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电力行政复议

新疆兵团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11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复议 电力行政复议 地矿行政复议 水利行政复议 当事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新疆兵团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案号:(2016)兵0201行初10号 经办法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库尔勒垦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新疆兵团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北京南路946号金坤大厦综合楼续建1栋14层办公1。

法定代表人蔡新平,职务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姚臻,新疆联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库尔勒市人民西路。

法定代表人冯刚,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米海强,男,第二师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工资仲裁信访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张云山,男,第二师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

被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光明路196号。

法定代表人岳有堂,职务局长。

第三人张光龙(系张青禄之子),男,1989年出生。

委托代理人蒲泽林,新疆孔其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新疆兵团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兵团水电公司)不服被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二师社保局)于2016年1月29日作出的(2016)师劳社工决字第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及被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兵团社保局)于2016年4月25日作出的兵人社复决字(20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于2016年9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9月8日受理后,于2016年9月8日向被告兵团社保局、第三人张光龙、于2016年9月10日向被告二师社保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0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兵团水电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姚臻,被告二师社保局的委托代理人米海强、张云山,第三人张光龙的委托代理人蒲泽林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兵团社保局及其负责人,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缺席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二师社保局于2016年1月29日,对原告兵团水电公司及第三人张光龙作出(2016)师劳社工决字第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张青禄在上班途中遇到的事故伤害,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应为工伤。原告兵团水电公司不服,向被告兵团社保局提出行政复议。2016年4月25日,被告兵团社保局作出兵人社复决字(20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五章第二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维持二师社保局2016年1月29日作出的(2016)师劳社工决字第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原告兵团水电公司诉称:1、2014年3月19日原告兵团水电公司三十八团项目部与乌鲁木齐市陆翔劳务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劳务分包协议书,将三十八团石门水库导流、泄洪洞工程所有混凝土、模版、脚手架等劳务工作全部承包给了该公司,原告没有单独录用张青禄从事劳务,与张青禄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张青禄因交通事故死亡不应认定为工伤;2、对于认定工伤的事实为2014年10月18日原告三十八团石门水库项目部安排车辆人员去三十八团客运站接农民工张青禄等人去项目部工地干活,返回途中遭遇车祸身亡,对于该事实两被告没有具体核实查证;3、对于认定工伤的主要证据李某等五人的证人证言,被告未核实其真实性、客观性;4、被告二师社保局在没有经过劳动关系仲裁程序下直接认定张青禄和原告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程序不合法,被告兵团社保局未对二师社保局的认定程序进行审查就维持二师社保局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亦属于程序不合法;5、被告二师社保局在法院撤销(2015)师劳社工决字第0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后,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一样的《工伤认定决定书》,被告兵团社保局又以同样的理由维持了该工伤认定决定书,两被告的行为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综上,请求法院依法撤销(2016)师劳社工决字第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以及兵人社复决字(20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及送达费。

原告兵团水电公司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1、(2015)库垦行初字第13号行政判决书,证明被告二师社保局和兵团社保局在法院撤销其《工伤认定决定书》和《行政复议决定书》后,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了相同的行政行为是违反法律规定的;2、证人董某(原告三十八团石门水库项目部副经理)的证言,证实没有派车辆人员接送张青禄上班的事实;3、2015年10月19日(2015)库垦行初字第13号行政案件庭审笔录中董某、周振江、李洋洋的证人证言,证实董某当天未叫马某1和马某2去其办公室安排工作。

经庭审质证,被告二师社保局对原告兵团水电公司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于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2015)库垦行初字第13号行政判决书撤销(2015)师劳社工决字第0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以及兵人社复决字(2015)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理由是两被告未在法定期间提交答辩状和证据,但对张青禄在事故中受到伤害死亡认为应该认定为工伤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对于证据2不予认可,理由是该证人是原告的职工与原告存在利害关系,其证言缺乏证据效力;对证据3不予认可,证人均系原告单位的职工,和其有利害关系,其证言是不真实的。第三人张光龙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和被告二师社保局一致。

被告二师社保局辩称,2014年10月18日,张青禄由原告三十八团石门水库项目部派来的车辆从第二师三十八团客运站接送至石门水库项目工地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张青禄身受重伤,抢救无效死亡,通过马某1、马某2、曾文侯、王某、李某的证言和第三人张光龙提供的视频资料可以认定张青禄已被原告兵团水电公司三十八团石门水库项目部领导招用,张青禄与原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张青禄乘坐新M×××××小型轿车发生的交通事故经且末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张青禄在此次事故中无责任,故张青禄受到的意外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工伤认定情形,故被告作出的(2016)师劳社工决字第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维持该《认定工伤决定书》。

