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畜牧行政给付

吉林省牧硕养殖有限公司诉长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及赵俊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1月15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畜牧行政给付 当事人:吉林省牧硕养殖有限公司 长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7)吉0104行初90号 经办法院: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吉林省牧硕养殖有限公司,住所地:九台区。

法定代表人:徐春海,经理。

委托代理人邢剑波,该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经理。

被告长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长春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孟宪新,局长。

委托代理人:邹博,该局主任科员。

第三人赵俊,男,1995年8月12日生,汉族,住长春市九台区。

诉讼记录

原告吉林省牧硕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硕养殖公司)诉被告长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第三人赵俊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本院于2017年10月11日受理后,向被告市人社局,第三人赵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案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10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委托代理人邢剑波,被告市人社局委托代理人邹博,第三人赵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市人社局于2017年3月20日作出长人社九工认字[2017]03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以下简称3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第三人赵俊受伤属于工伤,工伤部位为右膝关节软组织挫伤,右膝前十字韧带损伤、右膝半月板损伤。

原告牧硕养殖公司诉称,第三人赵俊于2016年5月24日在公司牛舍工作期间被牛刮倒,2016年5月25日第三人赵俊到九台区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九台区医院)经拍片检查,医生诊断为左膝软组织损伤。又于2016年6月3日再次拍片检查,结果同上。根据医院诊断结果公司安排第三人赵俊在家修养4周。以上检查及诊断能够明确证明第三人赵俊受伤为普通软组织损伤,与第三人赵俊后期所得的右膝前十字韧带、右膝半月板损伤没有任何关系,被告市人社局在没有依据第三方检查结果及医生所诊断为标准,将第三人赵俊工伤部位右膝关节软组织损伤判定为右膝关节软组织挫伤,右膝前十字韧带、右膝半月板损伤。原告提交的证据材料齐全,能够明确证明第三人赵俊的受伤部位为右膝关节软组织损伤。原告认为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3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事实采信错误,法律适用错误,请求法院判令:1、撤销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3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市人社局承担。

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向本院提供证据:九台区医院诊断报告单(2份)及门诊病历。证明第三人赵俊受伤的结果为普通的损伤,与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没有关系,第三人赵俊受伤后单位安排在家休息四周,并找医生进行咨询第三人赵俊目前伤情会不会产生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的结果,第三人赵俊目前伤情只要不从事重体力劳动不会产生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

被告市人社局辩称,经被告调查核实,第三人赵俊系原告牧硕养殖公司职工,从事奶牛繁育员工作。2016年5月24日,第三人赵俊在上班时,在厂内5舍3往5舍4调牛过程中,被耳号为140955的牛用头顶倒在地,造成第三人赵俊右膝前十字韧带损伤,右膝半月板损伤。因此被告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基础上,依法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被告在工伤认定过程中严格按照《工伤保险条例》和《工伤认定办法》的规定,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向用人单位下达了《工伤认定调查通知书》,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在答辩中人认为第三人赵俊在其单位工作时摔倒经九台市人民医院初次检查为普通摔伤,并未造成右膝前十字韧带、右膝半月板损伤,但在举证期内并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第三人赵俊右膝前十字韧带、右膝半月板损伤非工伤所致。经被告调查,第三人赵俊受伤后,先后就诊于九台区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其诊治具有连续性,并且治疗均属同一受伤部位,可以认定第三人赵俊右膝前十字韧带、右膝半月板损伤系2016年5月24日在工作中摔伤所致。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及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之规定,依法作出了3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综上所述,被告做出第三人赵俊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牧硕养殖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市人社局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及依据:1、作出行政行为程序证据:(1)2016年10月18日第三人赵俊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书;(2)2016年10月28日工伤认定调查通知书及EMS送达记录单;(3)2016年12月28日限期举证通知书及送达回证;(4)2017年3月21日工伤认定决定书及送达回执两份。以上证据证明程序合法;2、作出行政行为事实证据:(1)2016年7月16日王忠英(系原告牧硕养殖公司职工)提交的证人证言;(2)2016年5月25日九台区医院门诊诊断书及门诊病历;2016年6月3日九台区医院诊断报告单;2016年6月30日吉大一院门诊病历及核磁共振报告单、门诊诊断书;2016年8月23日至2016年9月3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住院病历及住院诊断书,证明第三人赵俊在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受伤后治疗没有中断并且其治疗属于同一伤害部位;3、被告作出行政行为适用法律的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章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九条。

