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补偿

原告符冰、符韬、符新、符磊诉房屋征收办、符宝荣行政诉讼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9月17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补偿 房屋行政补偿 当事人:符冰 符新 符韬 符磊 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 案号:(2018)辽1104行初19号 经办法院: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符冰,女,1968年1月29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西安镇上口子村。

原告:符韬,女,1972年4月19日出生,汉族,社区干部,住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大洼街道向阳社区。

原告:符新,女,1974年11月27日出生,汉族,盘锦市移动公司员工,住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日月兴城小区。

原告:符磊,女,1977年8月15日出生,汉族,盘锦市大洼区人力和社会保障局干部,住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大洼街道兴盛小区。

四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丹,大洼区大洼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住所地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大洼街道办事处向阳社区金源街。

法定代表人:宋大江,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志伟,男,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第三安置中心副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艳,辽宁光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符宝荣,男,1936年8月21日出生,汉族,退休干部,住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振兴社区迎宾小区60号楼2单元502室。

诉讼记录

原告符冰、符韬、符新、符磊诉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第三人符宝荣撤销行政征收补偿协议一案,于2018年3月23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5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符冰、符韬及四原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丹,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常志伟、李艳,第三人符宝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符冰、符韬、符新、符磊诉称,四原告均系第三人符宝荣的女儿。四原告的母亲李占兰于2013年6月病逝,在符宝荣与李占兰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于1987年在大洼镇兴顺街自建207.9平方米楼房,为夫妻共同财产。李占兰生前与四原告签有遗赠赡养协议书,通过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法院判决此协议书已发生法律效力。母亲李占兰去世后应得份额由四原告继承所有,父亲符宝荣只有权处分个人的所有份额,无权处分四原告的份额。因此,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与符宝荣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属违法行政行为,望法院查明案件事实,依法判令撤销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与第三人符宝荣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货币补偿),并承担涉诉费用。

原告符冰、符韬、符新、符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征收补偿协议(复印件)一份、房屋产权证(复印件)一份、遗赠赡养协议(复印件)一份、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法院(2017)辽1104民初228号民事判决书一份(复印件)。证明四原告均系符宝荣和李占兰的婚生女,通过遗赠赡养协议将李占兰应得的诉争房屋的50%赠与四原告。四原告取得了李占兰应得房屋份额的所有权,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与第三人符宝荣在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时未征得四原告同意,且四原告不知情、未在场,被告与第三人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属违法行政行为的事实。

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质证,对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房产证记载所有权人为符宝荣,李占兰为共有人,被告认为房屋所有权人有权对房屋作出处分,故与符宝荣签订征收补偿协议。

第三人符宝荣质证无异议。

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辩称,2017年6月21日被告与第三人符宝荣签订了《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货币补偿)》。被告依据符宝荣提供的房屋产权证书、户口簿、配偶李占兰死亡注销证明等材料与符宝荣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

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2017年6月21日、2017年6月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货币补偿)(复印件)二份、大洼区棚改评估明细表(复印件)一份、房产证(复印件)一份、符宝荣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户口本(复印件)二张、李占兰死亡注销证明(复印件)一份。证明房产证记载所有权人为符宝荣,李占兰为共有人,房屋所有权人有权对房屋作出处分,故与符宝荣签订征收补偿协议。

四原告质证,对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问题有异议。房产证上明确记载共有人为李占兰,符宝荣提供李占兰死亡注销证明后,被告应该调查李占兰有无其他第一顺序继承人,被告并未考虑该情况,与符宝荣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是在所有权人不全的情况下签订的,遗漏了本案的四原告,程序存在瑕疵,是违法行政行为,应当予以撤销。

第三人符宝荣质证无异议。

第三人符宝荣述称,一、四原告诉讼请求不能成立。该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至少是部分有效的,该协议所涉房屋是第三人和已故老伴李占兰的夫妻共同财产,该财产至少有第三人的一半份额,根据现行继承法和婚姻法的规定,第三人至少对其有权处分的份额是有效的。二、第三人对老伴李占兰的份额也享有处分权限,因为李占兰所立的遗赠赡养协议存在很多问题。1、该协议的真实性存在疑问,李占兰去世前一直和第三人一起居住,从未离开,第三人并没有见到其立任何遗嘱或者遗赠赡养协议,遗赠赡养协议涉嫌伪造。2、即使该协议确实为第三人老伴李占兰所立,该遗赠协议所设立的条件也未成就,四原告并未尽到赡养义务。李占兰临去世以前很长时间一直与第三人一起居住,其所花销的医疗费、生活费都是老两口的退休工资,四原告并未尽到任何赡养义务。其约定的条件不成就,即使协议成立,亦未生效。综上所述,第三人签订该协议时享有完全的处分权和相应的行为能力,并且出于第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完全有效。请法院判令驳回四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符宝荣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四原告提供的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符冰、符韬、符新、符磊均系第三人符宝荣与妻子李占兰的婚生女。符宝荣与李占兰于1987年在盘锦市大洼区大洼镇兴顺街建造房屋一处,建筑面积为207.90平方米。该房屋登记的所有权人为第三人符宝荣,李占兰为共有人。2011年7月23日,符宝荣和李占兰与原告符冰、符韬、符新、符磊签订了遗赠赡养协议书,协议载明由四原告对母亲李占兰尽赡养义务,生养死葬,李占兰平时生活费用除本人工资外不足部分,由四原告平均承担。李占兰看病的医疗费用,不需要符宝荣承担,均由四原告平均承担。李占兰将与符宝荣共有的坐落于大洼镇兴顺街,建筑面积207.90平方米的房屋中属于自己所有的一半份额,以及院内东厢房三间,大约90平方米无照房属于自己所有的一半份额,在其去世后均赠与四原告。如果房屋被政府动迁,不影响当事人约定的合同效力,动迁后得到的财产,属于母亲应得的份额(即整体房产的一半)仍归四原告共同所有。遗赠赡养协议签订后,2013年6月1日,四原告的母亲李占兰去世。 2017年6月,按照盘锦市总体规划的要求,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政府决定对大洼区大洼街道部分区域内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实施征收,第三人符宝荣与李占兰共有的坐落于大洼镇兴顺街,建筑面积为207.90平方米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属于征收范围内。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依据第三人符宝荣提供的房屋产权证书、户口簿、身份证、李占兰死亡注销证明等材料,与第三人符宝荣于2017年6月21日、2017年6月签订了二份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货币补偿)。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签订后,征收补偿款至今未发放给第三人符宝荣。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四原告在母亲李占兰死亡后,就已经取得了李占兰所有的被征收房屋的一半份额,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对该房屋征收时,在明知被征收房屋的共有人李占兰已死亡的情况下,未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及相关法律的规定,通知李占兰的合法继承人本案四原告,与第三人一同协商该房屋的征收补偿事宜,亦未征求四原告对该房屋征收补偿的意见,就与第三人符宝荣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据此,被告的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明显不当,依法应予撤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与第三人符宝荣签订的二份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货币补偿)。

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盘锦市大洼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杨凤林

审判员  魏艳红

审判员  盖宏菊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七日

书记员  乔国香

附件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超越职权的;

(五)滥用职权的;

(六)明显不当的。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