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补偿

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管理中心与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1月25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补偿 地矿行政补偿 卫生行政补偿 当事人: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管理中心 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5)静民(行)初字第3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管理中心,住所地本市。

法定代表人龚伶伶,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鸿,上海市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本市。

法定代表人周海洋,局长。

委托代理人魏康寿,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魏来,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韩永发,男,1927年10月1日出生,汉族,住本市,户籍在本市。

第三人王立芳,女,1936年3月29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第三人韩江凌,男,1959年1月21日出生,汉族,住本市,户籍在本市。

第三人刘英霞,女,1969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本市。

第三人韩辰,女,2000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本市,户籍在本市。

第三人韩金凌,男,1963年1月9日出生,汉族,住本市。

第三人鞠海香,女,1968年7月19日出生,汉族,住本市。

委托代理人于然东,男,1975年2月8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

第三人韩晓峰,男,1994年6月10日出生,汉族,住本市。

第三人韩晓超,女,2010年3月11日出生,汉族,住本市。

法定代理人韩金凌(父女关系)。

第三人韩天畅,男,2007年9月13日出生,汉族,住本市。

法定代理人肖文(母子关系),女,1978年4月18日出生,汉族,住本市。

上述第三人中除鞠海香、韩晓超外的委托代理人韩金凌,年籍详前。

诉讼记录

原告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管理中心诉被告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履行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4日立案后,依法由审判员符德强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于2015年3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李鸿,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魏康寿、魏来,第三人韩金凌(又系第三人韩永发、王立芳、韩江凌、刘英霞、韩辰、韩天畅的委托代理人,第三人韩晓超的法定代理人)、第三人鞠海香及其委托代理人于然东、第三人韩晓峰到庭参加诉讼。因案情复杂,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后,于2015年5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李鸿,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魏康寿、魏来,第三人韩金凌(又系第三人韩永发、王立芳、韩江凌、刘英霞、韩辰、韩天畅的委托代理人,第三人韩晓超的法定代理人)、第三人鞠海香及其委托代理人于然东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韩晓峰经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原告系静安区86基地拆迁人,被告系安远路XXX号305室建筑面积49.5平方米房屋的权利人,第三人系实际使用人。2014年12月4日,原、被告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按上述305室实际安置人10人计算,被告可得货币补偿款人民币2,657,224元(以下币种同),被告共订购本市金耀路房屋四套,共计建筑面积330.94平方米,共计价值2,151,110元。根据协议约定,被告应当在协议生效后7日内搬离原址,并负责房屋使用人搬迁。现因第三人不予配合,被告至今未履行搬迁义务。请求判令被告履行协议携第三人一起搬出本市安远路XXX号305室,搬入本市金耀路555弄9幢17号403室、金耀路555弄3幢5号804室、1201室、1101室;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被告与原告协商时,已尽最大努力为第三人争取了利益,所获得的拆迁利益,愿意全部归第三人所有。签约前,被告曾多次与第三人沟通,但渠道不畅,签约后也将协议邮寄给第三人,但第三人拒收。协议未完全履行的责任不在被告,被告不应承担未搬离的责任和诉讼费用。

第三人述称,原告主体不适格,起诉违反法定程序;原、被告签约违反《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十九条:“拆迁租赁房屋的,拆迁人应当与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共同订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规定,对第三人没约束力,属无效协议。请求驳回原告的起诉。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6、《静安区86号地块旧区改造安置方案》(证据目录中1-5不再作为证据使用);7、沪静房拆许字(2009)第05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迁人为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投资管理中心,建设项目为“静安老年健康中心”,拆迁实施单位为上海静安地产集团房屋拆迁有限公司;8、拆迁人与拆迁实施单位签订的委托书;9、拆迁实施单位的房屋拆迁资格证书;10、本市安远路XXX号的房地产权证,权利人为被告,房屋用途为办公;11、安远路XXX号房屋拆迁估价报告及评估公司资质证书;12、安远路XXX号内韩金凌户、韩永发户的户籍资料;13、原、被告于2014年12月4日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14、富民路XXX弄XXX号住房调配单,配房人为韩海凌,以证明韩海凌他处有房。

证据交换后,原告又补充提供证据1、安远路XXX号房地产权证附记及平面图;2、(2004)静民一(民)初字第3019号、(2004)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2072号判决书,证明第三人居住部位是安远路XXX号305室;3、《关于对86号地块居住困难保障对象在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后仍有居住困难给予适当补偿的补充操作口径》,以证明该基地对居住困难户补偿标准的计算依据;4、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计算公式的有关说明;5、金耀路安置房屋的房地产权证,以证明安置房屋为动迁配套商品房。

经质证,被告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第三人认为,证据7拆迁许可证系违法颁发,证据8、9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认,证据13协议签订程序违法,对补充证据1、4、5不认可。对其余证据均认可。

