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环保行政给付

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与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4月28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环保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 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5)仓行初字第68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

被告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

第三人潘碧英,住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

诉讼记录

原告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不服被告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2月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4月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友冬、蔡秀琴,被告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林建德,第三人潘碧英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明、徐丽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4年6月26日作出榕劳险伤(决)字(2013)第002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主要内容为: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邹希坚,其所聘用的职工受到事故伤害,具备用工主体的发包人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为工伤认定决定中的用人单位。王凯因工外出购买工具,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

被告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法定的举证期限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及依据:A1、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快递邮件详情单、对郑海清、郑龙和郑兰云所作调查笔录及身份证,以及《法制今报》公告,证明被告通知原告举证、三次投递被拒收,以及王凯外出属因工外出的事实。A2、工伤认定申请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受理承诺单、认定工伤决定书、工伤认定送达回证、潘碧英身份证,证明被告依法作出工伤认定。A3、快递邮件详情单、EMS单号查询,证明认定工伤决定书作出后寄往原告处经十六次投递后才签收的事实。A4、一、二审法院行政判决书,证明王凯与原告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为王凯等人办理意外伤害保险的事实。A5、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被诉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以及原告起诉已超过诉讼期限。法律依据有:《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

原告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诉称,被诉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不公,适用法律不当,应当予以撤销。王凯与原告不存在劳动关系,王凯不是外出购买工具。该《认定工伤决定书》与被告之前作出的已被法院撤销的(2013)002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相比并没有增加新的证据,仅是根据郑海清妻子、郑龙、郑海清等三人重新作出的与之前其陈述完全矛盾的所谓新证词所作出的。该《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原告没有举证、抗辩,原告的之前举证仍然适用于本次重新认定程序。重新认定采信郑龙、郑海清两人的证词,但工伤认定程序及原法院一、二审过程中该两个证人均未出庭作证并接受原告质询质证。原告诉请撤销被告所作的榕劳险伤(决)字(2013)第002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王凯不构成工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B1、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明被告已作出工伤认定决定。B2、机电安装工程合同;B3、支付证明单、中国工商银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证据B2、B3证明原告已将总包的福建省东南电化股份有限公司4x130t/h循环流化床锅炉烟气脱硫工程项目的机务安装工程委托给邹希坚承揽加工,王凯作为邹希坚雇佣的劳务人员,与鑫泽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B4、安全生产管理协议,证明原告与邹希坚明确约定安全事故造成的经济和法律责任由邹希坚承担;B5、申请复工报告,证明邹希坚确认王凯等四人于2012年4月22日晚19时15分左右下班吃完晚饭后私自外出,随后不幸遇到交通事故,其死亡不属于工伤认定的范围;B6、协商录音(光盘)及视频资料,证明事故发生后王凯等四人的家属曾与原告协商,协商过程中郑海清妻子承认当天王凯四人因嫌工地伙食不好为改善伙食而在当天19时下班回到宿舍吃完饭,洗完澡后相约一同外出。B7、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险合同;B8、理赔信息摘要,证据B7、B8证明事故发生后,王凯的家属未通过原告公司名义已以交通事故为由自行从人寿保险处领取理赔金额;B9、证词,证明王凯等人下班饭后私自外出,非购买施工工具途中发生交通事故;B10、保险公司证明,证明王凯的人身意外保险由邹希坚缴纳。B11、工伤认定答辩意见,证明原告公司积极配合被告进行工伤认定调查。B12、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送达回证;B13、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B12、B13证明原告收到榕劳险伤(决)字(2013)002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后没有超过60日提出行政复议时效。B14、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该重新认定工伤决定已经复议被维持,但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B15、复议决定书送达回证,证明原告收到复议决定书的时间为2015年1月9日,本案起诉未超过法定起诉期限。

