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财政行政征收

黄广才与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政府、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赔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10月3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征收 财政行政征收 当事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政府 黄广才 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委员会地窝堡乡人民政府 案号:(2017)新01行赔初44号 经办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黄广才,男,1979年9月30日出生,汉族,新疆江鹏永驻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财务总监,住乌鲁木齐市。

委托代理人:艾国,男,1970年1月13日,汉族,新疆江鹏永驻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出纳,住乌鲁木齐市。

被告: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政府。住所地:乌鲁木齐市四平路2288号。

法定代表人:郝建民,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政府区长。

委托代理人:曹国忠,男,1977年2月25日出生,汉族,乌鲁木齐市新市区房屋征收与补偿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住乌鲁木齐市。

委托代理人:高波,新疆星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委员会地窝堡乡人民政府。住所地:乌鲁木齐市。

法定代表人:尼加提·艾山,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委员会地窝堡乡人民政府乡长。

委托代理人:高波,新疆星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黄广才因与被告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政府(下称新市区政府)、被告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委员会地窝堡乡人民政府(下称地窝堡乡政府)房屋行政征收及行政赔偿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向被告新市区政府、被告地窝堡乡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6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黄广才及其委托代理人艾国、被告新市区政府委托代理人曹国忠、高波、被告地窝堡乡政府法定代表人尼加提·艾山、委托代理人高波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黄广才诉称,2015年7月26日,新市区政府下发《关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改扩建项目用地范围内停止一切建设的通知》,对包括我在内的房屋进行征收拆迁。2015年8月27日,地窝堡乡政府下发《关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改扩建项目用地范围内企业停产停业和自行搬迁的通知》。同年11月5日,我在面临如不签订征收补偿协议,房屋将被强拆的情况下,被迫与被告签订了《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由于被告的征迁行为及双方签订的《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的合法性、有效性及程序方面均属违法,故请求法院依法确认违法无效。1、被告与我签订的《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中涉及的《自治区重点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补偿标准》及《关于印发国家自治区及市重点建设项目涉及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办法的通知》属于对集体土地征收补偿适用的规定,而本案中被征收的我的土地系国有土地,并非集体土地,被告适用上述规定错误;2、被告未遵循“房地一体”原则对我的建筑物及土地进行公平补偿,未将我的土地价值计算在内,且未按照法律规定给付我搬迁补偿费、临时安置费、停产停业损失等其他费用;3、被告在征收补偿过程中未依法公布征收补偿方案并征求公众意见,未依法选定评估公司,且未向我送达评估报告,程序违法;4、征收过程中,我提出,被告应当公布征收补偿方案,评估报告如何作出以及为何未向我送达等问题告知我,被告称若我不签订《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就将房屋强行拆除,被告的行为违反法律规定,该协议应属无效;5、被告在征拆过程中,强行断电、断水,房屋、院墙等全部被推倒,导致我在原场地无法继续生产经营,被迫搬出另租场地,产生损失。综上,诉至法院,请求:1、确认二被告征迁行为违法;2、确认原告与二被告签订的《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违法无效;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2015年8月25日至2017年8月24日期间的租地损失775,370元。

被告新市区政府、地窝堡乡政府辩称,新市区政府负责本辖区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委托地窝堡乡政府具体实施。我方按照与原告签订的《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对其地上建筑物予以征收并按照约定支付款项后予以拆除。1、征迁行为合法有效。双方签订《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过程中,并未采取任何强制或胁迫手段,虽在征收程序上有些许瑕疵,但在整个征收过程中双方以平等主体共同协商达成协议。签订协议时原告并未对拆迁行为的合法性提出质疑。程序为实体服务,协议的结果是双方合意、自愿达成。原告对结果满意,对结果前行为又予以否定是自相矛盾的。签订协议前已经有征迁行为发生,原告可提起行政诉讼,但其并未提起。故我方依照协议征迁合法有效;2、原告提出《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违法无效,但未举证证明我方利用行政职权强制性要求或责成原告与我方达成协议。对于补偿标准,原告未提供建筑物房产证等手续,按照房屋现值给予补助(成本法评估确定)符合国有土地征收补偿规定。同时,评估报告作为协议附件,得到了原告的认可,其中对于建筑物补偿、补助及搬迁费补助,体现了公平合理原则。3、对于评估机构的选定,是以公开、择优招投标方式选定。评估报告已向原告出示并详细告知其内容,并以此为基础双方签订协议,原告既没有对评估机构提出异议,也未对评估机构评估资质提出质疑,该评估机构合法有效。4、对于房地一起补偿原则,双方签订协议时已经明确告知原告分步骤进行,首先对地上建筑物房屋进行价值补偿,随后开展对土地的征收补偿工作。现土地征收补偿工作已展开,并已告知原告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补偿事宜,但其迟迟不予办理。5、关于损失,根据双方签订的《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第六条的约定,原告主动放弃了停产停业等损失补偿,同时,因补偿方式为货币补偿,不存在临时安置费用等租地费用,此次征收并非置换,故并不存在租地损失的问题。综上,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黄广才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1年1月28日,黄广才取得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安宁渠路一宗土地的使用权(证号:乌国用(2011)第0029434号)。2015年7月,乌鲁木齐国际机场改扩建项目征收与补偿工作启动,新市区政府负责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委托地窝堡乡政府具体实施。黄广才的上述土地及地上建筑在该征收范围内。2015年10月22日,地窝堡乡政府与黄广才签订《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2016年1月26日双方又签订《建筑物征收补偿协议书(补充协议)》,双方就上述土地上建筑物及附属物的征收事宜达成协议。2015年11月9日,地窝堡乡政府与黄广才补充签订《搬迁费补充协议(附件)》,双方就搬迁事宜及搬迁费等达成协议。上述协议签订后,地窝堡乡政府向黄广才支付了约定的征收补偿款。案涉房屋被拆除。后黄广才认为新市区政府、地窝堡乡政府征迁行为等违法并造成其损失,诉至本院。

庭审中,经法庭释明并要求黄广才明确诉讼请求,黄广才同意本案保留第1、3项诉讼请求,第2项诉讼请求另案处理。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有具体的诉讼请求是提起行政诉讼的条件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对此已作出明确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又对前述规定中“有具体的诉讼请求”进一步加以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亦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综合上述规定来看,原告只有明确了被诉的行政行为,对此提出具体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才能对该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被诉行政行为不明确,人民法院审理的标的不明确,也就无从谈起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问题。本案中,原告黄广才虽在庭审中经法庭释明后,要求第2项诉讼请求另案处理,本案保留第1、3项诉讼请求,即:确认二被告征迁行为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2015年8月25日至2017年8月24日期间的租地损失775,370元。但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来看,征收与补偿行为及拆除房屋行为系较为复杂的系列行政行为,对于其中不同环节的行政行为,符合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享有诉权的行政相对人或利害关系人均可提起行政诉讼。原告黄广才明确诉讼请求后所针对的“征迁行为”,仍无法明确系征收与补偿系列行为及拆除房屋行为中的哪一行政行为,即黄广才的该项诉讼请求仍不具体明确。对于黄广才关于赔偿租地损失的诉讼请求,因行政赔偿以行政行为违法为前提,现二被告相关行政行为未被确认违法,黄广才的该项诉讼请求亦尚不具备审查条件。综上,黄广才的诉讼请求不具体明确,对其起诉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第四十九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黄广才的起诉。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黄广才已预交),由本院退还原告黄广才。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刘瑞东

审 判 员  张 峰

审 判 员  王海亮

人民陪审员  雷彩云

人民陪审员  张 生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高靖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三)项第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