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体育行政批准

陈萍、宁波市体育局体育行政管理(体育)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5月24日 案由:体育行政批准 当事人:宁波市体育中心 宁波市体育局 陈萍 案号:(2017)浙02行终160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萍,女,1966年3月10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鄞州区。

委托代理人刘慧杰、应健(特别授权代理),浙江导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波市体育局,住所地宁波市鄞州区宁穿路2001号2号楼3楼。

法定代表人陈瑜,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惠芳(特别授权代理),浙江甬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宁波市体育中心,住所地宁波市中兴路360号。

法定代表人陈锦浩,主任。

委托代理人孙洪杰,宁波市体育中心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上诉人陈萍诉被上诉人宁波市体育局(以下简称体育局)社会保障行政批准一案,不服余姚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浙0281行初9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6年4月20日,被告体育局在第三人宁波市体育中心(以下简称体育中心)呈报的宁波市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退休审批表上,审批同意原告退休。

原审法院查明,原告陈萍,女,1966年3月10日出生,1985年12月参加工作。1999年8月,原告以工人身份调入体育中心工作,岗位为工勤岗位。2007年2月起至2015年12月31日止,原告被聘任为体育中心体育场副场长职务,期间其技术工人岗位聘任等级为中级工至高级工。2011年6月8日,经第三人体育中心和被告体育局分别审批并由宁波市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部门核准,原告由工勤岗位转为管理岗位,岗位等级由技术工三级转为九级职员。2016年4月20日,因原告已满50周岁,第三人体育中心在原告退休审批表上签署同意意见,并上报上级主管部门体育局,被告体育局亦于同日审批同意原告退休并由第三人体育中心于2016年4月25日书面通知原告于2016年4月1日起退休,被告批准原告退休时,原告聘任岗位为管理岗位(不担负领导职责的八级职员)。原告认为其从2005年起就聘用为副场长管理岗位了,符合《事业单位女职工退休年龄有关问题的意见》(浙人社发[2009]94号文件)的规定,有权选择55周岁退休。原告不服被告于2016年4月20日对其作出的退休审批行为,遂提起该案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各方当事人对被告体育局具有审批原告退休行为的职权依据以及作出该行为的程序均无异议,该院予以确认。该案争议焦点是原告陈萍退休时是否符合受聘在管理岗位上满5年,是否可以适用《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事业单位女职工退休年龄有关问题的意见》(浙人社发[2009]94号文件)关于“由工勤岗位受聘到专业技术或管理岗位的女职工,其50周岁时仍聘用在上述岗位且聘用已满5年的,用人单位应事先征求本人意见,按本人选择50周岁或55周岁办理退休手续,并享受相应的退休待遇”的规定。《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试行办法》第七条规定:“事业单位根据岗位设置的政策规定,按照核准的岗位总量、结构比例和最高等级,自主设置本单位的具体工作岗位”,第二十五条第三款又规定:“地(市)、县(市)政府所属事业单位的岗位设置方案经主管部门审核后,按程序报地区或设区的市政府人事行政部门核准”。因此,事业单位拥有用人自主权,可自主设置岗位,但岗位的设置须经主管部门审核后由人事行政部门核准。该案中,原告虽然于2007年起至2015年12月31日止被聘任体育场副场长职务,但其至2011年6月才因第三人体育中心岗位设置,经被告审核后由宁波市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部门核准才被聘任为管理岗位,岗位等级为九级职员,工资也作相应调整。而此前,原告的岗位聘任是从中级工至高级工,根据《〈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试行办法〉实施意见》(国人部发[2006]87号)第16条规定:事业单位中的高级技师、技师、高级工、中级工、初级工,依次分别对应一至五级工勤技能岗位。因此,原告在受聘为管理岗位(九级职员)之前为三级工勤技能岗位,能与宁波市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部门核准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首次岗位等级认定表》的内容相印证。因此,原告从2011年6月受聘为管理岗位以前,其受聘的岗位为工勤技能岗位,到2016年4月20日被批准退休时止,其受聘在管理岗位上未满5年。原告认为被聘任为体育场副场长职务,即为受聘到管理岗位,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原告依据《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事业单位女职工退休年龄有关问题的意见》(浙人社发[2009]94号文件)认为其至退休时已连续受聘在管理岗位满5年,有权选择55周岁退休的理由不成立。综上,被告体育局根据国家有关职工退休的规定,批准原告年满50周岁退休的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法律依据正确,程序正当。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陈萍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于2005年10月18日与被上诉人体育中心签订《宁波市事业单位岗位聘任协议书》,约定上诉人为体育场业务主管;2011年6月28日签订的《宁波市事业单位岗位聘任协议书》,约定上诉人为体育场副场长。上述两份协议书表明一个事实,上诉人自2005年以来即被聘用为管理岗位工作,岗位性质为管理类岗位。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从2011年6月才被聘任为管理岗位,不符合事实,不具有同一性。原审法院混淆了应然状态和实然状态。二、原审法院的定案依据来源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首次岗位等级(职务)认定表》,该认定表表明,上诉人于2011年6月8日由“原岗位等级技术工三级”变为“现岗位等级九级职员”。上诉人认为,该份认定表仅仅涉及上诉人身份的变动,不是“副场长岗位”性质的认定,是对人的认定,不是对岗位的认定,不能以此证明上诉人是首次从事管理岗位工作。根据国办发(2002)35号文件的规定,身份管理要与岗位管理相分离,认定表中上诉人于2011年6月8日由原岗位等级技术工三级变为现岗位等级九级职员的事实,与上诉人于2005年以来一致在管理岗位上从事管理工作的事实是相分离的。原审判决混淆了“受聘于管理岗位”和“身份变动”这两个不同概念,得出上诉人受聘于管理岗位不满5年的结论是错误的。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体育局答辩称,根据浙人社发[2009]94号文件的规定,退休年龄的选择是有条件的,由工勤岗位受聘到专业技术或管理岗位的女职工,其50周岁时仍聘用在上述岗位且聘用已满5年,本人可以选择退休年龄。但是本案中,上诉人从2011年6月受聘,其受聘在管理岗位上未满5年,不符合选择55周岁退休的条件。上诉人混淆了工勤岗位和管理岗位的区别,把自己在工勤岗位上担任的副场长职务与管理岗位上的副场长职务混淆。本案的核心焦点是与上诉人的身份有关的,能够选择55周岁退休的必须要有管理岗位的身份。故上诉人不符合选择条件,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体育中心答辩称,与被上诉人体育局答辩意见一致,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是否可以适用浙人社发[2009]94号文件关于“由工勤岗位受聘到专业技术或管理岗位的女职工,其50周岁时仍聘用在上述岗位且聘用已满5年的,用人单位应事先征求本人意见,按本人选择50周岁或55周岁办理退休手续,并享受相应的退休待遇”的规定。具体说,即上诉人至退休时在管理岗位上是否满5年。

