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挪用特定款物罪

钟某甲受贿、挪用特定款物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5月5日 案由:挪用特定款物罪 贪污罪 当事人:钟某甲 案号:(2015)湛坡法刑初字第197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广东省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钟某甲,女,于湛江市坡头区,身份证号码×××1321,汉族,初中文化,系湛江市坡××区××镇××垌××党支部委员兼报账员,住湛江市坡头区。无前科。因本案于2015年4月10日被取保候审,同年10月26日被本院逮捕。现羁押于湛江市坡头区看守所。

辩护人何岳、林怀海,广东粤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检察院以坡检诉刑诉(2015)16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钟某甲犯受贿罪、挪用特定款物罪,于2015年10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公诉机关于2016年1月8日建议延期审理,本院于同日决定延期审理,并于2016年2月6日决定恢复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邓某、潘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钟某甲及其辩护人何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2005年至2013年,被告人钟某甲在担任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大垌村委会(以下简称大垌村委会)党支部委员兼报账员期间,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农村公路财政配套资金的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黄某甲(已起诉)采用虚假合同骗取农村公路财政补贴款12000元;又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省级彩票公益金资助社区建设项目经费的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黄某甲采用虚假供货合同骗取财政“村委会阵地建设资金”13100元。具体事实如下: 1、2005年1月,钟某丙承建了大垌村委会坑陇村的广湛线那洪村路口至背村水塔路段的混凝土道路工程。2013年1月,大垌村委会党支部书记黄某甲得知该道路工程的财政补贴款12000元已下拨到坡头区交通局后,就从大垌村委会取出坑陇村与钟某丙所签订的施工合同书,在该合同书上“乙方:钟某丙”后添加“黄某甲”的名字,把自己虚构成施工方,后被告人钟某甲和黄某甲一起用这份虚假合同到坡头区交通局办理取款手续,坡头区交通局把上述道路工程财政补贴款12000元下拨到大垌村委会的银行账户。后钟某甲到银行将这12000元取出交给黄某甲,黄某甲将这笔款全部用于其个人日常生活开支。 2、2012年,大垌村委会获得财政下拨完善村委会阵地建设工程建设资金100000元,经工程核算后,该工程建设总额为84500元,余款15500元仍留存在坡头区财政局。2013年,为了将工程余款15500元套取处理,被告人钟某甲伙同黄某甲以购买二台空调机和一台电脑的名义,与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协芳电器商场的谭某甲签订虚假供货合同,并让黄某乙(曾用名黄某丙)为其开具了一张“湛江竣耀电器有限公司”金额为13100元的发票,骗取财政“完善村委会阵地建设资金”13100元。在坡头区财政局将将13100元下拨到谭某甲的银行账户后,钟某甲和黄某甲从谭某甲处拿到现金13100元,用其中100元支付谭某甲作为手续费。之后,钟某甲将这13000元用于其个人生活开支。

二、2010年5月份,被告人钟某甲和黄兆柳身为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大垌村委会干部,是保管、分配和适用扶贫款物的直接责任人员,挪用扶贫道路建设资金人民币30000元用于大垌村委会的日常开支。具体事实如下: 2006年7月份,黄某辛承建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大垌村委会的325国道至大垌小学的硬底化道路工程,并与大垌村委会签订《新建公路合同书》。2008年,被告人钟某甲和黄某甲以官渡镇大垌村委会至镇扶贫公路工程的名义向湛江市老促会申请扶贫道路建设资金,经批复,大垌村委会获得扶贫道路建设资金人民币30000元。2010年初,该30000元扶贫道路建设资金下拨到湛江市坡头区交通局。2010年5月份,为了套取该扶贫道路建设资金30000元,被告人钟某甲和黄某甲就以黄某辛的《新建公路合同书》到湛江市坡头区交通局办理相关取款手续。2010年6月份,湛江市坡头区交通局将该30000元划拨到湛江市坡头区大垌村委会银行账户后,被告人钟某甲和黄兆柳挪用该扶贫道路建设资金30000元用于大垌村委会的日常开支。 2015年4月10日,被告人钟某甲向检察院退赃人民币7600元。2015年3月24日,被告人钟某甲因本案被传唤到案。

