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电力行政征收

上诉人陈学义等五人不服土地行政征收一案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3日 案由:电力行政征收 土地行政征收 地矿行政征收 当事人:荔浦县国土资源局 陈光源 陈晓华 陈学义 陈光远 陈光久 案号:(2014)桂市行终字第139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陈学义,农民。

上诉人(一审原告)陈光源,荔浦县供电公司职工。

上诉人(一审原告)陈光久,农民。

上诉人(一审原告)陈光远,荔浦县供电公司职工。

上诉人(一审原告)陈晓华,农民。

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唐建林、唐宜祚,桂林市星宇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荔浦县国土资源局。

法定代表人莫勇,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蒋雄晟。

委托代理人刘子茂。

诉讼记录

上诉人陈学义等五人因土地行政征收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荔浦县人民法院2014年8月4日作出的(2014)荔行初字第2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受理了本案并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9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陈学义、陈光久及五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唐建林、唐宜祚,被上诉人荔浦县国土资源局的委托代理人蒋雄晟、刘子茂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判决查明: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于2013年9月11日以《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关于荔浦县2013年第二批次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桂国土批函(2013)436号)文件的批复,批准同意将荔浦县青山镇永华村民委员会、荔城镇古城村民委员会、黄寨村民委员会、沙洞社区居民委员会、中山社区居民委员会的集体土地1.9285公顷转为建设用地并征收为国有,作为荔浦县2013年第二批次城市建设用地。原告承包经营的位于荔柳公路永华路段庆阳屯的351.74㎡土地在此次被征收的范围内。2013年9月17日,荔浦县人民政府发布了(2013)第06号《荔浦县人民政府征收土地方案公告》,将征收土地位置、被征地村组及面积、土地补偿和安置补助标准、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青苗补偿标准等事项作了公告;同月23日,被告发布了《荔浦县国土资源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将十二个被征地村组的征地地类、面积、土地补偿、安置补助费标准和费用总额,以及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青苗补偿标准等事项予以公告。两公告明确土地补偿和安置补助标准按《桂林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布新一轮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的通知》(市政(2013)15号)文件执行,原告所在的青山镇永华村庆阳屯的旱地、林地按69万元/公顷即46000元/亩的标准给予补偿;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按荔政办发(2010)75号文件执行,青苗补偿标准按荔政发(2010)36号文件执行。两公告发出后,由于原告拒不配合被告的征收土地工作,被告依法组织人员到被征收土地进行实地面积丈量、统计地上附着物。经丈量统计,原告的被征土地面积是351.74㎡的旱地,地上附着物竹子。根据市政(2013)15号文件标准,原告的被征收土地补偿费及安置补助费是24270.10元;地上附着物竹子按荔政发(2010)36号文件标准,补偿费用是814元,两项合计25084.10元。2013年12月18日,被告向原告发出了《领款通知书》,但原告以补偿低为由拒绝领取。2013年12月31日,被告将原告拒绝领取的各项补偿费提存于荔浦县公证处,并依法于2014年1月6日作出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责令原告在收到决定书之日起五日内交出被征收的土地。原告不服,向桂林市国土资源局申请行政复议。2014年4月18日,桂林市国土资源局作出市国土资复决字(2014)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的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