第三人赵俊述称:原告牧硕养殖公司明知第三人真实病情是右膝半月板损伤、前交叉韧带损伤,并安排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邢剑波和梁晓雪陪同第三人去医院看病并了解了第三人的真实病情。2016年8月23日原告牧硕养殖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邢剑波又陪同第三人去中日联谊医院办理住院手续,了解了第三人的真实病情并交纳了手术所需的医药费,并于2016年11月29日和第三人一起办理了出院手续并打印了医疗费用明细和住院病案。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并没有第三人的病历本,却拿了虚假的病例本提起诉讼。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牧硕养殖公司的诉讼请求,依法支持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3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存在隐藏第三人真实病情的相关证据,请求法院按照相关法律处罚。

第三人赵俊向本院提供证据:1、2016年7月28日中日联谊医院门诊诊断书,证明第三人右膝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建议手术治疗;2、视听资料(光盘一张),证明第三人是在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受伤,原告牧硕养殖公司知晓第三人的真实病情。其他证据与被告市人社局相同。

经过庭审质证,被告市人社局对原告牧硕养殖公司证据有异议,认为第三人赵俊受伤后连续多次就诊于不同医院,并且其就诊部位为同一伤害部位,综合考虑其首诊医院为九台区级医院与之后确诊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的吉大一院、中日联谊医院在医资水平方面存在一定差异,并且病情存在合理的变化可能性,在有效的举证期内原告牧硕养殖公司也没有提供有效证据证明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非因公所致。第三人赵俊对原告牧硕养殖公司证据有异议,称当时受伤后没有干重体力的劳动,上楼都费劲,根本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也没有从事重体力劳动。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和第三人赵俊对被告市人社局程序证据无异议。第三人赵俊对被告市人社局事实证据无异议,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对被告市人社局事实证据(1)真实性有异议,对证言内容有异议,第三人赵俊是原告牧硕养殖公司职工,于2016年5月24日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的事实不否定,但是认为证人王忠英所述牛从第三人赵俊身上踩过这个事实不认可;对被告市人社局事实证据(2)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被告市人社局以此证明第三人赵俊连续治疗为同一部位,并认定其工伤是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有异议,应认定为挫伤。被告市人社局对第三人赵俊证据无异议,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对第三人赵俊提供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问题有异议,第三人赵俊在公司受伤后公司一直在配合第三人治疗,公司本着第三人赵俊为公司员工并作为弱势群体在没有明确证明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是否跟本次工伤有关系的情况下就为第三人赵俊缴纳所有费用,这体现公司人道精神,第三人赵俊将公司的做法作为其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的证据,这显然是不可取的,录音只能证明公司在为第三人赵俊进行治疗无法证明公司承认韧带拉伤和半月板损伤的事实。

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认定,原告牧硕养殖公司、第三人对被告程序证据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第三人赵俊对被告事实证据无异议,原告牧硕养殖公司虽对被告事实证据(1)有异议,但对第三人赵俊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受伤并无异议,故本院对被告市人社局事实证据予以确认。被告市人社局、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对第三人赵俊证据本身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牧硕养殖公司提供第三人赵俊的部分病例,因与被告市人社局事实证据一致,本院一并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赵俊是原告牧硕养殖有限公司职工,从事奶牛繁育员工作。2016年5月24日第三人赵俊在调牛过程中被牛刮倒,导致右膝受伤,之后分别就诊于九台区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等多家医院,被诊断为右膝前十字韧带、右膝半月板损伤。第三人赵俊向被告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被告市人社局于2017年3月20日作出3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第三人赵俊的受伤为工伤,工伤部位为右膝关节软组织挫伤,右膝前十字韧带损伤、右膝半月板损伤。原告牧硕养殖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期间,原告牧硕养殖公司向本院申请对第三人赵俊右膝前十字韧带、右膝半月板损伤与2016年5月24日受伤之间因果关系进行鉴定,第三人赵俊拒绝接受鉴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第三人赵俊为原告牧硕养殖公司的员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造成右膝受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认定工伤的情形。原告牧硕养殖公司、第三人赵俊均无异议。关于工伤认定部位,被告市人社局根据第三人赵俊受伤后连续治疗的相关病例,且治疗为同一部位的情况,认定其工伤部位为右膝关节软组织挫伤,右膝前十字韧带损伤、右膝半月板损伤,证据确凿充分。原告牧硕养殖公司虽怀疑第三人在休养期间又从事了其他重体力劳动导致其从右膝骨挫伤又发展为前十字韧带、半月板损伤,但不能提供证据,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被告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因此其提出的鉴定申请,在第三人赵俊拒绝情况下,本院不予受理其鉴定申请。原告牧硕养殖公司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第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吉林省牧硕养殖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吉林省牧硕养殖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张晓颖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记员  陈 曦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一)项第十九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