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侵占罪

自诉人赖某良控诉的原审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犯侵占罪一案

结案日期:2013年5月14日 案由:侵占罪 当事人:赖某良 肖某松 李某飞 案号:(2013)贺刑终字第54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自诉人)赖某良。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飞。

辩护人黄家念,广西裕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肖某松。

辩护人庄丰尖,广西宏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审理自诉人赖某良控诉的原审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犯侵占罪一案,于二O一三年三月七日作出(2012)贺八刑初字第431号刑事判决。自诉人赖某良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原审自诉人)赖某良,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及辩护人黄家念、庄丰尖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认定,自诉人赖某良与被告人李某飞原系合伙关系,共同承包经营石场。2007年8月30日,自诉人赖某良与被告人李某飞签订《承包协议书》,约定自诉人赖某良退出股份,由被告人李某飞承包石场,石场生产的石头必须卖给黄某雄,石头款由自诉人赖某良与黄某雄结账收款。被告人李某飞从2007年9月份起每月22日前给付自诉人赖某良钩机、铲车租金30000元直至自诉人赖某良收回448000元为止。自诉人赖某良的石场投资款448000元由被告人李某飞交足给自诉人赖某良后,钩机、铲车即转为被告人李某飞个人所有,在自诉人赖某良的投资款未收足时,自诉人赖某良可拍卖钩机、铲车以收回本钱。黄某雄所投资的180000元由被告人李某飞归还。2007年9月16日,自诉人赖某良与被告人李某飞及黄某雄签订了《补充协议书》,该《补充协议书》约定在维持2007年8月30日,自诉人赖某良与被告人李某飞签订的《承包协议书》外,达成了如下条款:丙方(李某飞)负责归还甲方(自诉人赖某良)的投资款448000元及乙方(黄某雄)的180000元。每月收入的石头款由甲、乙双方结账。二、石头必须卖给乙方,石头款由甲方收到扣除每月30000元后(包括付铲车分期款)除丙方生产费用后余款由甲方付给乙方作还乙方投资款。若乙方因运输或其它问题影响丙生产的,丙方有权将石头另卖他人。三、若石场无法继续生产,甲、乙两方应允许丙方用钩机、铲车另找工作继续按第二条方案给付甲、乙两方。四、若进行第三条方案的,时间由石场停止日起在壹年内还清甲乙两方投资款;到期未还清的,甲、乙两方有权拍卖铲车、钩机。五、若丙方将石头另卖给乙方以外的人又不每月按时交款给甲方的,则作为丙方退出原石场股份。铲车、钩机及原石场设备属甲、乙两方所有。《承包协议书》和《补充协议书》签订后,被告人李某飞依照《承包协议书》和《补充协议书》的约定,将石场生产的石头卖给了黄某雄,但因被告人李某飞不能完全履行《承包协议书》和《补充承包协议书》的约定,导致自诉人赖某良不能按期给付铲车分期款,2008年4月18日,自诉人赖某良与被告人李某飞将铲车作价224000元卖给黄某雄,因尚欠黄某雄180000元,故由黄某雄立写了内容为“今收到赖某良老板归还黄某雄借款壹拾万零肆仟元正。尚欠借款陆万陆仟元正。收款人黄某雄、还款人赖某良、李某飞。”的收据。同日,自诉人赖某良与被告人李某飞又签订了《协议书》,被告人肖某松作为公证人在《协议书》上签了名。该《协议书》约定欠黄某雄尾数(即66000元)由被告人李某飞负责将原石场与黄某雄合作解决。就自诉人赖某良的投资款448000元达成了如下条款:一、用挖机(即钩机)在李某飞与肖某松合作经营的石场做工。挖机收入自诉人赖某良拥有60%,被告人李某飞拥有40%,待自诉人赖某良收入累计达360000元,被告人李某飞收入累计达240000元后,自诉人赖某良、被告人李某飞各拥有挖机股份50%。二、挖机的费用先由石场垫付,各月清账。三、挖机收入由自诉人赖某良与被告人肖某松结算收款后再与李某飞结账。四、若有不可抗拒原因或是以上几条未履行的,自诉人赖某良可随时拉走挖机拍卖,被告人李某飞不得阻拦,卖挖机所得,自诉人赖某良拥有70%,被告人李某飞拥有30%。2008年7月28日,以自诉人赖某良为甲方,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为乙方,签订了《承租协议》,该承租协议是在维持2008年4月18日《协议书》前提下的补充协议,约定:一、甲方从2008年7月28日起将钩机连炮头给乙方承租使用,乙方付给甲方每月租费10000元(该10000元与李某飞无关)。二、乙方使用钩机如缺水缺机油、黄油造成机头或其它部件损坏及违反操作规程造成钩机被其它物件损坏的,由乙方负责修配,其它部件正常损坏的修理费每件次超过500元以上部分由甲方及李某飞二人各负其半,所超部分必须由甲方知道后进行修理。三、乙方必须在8月份起每月10日前交给甲方10000元,不得超过3天,如有违约,甲方有权暂扣钩机至乙方付款为止,超过7天的甲方即可随时拖走钩机,乙方不得阻拦。四、以上协议执行至2008年农历12月封卡时止,为期5个半月,中途不得停租。五、春节封卡期间钩机保管由乙方负责,石场能开工后将钩机交回甲方,如乙方续租的另行协商。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分别于2008年8月12日、9月13日、11月11日、12月2日给付了自诉人赖某良钩机租金共计43000元。2009年2月16日,肖某松与李某飞签订协议,双方约定,双方在2008年合作开采石料一年,现因双方已有意各自独立干各自的工作,故从2009年2月份开始,肖某松退出与李某飞合伙的钩机,并退出租用李某飞和赖某良的钩机,由李某飞另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以后钩机的所有业务和收入支出均与肖某松无关。2009年春季后至自诉人赖某良起诉时止(2009年9月29日),因钩机停放,自诉人赖某良与被告人李某飞没有达成一致意见,钩机尚由被告人李某飞管理。另查明,自诉人赖某良退伙后,被告人李某飞按协议书约定卖给黄某雄的石头,至今自诉人赖某良尚未与黄某雄进行结算。2009年9月下旬,被告人李某飞将钩机拉至弘兴挖机配件维修部。2009年9月30日,该院对钩机进行查封时,炮头及挖斗均已拆卸不在。2009年9月21日,赖某良向该院提起租赁合同、返还财产、民间借贷三个民事诉讼。该院作出判决后,赖某良不服,向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0年9月21日,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作出(2010)贺民一终字第79号、80号、8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李某飞、肖某松给付赖某良租金87000元。由李某飞、肖某松将钩机返还赖某良。由李某飞偿还赖某良人民币104000元。经广西汇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赖某良于2007年7月9日购买的炮头,截止2009年9月30日参考价值为53200元。在审理过程中,自诉人赖某良撤回对两被告人的附带民事诉讼。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自诉人赖某良的陈述,2007年8月30日的《承包协议书》、2008年4月18日赖某良与肖某松、李某飞签订的《协议书》、2008年7月28日赖某良与李某飞签订的《承租协议》,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2009年9月30日查封财产清单,民事起诉状,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贺民一终字第79号、第80号、第86号民事判决书,2009年2月16日肖某松与李某飞签订的《协议》,证人刘某平、何某、盘某柳证言,收据,赖某良购买的GB220E炮头(破碎锤)评估咨询项目资产评估咨询报告、广西汇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发票。

