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交通行政补偿

靳才功诉绛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补偿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11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公路行政补偿 交通行政补偿 当事人:靳才功 绛县交通运输局 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 绛县人民政府 案号:(2016)晋行终249号 经办法院: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靳才功,男,1969年12月24日出生,汉族,住绛县。

委托代理人任芙芙、冯强强,山西衡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绛县人民政府,住所地绛县绛山街。

法定代表人薛玉马,该县县长。

委托代理人王述江,该县副县长。

委托代理人史君哲,山西欣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住所地绛县南樊镇。

法定代表人白箐杰,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于秀丽,该镇党委书记。

委托代理人张海存,绛县南樊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绛县交通运输局,住所地绛县仪门路1号。

法定代表人荆晨波,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永新,山西欣哲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靳才功因诉绛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补偿一案,不服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运中行初字第8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6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靳才功的委托代理人任芙芙、冯强强,被上诉人绛县人民政府的负责人王述江及其委托代理人史君哲,被上诉人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的负责人于秀丽及委托代理人张海存,被上诉人绛县交通运输局的法定代表人荆晨波及委托代理人王永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本案中,原告请求的是因被告征收其耕地的行政行为,要求被告支付其土地补偿、青苗补偿等费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原告所诉的行政行为,正是绛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的,故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和绛县交通运输局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应驳回靳才功对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和绛县交通运输局的起诉。绛县人民政府按照山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山西省公路局的批复,于2012年2月22日、2012年3月19日与靳才功签订“绛县二里半至翼城东梁壁一级公路建设占地青苗补偿协议书”。同时,靳才功也领取了征地补偿及青苗补偿款。结合绛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30日发布《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的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靳才功最迟应于2015年1月以前提起诉讼,靳才功于2015年5月提起行政诉讼,超过法定起诉期限,裁定驳回靳才功的起诉。

靳才功上诉称,1、绛县人民政府并未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进行公告,原审法院将起诉期限从公告之日开始计算,与事实不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起诉期限应当从上诉人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计算。绛县人民政府证明公告的证据是公告照片及情况说明,该公告照片是经过电脑后期处理的,绛县人民政府无法提供照片的原件,情况说明是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出具的,但没加盖公章,不具备证据的基本形式,因此无法证明绛县人民政府对行政行为进行了公告,上诉人无从知道作出行政行为的时间。2、原审法院将起诉期限从《青苗补偿协议》签订的时间起计算则更突显出本案行政行为的荒唐:2012年上诉人与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签订了《青苗补偿协议》,协议书中约定了青苗补偿的价款,但对征地、征地面积及征地补偿标准等内容只字未提,且本案中的一级公路于2013年11月峻工通车,而2014年5月29日山西省人民政府才作出批复,本案存在“先占后征”的情形,在《青苗补偿协议收》签订时,绛县人民政府尚未作出征地行为。请求依法撤销一审裁定;指定原审法院审理本案。

绛县人民政府辩称,上诉人关于绛县人民政府未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进行公告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起诉已经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是正确的,绛县人民政府对上诉人的征地补偿没有损害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且上诉人对补偿标准有异议,应先由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由作出土地征收批准的政府进行裁决,上诉人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因此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辩称,一审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公正做出裁定,一审法院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绛县交通运输管理局辩称,绛县交通运输管理局作为交通运输管理部门,依法对公路的规划建设行使职权,但当时公路所涉及的集体土地征收不是绛县交通运输管理局的行政职责范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绛县交通运输管理局不是法律规定的集体土地征收的组织实施主体,也不负有对土地征收补偿的义务。一审认定绛县交通运输管理局不是适格主体而驳回上诉人的起诉是正确的,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绛县人民政府在法定期限内提供与受理条件有关的证据:1、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的晋国土资函[2010]677号《关于翼城东梁壁到绛县卫庄公路改建工程绛县段项目用地预审的批复;2、2012年2月22日青苗补偿协议书;3、2012年3月19日青苗补偿协议书;4、2012年2月22日及3月19日的收据各一张 各方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本院根据上述有效证据认定如下起诉事实,翼城东梁壁至绛县卫庄公路改建工程是山西省交通运输厅同意建设的交通项目,其用地已列入《运城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大纲(2006-2020年)》;2012年,绛县人民政府开始实施该工程建设的土地征收工作,靳才功经营的耕地在其范围内;同年2012年2月22日、2012年3月19日,靳才功与其所在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签订了《青苗补偿协议》,靳才功领取青苗及土地补偿费共计42880元。2015年6月12日,靳才功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绛县人民政府、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绛县交通运输局向其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青苗补偿费、果树及其他林木补偿费、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共计77244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绛县人民政府的下级行政机关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因靳才功所使用的集体土地被征收而与靳才功签订的有关土地补偿内容的《青苗补偿协议》及靳才功领取费用的收据可以证实,该协议已经生效且双方已经实际履行;在此情况下,靳才功就上述补偿费用及数额提出异议,起诉绛县人民政府,该补偿协议是2012年初签订的,靳才功于2015年起诉,超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两年的起诉期限;绛县南樊镇人民政府和绛县交通运输局非土地征收行为的实施者,不是本案适格被告,靳才功对其的起诉应予驳回。综上,原审裁定驳回起诉是正确的,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郑 宏

代理审判员  郝玉震

代理审判员  卞俊梅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贺芳丽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