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关行政处罚

南充江新实业有限公司与南充市嘉陵区地方海事处交通行政处罚一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月5日 案由:交通行政处罚 海关行政处罚 当事人: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地方海事处 南充江新实业有限公司 案号:(2014)南行终字第119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南充江新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耀目路二段105号1层。

法定代表人黎富安,男,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德华,男,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庞树生,南充市顺庆区诚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地方海事处。住所地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都尉路78号。

法定代表人彭世光,男,处长。

委托代理人冯雪峰,四川鑫中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南充江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新公司)诉被上诉人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地方海事处(以下简称区海事处)交通行政处罚一案,不服南充市嘉陵区人民法院(2014)嘉行初字第1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江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德华、庞树生及被上诉人区海事处的委托代理人冯雪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认定,2014年5月7日原告江新公司聘请的李某某驾驶川嘉陵货0248号货船从南充市嘉陵区文峰老码头水城的川顺庆采0056号采砂船接载砂石后,返回嘉陵城区天庐砂石码头靠泊准备卸载时被被告区海事处在现场检查时发现。区海事处于事发当日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了调查和询问,并于2014年5月9日向李某某及原告江新公司送达了《海事违法行为通知书》,告知了拟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及相关权利。李某某及原告江新公司申请听证,区海事处于同年5月29日召开了听证会。被告区海事处经调查核实,李某某驾驶的川嘉陵货0248号船舶航行时最低安全配员要求是持有二类证书的船长,李某某持有的是三类船长证书。被告区海事处认为,原告江新公司聘用持有三类证书的李某某驾驶二类船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六十六条的规定,于2014年6月3日对李某某作出川南嘉海事罚字第(2014)0005—1号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李某某处以罚款4,000元并责令立即离岗;对江新公司作出川南嘉海事罚字第(2014)0005—2号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该公司处以罚款20,000元。处罚决定作出后,江新公司不服向南充市嘉陵区交通运输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该局于2014年8月6日作出南嘉交行复(2014)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区海事处对江新公司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2014年9月10日原告江新公司起诉,提出前述诉讼请求。

原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四条第二款“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在中央管理水域设立的海事管理机构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在中央管理水域以外的其他水域设立的海事管理机构(以下统称海事管理机构)依据各自的职责权限,对所辖内河通航水域实施水上交通安全监督管理。”的规定,区海事处具有对违反该条例规定的内河通航水域水上交通安全行为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行政处罚的法定职责。原告江新公司与李某某虽未签订劳动合同,但双方已形成事实劳动关系,原告明知李某某持有的是三类船长证书,却安排其驾驶须持有二类证书的船长才能驾驶的川嘉陵0248号货船,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的相关规定,被告区海事处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作为违法行为人李某某的聘用单位江新公司实施了上述违法行为,区海事处据此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原告江新公司认为其不是川嘉陵0248号货船的所有权人,李某某私自驾驶该船并非公司安排,因此被告处罚主体错误的观点,本院认为,根据被告提交的对原告法定代表人及相关当事人的询问笔录等证据,足以认定李某某是受原告安排驾驶川嘉陵0248号货船,且明知李某某所持有证书类型,却安排其驾驶与其所持有证书不适任的船舶的事实,至于川嘉陵0248号货船的权属问题不影响对其违法行为的认定,故原告的上述理由不能成立,不予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船员经水上交通安全专业培训,其中客船和载运危险货物船舶的船员还应当经相应的特殊培训,并经海事管理机构考试合格,取得相应的适任证书或者其他适任证件,方可担任船员职务。严禁未取得适任证书或者其他适任证件的船员上岗。”之规定,被告通过调查,认定李某某及原告江新公司实施的违法行为,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六十六条的规定,视其情节分别对李某某及原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被告针对原告江新公司交通行政违法一案,依法经受理、调查取证、事先告知、举行听证等程序,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情节分别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法定程序,因此被告对江新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程序合法。综上,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第六十六条的规定,经过调查取证,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海事行政处罚规定》的相关程序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一)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之规定,判决:维持被告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地方海事处于2014年6月3日对原告南充江新实业有限公司作出的川南嘉海事罚字第(2014)0005—2号海事行政处罚决定。

