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行政确认

李长文与洮南市公安局其他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18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确认 治安行政确认 司法行政行政确认 当事人:李长文 洮南市公安局辩称 洮南市公安局于2016年7月12日作出洮南公(大)处罚决字 李长文提供的证据主要有 洮南市公安局 李长文诉称 案号:(2016)吉0881行初字22号 经办法院:吉林省洮南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长文,男,1957年出生,满族,退休教师,现住吉林省洮南市。

委托代理人赵辉,吉林赵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洮南市公安局,住所地:北部新城。

法定代表人张大伟,局长。

委托代理人韩吉祥,该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朱玉峰,该局大通派出所所长。

第三人王殿利,男,1971年出生,汉族,农民,住吉林省洮南市。

被告洮南市公安局于2016年7月12日作出洮南公(大)处罚决字(2016)3199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2016年5月10日王殿利刚种完的6亩玉米地因李长文指使贾振峰给毁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给予李长文行政拘留十五日的行政处罚。

原告李长文诉称:2016年7月12日被告以原告2016年5月10日毁坏王殿利耕种的4亩玉米地为由,对原告行政拘留15日,该处罚决定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足,4亩耕地是原告通过洮南法院诉讼活动认定为林地,并由王殿利返还原告的。同时原告拖地时间是2016年5月9日,王殿利没有播种玉米的行为,原告依法行使林地经营权,行政处罚违法无效,现特诉至人民法院,请求:1、依法撤销被告洮南公(大)处罚决字(2016)3199号行政处罚决定;2、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原告李长文提供的证据主要有:

证据一:洮南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吉0881民初267号,证明:原告与第三人的纠纷通过诉讼解决。

证据二:1998年5月10日李长文的林权执照,证明:面积是五亩。

证据三:1992年1月1日李长文与洮南市大通乡三富村签订的承包树地合同书,证明:公安机关认定处罚的六亩地在该合同书五公顷范围内。

证据四:2005年林权证一份,证明:原告是权利人,公安机关处罚的六亩在此范围内。

被告洮南市公安局辩称:1、该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所称的4亩耕地通过洮南法院诉讼活动认定为林地并由王殿利返还原告,该4亩地与本案洮南市公安局认定的六亩玉米地并非同一块耕地。经洮南市公安局现场勘查,被毁面积共1.1公顷。其中的0.4公顷·才是原告所称的4亩耕地,涉及该0.4公顷土地被毁问题洮南市公安局不予处理,只是处理余下被毁损的6亩玉米地。2、关于被答辩人违法事件认定问题。被害人王殿利是2016年5月10日到的大通派出所报案,称2016年5月9日发现土地被毁,具体是哪一天被毁没法认定,被原告指示损毁玉米地的证人贾振峰也说记不清什么时间损毁的土地,由于具体时间查不清,所以大通派出所就按王殿利报案的时间填写了李长文违法毁地的时间。3、关于王殿利是否有播种玉米行为的问题。被害人王殿利是雇佣那磊在2016年5月5日左右种的玉米,那磊可以证实,经洮南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现场勘查,被毁土地照片上可见玉米粒和化肥颗粒,可以认定被害人王殿利有播种玉米行为。综上,洮南市公安局对李长文故意损毁财物进行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请求法院依据事实和法律,判令驳回原告的一切诉讼请求。

被告洮南市公安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证据一:认定事实的证据,1、2015年王殿利与三富村的承包合同2、(1)证人笔录贾振峰证明李长文让其将王殿利种的玉米地毁坏。(2)那磊笔录证明帮王殿利种玉米。(3)王国军笔录证明贾振峰毁地。(4)王殿利笔录证明被毁坏土地及面积的事实。(5)李长文笔录证明他让贾振峰毁坏第三人玉米地。3、现场勘查材料证明玉米地被毁坏的事实。4、李长文户籍表证明身份信息 证据二:程序方面的证据,受案登记表、回执。延长期限报告。处罚告知笔录,呈请处罚报告,处罚决定书。呈请停止执行拘留报告书。