被告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原告将“机电安装工程”分包给自然人邹希坚,由邹希坚招聘王凯等人进行施工,王凯因工外出受到伤害符合《福建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八条“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的规定,应认定为工伤。根据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被告对王凯的工伤认定重新进行调查核实,特别是对事发当晚王凯与邹瑜一起外出是否属于“因工外出”的情形作了进一步调查核实。被告在原有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再次向事发当晚与王凯一起同车外出的幸存者郑龙、郑海清进行调查,也对原告所提供录音的相关对话内容进行了调查。经询问调查,郑龙、郑海清、郑海清妻子一致认为邹瑜与王凯外出是为了购买三角板、卷尺等物品。原告为逃避王凯的工伤责任,以工伤赔偿时给予照顾为诱饵引导他们作伪证。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请求,维持被告作出的榕劳险伤(决)字(2013)002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第三人潘碧英未提交答辩状,其代理人在庭审中述称,王凯与原告之间的劳动关系明确。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以确认。同起事故另一死者邹瑜的工伤认定,晋安法院及福州中院已认定为工伤。原告起诉是为了拖延时间。原告于2015年2月2日起诉,已经超过起诉期限。被告对证人郑龙、郑海清、郑兰云的调查笔录中,第一次与第二次的笔录不相符是因为原告采取不正当的手段收买了证人。

第三人潘碧英在庭前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C1、全球邮政特快专递面单及签收查询单,证明原告恶意拒收工伤认定材料。C2、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法院(2013)晋行初字第170号行政判决书;C3、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榕行终字第69号行政判决书,证据C2、C3证明与王凯同一班组且在同一交通事故中死亡的邹瑜已被认定为工伤。

经过庭审举证、质证,原告认为,证据A1中的举证通知书的邮件详情单不能证明被告已经依法送达举证通知书;郑海清、郑龙、郑兰云的调查笔录与之前的证词有矛盾,未出庭作证,且与原告提供的录音矛盾;对法制今报的内容及程序有异议,被告并未经过其他法律所规定的程序送达,而以公告的方式送达程序错误。证据A2中的工伤认定申请表所记载的王凯到原告单位工作与事实不符;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不能证明王凯是因工外出;受理承诺单虽能证明被告有寄出,但并未证明第三人有提交相关的材料。对证据A3真实性与证明对象有异议。证据A4只能证明王凯是由邹希坚雇佣的,不能证明王凯与原告之间的劳动关系。第三人提交的证据C1-C3已过举证期限,且不能证明原告拒收相关材料。

被告质证认为,证据B1及证据B14不能证明决定书存在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程序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的错误。证据B2、B3证明原告将工程发包给没有承包资质的邹希坚,应对邹希坚雇用的人员承担劳动关系法律责任。证据B4明显违反劳动法和安全生产法,是无效的。证据B5、B9不符合事实,是鑫泽公司与邹希凯串通编造的。证据B6清楚地说明了王凯等人因去购买工地里要用的三角板而发生交通事故,因此死亡应属于工伤。证据B7、B8并不能否定本案伤害的工伤属性。证据B10盖的不是公章,且无负责人或经办人签字,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B11-B13是第一次工伤认定程序期间的文书、凭证,与本案重新认定程序无关。对第三人的证据无异议。

第三人质证认为,证据B2、B3证明原告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邹希坚,而邹希坚又以原告的名义招聘王凯到工地从事电焊工作,应由原告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且本案王凯与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已经经过生效判决予以确认。证据B4未加盖原告公章,原告若与邹希坚签订该协议,系欲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依法应确认无效。证据B5系邹希坚为恢复工程施工单方向原告递交的申请报告,其作为承包者与原告亦存在利益关系,且与其于2012年4月23日在福清市交通管理大队所作笔录称“王凯等人系从江阴租住处往南曹买东西的途中出的车祸”及2013年4月22日在被告单位所作笔录中明确陈述其并不知道王凯是否外出购买工具的内容相矛盾。证据B6系非法证据,且原告在第一次工伤认定的行政诉讼一二审程序中均陈述过录音、视频资料无原件,原告提交的录音资料形式上不具备与原件同等的法律效力,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且该证据可以证明死者等人经常加班、邹瑜是小主管、外出是购买三角板、车辆为公司所有等事实。证据B7、B8与本案并无关联性,同时可证明原告以用人单位名义为王凯投保意外伤害保险,王凯与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证据B9系邹希坚向原告出具,与原告之间存在利害关系,因此其所作证明不足以采信,且形成时间在2013年3月8日,而邹希坚于2013年4月22日在被告单位所作笔录中明确陈述其并不知道王凯是否外出购买工具。证据B10已明确邹希坚系投保单授权人。证据B11证明原告不配合工伤认定调查,而是恶意拖延工伤认定乃至复议、诉讼时间。证据B12、B13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B14证明复议机关已审理查明王凯应被认定为工伤,该复议决定于2014年10月31日即已作出,原告直至2015年1月22日才提起行政诉讼,恶意拖延诉讼时间。对被告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对证据认证如下:被告提交的证据A1中的举证通知书与快递详情单能够证明举证通知书已经三次投递被拒收的事实,证据A1中的报纸公告能够证明被告于2014年5月31日在《法制今报》上公告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的事实,此三份证据证明被告已经依法向原告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证据A1中的调查笔录可以证明在重新认定程序中,郑海清的陈述“邹瑜带我、王凯、郑龙一起去买三角板、卷尺还有吃的食物等”“由邹瑜驾驶电动三轮车,我们乘坐”、郑龙的陈述“邹瑜带我和王凯、郑海清一起去买三角板、钢卷尺还有吃的点心(面包之类)等”,以及郑海清妻子的陈述“鑫泽环保公司有打电话,要求到时郑海清需作证时,不要讲对公司不利的话”“由于郑海清和邹希坚是好朋友,同时考虑到个人工作岗位不保问题,在有关部门询问时,讲的模糊,既不违背良心,也不得罪公司”之内容。该三份证据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可以作为定案依据。证据A2、A3能够证明王凯遭受交通事故死亡、第三人申请工伤认定,以及被告作出本案被诉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依法送达原告的事实。证据A4可以证明人民法院生效裁判已经确认原告应作为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事实。