上诉人江新公司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1、认定处罚主体错误。案涉货船属周某某私人所有,不是公司资产。2、上诉人聘船长李某某后,并未安排其到适任的三类船上工作,其自行到周某某私人所有的货船上驾驶,与上诉人无关。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被上诉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未在行政处罚前向上诉人制发任何改正或期限改正违法行为的通知。同时,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三、一审判决程序违法。1、上诉人在一审开庭审理时才看到被上诉人的答辩状及相关材料,一审法院没有给上诉人足够的查阅准备时间。2、答辩状未加盖公章,是否是被上诉人提供存在质疑。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川南嘉海事罚字第(2014)0005-2号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上诉人区海事处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一审查明的川嘉陵货0248号货船驾驶员不是周某某雇佣,而是上诉人聘用的事实,上诉人自己也明确认可。实际上,是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黎富安安排李某某去驾驶川嘉陵货0248号货船,上诉人单位实际由周某某控制,驾驶员的安排及日常管理由黎富安负责。因此被上诉人基于驾驶员李某某的违法行为,依法处罚其聘用单位,处罚对象正确。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被上诉人基于驾驶员李某某的违法行为,给予其聘用单位的上诉人予以罚款,并无“应当责令”作为前提的的法律规定。故被上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海事行政处罚规定》第三十条的规定,有权对上诉人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三、一审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被上诉人提交的现场笔录、照片、询问笔录、船员适任证书、船舶最低安全配员证书、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告知书、送达回证及上诉人提交的身份信息、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复议决定书、船舶国籍证书、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等证据予以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四条第二款“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在中央管理水域设立的海事管理机构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在中央管理水域以外的其他水域设立的海事管理机构(以下统称海事管理机构)依据各自的职责权限,对所辖内河通航水域实施水上交通安全监督管理。”的规定,区海事处具有对违反该条例规定的内河通航水域水上交通安全行为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行政处罚的法定职责。

《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规定:“船员经水上交通安全专业培训,其中客船和载运危险货物船舶的船员还应当经相应的特殊培训,并经海事管理机构考试合格,取得相应的适任证书或者其他适任证件,方可担任船员职务。严禁未取得适任证书或者其他适任证件的船员上岗。”李某某持有的内河船舶船员适任证书载明,职务资格为三类船长,故其驾驶须持有二类证书的船长才能驾驶的川嘉陵货0248号货船,已违反了上述法规的规定。同时,被上诉人提交的对驾驶人员李某某、上诉人法定代表人黎富安的询问笔录均证实,李某某系上诉人江新公司雇佣,其驾驶川嘉陵货0248号船舶系公司安排,砂石的装载和起卸都是在公司指定的船舶和码头,上诉人是在明知李某某持有的是三类船长的内河船舶船员适任证书的情况下,安排其驾驶须持有二类证书的船长才能驾驶的川嘉陵货0248号货船。故被上诉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六十六条“违反本条例的规定,未经考试合格并取得适任证书或者其他适任证件的人员擅自从事船舶航行的,由海事管理机构责令其立即离岗,对直接责任人员处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的罚款,并对聘用单位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的规定,对李某某的聘用单位上诉人江新公司处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当。

被上诉人区海事处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依法进行了受理、调查取证;2014年5月8日作出违法行为通知书,告知上诉人有陈述申辩和要求组织听证的权利;根据上诉人江新公司的申请,2014年5月29日组织进行了听证;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后,依法向上诉人进行了送达,处罚程序合法。

上诉人认为其不是川嘉陵货0248号货船的所有权人,处罚主体错误,由于该货船的权属不影响对违法行为的认定和处罚,故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关于李某某私自驾船,并非系公司安排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在行政处罚前未责令改正或限期改正违法行为,被上诉人对李某某作出的川南嘉海事罚字第(2014)0005—1号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给予李某某罚款4,000元,并责令其立即离岗的行政处罚,已责令其改正违法行为,故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于2014年8月18日递交诉状,一审法院9月10日受理,9月22日开庭审理,符合法定程序。同时,被上诉人提交的答辩状未加盖公章属实,但被上诉人认可该答辩状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故不影响法院对案件的审理。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南充江新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曹勇

审判员  庄娟

审判员  熊东

二〇一五年一月五日

书记员  庞旭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

第六十六条第九条第一款第四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