被告二师社会保障局于2016年9月18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1、《工伤认定申请书》、《工伤认定申请表》,证明第三人张光龙向二师社会保障局申请认定其父亲张青禄为工伤(亡),二师社会保障局受理了申请且程序合法; 2、证人李某、王某、马某1、曾某、马某2等五人的证人证言、马某1的询问笔录,证实原告兵团水电公司派车接张青禄去工地工作的事实; 3、《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且末县公安局出具的《死亡证明》各一份,证明张青禄在2014年10月18日发生的交通事故中死亡,在该起交通事故中张青禄无责任; 4、《劳务工花名册》,证实李某、王某、马某1、曾某、马某2等证人系原告的工人,而死者张青禄因为刚招录,所以名册上没有他的名字; 5、视频资料,证实原告的项目部副经理董某认可其派人接张青禄上班,在张青禄死亡后还给了5000元的事实; 6、乌鲁木齐市陆翔劳务有限责任公司工商登记信息一份和乌鲁木齐陆翔劳务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场所相关照片一组,证实原告认为与乌鲁木齐市陆翔劳务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劳务分包协议书,故和张青禄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但是该组证据证实用工主体就是原告,张青禄和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故张青禄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 7、被告二师社会保障局认定工伤的法律依据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

经庭审质证,原告兵团水电公司对被告二师社保局提交的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且对被告二师社保局程序合法无异议;对于证据2中李某等五人的证言和询问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对证据3的真实性认可,但是认为缺乏和本案的关联性;对证据4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缺乏和本案的关联性;对证据5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缺乏和本案的关联性;对证据6不认可,缺乏和本案的关联性;对证据7无异议,但是对于二师社保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认定工伤的法律依据有异议,原告认为被告二师社保局片面适用了法律,没有严格审查张青禄是否属于职工身份,且张青禄没有和原告形成劳动关系。

第三人张光龙对被告二师社保局提交的证据材料、依据认可,无异议。

被告兵团社保局未出庭但在法定期间提交了书面答辩状,其辩称:兵团社会保障局以《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复议办法》第三十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依法对于原告兵团水电公司提起的行政复议,进行审查,对(2016)师劳社工决字第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依法作出维持决定的法律适用正确。被告在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的申请后,书面审查了二师社保局提交的相关证据,可以认定张青禄经原告三十八团石门水库项目部领导招录,前往工地工作,其与原告之间形成劳动关系。2014年10月18日,张青禄由原告三十八团石门水库项目部派来的车辆从第二师三十八团客运站接送至石门水库项目工地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张青禄身受重伤,抢救无效死亡。原告认为五名证人证言均系伪证,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二师社保局采信该证言并无不妥。原告还认为,二师社保局在工伤认定中没有认定存在劳动关系的权利,但是根据法律规定,二师社保局在工伤认定中有权进行劳动关系确认。根据以上事实,被告兵团社保局依法维持二师社保局作出认定张青禄为工伤(亡)的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第三人张光龙述称,第三人认可两被告的答辩意见,两被告认定张青禄与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认定张青禄在上班途中受到交通事故致死为工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维护了受工伤事故伤害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对两被告依法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及行政复议决定书予以维持。

第三人张光龙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1、且末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且公(技)鉴(法)字[2014]084号《鉴定文书》一份,证明张青禄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死亡;2、火车票两张,证明张青禄从霍尔果斯至库尔勒后又转至三十八团石门水库工地上班的事实;3、且末县公安局交警队的询问笔录三份(被询问人分别为马某1、高庆美、唐垒),车辆保险单一份,证明经原告三十八团石门水库项目部安排车辆将张青禄送至工地干活的途中发生事故的情况,实际车主是马某2;4、证人马某1的证言,证实2014年10月18日张青禄由原告三十八团石门水库项目部派来的车辆从第二师三十八团客运站接送至石门水库项目工地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的事实;5、视频资料,证实事故发生后马某1带着死者家属等人找董某解决此事的情况;6、2015年10月19日(2015)库垦行初字第13号行政案件中马某1出庭时的证人证言,证实马某1接张青禄去工地上班的事实。

经庭审质证,原告兵团水电公司对第三人张光龙提供的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张青禄是在抢救无效后死亡的,而不是在送往医院的路途中死亡的;对于证据2的真实性认可,但不认可张青禄前往石门水库工地干活的事实;对于证据3的真实性认可,但原告认为缺乏和本案的关联性,对于保险单真实性认可,但是证明问题不认可;对于证据4的真实性不认可,认为马某1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其证言缺乏证据效力;对于证据5视频资料的真实性认可,但原告认为无法证实原告与张青禄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对证据6的真实性不认可,认为也不能证实董某安排马某1接张青禄上班的事实。