原告提交的证据B2能够证明“原告将其承接的福建省东南电化股份有限公司4×130t/h循环流化床锅炉烟气脱硫工程的吸收塔、氧化塔的机务安装工程发包给邹希坚”的事实。证据B3-B5、B7-B10,因生效裁判已经确认原告应承担用人单位的工伤保险责任,且原告本应在行政程序提供这些证据而拒不提供,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因此这些证据不能证明原告与死者之间无劳动关系。证据B6可以证明郑海清妻子在协商过程中述及“现在会了解这个事故过程的只有一个就是郑龙”“郑龙打电话到工友那边通知说出车祸”“工地里面要用三角板,刚好下去买,他们几个,因为他们下面伙食很差。他们肚子饿出去买点,买点糕点,他去附近超市买”的内容。证据B11是原告在前一次工伤认定程序中向被告提交的答辩材料。证据B12、B13是被告所作的前一《认定工伤决定》行政复议决定的送达材料。证据B14是本案被诉决定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据B15能够证明原告收到复议决定书的时间为2015年1月9日,本案起诉未超过法定起诉期限。

第三人于庭前提交证据,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证据C2、C3能够证明人民法院生效裁判已经确认“邹瑜系因工外出购买工具过程中受到交通事故伤害”“邹瑜作为工地班组主管,为完成施工任务,自行决定利用空闲时间外出购买施工工具,符合日常实际,属从事本人工作,外出期间应视为‘因工外出期间’”的内容。

对各方没有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依据上述证据分析认定及庭审调查,本院认定如下法律事实:2012年3月20日,原告和邹希坚签订机电安装工程合同书,约定原告将其承接的福建省东南电化股份有限公司4×130t/h循环流化床锅炉烟气脱硫工程的吸收塔、氧化塔的机务安装工程发包给邹希坚,后邹希坚招用了王凯、邹瑜、郑龙、郑海清等人在工地做工。2012年5月16日,福清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作出融公交认字(2012)第0018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2012年4月22日18时40分许,唐金艳驾驶的闽AB8395/闽AU615挂重型半挂牵引车由新厝往江阴码头方向行驶至新江路福清市江阴镇南曹村路段时,遇其右前方同向行驶的由邹瑜驾驶(乘员王凯、郑龙、郑海清)的无牌正三轮电动车往左变更车道,唐金艳视况避让不及两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王凯、邹瑜、郑龙、郑海清受伤,其中王凯、邹瑜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损害后果;唐金艳、邹瑜各负事故同等责任,乘员王凯等人无责任。后第三人向被告申请工伤认定,被告于2013年4月24日作出榕劳险伤(决)字(2013)第002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王凯伤亡事故属工伤。原告不服,经行政复议后提起行政诉讼。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法院以被告对同一车祸的受伤人郑海清妻子的证言未进行进一步调查核实为由,撤销该工伤认定,要求被告对王凯的工伤认定重新进行调查认定。被告经再次调查后,作出本案被诉的榕劳险伤(决)字(2013)第002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申请复议后,福建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作出闽人社复决字(2014)第6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作出的被诉《认定工伤决定书》。福建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于2015年1月9日依法向原告送达该《行政复议决定书》。原告于2015年1月2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案争议焦点是,被告所作的王凯“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的事实认定是否清楚?