被告提供如下证据:1、《关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的告知函》及原、被告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证明已向第三人告知了签订协议的情况,并要求第三人联系被告办理有关补偿安置手续;2、2014年12月EMS退件凭证;3、挂号信退回凭证,证明多次通知第三人办理拆迁补偿安置手续,但第三人拒收相关文件;4、第三人使用房屋部位的平面图及照片。

经质证,原告对上述证据无异议。第三人认为,证据1未收到过,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定;证据2的寄件人系原告方的工作人员,其发信就是代表拆迁人而非被告,故拒收;证据3不能证明是被告发出,故拒收。自动迁以来,被告从未与第三人商议动迁事宜;证据4中第三人居住的部位是对的,但标注305室不认可。

第三人提供如下证据:1、《安远路XXX号过街楼居民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告知单》,证明原、被告2013年7月告知第三人安置房屋的价格每平方米建筑面积9000多元,但双方之后签订协议中的价格是6500元,双方合伙欺诈第三人;2、老干部离休荣誉证,证明韩永发属于特殊补助对象,根据安置方案第11条第1款第6项,特殊对象每人补助3万;3、市人社局办公室2009年8月17日出具的内容为“因安远路XXX号系我局系统办公用房,故租户韩永发无房卡”的《说明》,证明第三人居住的房屋是系统办公用房,应当居住和非居住部分分别计算然后再合并进行补偿;4、第三人的户口簿,证明第三人居住部位无305室说法,且应安置人数为12人,韩海凌及其妻也应计入;5、邮件跟踪查询记录,证明被告提供的证据3寄件地址是沪太路邮局,因不能证明是被告发出,故拒收;6、离婚证,证明韩金凌、鞠海香已于2012年1月登记离婚,应分开安置;7、安远路XXX号的房地产权证,证明被拆迁房是办公用房,应当安置非居住房;8、安远路XXX号房屋拆迁估价报告,证明是非居住用房;9、富民路XXX弄XXX号房屋调配单,证明该房是为落实韩永发离休老干部政策分配的;10-11、韩晓峰的社会救助通知书和韩江凌超声检查报告单,证明此两人系特殊补助对象。

经质证,原告认为,证据1是原、被告协商过程中的材料,说明第三人收到且知晓协商的过程;证据2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老干部保障与动迁协议没有关系,故与本案无关;证据3真实性无法确认,且系统办公用房不可能成为系统直管公房;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证据5与原告无关;证据6离婚是在拆迁之后,与本案无关;证据7-9无异议,证据10-11属于民政补助,并不体现在补偿协议中,故与本案无关。

被告同意原告的意见。 2015年5月12日庭审中,第三人补充提供如下证据:1、2015年4月8日出具的盖有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房产管理专用章的证明,证明安远路XXX号后厢房建筑面积49.5平方米房屋,是单位给当时从部队转业的韩永发,其是房屋承租人;2、市人社局办公室2009年8月17日出具的说明(与前述证据同);3、安远路XXX号户名韩永发的租金计算表;4、2015年4月8日出具的盖有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房产管理专用章的证明,证明富民路XXX弄XXX号底层东后间11.9平方米,是为落实老干部政策,增配给韩永发的。

第三人陈述,市人社局办公室2009年8月17日出具的说明是为鞠海香户口迁移入沪而开具的。租金计算表是当初申请廉租房时物业公司给的,以此代替房卡。上述补充证据为证明第三人是被拆迁房屋合法的承租人。

经质证,原告认为,证据1不能反映出具单位与房屋之间的关系,按规定当时租赁房屋是需要开具调配单的,因此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证据2说明是系统办公用房;证据3不能证明存在租赁关系,第三人实际并没有交过租金;证据4内容与住房调配单记载房屋受配人是韩海凌相矛盾。

被告同意原告对证据的意见,同时表示无法核实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证明的真实性,证据无法证明第三人是法定的房屋租赁人。

本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的规定,就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2015年4月8日出具的证明向该单位进行核实,该单位离退休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证明上签字的人为当时实物资产管理处处长,当时是依据韩金凌提供的住房调配单上有“上海石油总公司”盖章以及“落实离休干部政策”等字样开具此证明的。因时间久远,现公司里并没有其他资料可以佐证。