本案中,上诉人认为其从2007年2月起即被聘任为体育场副场长职务,故至退休时其在管理岗位上已满五年。本院认为,《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试行办法》第七条规定,事业单位根据岗位设置的政策规定,按照核准的岗位总量、结构比例和最高等级,自主设置本单位的具体工作岗位。第二十五条第三款规定,地(市)、县(市)政府所属事业单位的岗位设置方案经主管部门审核后,按程序报地区或设区的市政府人事行政部门核准。可以看出,事业单位具有设置本单位具体工作岗位的自主权,但其岗位设置须经主管部门审核并报人事部门核准。本案中,上诉人虽然从2007年2月起承担体育场副场长的具体工作,但其至2011年6月才因被上诉人体育中心岗位设置,经被上诉人体育局审核后由宁波市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部门核准才被首次聘任为管理岗位。即从2007年2月至2011年6月,上诉人一直是中级工或高级工,属于工勤技能岗位。2011年6月后,上诉人才由原聘工勤岗位(技术工三级)转为现聘管理岗位(九级职员)。至2016年4月20日上诉人被批准退休时止,其受聘在管理岗位上未满5年。故上诉人不符合浙人社发[2009]94号文件规定的选择退休年龄的条件。上诉人混淆了承担具体工作和聘用在管理岗位的区别,其上述主张缺乏事实根据。

综上,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陈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俞朝凤

审 判 员  孙 雪

代理审判员  尹婷婷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何锦霞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试行办法》

第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