针对上述的指控,公诉机关提供相应的证据。据以认为被告人钟某甲无视国家法律,身为村委会干部,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农村公路财政配套资金的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采用虚假合同骗取农村公路财政补贴款12000元;又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省级彩票公益金资助社区建设项目经费的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用虚假供货合同骗取财政“村委会阵地建设资金”13100元,贪污上述款项共计人民币25100元;违反国家规定的关于特定款物专用的财政管理制度,挪用用于扶贫道路建设资金人民币30000元,情节严重,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二百七十三条,构成贪污罪和挪用特定款物罪。被告人钟某甲同时犯贪污罪和挪用特定款物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被告人钟某甲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钟某甲退赃款人民币7600元,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建议本院以贪污罪判处被告人钟某甲一年以上二年以下有期徒刑;以挪用特定款物罪判处被告人钟某甲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罪并罚,对被告人钟某甲执行一年以上二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

被告人钟某甲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无异议,要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钟某甲的辩护人对本案的定性无异议。辩护意见为:(1)钟某甲在与黄某甲共同贪污农村公路财政补贴款1.2万元中是从犯,有坦白情节,依法应从轻处罚;(2)钟某甲对贪污1.3万元的指控有坦白情节,案发后积极向办案机关退赃,依法可以从轻处罚;(3)钟某甲在与黄某甲共同挪用特定款物3万元中是从犯,并有自首情节,依法应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2013年,被告人钟某甲在担任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大垌村委会(以下简称大垌村委会)党支部委员兼报账员期间,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农村公路财政配套资金的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黄某甲(已起诉)采用虚假合同骗取农村公路财政专项补贴款1.2万元;又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省级彩票公益金资助社区建设项目经费的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黄某甲以虚假供货合同向坡头区财政局骗取社会捐助特定款1.31万元。具体事实如下: 1、2005年1月,钟某丙与大垌村委会坑陇村签订施工合同并承建了大垌村委会坑陇村的广湛线那洪村路口至背村水塔路段的混凝土道路工程。2013年1月,大垌村委会党支部书记黄某甲获悉已有一项道路工程的财政专项补贴资金1.2万元下拨到坡头区交通局后,就从大垌村委会找出上述与财政专项补贴资金1.2万元无关的施工合同书,在该合同书上“乙方:钟某丙”后添加“黄某甲”的名字,把“黄某甲”伪造成施工方。后被告人钟某甲和黄某甲一起用该伪造的合同到坡头区交通局骗取该财政专项补贴,坡头区交通局把该项财政资金1.2万元下拨到大垌村委会的信用社账户。钟某甲将该1.2万元取出交给黄某甲,黄某甲将该款全部用于私人花费。 2、2011年11月27日,湛江市财政局、湛江市民政局发出“湛财社(2011)312号”文,大垌村委会获得使用省级彩票公益金资助社区建设专项资金10万元指标,经大垌村委会建设工程核算后,已用其中8.45万元,余款1.55万元继续由坡头区财政局管理。2013年,为了骗取该项社会捐助余款,被告人钟某甲伙同黄某甲编造购买二台空调机和一台电脑理由,与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协芳电器商场的谭某甲签订虚假购货合同,并让黄某乙(曾用名黄某丙)找人开具了一张供货单位为“湛江竣耀电器有限公司”、金额为1.31万元、商品名称为二台空调机和一台电脑的发票,递交坡头区财政局骗取1.55万元之中的1.31万元。该社会捐助款1.31万元支付到谭某甲的个人账户后,钟某甲和黄某甲到谭某甲处取走现金1.31万元,支付其中100元给谭某甲作为手续费后,而1.3万元由钟某甲用于私人花费。