经审核,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均真实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可予采信。第三人提供的证据中除韩晓峰的社会救助通知书和韩江凌超声检查报告单与本案无关联性外,其余均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经审理查明,本市安远路XXX号原为企业厂房,后转让给被告市人社局时,房屋用途变更为办公用房,其中7号楼使用面积25平方米房屋系早年由韩永发单位安排其使用。2009年3月26日,原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投资管理中心因“静安老年健康中心”项目建设,经原上海市静安区房屋土地管理局批准实施房屋拆迁,安远路XXX号亦属拆迁范围,由上海静安地产集团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具体实施拆迁工作。经评估,安远路XXX号房屋在估价时点2009年3月26日时的房地产市场评估单价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人民币22,500元。房屋拆迁时,上述韩永发户内有常住户口9人,户口本1:户主韩永发、妻王立芳、子韩江凌、孙女韩辰、子韩海凌;户口本2:户主韩金凌(韩永发之子)、妻鞠海香(2012年1月登记离婚)、子韩晓峰、女儿韩晓超。其中韩海凌因韩永发单位落实离休干部待遇,于1993年受配了本市富民路XXX弄XXX号居住面积11.9平方米住房,1998年又由单位套配至本市长安路XXX弄XXX号XXX室居住面积16平方米住房。 2014年12月4日,原、被告就上述第三人使用的房屋比照居住房屋补偿安置方式和标准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双方约定,安远路XXX号305室建筑面积为49.5平方米,根据《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及沪房管拆(2009)88号文的规定,甲方(原告)应支付的货币补偿款计1,601,977元(含评估价格、套型面积补贴、价格补贴);乙方(被告)应当在签订协议后7日内搬离原址,并负责房屋使用人按期搬迁;甲方按规定付给乙方搬家补助费594元、设备迁移费1,780元。另有补偿面积奖、签约搬迁奖、不认定建筑面积补贴、居住困难补贴、临时过渡补贴等。上述各类款项合计2,657,224元。协议还认定在册户口中除韩海凌他处有房不作安置,另再照顾安置韩江凌妻刘英霞、韩海凌子韩天畅两人,共计10人。甲方提供的房屋安置方案为:金耀路555弄9幢17号403室建筑面积95.92平方米、金耀路555弄3幢5号804室建筑面积78.34平方米、金耀路555弄3幢5号1201室建筑面积78.34平方米、金耀路555弄3幢5号1101室建筑面积78.34平方米,四套房屋总价2,151,110元。甲方还应当支付乙方安置补偿余款506,114元。签约后,被告向第三人寄送《关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的告知函》及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因第三人拒收而被退回。由于被告未按协议腾退房屋,原告诉来本院。

审理中,被告表示,其与原告就安远路XXX号305室签订的协议中约定的动拆迁权益可全部用于第三人安置。

另,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投资管理中心于2012年7月更名为上海市静安区卫生事业管理中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一是原、被告是否有权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二是协议内容是否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对于争议焦点1,第三人认为,原、被告未按《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由第三人共同签订协议,故该协议无效。对此,本院认为,原告系房屋拆迁人,被告系安远路XXX号房屋所有人,双方就被告所有的房屋协商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并不违反法律或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安远路XXX号原为企业厂房,后为被告办公用房,第三人所使用的房屋系办公用房中的一部分,该房用途并非公有居住房屋,第三人系单位在当时特定条件下为解决实际居住需求安排使用该房屋。第三人主张其系房屋承租人,但并无证据证明与被告存在租赁关系。户名为韩永发的租金计算表系用于申请廉租房,人社局办公室2009年8月17日出具的说明系用于办理迁移户口,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石油分公司的证明系根据住房调配单内容的推测,故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第三人与被告存在房屋租赁关系。第三人主张其未共同签订协议,故协议无效的理由,本院难以采纳。对于争议焦点2,第三人认为,富民路XXX弄XXX号房屋是为落实韩永发离休老干部政策分配的,不应认定韩海凌他处有房;安远路XXX号房屋是办公用房,故除按居住用房进行补偿安置外,第三人还可获得非居住用房的补偿。本院认为,居住困难补贴是对按被拆迁房屋价值进行补偿安置后仍不能解决实际居住的人员,给予增加货币补贴的保障性政策。富民路XXX弄XXX号房屋虽系韩永发单位落实离休干部政策而分配,但其受配人为韩海凌,故韩海凌他处有房且居住不困难的事实可予认定,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未将韩海凌列入居住困难人口并无不当;安远路XXX号虽为办公用房,但系争协议涉及的房屋是第三人作为居住使用,房屋所有人与拆迁人协商按居住房屋进行补偿安置亦无不当,第三人主张还应获得非居住房屋补偿没有依据,本院亦难以支持。综上,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协议合法有效,协议内容亦充分考虑了第三人实际使用的情况,被告明确协议中约定的动拆迁权益全部用于第三人安置,符合《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五十一条第一款“被拆迁人应当负责安置房屋使用人”的规定,未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现协议约定的搬迁期限已过,用于安置的金耀路房屋也已竣工交付,被告及第三人应当履行协议约定的搬离义务,原告的诉请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携韩永发等第三人搬离本市安远路XXX号,搬入本市金耀路555弄9幢17号403室、金耀路555弄3幢5号804室、金耀路555弄3幢5号1201室、金耀路555弄3幢5号1101室。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由被告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符德强

审 判 员  张晴莎

人民陪审员  许镜敏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倪 蕾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法条

《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

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