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环保行政给付

南京市长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与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张发文其他行政管理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9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环保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南京长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6)苏01行终693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南京长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南京市秦淮区瑞金北村32-2号。

法定代表人王兆珍,南京长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余亚文,江苏永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265号新城大厦二期16楼。

法定代表人朱志宏,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越,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

原审第三人张发文,男,1953年12月25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刘智,北京市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濮方涛,北京市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南京长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源公司)因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不服南京铁路运输法院(2016)苏8602行初5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长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余亚文,被上诉人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的负责人陈建宁、委托代理人陈越,原审第三人张发文的委托代理人刘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张发文,出生于1953年12月25日,于2014年9月与长源公司建立劳动关系并被派遣至其他单位工作。2015年7月26日,张发文在工作时因搬运油桶而导致左手被压伤。2015年10月24日,张发文向市人社局提出认定工伤申请并提交了长远公司出具的《误工证明》、三界村委会的两份《证明》、疾病诊断证明等材料。市人社局收到长源公司申请后于2015年10月26日受理,并于2015年10月29日向长源公司直接送达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于同年11月9日收到长源公司提交的《工伤认定举证答辩书》。2015年12月1日,市人社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宁人社工认字[2015]717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以下简称《认定工伤决定》,认定张发文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工伤。该认定工伤决定书随后分别向长源公司及张发文进行了送达。长源公司不服,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该《认定工伤决定》。

另查明,张发文的户籍登记显示其职业为“务农”;南京市江宁区湖熟街道劳动和社会保障所提供的《证明》显示,张发文“未参加享受南京市、江宁区职工保险”。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市人社局作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具有对相关认定工伤申请作出相应决定的法定职权。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2010]行他字第10号),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本案中,张发文于2014年9月至长源公司处工作,其时张发文虽已经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两者已经建立劳动关系而非劳务关系,张发文系长源公司的职工。张发文在工作时间内、在工作地点因搬运油桶而受伤,属因工作原因而受到事故伤害。市人社局根据长源公司出具的《误工证明》、三界村委会出具的两份《证明》、张发文的户口本复印件等证据材料,结合张发文的陈述和长源公司的答辩材料,认定张发文所受伤害属于工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符合上述规定,并无不当。市人社局收到张发文的认定工伤申请后,履行了受理、送达、举证通知、答辩告知等程序,并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了《认定工伤决定》,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等相关规定,程序亦无不当。综上,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长源公司要求撤销《认定工伤决定》并由市人社局承担本案诉讼费用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驳回长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长源公司承担。

上诉人长源公司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错误。不能因为其给付张发文劳动报酬,就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用人单位招用已到达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按雇佣关系处理。张发文在入职时就已经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双方关系应当为劳务关系,双方权利义务不应当适用劳动合同法。至于张发文未办理退休手续、未能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应当由张发文向其在达到退休年龄之前的就职单位主张权利。二、张发文所受伤害并不属于工伤。张发文进入上诉人处工作时已达到退休年龄,其属于用人单位招用已经达到、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因其已达到退休年龄,上诉人客观上也无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故其不属于人社部相关规定的适用《工伤保险条例》情形的人员。因此,上诉人所受伤害不应当被认定为工伤。据此,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改判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

被上诉人市人社局辩称,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第十九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2012)行他字第13号《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公伤亡的能否认定工伤的答复》的规定,市人社局认为张发文在工作中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

原审第三人张发文述称,一、其与上诉人之间存在合法劳动关系。上诉人认可张发文与其之间属劳动关系,并且先后出具了两份证明,对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进行了确认。二、张发文系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不存在退休问题,在现实中超过60岁进城务工的农民也比较多,这些人也可以同单位形成劳动关系。在保护劳动者权益方面,这些特殊人员的权益应当得到平等的对待。法律并未规定超过退休年龄就不能建立劳动关系。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有关规范性文件发布于2016年3月28日,根据法律适用的原则,该文件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且上诉人误解了该文件规定,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因工作原因受伤,认定为工伤合法、合理,单位没有为劳动者缴纳工伤保险费,是单位的责任,不能将该责任转嫁给劳动者。此外,张发文也不符合该文件适用范围。四、最高人民法院在2010年、2012年的有关司法解释也明确规定,本案情况可认定工伤。

综上,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驳回上诉。

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规定,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全国的工伤保险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设立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具体承办工伤保险事务。根据该规定,市人社局负有作出本案被诉《工伤认定决定》的法定职责。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本案中,张发文于2014年9月至长源公司处工作,其在工作时间内、在工作地点因搬运油桶而受伤,属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市人社局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原审第三人张发文受到的伤害系在工作单位、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市人社局对张发文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规正确。

关于长源公司主张其与张发文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问题。现行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劳动者的工作年龄上限,也没有强制规定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必须退出劳动岗位。故应认定长源公司与张发文之间为特殊的劳动关系。长源公司的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市人社局在办理案涉工伤认定中,履行了受理、通知、审查等程序,在案证据证明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的规定。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符合法定程序。

综上,上诉人长源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长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路 兴

审判员  黄 飞

审判员  李丹丹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九日

书记员  赵和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