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金融行政强制

李红林与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合肥市包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行政强制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5月30日 案由:金融行政强制 房屋行政强制 人民政府行政强制 当事人:李红林 合肥市包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 案号:(2015)包行初字第00193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红林,女,1972年7月28日出生,汉族,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市分公司员工,住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

委托代理人:傅成林,安徽原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干,安徽原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淝河路119号,组织机构代码00299317—3。

法定代表人:臧世豪,镇长。

委托代理人:徐军,男,该镇司法所所长。

委托代理人:高丽,北京德恒(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合肥市包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包河大道118号,组织机构代码00299215—4。

法定代表人:康怀树,局长。

委托代理人:靳杨,安徽汉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海波,安徽汉合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李红林不服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合肥市包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实施的房屋强制拆除行为,于2015年12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12月9日立案后,于2015年12月17日、2015年12月18日分别向两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5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红林及其委托代理人周干,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徐军、高丽,被告合肥市包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委托代理人靳杨、杨海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李红林诉称:原告系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关镇村李前村民组的村民,在该村有一处面积为145.5平方米的房屋。2014年5月1日凌晨,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开着挖掘机来到该房屋(当时用作仓库,无人居住),在未通知原告的情形下,强行将房屋拆除,存储的货物被埋在废墟下。原告之弟李发俊即住在旁边,闻声出来查看,发现有人在拆房屋,当时就打110报警。天亮后,原告又去了派出所。民警带着原告查勘了现场,并到村委会了解情况,村干部均称不知情。民警至今未给任何调查结果。原告无奈经走访得知,因巢湖南路(南二环—繁华大道)工程建设,原告的房屋有一部分在拆迁红线内,两被告系该工程建设的征迁单位,房屋是被两被告拆除的。原告认为,被告作为行政机关,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强行拆除原告的房屋,严重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利,请求法院判决确认两被告对涉案房屋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原告在诉讼中提供如下证据:1、《合肥市包河区房屋征收(拆迁)丈量登记表》,用以证明原告系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2、照片(5张),用以证明涉案房屋被拆前后的情况以及货物被埋在废墟下的事实;3、离婚证,用以证明原告于2012年9月17日与刘荣离婚;4、《声明》、证人证言(4份),证明目的与证据1相同。

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辩称: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原告系于2015年12月9日提起诉讼,并诉称两被告于2014年5月1日将其所有的位于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关镇村李前村一处面积为145.5平方米的房屋强行拆除,这表明原告于2014年5月1日即已知道该房屋被拆的事实,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二、原告并非淝河镇辖区内的常住居民,其宅基地亦不位于淝河镇。原告系合肥市包河区骆岗街道孙岗村小东组的有效拆迁安置人口。2004年12月30日,原告的丈夫刘荣作为被拆迁人代表与合肥市包河工业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签订了一份《合肥市包河区工业园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原告作为被拆迁人之一,被安置在合肥市包河花园,已经享受了房屋拆迁安置待遇。因此,在原告无任何证据证明其系涉案房屋的产权人,且法律明文规定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的情形下,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无任何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依法予以驳回。

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人口基本信息查询单,用以证明原告并不属于淝河镇常住人口;2、合肥市包河区工业园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拆迁安置补充协议、公证书、合肥市房屋拆迁登记表、住宅房屋附属物、构筑物登记表、拆迁旧房移交验收单、合肥市包河区重点办房屋拆迁补偿费计算专用便笺、证明、居民户口簿、协议,用以证明原告就其位于合肥市包河区骆岗街道孙岗村小东组的房屋已与拆迁人达成拆迁安置协议并已实际履行,原告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且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系涉案房屋的产权人,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任何事实与法律依据。

被告合肥市包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答辩内容和所举证据与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基本相同。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两被告所举证据的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并不能据此否定原告在原户籍所在地享有对涉案房屋的权利。两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的关联性亦有异议,认为原告的证据不能证明其系涉案房屋的产权人。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涉案房屋的基本情况,本院予以认定。两被告提交的证据1可以证明原告的基本情况,本院予以认定;两被告提交的证据2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李红林的父亲为李时明(公民身份号码,李时明在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关镇村李前村民组18号建有若干房屋。2012年9月17日,原告李红林与刘荣办理离婚登记。此后,李时明经与其他家庭成员协商一致,决定将上述房屋中一处建筑面积为145.5平方米的房屋赠与原告李红林,该房屋无产权证照。2013年9月12日,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对原告李红林的该处房屋进行征收(拆迁)丈量登记。2014年5月1日凌晨,原告李红林的该处房屋被强制拆除。2015年12月9日,原告李红林以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合肥市包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为共同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中,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基于房屋征收实施目的在对涉案房屋完成丈量登记后,无论是否决定给予原告补偿以及以何种方式给予补偿,均应以明确的方式令原告知晓,保障原告享有就此发表意见的权利,这是行政法关于正当程序的基本要求。然而,对涉案房屋的拆除仅体现为结论性的事实,而并无过程性的步骤,亦即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并未遵循正当程序行事,剥夺了原告的知情权和陈述权,因此,原告请求确认该被告实施的房屋强制拆除行为违法,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认为被告合肥市包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亦参与其中,但并无证据可以证明此点,因此,对于该项起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属于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行政案件,被告认为本案存在超过法定起诉期限的情形,与上述法律规定不符,因此,对于该项答辩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确认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对原告李红林位于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关镇村李前村民组18号的房屋(建筑面积为145.5平方米)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人民政府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刘星月

人民陪审员  黄影秋

人民陪审员  邓苏建

二〇一六年五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杜 尹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四十六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