二、2010年5月份,被告人钟某甲和黄兆柳身为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大垌村委会干部,是保管、分配和使用扶贫款物的直接责任人员,挪用扶贫道路建设资金人民币3万元用于大垌村委会的日常开支。具体事实如下: 2006年7月份,黄某辛承建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大垌村委会的325国道至大垌小学的硬底化道路工程,并与大垌村委会签订《新建公路合同书》。2008年,被告人钟某甲和黄某甲以官渡镇大垌村委会至镇扶贫公路工程的名义向湛江市老促会申请扶贫道路建设资金,经批复,大垌村委会获得资金人民币3万元。该扶贫道路建设资金于2010年初下拨由湛江市坡头区交通局管理。2010年5月份,为了套取该扶贫道路建设资金3万元,被告人钟某甲伙同黄某甲向湛江市坡头区交通局递交黄某辛的《新建公路合同书》等手续套取资金。2010年6月份,湛江市坡头区交通局将该3万元拨入湛江市坡头区大垌村委会信用社账户后,被告人钟某甲和黄兆柳将该扶贫道路建设资金3万元挪用于大垌村委会的日常开支。 2015年3月24日,被告人钟某甲因本案被传唤到案。2015年4月10日,被告人钟某甲向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检察院退赃人民币7600元。2016年4月27日被告人钟某甲向本院退赃人民币55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移交,经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足以认定:被告人钟某甲的供述和辩解、同案人黄某甲的供述、证人钟某丙、谭某乙、黄某庚、黄某辛、黄某乙、谭某甲、庞某甲、黄某壬、郑某乙、黄某戊、黄某己、庞某乙、莫某、张某乙、林某、李某乙证言、辨认材料、被告人钟某甲的退赃凭证、任职的有关书证、到案经过证明材料、户籍证明及无犯罪记录证明等其他证据。

关于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钟某甲在与黄某甲共同贪污农村公路财政补贴款1.2万元中是从犯”的问题。本案证实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钟某甲在与黄某甲共同贪污农村公路财政补贴款1.2万元的该次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钟某甲所起的作用相对较小;但在贪污社会捐助特定款1.31万元的该次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钟某甲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故被告人钟某甲的贪污行为不符合从犯的构成要件。辩护人的该项辩护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钟某甲在挪用特定款物3万元中是从犯”的问题。被告人钟某甲的供述与同案人黄某甲的供述相互印证,足以证实在湛江市坡头区交通局将该3万元下拨到湛江市坡头区大垌村委会银行账户之后,被告人钟某甲与黄某甲商议决定将该笔款项改变规定的用途挪用于村委会日常开支,并由钟某甲负责保管和开支该款,钟某甲是直接责任人,在挪用特定款物这一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不符合从犯的构成要件。故辩护人的该项辩护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钟某甲无视国家法律,身为村委会干部,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省级彩票公益金资助社区建设项目经费的管理工作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结伙贪污财政补贴款人民币1.2万元、社会捐助款人民币1.31万元,具有其他较重情节;并违反国家规定的关于特定款物专用的财政管理制度,结伙挪用扶贫道路建设专用资金人民币3万元,情节严重,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挪用特定款物罪,依法应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所定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钟某甲到案后如实供述贪污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钟某甲主动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挪用特定款物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处罚。被告人钟某甲已退清赃款,酌情可从轻处罚。本案中被告人钟某甲的退赃款人民币1.31万元,依法应予没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第二百七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九十三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9号)第一条第二款、第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钟某甲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犯挪用特定款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十日内一次性向本院缴交。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5年10月26日起至2016年5月25日止。)

二、本案中被告人钟某甲的退赃款人民币1.31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郑兴群

审 判 员  龙志军

代理审判员  张秀红

二〇一六年五月五日

书 记 员  刘 蓓

附件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条文 第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本法施行以前的行为,如果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适用当时的法律;如果当时的法律认为是犯罪的,依照本法总则第四章第八节的规定应当追诉的,按照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如果本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处刑较轻的,适用本法。

第三百八十三条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有第一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有第二项、第三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处罚。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挪用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归个人使用的,从重处罚。

第二百七十三条挪用用于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情节严重,致使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遭受重大损害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九十三条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2016)9号 (2016年3月28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80次会议、2016年3月25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50次会议通过,自2016年4月18日起施行)

为依法惩治贪污贿赂犯罪活动,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现就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三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较大”,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贪污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三万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较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一)贪污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防疫、社会捐助等特定款物的; (二)曾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受过党纪、行政处分的; (三)曾因故意犯罪受过刑事追究的; (四)赃款赃物用于非法活动的; (五)拒不交待赃款赃物去向或者拒不配合追缴工作,致使无法追缴的; (六)造成恶劣影响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受贿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三万元,具有前款第二项至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之一,或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较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一)多次索贿的; (二)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损失的; (三)为他人谋取职务提拔、调整的。

第二条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三百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巨大”,依法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具有本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具有本解释第一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三条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三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贪污数额在一百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三百万元,具有本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依法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受贿数额在一百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三百万元,具有本解释第一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依法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四条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可以判处死刑。