另查明,至2014年7月11日本案开庭审理时止,被告没有组织实施过针对原告承包经营的土地的强制征地行为。

一审判决认为:荔浦县人民政府为了实施本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市建设规划,经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桂国土批函(2013)436号文件的批复,将荔浦县青山镇永华村民委员会、荔城镇古城村民委员会、黄寨村民委员会、沙洞社区居民委员会、中山社区居民委员会的集体土地1.9285公顷转为建设用地并征收为国有,作为荔浦县2013年第二批次城市建设用地。原告所承包经营的土地在桂国土批函(2013)436号文件批准征收的范围内。被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组织实施对原告承包经营的土地的征收工作并无不当。在整个征地过程中,被告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和国家规定的征收土地补偿标准、征收土地范围开展征收工作,因原告拒不交出土地,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管理部门责令交出土地”的规定,作出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以被告征收土地补偿标准低、征地程序违法为由,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以支持。被告作出的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分得当,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维持被告荔浦县国土资源局于2014年1月6日作出的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人陈学义等五人上诉称,一、荔浦县人民政府及被上诉人具体行政行为不合法及越权行政和滥用职权。1、《荔浦县人民政府征收土地方案公告》是在2013年10月23日公布,并非在2013年9月17日公布。对此,从五上诉人提交的7张公告照片可以看出,荔浦县人民政府该公告的纸张比被上诉人在2013年9月22日、10月21日的公告和通知的纸张新。荔浦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中,确认五上诉人的7张公告照片是真实的,证实五原告指控荔浦县人民政府该公告的公布时间超过国土资源部2001年10月22日第10号令第四条“在收到征用土地方案批准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进行征用土地公告”的规定。被上诉人无证据证实荔浦县人民政府该公告是在2013年9月17日公布。2、被上诉人在2013年9月22日公布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没有报经荔浦县人民政府批准。被上诉人在该《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中明确规定该方案必须报经荔浦县人民政府批准后才生效、才能执行。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任何事实,没有任何的荔浦县人民政府文件证明被上诉人的该《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经过荔浦县人民政府批准。没有经荔浦县人民政府批准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是不合法的、无效的。3、本案中,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证实,被上诉人的《征收土地补偿费及安置补助费分配表》的补偿安置标准是按荔浦县人民政府2010年的标准,没有按桂林市人民政府2013年的征地补偿标准补偿。二、被上诉人在本案中土地行政程序不合法。1、被上诉人在2013年9月22日《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没有听取庆阳屯集体经济组织意见,也没有听取五上诉人的意见。2、被上诉人在2013年12月18日及2014年元月6日给五上诉人的“领款通知”及“送达回证”,均没有直接送达给五上诉人,送达的主体不合法。3、被上诉人2013年12月31日委托赖雪玲办理征收及拆迁补偿款项提存公证,赖雪玲不是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也不是青山镇人民政府的派出人员,受委托人的主体不合法。4、被上诉人在2014年元月6日给五上诉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的送达也不是被上诉人直接送达,无证据证实被上诉人与受托人有委托手续,受委托人的主体不合法。三、五上诉人在2005年12月19日起依法取得位于荔浦县青山镇荔柳公路永华路段庆阳屯与华海衣架厂相邻的351.74平方米的林地,是合法用地,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但是荔浦县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未能严格依法予以保护损害了五上诉人合法权益,明显袒护被上诉人。1、荔浦县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确认五上诉人提交的351.74平方米林地的协议书客观真实、合法,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说明五上诉人的该宗林地是合法取得,应当受到法律保护。2、2013年8月2日,五上诉人的上述林地在没有合法征用的情况下,被荔浦县县委、县政府组织所谓的“综合执法队”强行毁坏,不能恢复,没有证据证实被上诉人没有参予“综合执法队”活动。而且,被上诉人是知情的。作为一个主管全县土地的被上诉人来说,对违法毁坏五上诉人的合法土地的违法行为,没有做到事先制止和没有及时向上级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汇报,在损毁过程中以及在被损毁之后,被上诉人仍然没有予以制止。对造成五上诉人合法土地被非法损毁的后果,被上诉人是失职的,是土地行政不作为的表现。是有责任的。3、荔浦县县委、县政府对五上诉人的合法土地毁地在先,造成五上诉人已无地被征,而被上诉人的征地行为在后,在五上诉人己经失掉被征收的土地情况下,根本不存在“阻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的事实。被上诉人依据哪个法律、哪个事实责令五上诉人交出已被毁灭的土地呢?荔浦县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以“被告没有组织实施过针对原告承包经营的土地强制征地行为”,又称“被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组织实施对原告承包经营的土地征收工作并无不当”。显然无视被上诉人在本案中的土地行政错误及违法行为,明显偏袒被上诉人,严重损害了五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所作出的“维持被告荔浦县国土资源局于2014年1月6日作出的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的判决,也完全是错误的。五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在本案中严重违反土地行政法定程序,超越职权和滥用职权,具体行政行为违法,而且,被上诉人在五上诉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所指的351.74平方米林地和其他土地客体已经灭失,责令交出已经毫无实际意义和法律依据。荔浦县人民法院迫于压力作出的错误判决,应当依法予以撤销。故请求上级人民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撤销荔浦县人民法院的判决,改判撤销被上诉人在2014年1月6日给五上诉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

