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水利行政给付

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不服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

结案日期:2011年5月26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水利行政给付 当事人:陈庚生 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1)沅行初字第101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陈庚生(系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业主),男,1962年7月22日出生,汉族,沅江市人,住沅江市共华镇明月村十一村民组72号。

委托代理人曹建平,男,沅江市琼湖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代收法律文书)。

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原名称沅江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地址沅江市金竹路。

法定代表人李志文,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定清,男,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法制股股长,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和解及代收法律文书)。

第三人刘振华,男,1982年1月4日出生,汉族,沅江市人,住沅江市泗湖山镇人民西路27号。

委托代理人徐淑其(系第三人刘振华的母亲),女,1956年9月19日出生,汉族,沅江市人,住址同上,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代收法律文书、提起上诉)。

委托代理人皮迪清,男,沅江市茶盘洲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

诉讼记录

原告陈庚生不服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于2011年4月2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1年4月21日受理后,于2011年4月2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5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曹建平、被告委托代理人张定清、第三人委托代理人徐淑其、皮迪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据第三人刘振华的工伤认定申请书及提交的相关资料,于2010年12月1日作出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被告查明,2010年6月30日上午7时许,第三人刘振华在陈庚生所经营的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从事造船作业,与同事李星辉抬钢板过程中,因钢板倒下,导致刘振华从船上摔到船底。当即刘振华被送往沅江市人民医院治疗,后转院至长沙湘雅医院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六三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出院后,第三人刘振华向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告认为,第三人刘振华2010年6月30日上午7时许,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第三人刘振华的受伤符合工伤认定条件,予以认定为工伤。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1年4月29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刘振华的“工伤认定申请书”,证明刘振华于2010年9月26日向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了工伤认定申请;2、刘振华的身份证,证明刘振华的身份与基本信息;3、2010年7月19日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出院诊断书,证明刘振华受伤的诊断结论:①、颈椎骨折并不全四瘫。②、全身多次软组织擦挫伤;4、2010年8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六三中心医院对刘振华出院诊断证明:①、颈6椎体骨折并不全四瘫术后,②、全身多处挫擦伤治疗后;5、李国军、曾松桂、陈正光2010年9月8日出具的证明,证实其3人目睹了刘振华(2010年6月30日7时许)在陈庚生经营的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所造的一艘新船的甲板上抬钢板,从3米高的甲板上坠地,当时不能动,神志不清,被立即送往沅江市人民医院救治的事实;6、沅江市工伤认定调查笔录,证明被告受理刘振华工伤认定的申请后核实了刘振华受伤的时间、地点、原因及其在场人的基本情况;7、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0)第38号工伤认定告知单,证明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告知了用人单位(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在规定时限举证;8、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送达回证,证明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0年11月3日与同年12月28日向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送达了工伤认定告知单与工伤认定结论书,并于2010年12月29日将工伤认定结论书送达给申请人刘振华;9、沅江市因工伤亡申请表,证明工伤认定申请人刘振华填写了并提交了因工受伤申请表;10、沅江市人民政府[2011]0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沅江市人民政府2011年3月28日对被告作出的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予以维持;11、沅江市工伤行政管理局企业注册登记资料,证明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是个体工商户,成立日期为2009年4月29日,经营地址湖南省沅江市共华镇明月村,经营者陈庚生;12、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证明被告对刘振华2010年6月30日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岗位,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已认定为工伤。

原告陈庚生诉称:2010年12月1日被告向原告送达沅劳工伤认定结论书,认定刘振华于2010年6月30日上午7时许,在原告经营的沅江市共华水利修造厂抬钢板时受伤,认定为工伤;此认定程序错误,刘振华根本就没有向被告提出要求认定在原告处受伤为工伤的申请。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原告出示了以下证据:1、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证明原告具备用人单位的资格;2、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证明该结论书不具备合法性;3、沅江市人民政府[2011]0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该复议决定书不具备合法性。

