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关行政处罚

安徽昌汇运贸有限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徐闻海事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8日 案由:交通行政处罚 海关行政处罚 当事人:安徽昌汇运贸有限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徐闻海事局 案号:(2015)粤高法行终字第551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安徽昌汇运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芜湖市芜湖县。

法定代表人:江亚,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雷应熹,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徐闻海事局。住所地:广东省徐闻县。

法定代表人:彭千,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灼,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吕文通,男,汉族,××年××月××日出生,住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

诉讼记录

上诉人安徽昌汇运贸有限公司因诉被上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徐闻海事局行政处罚一案,不服广州海事法院(2015)广海法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海事行政处罚纠纷。本行政纠纷原、被告争议的焦点有三:一是被告是否有权调查处理涉案事故;二是“昌汇××”轮是否航经事故位置的问题;三被告认定海事行政违法行为的证据是否充足。

关于被告是否有权调查处理涉案事故的问题。根据《水上交通事故统计办法(交通部令第5号)》的规定,涉案事故造成2人失踪,属于大事故。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海事行政处罚规定》(交通部规章)第八十四条的规定:“海事行政处罚案件由海事行政违法行为发生地的海事管理机构管辖,法律、行政法规和本规定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八十五条第(二)项规定了对法人或其他组织处以警告、1万元以下罚款的本辖区内的海事行政处罚由各级海事局所属的海事处管辖。粤湛海事人[2007]12号《关于印发〈湛江海事局单位(部门)职责(试行)〉的通知》的附件中《湛江海事局单位(部门)职责(试行)》中徐闻海事处职责部分第9条规定:“负责对辖区重大水上交通事故等级以下(不包括重大水上交通事故)的调查处理工作”。被告原名称为徐闻海事处。故被告有权调查处理涉案事故,有权对违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原告关于被告对涉案事故不具有行政管辖权的理由缺乏法律依据,依法不成立。

关于“昌汇××”轮是否航经事故位置的问题,原告提交了广西海事局网站题为《李国凯局长指挥“桂北渔×××××”联合搜救行动》的报道,拟证明“昌汇××”轮并未航经报道所称事故水域;被告提交了广西海上搜救中心办公室《关于北海摸螺船“桂北渔×××××”在广东沉没险情的报告》,拟证明前述网站上的报道关于事故位置的报道不正确。经查,2013年9月14日,广西海上搜救中心办公室向自治区人民政府总值班室上报《关于北海摸螺船“桂北渔×××××”在广东沉没险情的报告》记载,“桂北渔×××××”船上3渔民被路过摸螺船在北海斜阳岛东南约15海里(概位北纬20°41’、东经109°20’)发现并救起,据被救人员称该船在北海斜阳岛东南20海里(概位北纬20°38’、东经109°24’)附近水域被一不明船撞沉。广西海事局网站2013年9月16日发布题为《李国凯局长指挥“桂北渔×××××”联合搜救行动》的报道记载:9月14日0715时,北海海上搜救接报“桂北渔×××××”渔船在北纬20°28’2”、东经109°24’(广东湛江辖区)发生碰撞沉没,船上共5人,目前已有3人获救,2人失踪。网站报道与该报告所称的沉船位置不一致,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网站报道的沉船位置属实,原告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昌汇××”轮未航经事故位置,且从当事船员的询问笔录印证,“昌汇××”轮在2013年9月14日0110时左右在事故海域与一渔船会遇,故原告诉称“昌汇××”轮未航经事故位置缺乏证据支持,依法不成立。

关于被告认定海事行政违法行为的证据是否充足。为证明所认定的原告海事行政违法行为成立,被告提交了当事船员毛冬根、余铽兵询问笔录、水上交通肇事船舶认定书、事故调查报告、水上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鉴定报告、广西海上搜救中心办公室《关于北海摸螺船“桂北渔×××××”在广东沉没险情的报告》共7份证据材料,水上交通肇事船舶认定书、事故调查报告、水上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均为被告依据调查搜集的证据结合专业知识所作了分析认定,虽非认定海事行政违法行为的直接、客观证据,但其结论是基于事故调查过程中收集的客观证据结合专业分析得出,结合询问笔录中当事船员对事故发生时段该轮与渔船会遇情况的陈述,以及鉴定报告对于事故渔船拖网缆绳上附着的黑色外来油漆与“昌汇××”轮球鼻艏左侧擦痕旁船舶油漆中的表层黑色油漆的红外光谱图一致、成分一致的鉴定结论,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认定“昌汇××”轮为涉案事故的肇事船舶,再结合被告对值班驾驶员毛冬根的询问笔录,事故发生前后其离开值班岗位几十分钟的陈述,处罚决定书认定事故发生当时驾驶员未保持正规瞭望、避让措施不当等过失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有事实依据。原告并无证据推翻被告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定的事实,故原告关于处罚决定书对事故事实认定有误、“昌汇××”轮并非肇事船舶的诉讼理由缺乏证据支持,依法不成立。