证据三:1、2016年7月4日,三富村的证明,证明王殿利承包地的面积,四至。2、2016年5月31日大通林业站证明,证明2015年李长文种林木的地是0.3公顷。3、情况说明,证明王殿利被毁0.4公顷树地,因双方有争议,派出所不予处理。

证据四: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四十条一条第一款规定。

第三人王殿利述称,不同意原告的起诉意见。我一共种了一晌一亩五地玉米,我俩有争议的并经法院判决的是四亩,他都毁了,法院判的我不追究了,现在公安局处罚的是毁坏其他地的行为。

第三人王殿利未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

对证据一的质证意见:无异议;对证据二的质证意见:对证据本身无异议,但实际面积是否包括处罚面积不能认定;对证据三的质证意见:合同无异议,但不在我们处罚他毁地的范围不是一个地。对证据三的质证意见:与对证据3的质证意见一致。

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

第三人种的玉米地也就是原告毁地,不在原告提供的合同范围内。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

对证据一的质证意见:1、合同书中地类是盐碱地,和本案林地无关。也不在原告的林地范围内。2、对贾振峰的笔录无异议;那磊是第三人的外甥,那磊没有种地行为,仅抛洒种子,在林木间空地。王国军的笔录无异议。对本人笔录无异议。对王殿利的笔录不能证明第三人的种地行为和面积,应以其他客观证据加以确认。3、有异议,该材料没有结论性认定耕种林地的具体面积,没有把树的占地面积去掉。也没有确定地下是否深埋玉米种子从而证实是否有耕种行为。现场示意图确定的范围在原告的林权证范围内。第三人侵权在先。故行政机关不应保护其非法利益。4、没有异议。

对证据二的质证意见:对法律依据没异议,但原告没有违法,是依法维权。对被告的执法程序没有异议。

对证据三的质证意见:是无效证据,有涂改增加,书写笔迹也不一致。没有加盖公章。该地不是本案争议土地,是在李长文林地以外的土地。地类性质是耕地,本案争议的土地是林地。2、没有出证人员的签字,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指向的地点在原告的林权证的范围内,是原告的林地范围。双方之间纠纷多年,存在互相种树毁树的行为,不能证明林地的归属及地类性质。仅证明栽树行为,故不能证明第三人的合法使用行为。3、该证明不具备法律效力,不能作为合法证据,公安机关没有权利证明地类的性质。

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无异议。

诉讼记录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上述原、被告所提供的书面证据,原、被告双方对其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12日,被告洮南市公安局认定2016年5月10日第三人王殿利刚种完的6亩玉米地因李长文指使贾振峰给毁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作出洮南公(大)处罚决字(2016)319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给予原告李长文行政拘留十五日的行政处罚。在对李长文执行拘留时因检查出其病情严重可能危及生命安全,被告停止对李长文执行行政拘留。原告李长文不服洮南公(大)处罚决字(2016)3199号行政处罚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案件基本情况

另查明,原告李长文与第三人王殿利因土地使用权属发生纠纷,原告李长文提起民事诉讼,2016年3月4日本院作出(2016)吉0881民初267号民事判决,第三人王殿利不服判决上诉至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申请撤回上诉,2016年7月25日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准许第三人王殿利撤诉。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2016年7月12日被告洮南市公安局作出洮南公(大)处罚决字(2016)3199号行政处罚决定时,本案涉案土地使用权属尚在民事诉讼中,因一方当事人上诉,判决未发生法律效力,即本案涉案土地使用权属尚未确定。在涉案土地使用权属尚不明确的情况下,被告洮南市公安局即以李长文指使贾振峰毁了王殿利刚种完的6亩玉米地为事实依据,作出洮南公(大)处罚决字(2016)3199号行政处罚决定,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行政行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从新作出行政行为:(一)主要证据不足的;…。”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洮南市公安局作出的洮南公(大)处罚决字(2016)3199号行政处罚决定。

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被告洮南市公安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吴 士 伟

审判员  卢 伟 光

审判员  刘 日 中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记员  刘慧(兼)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