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电力行政强制

赵保红、李玉红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18日 案由:电力行政强制 人民政府行政强制 当事人:李玉红 赵保红 赵英 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 案号:(2017)浙01行终140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保红,男,1949年8月14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滨江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玉红,女,1951年7月26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英,女,1978年6月15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三上诉人委托代理人赵荣,男,1976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江干区彭埠街道艮山东路348号,公民身份号码330106197605204033,系上诉人赵保红、李玉红之子,上诉人赵英哥哥。

三上诉人委托代理人徐翔,浙江润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住所地杭州市滨江区官河路1号。

法定代表人徐建刚,该街道办主任。

委托代理人陈飞,该街道办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王永皓,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滨江区聚才路500号华星创业大厦A座。

法定代表人蒋文龙,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周劲矛,浙江明策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赵保红、李玉红、赵英因与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其他行政强制一案,不服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2016)浙0108行初101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7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赵保红、李玉红、赵英及其委托代理人赵荣、徐翔,被上诉人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的委托代理人陈飞、王永皓,被上诉人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周劲矛到庭参加诉讼。

案件基本情况

赵保红、李玉红、赵英于2016年10月24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一、确认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扣押其物品的行政行为违法;二、判令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归还财产原物,破损遗失的赔偿损失,并赔偿精神损失费50万元。诉讼中,赵保红、李玉红、赵英将其第一项诉讼请求明确为确认西兴街道办2016年3月30日将滨江区水电新村一区25幢106室房屋强制腾空并搬离相关物品的行为违法。

原审法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举证并经庭审质证认定: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省一建公司)于2016年2月18日在《浙江日报》上刊登公告,公告载明“根据政府统一安排,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位于杭州市滨江区西兴街道水电社区的土地及地上附属物将在2016年3月整体移交。为此,请租住我公司集团宿舍(省水电新村第19、20、21、22、23、24、25、45幢)还没有签订《集体宿舍搬迁协议》的租户,尽快来我公司办理相关手续,并最迟于2016年3月25日前腾空退房……”。2016年3月30日,赵保红、李玉红、赵英租住的用于经营使用的原西兴街道水电新村一区×室和楼梯间两间被强制腾空,房屋内物品被异地保存。现房屋内的物品存于×小区。

原审法院认为,在本案中,省一建公司自认2016年3月30日强腾房屋的行为系其实施,并将租户房屋内的物品进行了异地保存,与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简称西兴街道办)无关。西兴街道办亦否认其实施了被诉扣押行为。赵保红、李玉红、赵英诉称西兴街道办实施扣押物品行为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据此无法认定西兴街道办实施了被诉扣押行为。赵保红、李玉红、赵英诉请确认西兴街道办扣押物品的行政行为违法,但该行为并非由西兴街道办实施,省一建公司亦不属于行政机关,故被诉行为并非行政行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其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赵保红、李玉红、赵英的起诉。

赵保红、李玉红、赵英不服原审裁定提起上诉称,扣押上诉人物品的行为是被上诉人西兴街道办实施还是省一建公司所为?省一建公司回复滨江区住建局的内容表明,物品的扣押和房屋拆除都是西兴街道办所为;省一建公司回复市房管局的内容表明,房屋拆除和物品扣押是西兴街道办所为;住建局工作人员何丹组织相关调解时,西兴街道办未表明物品不是其扣押的。原审法院采信省一建公司在本次诉讼中的说法,该说法与其回复滨江区住建局和市房管局的说法前后不一,不足为信。为此,请求撤销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2016)浙0108行初101号行政裁定;改判确认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扣押其物品的行政行为违法,判令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归还财产原物,破损遗失的赔偿损失,并赔偿精神损失费50万元。

被上诉人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西兴街道办事处、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二审中未提出新的答辩意见。

本院认为,本案的关键在于案涉行为系何主体实施。一审中直接与该问题关联的证据共四份,其中两份与原审法院的判断一致;另两份则与原审法院的判断不同。

与原审法院的判断不同的两份分别是:一、杭州市滨江区住房和城市建设局滨建信访答字[2016]22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其中提及“3月30日,西兴街道水电区域环境整治工作指挥部组织落实了安保、消防、医疗等力量,聘请了公证处进行了全程跟踪摄像公证,对9户不按规定搬迁的离职人员、退休人员的租户进行了强腾。同时在确保屋内人员和物品安全转移的基础上,对集体宿舍实施了拆除。目前您(赵保红)的物品在公证处的见证下存放于印月尚庭小区,请尽快与浙水股份公司进行联系,领取您的相关物品。”二、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6月8日《关于我公司退休人员赵保红上访情况严重失实的说明》,其中有“3月30日……西兴街道水电区域环境整治工作指挥部统一部署,对9户不按规定搬迁的退休人员、离职人员的租户实施了强腾。整治指挥部组织落实了安保、消防、医疗等力量,聘请了公证机关进行了全程跟踪摄像公证,对租户进行强腾。在确保屋内人员和物品安全转移的基础上,整治指挥部对集体宿舍实施了拆除”的内容。