原判认为,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他人的交给自己保管的财物、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的行为。本罪在主观方面必须出于故意,即明知属于他人交与自己保管的财物、遗忘物或者埋藏物而仍非法占为己有。客观方面表现为将他人的交由自己代为保管的财物、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的行为。2008年7月28日,自诉人赖某良作为甲方与作为乙方的被告人肖某松、李某飞签订《承租协议》,其中第五条约定,春节封卡期间的钩机保管由乙方负责,石场能开工后将钩机交回甲方,如乙方续租的另行协商。春节封卡结束,石场能开工后,被告人肖某松、李某飞应当依约将钩机交回自诉人赖某良,但两被告人未将钩机交回给自诉人赖某良,应视为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在原租赁合同期满后与自诉人赖某良形成不定期租赁合同。2009年春季后至自诉人2009年9月29日起诉时止,因钩机停放,自诉人与被告人李某飞没有达成一致意见,钩机由被告人李某飞管理。2009年9月下旬,被告人李某飞将钩机拉至弘兴挖机配件维修部。2009年9月30日,该院对钩机进行查封时,炮头及挖斗均已拆卸不在,自诉人没有确凿的证据证实两被告人故意占有挖斗及炮头而拒不返还,自诉人控诉两被告人犯侵占罪的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七十六条的规定,判决: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无罪。

上诉人(原审自诉人)赖某良提出原判认定自诉人没有确凿的证据证实两被告人故意占有挖斗及炮头而拒不返还,自诉人控诉两被告人犯侵占罪的证据不足错误,请求本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两被上诉人犯侵占罪。并向法庭提交其分别与李某飞、李健手机通话录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及其辩护人对原判没有异议,建议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原审自诉人)赖某良没有确凿的证据证实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侵占其所有的挖掘机的破碎锤(俗称:炮头)而拒不返还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上诉人(原审自诉人)赖某良并向法庭提交其分别与李某飞、李健手机通话录音,经当庭播放通话录音,首先无法确定与赖某良通话人的真实身份,且通话内容亦不能证实李某飞侵占挖掘机的破碎锤而拒不交还的事实。上诉人赖某良向法庭提交的手机通话录音,不符合刑事诉讼证据规定,本院不予采信。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自诉人)赖某良控诉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飞、肖某松侵占其所有的挖掘机的破碎锤而拒不返还的事实,虽然上诉人赖某良向法庭提交了其与李某飞签订的《承包协议书》、《承租协议》、《协议》及贺州市八步人民法院查封财产清单,民事起诉状,本院(2010)贺民一终字第79号、第80号、第86号民事判决书,2009年2月16日肖某松与李某飞签订的《协议》,证人刘某平证言,收据,赖某良购买的GB220E炮头(破碎锤)评估咨询项目资产评估咨询报告、广西汇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发票及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调取的证人何某、盘某柳的证言等证据,上述证据均不能证实被上诉人李某飞、肖某松侵占上诉人赖某良的挖掘机的破碎锤而拒不返还的事实。上诉人赖某良提出原判认定自诉人没有确凿的证据证实两被告人故意占有挖斗及炮头而拒不返还,自诉人控诉两被告人犯侵占罪的证据不足错误,请求本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两被上诉人犯侵占罪的意见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陈益林

审 判 员  宁 可

代理审判员  孙 克

二O一三年五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陈小坤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