原告认为,被诉认定工伤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重新作出本案被诉决定,没有增加新的证据,仅根据郑海清妻子、郑龙、郑海清等人重新作出的与之前其陈述完全矛盾的新证词所作。原告上一次工伤认定程序的举证仍然适用于本次重新认定程序,被告认定原告没有举证、抗辩,理由不成立。王凯不是外出购买工具,原告早已经举证,但被告并没有在本次重新认定中提及。

被告认为,根据晋安区人民法院的判决,被告对王凯工伤认定重新进行调查核实,特别是事发当晚王凯与邹瑜一起外出,是否属于“因工外出”的情形进一步调查核实。经调查,郑龙、郑海清、郑海清妻子三个知情者一致认为邹瑜与王凯外出是为了购买三角板、卷尺等物品。为了落实这三人所提供情况的真实性,被告依法送达举证通知,但未见原告对第三人提出的工伤主张作出反驳意见。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以确认。

第三人认为,同一事故的邹瑜死亡已经被认定为工伤,王凯的死亡也应认定为工伤。原告采取不正当手段收买证人,造成证人前后的笔录不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在前一次工伤认定程序中提交的举证材料,仍适用于本次重新认定程序。被告认定“王凯因工外出购买工具”,事实清楚,主要证据充分。理由如下:首先,(2013)晋行初字第170号行政判决书、(2014)榕行终字第69号行政判决书确认“邹瑜作为工地班组主管”及“利用空闲时间外出购买施工工具”,从而认定邹瑜死亡属于工伤。被告在这次重新认定程序中所制作的调查笔录又确认了“邹瑜带郑海清、王凯、郑龙一起去买三角板、卷尺还有吃的食物等”“邹瑜带郑龙和王凯、郑海清一起去买三角板、钢卷尺还有吃的点心(面包之类)等”的内容,两者可以印证。其次,重新认定程序所作调查笔录确认了王凯等人外出目的的不明确之处。郑海清的上一次陈述是“主管邹瑜对王凯、郑龙、郑海清说一起去南曹买东西,郑海清问买什么,邹瑜回答买明天施工中需要的东西,具体买什么东西,邹瑜没有告诉”。郑龙的前一次陈述是“主管邹瑜叫三人一起去南曹买东西”。重新调查笔录中郑龙与郑海清所述均明确他们外出系购买施工所用的工具。第三,郑海清妻子的证言得到进一步调查核实。郑海清妻子在前次程序的所述,是“工地里面要用三角板,刚好下去买,他们几个,因为他们下面伙食很差。他们肚子饿出去买点,买点糕点,他去附近超市买”。其在此次程序中的所述,合理解释了其证言与其他证人证言不相一致的原因,“鑫泽环保公司有打电话,要求到时郑海清需作证时,不要讲对公司不利的话”“由于郑海清和邹希坚是好朋友,同时考虑到个人工作岗位不保问题,在有关部门询问时,讲的模糊,既不违背良心,也不得罪公司”。可见郑海清妻子的证言及其所述可信度不高。而且,其于上次所述中提及“现在会了解这个事故过程的只有一个就是郑龙”。可见其证言的可信度不如其他证人证言,其他证人的本次证言更进一步减损了其原先证言的可信度。因而,被告此次程序中经重新调查核实认定“王凯因工外出购买工具”,已对此前认定的不明确之处进行了合理排除,认定事实清楚,主要证据充分。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被告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具有作出被诉工伤认定行政行为的职权。原告将其承包的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对该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依法应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即原告承担用工主体责任。王凯在原告公司工地班组主管邹瑜的组织下随同前往购买施工工具,属于“因工外出期间”。其在因工外出买工具期间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的“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的情形,被告将之认定为工伤,可以成立。被告根据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的要求,进一步对本案工伤认定重新进行调查核实,并依法履行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等行政程序,经调查核实原告与死者的劳动关系成立并认定王凯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予以认定为工伤,符合法律的规定,行政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支持。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榕劳险伤(决)字(2013)第002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认定王凯不构成工伤的请求,本院不予以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福建鑫泽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陈伏发

人民陪审员  王延敏

人民陪审员  张 力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秋娜

附件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的;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患职业病的; (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法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五)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