx(2012)字第0005号评估报告;

证据10-14证明原告被拆除房屋曾被作为拆迁安置对象并进行过拆迁评估。

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辩称,原告的起诉没有法律依据,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已经确认被告和相关部门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同时确认被告该通知书是被告及相关部门对违法建设行为的最终处理,即通知书与强拆违法建筑是一个连续的具体行政行为,请求本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请。

被告长兴县国土资源局辩称,一、原告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擅自在雉城镇工业园区建设厂房、办公楼、宿舍等,进行违法建设时一个客观事实。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20号判决对五被告于2011年7月21日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的具体行政行为作出判决,确认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该生效判决同时查明:2011年7月11日,长兴县有关部门召开关于经一路跨铁立交重点工程推进工作协调会,经现场勘查及调查,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与长兴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联审认定:长兴长日食品有限公司和长兴大成食品有限公司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擅自于2005年至2007年期间在雉城镇工业园建设厂房、办公楼、宿舍等房屋,无法采取措施消除规划实施影响,建议拆除。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五条、第五十六条、第八十三条的规定,被告有对辖区内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的土地用途、容积率等开发利用情况监督管理的权利。二、2011年7月11日《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与2011年7月21日《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内容雷同,原告诉请中有关“确认五被告依据《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对原告厂房实施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2013)湖浔行初字第15号行政判决和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湖行终字第12号行政判决对四被告2011年7月12日《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的具体行政行为作出判决,确认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五被告2011年7月21日《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与2011年7月12日《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内容雷同。请求本院依法判决。

被告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未作答辩。

被告长兴县规划局辩称,原告诉讼请求中“确认五被告依据违法的《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对原告厂房实施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根据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已明确指出:“被上诉人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具体行政行为的处罚主体错误,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而这份《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即是作为拆除房屋的依据,拆除房屋是对此通知书的具体执行行为,此通知书已被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违法,通知书与强制执行是一个连续的具体行政行为。既然该通知书已被法院确认违法,已经没有必要对强制执行行为进行确认,因为本身是一个整体。

被告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辩称,原告诉讼请求中“确认五被告依据《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对原告厂房实施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根据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19号行政判决书,已明确指出:“被上诉人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具体行政行为的处罚主体错误,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而这份《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即是作为拆除房屋的依据,拆除房屋是对此通知书的具体执行行为,此通知书已被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违法,通知书与强制执行是一个连续的具体行政行为。既然该通知书已被法院确认违法,已经没有必要对强制执行行为进行确认,因为本身是一个整体。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国土资源局、长兴县规划局、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被告拆除房屋行为是一个独立行政行为。被告长兴县国土资源局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3没有异议,对证据4-14与本案的关联性有异议。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规划局、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质证意见与长兴县国土资源局相同。

经审查,本院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作如下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1、2、3,符合有效证据的要件,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4-14与被诉行政行为的审查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国土资源局、长兴县规划局、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提供的证据能证明被诉行政行为的存在,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本院认定为有效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1年7月18日,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国土资源局、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长兴县规划局、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依据其2011年7月12日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组织人员对原告长日公司及案外人长兴大成食品有限公司的部分房屋进行了拆除。拆除过程中,五被告于同年7月21日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并送达给潘东海,五被告组织人员依据该《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对原告及案外人长兴大成食品有限公司的部分房屋进行了拆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19号行政判决书和(2012)浙湖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已经认定:被告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后,实施强制拆除行为前,并未重新作出新的具体行政行为,而是直接依据《通知书》的内容实施拆除,因此,被告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的行政行为是对违法建设行为的最终处理,符合行政处罚的基本特征,被认定为行政处罚行为。而其依据《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实施的行为是行政强制行为,且上述两判决书均只确认被告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的行为违法,并未对之后的行政强制执行进行裁判。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辩称其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和之后的强制拆除行为是一个连续的具体行政行为的理由、被告长兴县国土资源局辩称原告起诉事项已经由生效判决确认的理由、被告长兴县规划局和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辩称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和之后强制拆除行为是一个整体行政行为的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和第三十七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并告知当事人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的,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并告知当事人强制执行的理由和依据、强制执行的方式和时间、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途径和期限。本案中,五被告于2011年7月21日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已被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湖行终字第19号行政判决书和(2012)浙湖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书判决确认违法,因此,本案强制执行的依据违法。五被告在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时,未告知当事人享有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就进行强制拆除,其行为违反行政强制的法定程序。

综上所述,五被告依据《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而实施的行政强制行为,其强制执行依据违法,程序违法。原告请求确认五被告依据违法的《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对原告厂房实施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确认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国土资源局、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长兴县规划局、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依据其2011年7月21日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拆除原告长兴长日食品有限公司房屋的强制执行行为违法。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长兴县人民政府画溪街道办事处、长兴县国土资源局、长兴县公安消防大队、长兴县规划局、长兴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陈 钢

代理审判员  邵钧伟

代理审判员  沈 屹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金林兵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