与原审法院的判断一致的两份是:一、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10月31日《情况说明》,其中有“2016年3月30日,为了按约履行收购协议约定的交房义务,在对个别租户多次工作无效的情况下,我司组织相关人员对拒不搬迁的离职人员、退休人员进行了强腾,并将租户房屋内的物品进行了异地保存,房屋腾空后,答辩人(即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按照收购协议的约定将空房移交给了西兴街道水电区域环境整治工作指挥部”的内容。二、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杭州奥体博览中心滨江建设指挥部签订的《收购协议》第七条约定:“乙方(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被收购土地、房屋范围内的包括但不限于企业搬迁(含租赁企业搬迁)、宿舍搬迁、员工安置等所有事务,均由乙方自行负责处理,与甲方无关。”

为进一步查明,二审中,本院依职权向省一建公司调取了:1、杭州奥体博览中心滨江建设指挥部与省一建公司签订的《杭州市房屋租赁合同》;2、省一建公司与杭州奥铃运输有限公司签订的《货物运输合作协议》;3、省一建公司向杭州奥铃运输有限公司开具的№12661913《浙江省增值税普通发票》及其所附费用明细。对上述证据,上诉人经质证认为,证据1,证据三性均不具备;证据3,其费用明细中记载的搬迁时间与案涉房屋中物品强制搬离的时间并非同一日,发票的开票金额也与费用明细不一致,故其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证据2亦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被上诉人西兴街道办对上述证据表示无异议。针对上诉人对上述证据3所提异议,省一建公司称,费用明细中的搬迁时间应为2016年3月30日,现有时间系记载错误。

本院还依职权向西兴街道办调取了:1、《中共杭州市滨江区委办公室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滨江区水电区域环境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和工作指挥部的通知》,对该证据反映的水电区域环境整治工作指挥部系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成立的情况,各方当事人经质证亦未明确提出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向省一建公司调取的证据1,该材料反映房屋租赁的主体与案涉强制搬离行为的主体并无必然的关联,在无其他辅助证据的情况下,不予采信;证据3,上诉人的质证意见成立,不予采信;基于证据3不予采信的情况,对与案涉强制搬离行为并无直接证明作用的证据2亦不予采信。向西兴街道办调取的证据1,予以采信。

对于上述滨建信访答字[2016]22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6月8日《关于我公司退休人员赵保红上访情况严重失实的说明》与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10月31日《情况说明》、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杭州奥体博览中心滨江建设指挥部签订的《收购协议》,本院认为,《关于我公司退休人员赵保红上访情况严重失实的说明》与《情况说明》均系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制作,但两者反映的案涉强制搬离行为的主体不同,除非制作主体对相反的情况作出合理说明,否则一般应当认为内容相悖材料中形成在前的更为可信,据此,滨建信访答字[2016]22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和《关于我公司退休人员赵保红上访情况严重失实的说明》相比于其他两份证据具有更高的证明效力,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予以采信的证据,本院确认原审认定的基本案件事实。二审另查明,案涉将滨江区水电新村一区×室房屋强制腾空的行为系水电区域环境整治工作指挥部组织实施,水电区域环境整治工作指挥部系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成立的临时机构。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提起诉讼的2016年3月30日将滨江区水电新村一区×室房屋强制腾空并搬离相关物品的行为系水电区域环境整治工作指挥部组织实施,该指挥部系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成立的临时机构,该行为系动用公权力的行为,故该行为的行政法律责任应由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承担。原审法院认为被诉行政行为系省一建公司实施,其行为并非行政行为的意见不能成立。但由于被诉行政行为的行政法律责任应由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承担,故上诉人以西兴街道办为被告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

综上,原审法院驳回上诉人起诉的结果可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李 洵

审判员  徐 斐

审判员  王银江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八日

书记员  叶 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