被告二师社保局对第三人张光龙提供的证据予以认可。

本院对以上证据认证如下: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因系生效判决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3,因证人系原告单位职工且无其他证据相作证,本院不予采信;对被告二师社保局提供的证据1、3、4、5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二师社保局提供的证据7,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二师社保局提供的证据2,结合原告提供的证据1(2015库垦行初第13号行政判决书)中的经审理查明部分,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二师社保局提供的证据6,和本案缺乏关联性不予采信;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1、2、3、5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4、6结合原告提供的证据1(2015库垦行初第13号行政判决书)中的经审理查明部分,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4年10月18日,马某1受原告兵团水电公司副经理董某指派接工人上班,当日22时30分许,张青禄在第二师三十八团客运站乘坐马某1驾驶的新M×××××号上海别克牌小型轿车前往第二师三十八团石门水库工地。当日23时40分许,马某1驾驶新M×××××号上海别克牌小型轿车沿且末县三十八团兵团道路由北向南行驶至63公里加700米处时,因操作不当侧翻,致使乘坐人张青禄受伤,经巴州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2014年10月19日12时30分许死亡。该交通事故,经且末县公安交警大队出具且公交认字(2014)第2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当事人马某1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当事人张青禄无事故责任,当事人唐垒、高庆美对此事故无责任。 2015年1月8日,张青禄之子张光龙向被告二师社保局申请认定工伤。2015年2月27日,被告二师社保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作出(2015)师劳社工决字第0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张青禄受到事故伤害认定为工伤。原告兵团水电公司不服,于2015年4月23日向被告兵团社保局提出行政复议。2015年7月12日,被告兵团社保局作出兵人社复决字(2015)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二师社保局《认定工伤决定书》。后,原告不服于2015年9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2015)师劳社工决字第0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以及兵人社复决字(2015)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本院于2015年12月19日作出(2015)库垦行初字第13号行政判决书,判决书认为被告二师社保局和兵团社保局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应当视为没有相应证据,因此判决撤销(2015)师劳社工决字第0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以及兵人社复决字(2015)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并责令被告二师社保局对第三人要求认定张青禄为工伤的申请重新认定。被告二师社保局于2016年1月29日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2016)师劳社工决字第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张青禄在上班途中遇到的事故伤害,应为工伤。原告兵团水电公司不服,向被告兵团社保局提出行政复议。2016年4月25日,被告兵团社保局作出兵人社复决字(20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二师社保局作出的(2016)师劳社工决字第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后,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被告二师社保局是按照有关规定设立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具有受理工伤待遇申请的法定职权,因此,被告二师社保局主体适格。《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条规定:"依照本法履行行政复议职责的行政机关是行政复议机关。"被告兵团社保局是按照有关规定设立的行政复议机关,具有受理行政复议申请的法定职权,因此,被告兵团社保局主体适格。原告兵团水电公司是行政行为的相对人,第三人张光龙系张青禄之子,是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故原告兵团水电公司、第三人张光龙主体适格。本案中,原告兵团水电公司及第三人张光龙对被告二师社保局、兵团社保局的行政主体资格、行政职权、程序合法性以及张青禄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1、被告张青禄和原告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2、张青禄在交通事故中受到的事故伤害是否构成工伤;3、被告二师社保局是否有权在认定工伤时一并确定劳动关系,本院评析如下: 1、张青禄和原告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此条明确指出产生劳动关系的时间是用工之日,即使劳动者没有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只要存在用工行为,该用人单位就与劳动者建立了劳动关系。本案中,马某1受原告兵团水电公司副经理董某指派接工人上班,张青禄在第二师三十八团客运站乘坐马某1驾驶的小轿车前往第二师三十八团石门水库工地,当张青禄坐上马某1的车开始,双方就建立了劳动关系,对此事实原告方不予认可,原告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董某指派马某1去接张青禄上班,本院认为被告二师社保局和第三人提供的证据结合(2015)库垦行初第13号民事判决书中审理查明的部分,可以确认该事实,故本院认为张青禄和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2015)库垦行初第13号民事判决书是生效的判决,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对判决书中的审理查明部分应予确认。 2、对于张青禄是否构成工伤,被告二师社保局认为:张青禄在上班途中遇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事故伤害,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应为工伤。张青禄在上班途中遇交通事故死亡,该事故经且末县公安交警大队出具且公交认字(2014)第2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青禄无事故责任,其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本院认为被告二师社保局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书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兵团社保局维持二师社保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并无不当。 3、被告二师社保局是否有权在认定工伤时一并确定劳动关系。原告认为,二师社保局在没有经过劳动关系仲裁程序下直接认定张青禄和原告存在劳动关系,程序不合法。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工伤认定是劳动行政部门的法定职责,而劳动关系的存在与否是作出工伤认定的前提,如果先通过劳动仲裁确认劳动关系,再进行工伤认定,不符合行政效率原则,也容易给当事人造成极大负担,不利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同时结合《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劳动行政部分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是否具有劳动关系确认权请示的答复》,被告二师社保局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具有认定受到伤害的职工与企业存在劳动关系的职权。

被告兵团社保局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但其在法定期间提交了答辩状,答辩状中列明了作出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在复议期间,原告兵团水电公司、被告二师劳动局、第三人并未提供新的证据和依据,且原告兵团水电公司、被告二师劳动局、第三人对兵团社保局程序合法无异议,故被告兵团社保局维持二师社保局的复议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综上,被告二师社保局和被告兵团社保局作出的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新疆兵团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迟万龙

审 判 员  刘素梅

代理审判员  张丽丽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陶欢欢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九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六)项第五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第三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