综上,被告作出的海事行政处罚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安徽昌汇运贸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安徽昌汇运贸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被上诉人违反行政诉讼法的规定,拒不向上诉人以及一审法庭提供被上诉人涉案行为是否违法的客观事实和证据。本案一审过程中,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中只有两份询问笔录、鉴定报告、广西海上搜救中心办公室制作的《关于北海摸螺船“桂北渔×××××”在广东沉没险情的报告》属于涉案行政行为的客观事实和证据材料,但鉴定结论只提供了鉴定报告书的结论,未提供鉴定过程如采样、送检和证据。上诉人认为上述三份证据无法支持被上诉人作出的《湛江雷州“9.14”北海渔船被碰沉船事故调查报告》所得出的结论,即“昌汇××”轮是2013年9月14日与蓝志喜的渔船发生碰撞事故的肇事船舶。二、《湛江雷州“9.14”北海渔船被碰沉船事故调查报告》不能作为涉案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事实依据。该事故报告是被上诉人的主观认定,不是涉案上诉人违法的客观证据材料。三、一审过程中,被上诉人携带了大量的调查材料,但被上诉人明确表示拒绝提供给法庭。被上诉人作为调查机关,对整个事故的调查,包括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向双方船员的询问以及其他调查材料,上述材料就是被上诉人认定蓝志喜渔船被上诉人船舶“撞翻”的客观依据,但是被上诉人拒不向法庭及上诉人提交上述调查材料,违反了行政诉讼举证的规定。鉴于被上诉人拥有第一手材料却拒不提供,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的调查材料存在不支持该调查报告结论的证据材料。四、涉案船只碰撞时间不能确定。涉案调查报告其实就是依据沉船位置确定碰撞位置的,根据航海经验和相关常识,碰撞船舶是不可能在碰撞发生后马上沉没的,由于渔船本身船体有一定的密闭空间,因此有一定的储备浮力,渔船会漂流一段时间后再沉没,而且渔船船东也宣称涉案渔船在碰撞发生后10来分钟沉没,由于渔船船东宣称渔船是被风掀翻的,渔船应当在巨大的外力作用下漂移一段距离,因此,碰撞位置和沉船位置显然不可能在同一个位置。六、“昌汇××”船头触碰渔船拖缆不可能导致渔船侧翻。据渔船船东陈述,渔船是受到大船触碰拖缆而不是与渔船发生直接碰撞而侧翻的,由于渔船拖缆一段固定在渔船船体上,另一端在水里漂流,如果只是大船船头触碰渔船拖缆,大船不可能掀翻渔船,因为拖缆会随水流移动而导致大船无法对拖缆用力而导致渔船侧翻。唯一可能导致渔船侧翻的可能性是大船触碰到渔船的拖缆后被大船的螺旋桨缠住渔船拖缆而导致渔船侧翻。发生螺旋桨缠绕拖缆的情况下,船体会剧烈抖动,船速会下降,而根据海事局提供的AIS记录来看,大船速度在所谓的“碰撞”前后均没有发生显著的变化。且被上诉人自己的报告里也提到渔船拖缆是如何受力导致渔船侧翻不清楚,因此不能断定是大船触碰渔船拖缆导致渔船侧翻。七、渔船从右侧向左侧倾覆与被告认定的大船船首或左侧部位触碰渔船右侧部位不相符合。大船触碰渔船右侧部位后,渔船只可能往左侧倾覆,不可能向右侧倾覆。如果渔船向右侧倾覆,必然往后压倒大船船体,船体也会留下许多擦痕,但是经过被告现场对大船进行检查,除了船头发现有几处所谓的“擦痕”外,船身没有擦痕。因此渔船不可能从右侧向左侧倾覆。八、根据渔船船长的陈述,渔船在触碰后短短10几分钟内就沉没这一事实,渔船和肇事船只应该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在激烈碰撞的情况下,上诉人船舶在碰撞前后航速和航向必然会发生显著变化。但根据AIS记录来看,上诉人的船舶均没有发生显著的变化。而且根据当班船员的描述,他是在用左舵避让渔船,假使碰撞真正发生,根据海员的习惯做法,其不可能再用右舵去再次碰撞渔船,这种航向上的小改变仅仅是修正航向作的正常调整。综上,《湛江雷州“9.14”北海渔船被碰沉船事故调查报告》应当是被上诉人根据客观事实得出的结论,但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无法支持其结论,一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错误。上诉请求:撤销(2015)广海法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改判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粤湛海事罚字[2014]080072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上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徐闻海事局答辩称:一、上诉人提出的诉讼理由并非本案诉讼的焦点。本案涉及两类执法程序,一是对海上交通事故调查程序,一类是对违法当事人的处罚。本案处罚程序不是对事故调查程序过程和结果的再调查和论证,而是在认定当事人的违法事实时,将事故调查程序得出的结果即事故调查报告和结论书作为专业结论意见直接援引。上述处理机制是行政执法部门处理事故调查类案件的一般做法。本案的焦点应当是行政处罚是否合法,而不是审查事故调查结论是否正确。二、被上诉人作出的涉案处罚决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程序合法。事故调查报告及结论是涉案处罚的主要证据,以该报告作为证据认定上诉人的违法行为确凿充分。海上交通事故调查和处罚违法行为是事故调查处理的两个环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事故调查处理条例》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的规定,被上诉人经过调查后作出调查报告,并以此作为责任认定对违法行为实施行政处罚,该行政处罚事实依据充分。从证据效力来看,海事调查报告是国家机关依职权制作的公文文书,《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三条规定,该调查报告及结论具有较高的证明效力。同时,该调查报告及结论是海事部门依职权和程序综合分析了大量证据的基础上得出的专业性结论,不存在上诉人认为仅是证据不足的主观认定。从事故调查处理实践看,在事故调查结论的基础上对违法行为实施处罚是处理水上事故的一般作法,类似处理都会在调查报告且提出对事故责任人的处罚建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事实只是对一审起诉状内容的简单重复,既无证据支持,又无法律依据。

