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食品药品行政确认

王福岭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违法要求履行义务类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6月13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确认 食品药品行政确认 监察行政确认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确认 当事人:王福岭 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宝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案号:(2016)粤0306行初2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福岭,身份证住址山东省曹县。

被告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宝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42区翻身路75号市场监管局大楼。

法定代表人李红,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秦培荣,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张家玮,该局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王福岭诉被告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宝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确认违法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23日受理后,于2015年3月20日作出(2015)深宝法行初字第15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原告王福岭的起诉。原告不服上诉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9日以(2015)深中法行终字第1000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撤销原裁定,指令本院继续审理。本院依法继续审理,于2016年3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福岭、被告委托代理人秦培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王福岭诉称,原告于2013年3月26日在华润万家有限公司创业店购买了3包“508g福事多手磨黑芝麻糊”,合计人民币51.57元。华润万家创业店销售的此产品为“浙江一派食品有限公司”生产,外包装条形码为69338833900220。产品外包装标示“富含膳食纤维”,产品营养成分表标明膳食纤维的含量为每100g含有0.8克,远远低于卫生部《食品营养标签管理规范》(卫监督发[2007]300号)、《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对于“富含膳食纤维”的规定:“富含膳食纤维是指每100克食品(固体)中膳食纤维含量≥6克时,才是富含膳食纤维的产品。”该产品100克中仅含有0.8克膳食纤维,很明显成分含量达不到相关指标要求。违背《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3.1、3.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八条第(十一)项、第二十条第(四)项。后经网站投诉到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被告于2014年7月29日并未将具体的处理结果告知原告。原告认为被告未依据《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正确办案,适用法律错误,为此具状前来请求人民法院判令:1、确认被告对原告的投诉事项(工单号201304070013)未在法定时间内作出具体的行政行为违法;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1、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2、深圳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被告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宝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辩称,一、原告主体不适格,无权起诉。1、原告于2013年4月7日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咨询举报申诉平台(登记工单编号为201304070013)称华润万家有限公司创业店(以下简称被举报人)销售的“508g福事多手磨黑芝麻糊”(以下简称涉案产品)外包装标示“富含膳食纤维”,要求被告依法确认涉案产品违法。后该工单由被告负责办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2013年4月22日,原告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咨询举报申诉平台(登记工单编号为201304225037)致电撤回登记工单编号为201304070013的举报。因此原告既不是行政相对人,也不是利害关系人,主体不适格,无权起诉。2、原告在撤回工单时的表述为“帮我撤几个单,我要撤诉”,原告撤回的是工单,当时包括撤回举报的内容,虽然举报人对举报的撤回并不影响行政机关对违法行为的查处,但这也不影响举报人对自己权利的处分,而且也不冲突,举报人撤回举报的不再享有举报权利的同时,也不再承担如实说明事实并提供证据等义务,难道举报人撤回其举报的,执法机关还能要求其履行协助提供证据的义务吗?3、原告关于其撤诉只是撤回投诉的主张,与其提起工单时的主张相矛盾,原告在提起工单时,用的是申诉书,该诉既包括投诉也包括举报,而在撤回工单时,撤诉又仅指撤回投诉,同样一个诉原告作出自相矛盾的解读。4、原告在原审及上诉审时已明确,其撤诉是指撤回投诉,而本案是原告针对投诉事项而提起的,所以应仍然驳回其起诉。二、被告对违法事项的处理符合法律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五十七条规定:适用一般程序处理的案件应当自立案之日起九十日内作出处理决定。被告于2013年4月14日立案调查,2013年4月24日作出销案决定,符合上述规定的要求。综上,原告主体不适格,无权起诉;被告已依法履行职责,对违法事项作出处理,请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起诉。

被告向本院提供证据、依据如下: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节选);2、原告撤回举报的录音;3、原告撤回举报的工单;4、《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商品包装物广告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节选)、《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5、《举报记录单》;6、《立案审批表》;7、《现场笔录》;8、原告提交的材料;9、《案件办理报批表》。

根据当事人的庭审质证意见和对相关证据的审查,本院确认原、被告提交的证据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要求,可以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

