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规划行政强制

谢忠金与吴起政府、吴起国土资源局、吴起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强制拆除行为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2月8日 案由:土地行政强制 房屋行政强制 地矿行政强制 规划行政强制 人民政府行政强制 当事人: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 吴起县国土资源局 吴起县人民政府 谢忠金 案号:(2017)陕06行初77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谢忠金,男,汉族,1966年10月9日出生,吴起县吴仓堡镇乱石头村村民,住该村。

委托代理人时祯奎,北京市凯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李炜,该县县长。

委托代理人朱军林,吴起县政府法制办干部。

被告吴起县国土资源局。

法定代表人侯景川,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宏智,吴起县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干部。

被告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

法定代表人蔡德勤,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高启新,吴起县城建管理监察大队干部。

诉讼记录

原告谢忠金诉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吴起县国土资源局、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强制拆除行为违法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0月1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1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除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李炜、吴起县国土资源局法定代表人侯景川、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法定代表人蔡德勤未到庭外,原告谢忠金及其委托代理人时祯奎、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朱军林、吴起县国土资源局委托代理人刘宏智、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委托代理人高启新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谢忠金诉称,原告系陕西省吴起县吴仓堡镇乱石头村村民,2017年4月,被告吴起县国土资源局和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对原告作出的《限期拆除通知书》,认定原告在吴起县吴仓堡镇乱石头村所建房屋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和《城乡规划法》的相关规定,责令4日内自行拆除。2017年5月5日,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吴起县国土资源局和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在副县长的带领下,组织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将原告的房屋进行了强制拆除。原告认为自己的房屋坐落于吴定高速北连接线吴起县城至北过境段道路两旁,为了配合推进拆迁工作,三被告在未与原告签订任何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强拆了原告的房屋,其行为在实体和程序上均严重违法。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等规定,原告特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请求:1、确认三被告强拆原告房屋的行为违法;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谢忠金提交证据:房屋拆除照片、视频。证明:被告吴起县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对原告房屋进行强制拆除。

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吴起县国土资源局、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答辩称,按照国土资源部、省政府、省发改委及省交通厅的安排,为了确保吴定高速公路的顺利建成并按期通车,县政府于2015年9月29日就有关事项发布了通告,同时于2015年9月30日印发了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吴起段征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就土地及地上附着物等的补偿问题作出了具体规定。在核实登记过程中,发现原告要求补偿的房屋是在政府发布的通告和实施方案以后修建的,所以不予补偿。

三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1、国土资源部关于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建设用地批复;2、省国土资源厅的函;3、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建设方案调整的批复;4、陕西省交通厅关于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施工图设计的批复。证明:吴起县政府征收土地是经过国土资源部和省国土资源厅、省发改委、省交通厅的批准是合法;

第二组证据1、吴起县政府关于印发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吴起段征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的通知、2、吴起县政府关于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吴起段征地拆迁及施工环境保障的通告。证明:只要符合实施方案和通告的要求,按规定进行赔偿;

第三组证据吴起县政府关于吴仓堡镇乱石头等村违法违章建筑依法拆除的实施方案。证明:严格按照实施方案的要求对原告的房屋进行拆除;

第四组证据吴仓堡镇违建摸底排查表。证明:原告属于违章建筑依法应当拆除;

第五组证据限期拆除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给原告送达了限期拆迁通知书。

三被告对原告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为:无异议。

原告对三被告提交证据质证意见为:对第一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征收方案通告发布时间均在审批之前,都是未批先拆的,被告提供的平面图的项目名称与国土部批复项目名称不一致;第二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第三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1、实施拆除的行为不合法,实施主体不应该是政府,2、拆除房屋并不包括原告,3、被告未按该方案程序实施,4、该实施方案违反法定程序;第四组证据真实性不认可,该统计表没法证明原告的建筑是违章建筑;第五组证据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有异议,我们并未收到限期拆除通知。

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对原告、被告提供的证据认证如下:对原告提供证据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予以认定;对被告提供的五组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定,可以证实吴起县政府征收土地是经过国土资源部和省国土资源厅、省发改委、省交通厅的批准,吴起县政府作出关于吴仓堡镇乱石头等村违法违章建筑依法拆除的实施方案,以及被告吴起县国土资源局、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作出了限期拆除通知书。

经审理查明,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是陕西省2637’高速公路网规划的第三纵定边至汉中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2015年11月3日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作出《关于吴起至定边公路建设方案调整的批复》,对吴起至定边公路工程建设方案调整有关事项进行批复。2016年4月11日陕西省交通运输厅作出《关于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施工图设计的批复》,对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的建设规模、技术标准及概算进行了批复。2016年9月26日国土资源部作出《关于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工程建设用地的批复》,2016年10月8日陕西省国土资源厅作出陕国土资函(2016)140号函,向延安市、榆林市人民政府转发该批复。2015年9月29日吴起县人民政府作出《吴起县人民政府关于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吴起段征地拆迁及施工环境保障的通告》,就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吴起段征地拆迁及施工环境保障有关事项进行了通告。2015年9月30日吴起县人民政府作出《吴起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吴起至定边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吴起段征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的通知》吴政发(2015)28号。2017年4月27日吴起县国土资源局、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作出《限期拆除通知书》,以谢忠金未经审批,擅自在乱石头村修建砖墙彩钢房24间,责令其在接到本通知书4日内自行拆除,逾期未自行拆除的,将择日依法强制拆除。2017年5月2日吴起县人民政府作出《吴起县人民政府关于吴仓堡镇乱石头等村违法违章建筑依法拆除工作实施方案》,2017年5月5日,吴起县人民政府组织相关单位将原告房屋予以拆除。原告不服该强制拆除行为,向本院提出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在组织征收与拆迁过程中,应当依照法定的方式、步骤、顺序和时限的程序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载明下列事项:(一)履行义务的期限;(二)履行义务的方式;(三)涉及金钱给付的,应当有明确的金额和给付方式;(四)当事人依法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第三十七条规定: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强制执行决定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载明下列事项:(一)当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地址;(二)强制执行的理由和依据;(三)强制执行的方式和时间;(四)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途径和期限;(五)行政机关的名称、印章和日期。在催告期间,对有证据证明有转移或者隐匿财物迹象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立即强制执行决定。

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将原告谢忠金所在的吴起县吴仓堡镇乱石头村土地列入征收范围并组织实施征收与拆迁,在征收的过程中,被告吴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和吴起县国土资源局以原告的房屋属于违法修建为由联合向原告发出限期拆除的通知,该限期拆除通知未依法告知原告应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在原告未在限期内自行拆除该房屋后,被告未作出强制拆除房屋的书面决定便实施强制拆除行为,剥夺了原告的陈述权、申辩权,违反了法定的强制执行程序,故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原告请求确认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其房屋行为违法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

确认被告吴起县人民政府于2017年5月5对原告谢忠金的房屋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本案诉讼费50元,由吴起县人民政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赵正卫

审 判 员  冯小炯

人民陪审员  刘斌旺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八日

书 记 员  赵 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第三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