经审理查明,2013年9月14日约1时左右,“桂北渔×××××”渔船在20°37’58”N、109°24’08”E因事故触损翻沉,造成5人落水,其中2人失踪的水上交通事故。被上诉人徐闻海事局对该事故展开调查,经过对事故时间和AIS回放分析,被上诉人发现上诉人安徽昌汇运贸有限公司经营的“昌汇××”轮船在事故发生的时段和路线经过,被上诉人遂对“昌汇××”轮及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同年9月18日,被上诉人对该船在事故发生时当班船员三副余铽兵进行调查询问,余铽兵陈述9月14日1时左右,“昌汇××”轮与一条上部绿色、下部红色的渔船会遇后避让,“昌汇××”轮右舷从渔船尾部通过,未发现异常。同年9月19日,被上诉人对“昌汇××”轮在事故发生时的当班船员二副毛冬根进行了询问,毛冬根陈述“昌汇××”轮船头左侧确实有与缆绳和网撑木刮碰的新痕迹,可能是与渔船船尾的拖网发生过刮碰现象,但其陈述并未看到事故情况,可能在其值班期间曾短时间离开驾驶台期间发生的。被上诉人对上述调查询问情况制作了笔录,并由被调查人签名确认。被上诉人同时对打捞上来的“桂北渔×××××”渔船和“昌汇××”轮进行了勘验检查,发现4段渔船拖缆带有明显的拖擦痕迹并粘有油漆,其中1段拖缆约有24米长粘有油漆。“昌汇××”轮球鼻首左侧有新的条状擦痕。经油漆检验鉴定结果显示,渔船拖缆上粘附的油漆与“昌汇××”轮球鼻首左侧擦痕旁的油漆成分一致。 2014年1月6日,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发出《水上交通肇事船舶认定书》,认为根据《水上交通肇事逃逸案件调查处理规定》,以及AIS数据记录、现场勘查、当班船员陈述、油漆检验鉴定结果等证据确认,“昌汇××”轮为涉案碰撞事故的肇事船舶。2014年1月23日,被上诉人经调查作出《湛江雷州“9.14”北海渔船被碰沉船事故调查报告》,详细记录了涉案碰撞事故的调查经过以及证据材料,并对事故原因及事故当事人的责任判定作了划分。同年1月27日,被上诉人制作了《水上交通事故调查结论书》,认定“昌汇××”轮未保持正规瞭望,作为让路船未大幅度为从事捕捞的渔船让路,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应当对此次事故负主要责任。2014年4月24日,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发出《海事违法行为通知书》,载明因“昌汇××”轮与蓝志喜的渔船发生碰撞事故,“昌汇××”轮应负主要事故责任,根据相关规定,拟对上诉人作出罚款7000元的处罚,并告知上诉人有权在3日内进行陈述申辩。2014年10月10日,被上诉人作出粤湛海事罚字[2014]080072号《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3年9月14日0110时许,“昌汇××”轮与蓝志喜的渔船在湛江雷州企水对开水域发生碰撞事故,事故造成渔船船上5名渔民落水,其中2人失踪的水上交通事故。事故原因为“昌汇××”轮途经湛江雷州企水对开水域时,触碰正在拖网捕捞作业的渔船船尾右侧渔网拖缆,造成事故渔船被掀翻沉没,事故当时“昌汇××”轮值班船员未保持正规瞭望,避让措施不当等过失是导致事故的主要原因,承担主要责任。上诉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第十条、《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第二条第1款、第五条、第八条第1、3、4款、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1款第(3)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海船船员值班规则》第二十一条第(一)、(二)项、第二十九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海事行政处罚规定》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决定给予上诉人罚款7000元的行政处罚。上诉人不服该处罚决定向复议机关提起行政复议,2015年1月21日,复议机关经复议维持了被上诉人作出的上述处罚决定,上诉人仍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1972国际海上避碰规则》第五条规定:“每一船舶应经常用视觉、听觉以及适合当时环境和情况下一切有效的手段保持正规的瞭望,以便对局面和碰撞危险作出充分的估计。”