本院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及庭审笔录,确认如下事实:2013年4月7日,原告王福岭通过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咨询举报申诉平台举报(举报登记工单编号为201304070013),称其于2013年3月26日到华润万家有限公司创业店购买3包“508g福事多手磨黑芝麻糊”,该产品外包装标示“富含膳食纤维”,产品营养成分表标明膳食纤维的含量为每100克含有0.8克,膳食纤维含量达不到相关指标要求,请求:1、确认涉案产品违法;2、给予退一赔十、交通费、误工费共计600元;3、将处理结果书面告知,申诉人主动撤诉的,不再要求告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接到原告的举报后,于2013年4月14日决定立案查处,同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安排执法人员到华润万家有限公司创业店进行现场检查,未发现原告所举报的涉案福事多手磨黑芝麻糊在售。2013年4月24日,被告决定对原告举报的事项作出销案处理。原告经向被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通过被告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得知被告对该举报已作销案处理,遂向本院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另查,2013年4月22日,原告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咨询举报申诉平台致电要求对上述编号为201304070013的工单撤诉。

再查,本院作出的(2015)深宝法行初字第15号行政裁定书中认为,原告在撤回举报后,原告不再视为举报人,与举报事项不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对于被告对该举报作出的相关行政行为,原告亦不再有权主张相关权利,因此不具有对相关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故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深中法行终字第1000号行政裁定书,认为原告虽然撤回了其作为消费者的申诉举报,但不能免除行政机关对是否存在违法行为的调查处理职责和监督检查,原告作为举报人,若违法行为经查证属实,其可能获得相应奖励,故原告虽不是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但其是与该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人,本院认为被告的行为与原告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而驳回原告的起诉不当,故裁定撤销本院作出的(2015)深宝法行初字第15号行政裁定书,指令本院继续审理。

又查,根据深圳市机构编制委员会深编[2014]42号、深圳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深编办[2015]2号文件精神,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下设派出机构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宝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即被告,该局主要职责之一为承担辖区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工作。2015年4月8日,被告挂牌成立。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有关规定,原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依法具有受理在本辖区内发生的有关流通环节食品安全的申诉举报事项,并依法进行调查处理的法定职责。2015年4月8日被告挂牌成立后,原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在食品安全监督管理方面的法定职权由被告继续行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六款之规定,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员会宝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本案争议焦点是:1、原告主体是否适格,原告有无提起诉讼的权利。2、被告对原告举报的事项作出的处理有无超过法定的期限。

关于焦点1,本院认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5)深中法行终字第1000号行政裁定书对此已作出认定,认为原告虽不是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但其是与该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人,故对于被告关于原告主体不适格,原告无权提起诉讼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焦点2,本院认为,《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当自收到投诉、申诉、举报、其他机关移送、上级机关交办的材料之日起七个工作日内予以核查,并决定是否立案”。第五十七条规定:“适用一般程序处理的案件应当自立案之日起九十日内作出处理决定;案情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作出处理决定的,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案情特别复杂,经延期仍不能作出处理决定的,应当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有关会议集体讨论决定是否继续延期。案件处理过程中听证、公告、鉴定等时间不计入前款所指的案件办理期限”。本案中,原告于2013年4月7日通过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咨询举报申诉平台举报涉案产品,被告于2013年4月14日立案调查,同年4月24日,被告对原告举报的事项作出销案决定,被告的处理行为符合上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十七条、第五十七条的规定,程序合法。原告关于被告对其投诉事项未在法定时间内作出具体的行政行为违法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第六款、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王福岭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王福岭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 秀 珠 

人民陪审员  黄 芳   

人民陪审员  张  小 宁

二〇一六年六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邓哲书(兼)

书 记 员  温  燕 云

附件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条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

第二十六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

经复议的案件,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和复议机关是共同被告;复议机关改变原行政行为的,复议机关是被告。

复议机关在法定期限内未作出复议决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原行政行为的,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起诉复议机关不作为的,复议机关是被告。

两个以上行政机关作出同一行政行为的,共同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共同被告。

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所作的行政行为,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

行政机关被撤销或者职权变更的,继续行使其职权的行政机关是被告。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条第六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六款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

第十七条第五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