被上诉人荔浦县国土资源局答辩称,被答辩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荔浦县人民政府及答辩人实施征收土地行为是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荔浦县人民政府及答辩人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关于荔浦县2013年第二批次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桂国土批函(2013)436号),将荔浦县青山镇永华村民委员会、荔城镇古城村民委员会、黄寨村民委员会、沙洞社区居民委员会、中山社区居民委员会的集体土地1.9285公顷转为建设用地并征为国有,作为荔浦县2013年第二批次城市建设用地。被答辩人承包经营的集体土地位于荔柳公路永华路段庆阳屯,面积351.74平方米,列入此次征收范围。二、荔浦县人民政府及答辩人实施的征地工作,程序是合法的,补偿是到位的。2013年9月17日,荔浦县人民政府发布了(2013)第06号《荔浦县人民政府征收土地方案公告》,并张贴辖区村(居)委会办公楼公告栏,将征收土地位置、被征地村组及面积、土地补偿和安置补助标准、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青苗补偿标准等事项作了公告;同月23日,答辩人发布了《荔浦县国土资源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将十二个被征地村组的征地地类、面积、土地补偿、安置补助标准和费用总额,以及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青苗补偿标准等事项予以公告,同时张贴所辖区村(居)委会办公楼公告栏。两公告明确土地补偿和安置补助标准按《桂林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布新一轮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的通知》(市政(2013)15号)文件执行。被答辩人所在青山镇永华村庆阳屯的旱地、林地按69万元∕公顷(即46000元∕亩)的标准给予补偿;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按荔政办发(2010)75号文件执行,青苗补偿标准按荔政发(2010)36号文件执行。两公告公布后,由于被答辩人拒不配合答辩人的征收土地工作,答辩人依法组织人员到被征收土地进行实地面积丈量,统计地上附着物。经丈量统计,上诉人的被征土地面积是351.74平方米,地类为旱地,地上附着物为竹子。答辩人分别将被答辩人土地和地上附着物造册登记(《征收土地补偿费及安置补助费分配表》和《征收土地青苗及地上附着物付款登记表》)。根据市政(2013)15号文件标准,被答辩人的被征收土地补偿费及安置补偿费是24270.10元;地上附着物(竹子)按荔政发(2010)36号文件标准,补偿费用是814元,两项合计25084.10元。2013年12月18日,答辩人向上诉人发出了《领款通知书》,但被答辩人以补偿低为由拒绝领取。2013年12月31日,答辩人将被答辩人拒绝领取的各项补偿费提存于荔浦县公证处,并依法于2014年1月6日作出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责令被答辩人在收到决定书之日起五日内交出被征收的土地。被答辩人不服,向桂林市国土资源局申请行政复议。2014年4月18日,桂林市国土资源局作出市国土资复决字(2014)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答辩人的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三、被答辩人提出的2013年8月2日被荔浦县委、政府组织所谓的“综合执法队”强行毁坏被答辩人的农作物,夷为平地并进行建设。该行为答辩人根本不知情,法律也不赋予答辩人的调查权和处理权。在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桂国土批函(2013)436号文件批复之前,答辩人从未进行过实施用地行为,至今也未申请任何部门强制实施执行,因此未批先用无事实依据。综上所述,答辩人作出的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得当。一审法院作出的荔行初字第24号行政判决是正确的,被答辩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其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经审查,本院确认一审判决确认的证据合法有效,可作为定案依据。据此,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焦点是被上诉人荔浦县国土资源局作出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事实是否清楚,程序是否合法,适用法律是否正确。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关于荔浦县2013年第二批次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桂国土批函(2013)436号),荔浦县青山镇永华村民委员会、荔城镇古城村民委员会、黄寨村民委员会、沙洞社区居民委员会、中山社区居民委员会的集体土地1.9285公顷转为建设用地并征收为国有,作为荔浦县2013年第二批次城市建设用地。本案上诉人所使用的被征收集体土地位于荔柳公路青山镇永华路段公路旁,面积351.74平方米,属于此次征收范围内。荔浦县人民政府及被上诉人遵循“两公告一登记”原则,依法依规组织实施此次土地征收工作,分别发布了(2013)第06号《荔浦县人民政府征收土地方案公告》及《荔浦县国土资源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并按《桂林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布新一轮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的通知》(市政(2013)15号)规定的补偿标准进行征地补偿。五上诉人不领取补偿款,亦不交出被征收土地,被上诉人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收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交出土地……”之规定作出荔国土资责字(2014)14号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其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依据正确,一审判决对此予以维持并无不当。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征地行政程序不合法及越权行政的理由因无证据支持而不能成立,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五上诉人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陈桂良

审 判 员  陶明

代理审判员  吕明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书 记 员  万强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

第四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