第八条第一款规定:“……4.为避免与他船碰撞而采取的行动,应能导致在安全的距离驶过。应细心查核避让行动的有效性,直到最后驶过让清他船为止。”第十六条规定:“须给他船让路的船舶,应尽可能及早采取大幅度的行动,宽裕地让清他船。”《中华人民共和国海船船员值班规则》第二十一条规定:“值班驾驶员应当始终保持正规了望,并应当符合下列要求:(一)利用视觉、听觉等一切可用的方法和手段对当时环境和情况保持连续观察、观测;(二)充分估计到碰撞、搁浅和其他可能危害航行安全的局面和危险;……。”《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海事行政处罚规定》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违反《海上交通安全法》第十条的规定,船舶、设施不遵守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影响其他船舶、设施航行、停泊和作业的安全,依照《海上交通安全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处以下列数额的罚款:……(三)属于经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无违法所得的,对船舶或设施所有人、经营人处以3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对船长或设施主要负责人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以1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本案中被上诉人经过对涉案渔船被掀翻沉没的水上交通事故的调查,通过收集涉案事故发生时间和AIS数据记录、对打捞上的渔船拖缆以及“昌汇××”轮船身擦痕的油漆比对鉴定、询问“昌汇××”轮当班船员事故发生当日情形等证据,确定“昌汇××”轮为肇事船舶,且因其船员未正规瞭望,以及采取的避让措施不当为涉案碰撞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遂依据上述规定作出涉案行政处罚,其罚款额度亦在法定的范围内,被上诉人作出的涉案行政处罚事实依据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上诉人要求撤销涉案行政处罚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原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作出的调查报告因不具备客观性,故不能作为涉案处罚的依据的问题。本案中被上诉人通过分析事故发生时间和AIS记录回放,鉴定被撞沉渔船拖缆上粘附的油漆和“昌汇××”轮船身擦痕的油漆,并结合对“昌汇××”轮当班船员的询问内容,综合上述证据形成对涉案水上交通事故的调查报告,得出“昌汇××”轮为肇事船舶,且应负事故主要责任的结论。被上诉人作出的涉案调查报告有相应的证据支持,客观可信。上诉人主张该调查报告不具备客观性理由不足,其据此主张涉案事故两船碰撞时间和地点无法确定,“昌汇××”轮碰撞渔船拖缆不可能导致其侧翻,且渔船亦不可能的从右向左翻沉的认定皆属推断,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上诉人上诉认为上述事故调查报告不能支持其结论的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安徽昌汇运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窦家应

代理审判员  方丽达

代理审判员  黄伟明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八日

书 记 员  李 莎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项

《海上交通安全法》

第十条第四十四条

《1972国际海上避碰规则》

第十六条第五条第八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船船员值班规则》

第二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海事行政处罚规定》

第三十七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