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执行

朱心刚与当阳市渔政监督管理站、当阳市农业局农业行政管理(农业):渔业行政管理(渔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0月31日 案由:渔业行政执行 农业行政执行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执行 监察行政执行 当事人:当阳市农业局 朱心刚 当阳市渔政监督管理站 案号:(2017)鄂0582行初14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当阳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朱心刚,男,1972年11月23日出生,住当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谈兵,湖北今天(宜昌)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悦琪,湖北今天(宜昌)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被告:当阳市渔政监督管理站,住所地当阳市玉阳办事处长坂路131号。

负责人:牛家义,该站站长。

被告:当阳市农业局,住所地当阳市玉阳办事处玉阳路59号。

法定代表人:王健,该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刘思源,该局副局长。

二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罗爱国,湖北弘发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诉讼记录

原告朱心刚不服被告当阳市渔政监督管理站作出的责令改正通知书、当农(渔)催告字[2017]2号催告书,及当阳市农业局作出的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于2017年5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5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齐红兵担任审判长,审判员罗联俊、人民陪审员蔡祖凤参加的合议庭,于2017年6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心刚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谈兵,被告当阳市渔政监督管理站的法定代表人牛家义,被告当阳市农业局的负责人刘思源,二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爱国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针对朱心刚在当阳玉泉办事处向家草坝水库中网箱养殖水产品的行为,2017年1月16日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作出了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朱心刚于2017年1月22日前拆除养殖网箱。因朱心刚未按时履行上述义务,2017年1月23日,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作出当农(渔)催告字[2017]2号催告书,催告朱兴刚履行上述义务,限朱心刚于2017年2月5日前拆除网箱。因朱心刚仍未履行,当阳农业局于2017年4月7日作出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决定由廖良锋于2017年4月14日代朱心刚履行上述义务,代履行费用1.5万元由朱心刚负担。

被告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市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市农业局及所属事业单位机构编制调整的批复》(当编发[2008]19号),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省农业厅省水利厅关于规范整治湖库养殖行为的通知》[鄂农发(2016)15号],《省农业厅关于强力推进江河湖库围栏围网网箱拆除工作的紧急通知》,《省水产局关于开展清理整治湖泊、水库非法养殖专项执法活动的通知》,《湖北省审计厅审计报告》(鄂审经责报[2016]246号),违法围网拆除法律法规宣传照片5张,违法线索登记表,当阳农业局执法人员对刘江云的询问笔录,现场检查(勘验)笔录及照片,2017年1月16日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对朱心刚作出的责令改正通知书及送达回证,当农(渔)催告字[2017]2号催告书及送达回证(以上均为复印件)。证明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作出上述通知书及催告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被告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向本院提交了下列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第六条、第四十八条,《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条、第五条、第五十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湖北省人大常委会法规工作室关于实施〈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有关问题请示的答复》。

被告当阳农业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书,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省农业厅省水利厅关于规范整治湖库养殖行为的通知》[鄂农发(2016)15号],《省农业厅关于强力推进江河湖库围栏围网网箱拆除工作的紧急通知》,《省水产局关于开展清理整治湖泊、水库非法养殖专项执法活动的通知》,《湖北省审计厅审计报告》(鄂审经责报[2016]246号),违法围网拆除法律法规宣传照片5张,违法线索登记表,当阳农业局执法人员对刘江云的询问笔录,现场检查(勘验)笔录及照片,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及送达回证,当农(渔)催[2017]3号代履行决定催告书及送达回证(以上均为复印件)。证明当阳农业局作出上述决定书及催告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被告当阳农业局向本院提交了下列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第六条、第四十八条,《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条、第五条、第五十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湖北省人大常委会法规工作室关于实施〈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有关问题请示的答复》。

原告朱心刚诉称,自2004年以来,朱心刚及同村村民即在沮河干流上向家草坝水库从事网箱养鱼,截止2011年,该村已经开发养殖面积1万多亩。2012年5月,该村在当阳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成立并注册了“当阳玉泉白虎水产品养殖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现有成员18户,原告为其中成员。为响应国家环保政策,合作社成员按照“人放天养”的原则投放鱼苗,对环境无任何影响。2017年1月23日,被告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向原告出具当农(渔)催告字[2017]2号催告书,催告原告拆除网箱。2017年4月7日,被告当阳农业局向原告出具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决定由廖良锋代朱心刚拆除网箱,由朱心刚支付代履行费1.5万元。原告认为,二被告的上述行为缺乏对事实的调查核实,违反了国家的相关法律,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请求:一、撤销被告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于2017年1月16日出具的责令改正通知书;二、撤销被告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作出的当农(渔)催告字[2017]2号催告书;三、撤销被告当阳农业局作出的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四、由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诉讼中,原告朱心刚请求撤回第一项、第二项诉讼请求,本院予以准许。

原告朱心刚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2017年4月7日、2017年4月10日出具的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及催告书(均为复印件)。证明被告作出的行政行为违法。

证据二:当阳玉泉白虎水产品养殖专业合作社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证明原告经营的合法性。

证据三:合作社内部其他农户出具的证明。证明网箱养鱼的事实。

被告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辩称:一、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具有查处网箱养殖的法定职权;二、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作出责令改正通知书、催告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三、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作出责令改正通知书、催告书系行政命令,非行政处罚,不具有可诉性。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当阳农业局辩称:一、同意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的意见;二、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系当阳农业局下属单位,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依法作出的行政行为对当阳农业局产生法律效力;三、当阳农业局作出代履行决定书符合法律规定,但该决定书没有实际履行,没有对当事人的权益产生损害,不具有可诉性。

经庭审质证,双方当事人对对方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均未提出异议,本院认为,上述证据能够证明原告朱心刚进行网箱养殖,及二被告针对朱心刚的上述行为作出行政行为的事实,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系当阳农业局所属事业单位法人。2017年1月,当阳农业局执法人员在检查中发现,朱心刚等人在当阳玉泉办事处向家草坝水库中网箱养殖水产品。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认为朱心刚的行为违反了《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的相关规定,于2017年1月16日作出责令改正通知书,要求朱心刚于2017年1月16日前拆除养殖网箱。因朱心刚未按时履行上述义务,2017年1月23日,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作出当农(渔)催告字[2017]2号催告书,催告朱兴刚履行上述义务,限朱心刚于2017年2月5日前拆除网箱。因朱心刚未按期拆除网箱,2017年4月7日,当阳农业局作出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决定由廖良锋于2017年4月14日代朱心刚履行上述义务,代履行费用1.5万元由朱心刚负担。朱心刚不服,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代履行系行政强制执行的一种方式。本案原告网箱养殖的事实客观存在,违反了《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的规定,当阳农业局属适格的执法主体。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行政强制执行,是指行政机关或者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对不履行行政决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强制履行义务的行为。”按照上述法律规定,行政强制执行的基础性法律行为系行政决定。本案中,当阳农业局或当阳渔政监督管理站并未作出行政强制执行的基础性行政决定,便下达《代履行决定书》,决定由他人代履行拆除网箱,缺乏法律依据,故对当阳农业局作出的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依法应予撤销。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当阳市农业局作出的当农(渔)代履决字[2017]3号代履行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朱心刚已预交),由被告当阳市农业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齐红兵

审 判 员  罗联俊

人民陪审员  蔡祖凤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狄 筱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第二条第三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