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第三人刘振华于2010年4月进入原告经营的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工作,从事船舶修造作业,第三人与原告之间虽然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的规定,第三人和原告之间形成事实上的劳动用工关系;2010年6月30日,第三人刘振华,在原告经营的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工作过程中,因抬钢板发生受到伤害的事故,依法应当认定为工伤。被告在受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后,依法于2010年11月23日向原告送达了工伤认定告知书,并依法进行了调查取证,在查明案件事实的基础上,严格依照工伤认定的程序及相关法律规定,作出了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被告作出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刘振华述称:原告陈庚生在起诉状中称第三人刘振华根本没有向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要求认定在原告处受伤为工伤的申请,被告作出的[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认定错误。原告陈庚生的这一观点与说法是极其错误;因第三人是2010年4月26日在原告开办的船厂上班,第三人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依法应认定为工伤。第三人刘振华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向沅江市工伤认定部门提交了认定工伤所需要的全部材料,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进行了调查核实,对第三人在工伤认定申请书的被申请人与沅江市因工伤亡申请表中的工作单位一栏中填写的是沅江市共华镇水利船舶制造厂,经行政职能部门调查核实该船厂字号名称为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经营者(即业主)是陈庚生,与原告起诉时所提交的证据一致,这恰好证明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作是非常认真的履行职责。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认定程序没有错误,请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1、原告提供的证据1-3号,被告提供的证据1-4号、7-11号,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2、被告提供的证据5-6号,第三人未提出异议,原告对证据5-6号提出异议,认为上述两份证人证言不具有真实性,合议庭审查认为,被告证据5-6号,系被告依职权收集的证明材料,其证据来源合法,与本案需确认的事实关联,原告认为其不具有真实性,未提供反驳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予以采信,证明了第三人在原告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的事实;3、被告提供的证据12号,第三人未提出异议,原告该工伤认定结论书,系被告违反法定程序作出的,不具有合法性,合议庭审查认为,证据的合法性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是两个不同概念,该工伤认定结论书作为证据审查,其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0年6月30日上午7时许,第三人刘振华在原告陈庚生开办的字号名称为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上班过程中,与同事李星辉抬一块钢板,因钢板倒下,第三人刘振华从正在制造船舶的甲板上摔到船底。事故发生后,第三人当即被送往沅江市人民医院治疗,后又转至长沙市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六三中心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颈6椎体骨折并不全四瘫,全身多处软组织插挫伤。2010年9月26日第三人刘振华依法向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经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审核,被告于2010年12月1日作出了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认定刘振华的受伤为工伤。原告陈庚生不服,申请沅江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2011年2月28日沅江市人民政府受理原告陈庚生行政复议申请后,经复议审查,于2011年3月28日作出了[2011]0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第三人刘振华在原告陈庚生经营的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从事船舶制造作业,虽然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的规定,原告陈庚生作为合法用人单位(即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已与第三人刘振华形成了事实上的劳动用工关系。2010年6月30日,第三人刘振华在原告陈庚生经营的沅江市共华水利船舶修造厂上班时间内,与同事李星辉抬一块钢板过程中,因钢板突然倒下,导致第三人刘振华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即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第三人刘振华受伤后,因原告未按《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第三人刘振华在原告陈庚生在《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时限内没有申请工伤的认定的情况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于2010年9月26日向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在工伤认定过程中,原告陈庚生收到被告送达的沅劳工认告字(2010)第38号《工伤认定告知单》后,在规定的时限内,原告未依法向被告提供相关证据证实第三人刘振华不是工伤,被告依据调查核实的事实与证据,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对第三人刘振华的受伤,予以认定为工伤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条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原告提出第三人在申请工伤认定时,将原告字号中的“修造厂”误为“制造厂”,被告擅自更改,属于程序违法的主张,本院认为,被告作为法律授权的工伤认定的职能部门,有权利和义务对第三人提出的申请事项进行审查,包括对第三人申请的主体审查,本案在行政程序中,原告并未否认第三人在原告处受伤的事实,客观上第三人也是在原告处工作过程中受到伤害,故对原告提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该程序违法,应予撤销的诉讼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沅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0年12月1日作出的沅劳工伤认字[2010]062号工伤认定结论书。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陈庚生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唐阳坤

审 判 员  王迎军

审 判 员  李吉安

代理书记员  王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