符合前款规定的情形,但具有自首,立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或者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等情节,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符合第一款规定情形的,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同时裁判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第五条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的规定以挪用公款罪追究刑事责任;数额在三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巨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挪用公款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 (二)挪用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特定款物,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一百万元的; (三)挪用公款不退还,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一百万元的; (四)其他严重的情节。

第六条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或者超过三个月未还,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巨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挪用公款数额在二百万元以上的; (二)挪用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特定款物,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万元的; (三)挪用公款不退还,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万元的; (四)其他严重的情节。

第七条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的规定以行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行贿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三万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的规定以行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一)向三人以上行贿的; (二)将违法所得用于行贿的; (三)通过行贿谋取职务提拔、调整的; (四)向负有食品、药品、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实施非法活动的; (五)向司法工作人员行贿,影响司法公正的; (六)造成经济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一百万元的。

第八条犯行贿罪,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行贿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不满五百万元的; (二)行贿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一百万元,并具有本解释第七条第二款第一项至第五项规定的情形之一的; (三)其他严重的情节。

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造成经济损失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不满五百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规定的“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第九条犯行贿罪,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一)行贿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 (二)行贿数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五百万元,并具有本解释第七条第二款第一项至第五项规定的情形之一的; (三)其他特别严重的情节。

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造成经济损失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规定的“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第十条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规定的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定罪量刑适用标准,参照本解释关于受贿罪的规定执行。

刑法第三百九十条之一规定的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罪的定罪量刑适用标准,参照本解释关于行贿罪的规定执行。

单位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条之一的规定以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第十一条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规定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的职务侵占罪中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的数额起点,按照本解释关于受贿罪、贪污罪相对应的数额标准规定的二倍、五倍执行。

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的挪用资金罪中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以及“进行非法活动”情形的数额起点,按照本解释关于挪用公款罪“数额较大”“情节严重”以及“进行非法活动”的数额标准规定的二倍执行。

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中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的数额起点,按照本解释第七条、第八条第一款关于行贿罪的数额标准规定的二倍执行。

第十二条贿赂犯罪中的“财物”,包括货币、物品和财产性利益。财产性利益包括可以折算为货币的物质利益如房屋装修、债务免除等,以及需要支付货币的其他利益如会员服务、旅游等。后者的犯罪数额,以实际支付或者应当支付的数额计算。

第十三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为他人谋取利益”,构成犯罪的,应当依照刑法关于受贿犯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一)实际或者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的; (二)明知他人有具体请托事项的; (三)履职时未被请托,但事后基于该履职事由收受他人财物的。

国家工作人员索取、收受具有上下级关系的下属或者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被管理人员的财物价值三万元以上,可能影响职权行使的,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

第十四条根据行贿犯罪的事实、情节,可能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二款规定的“犯罪较轻”。

根据犯罪的事实、情节,已经或者可能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或者案件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二款规定的“重大案件”。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 (一)主动交待办案机关未掌握的重大案件线索的; (二)主动交待的犯罪线索不属于重大案件的线索,但该线索对于重大案件侦破有重要作用的; (三)主动交待行贿事实,对于重大案件的证据收集有重要作用的; (四)主动交待行贿事实,对于重大案件的追逃、追赃有重要作用的。

第十五条对多次受贿未经处理的,累计计算受贿数额。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前后多次收受请托人财物,受请托之前收受的财物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应当一并计入受贿数额。

第十六条国家工作人员出于贪污、受贿的故意,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收受他人财物之后,将赃款赃物用于单位公务支出或者社会捐赠的,不影响贪污罪、受贿罪的认定,但量刑时可以酌情考虑。

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国家工作人员知道后未退还或者上交的,应当认定国家工作人员具有受贿故意。

第十七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同时构成受贿罪和刑法分则第三章第三节、第九章规定的渎职犯罪的,除刑法另有规定外,以受贿罪和渎职犯罪数罪并罚。

第十八条贪污贿赂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依照刑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对尚未追缴到案或者尚未足额退赔的违法所得,应当继续追缴或者责令退赔。

第十九条对贪污罪、受贿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应当并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金;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应当并处二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应当并处五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对刑法规定并处罚金的其他贪污贿赂犯罪,应当在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判处罚金。

第二十条本解释自2016年4月18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此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九条第一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三条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第二百七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