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体育行政执行

贵州华腾环球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政府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1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执行 体育行政执行 当事人:贵州华腾环球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 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政府 案号:(2016)冀行终539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贵州华腾环球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体育南大街262号富金大厦A座B区第四层。

负责人常建明,该分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裕华东路123号。

法定代表人马文刚,该区区长。

委托代理人许晓静,该区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邢鑫,该区政府法律顾问。

诉讼记录

上诉人贵州华腾环球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以下简称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因行政执行一案,不服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石行初字第0031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查明,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于2014年承建了建设单位为河北滨江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滨江公司)的新希望老年公寓工程。石家庄市长安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经过调查,于2015年1月29日向滨江公司下达了长综执规划(责改字)(2015)第1号责令改正通知书,以该公司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擅自建设新希望老年公寓为由,依据城乡规划法的相关规定,责令滨江公司“限七日内自行拆除违法建筑物,恢复原貌”。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长安区政府)于2015年3月19日向滨江公司下达了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告知该公司在10日内履行责令改正通知书规定的义务。因滨江公司没有履行责令改正通知书规定的义务,也没有在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规定的时间内执行责令改正通知书,长安区政府于2015年6月8日向滨江公司下达了强制执行决定,决定对新希望老年公寓采取强制拆除措施。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作为新希望老年公寓工程的承建单位,其与建设单位滨江公司或发包方之间形成民事法律关系,其债权可以通过民事诉讼或其他合法途径解决。长安区政府决定对滨江公司新希望老年公寓工程采取强制拆除措施,与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在建设施工中受到的经济损失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长安区政府的行政行为并未侵害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的合法权益。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既不是行政相对人,也不是利害关系人,其不具有行政诉讼原告主体资格,其起诉应予驳回。一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之规定,裁定驳回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的起诉。

上诉人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上诉称,第一,一审未询问上诉人的意见即裁定驳回起诉,程序违法;第二,上诉人提交的与建设单位的施工合同证明新希望老年公寓工程是上诉人全额垫资建设的,上诉人对建设单位享有合法债权,对该公寓可以依法行使留置权,被上诉人的行政行为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上诉人具备行政诉讼原告主体资格,一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请求撤销原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本案。

被上诉人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政府辩称,上诉人即便是全额垫资建设,也仅享有向滨江公司主张债权的权利,根据物权法、担保法的固定,非法物不应作为担保留置的标的,新希望老年公寓是违法建筑物,依法应予拆除,上诉人关于留置权的主张,不能成为其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的主张。被上诉人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长安区政府针对新希望老年公寓的建设单位滨江公司作出的,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是新希望老年公寓的承包人,可以向发包人主张其债权,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另,一审法院未询问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而直接裁定驳回起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综上,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华腾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张丽平

代理审判员  韩锦霞

代理审判员  魏伟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简毅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