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信息电讯行政批准

张军与滨州市滨城区人民政府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6月11日 案由:内贸外贸行政批准 人民政府行政批准 信息电讯行政批准 当事人:张军 滨州市滨城区人民政府 滨州市滨城区经济和信息化局 案号:(2015)鲁行终字第62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军,退休职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滨州市滨城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张宝亮,区长。

委托代理人刘洪俊。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滨州市滨城区经济和信息化局。

法定代表人张惠斌,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洪君。

诉讼记录

张军诉滨州市滨城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区政府)行政批复一案,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2月27日作出(2014)滨中行立初字第2号行政裁定,对张军的起诉不予受理。张军上诉后,本院于2014年6月5日作出(2014)鲁行辖终字第5号行政裁定,裁定撤销(2014)滨中行立初字第2号行政裁定,指令对本案立案受理。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9日作出(2014)滨中行初字第4号行政裁定。原审原告张军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书面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本案行政争议由来如下:1988年8月,“侨乐特种合金厂”成立,1989年6月办理营业执照,属滨州侨乐实业公司的分支机构。1989年10月,经原滨州市人民武装部(以下简称市人武部)申请,原滨州市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建立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1990年3月,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进行了工商登记,企业性质为全民所有,主管部门为市人武部,当时的法定代表人为李继峰。在1994年3月至1994年6月期间,张军任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法定代表人。1998年,按照中央军委的政策文件规定,非作战部队不搞经营性生产,原市人武部将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资产和人员整体移交给地方,由原滨州市人民政府(现区政府)接收,业务归口原滨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管理。在1992年,原市人武部申请将“滨州市纸箱厂”更名为“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移交地方后,1999年4月20日,原滨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下发《关于公布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名称的通知》(滨市经贸发(1999)第5号)(以下简称《通知》),将原滨州市纸箱厂、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合并为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2004年3月8日,区政府作出《关于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资产变现等问题的批复》(滨城政字(2004)22号)(以下简称《批复》),同意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整体出售给滨州市特种合金有限责任公司。原告张军不服上述《批复》和《通知》,于2014年2月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诉讼标的区政府的《批复》和滨城区经信局的《通知》是针对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下发的文件,张军起诉的理由是认为《批复》和《通知》对产权性质有争议的企业进行出售和合并是违法的,主张的是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权利,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若干问题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只有企业或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才可以针对企业的权利提起行政诉讼。根据企业的工商登记材料,张军自1994年6月、即使按照营业执照的时间自1995年4月后已不再是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法定代表人,《批复》的作出时间是2004年3月,《通知》的作出时间是1999年4月,张军此时已无权主张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权利,其提起本案行政诉讼主体不适格。即使张军认为在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中有自己的合法权益,那也是其与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或有关部门之间的民事纠纷,其要求撤销认为侵犯企业合法权益的《批复》和《通知》的起诉应予驳回。

原滨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作出的《通知》只是针对企业名称的合并进行的公布,不实质性的影响企业的财产权益,属于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而且《通知》的作出时间是1999年4月,其中并不涉及不动产的事项,依据《若干问题解释》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对《通知》的最长起诉期限应适用5年,张军于2014年2月起诉时亦超出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综合以上两点,张军要求撤销《通知》的起诉同样应予驳回。至于张军的第三项诉讼请求在其前两项诉讼请求未进行实体审理的前提下,同样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

综上,依据《若干问题解释》)第十七条、第四十二条、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二)、(六)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张军要求收回、撤销滨区人民政府《批复》,收回、撤销原滨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通知》。预收的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张军。

张军不服原审法院裁定,上诉请求:撤销原审法院裁定,收回、撤销区政府《批复》,收回、撤销《通知》,对审判过程中发现的犯罪线索调查。理由是:1、《若干问题解释》第十七条是针对“非国有企业”,原审法院裁定是把滨州市纸箱厂、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作为国有性质企业定性的。原审法院裁定如果认为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是“非国有企业”,被上诉人区政府将其作为“国有企业”出售、合并就是错误的。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工商登记是在1990年11月,而非原审法院裁定认定的1990年3月。1990年11月28日,“搞违法工商登记”的几个人持区政府(90)滨政函17号文进行了工商登记,造成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侨乐合金厂)企业性质和产权归属的争议,从“真私有”变为“假国有”。被上诉人主张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属全民所有制性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企业法人注册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和实施细则的规定,区政府(90)滨政函17号文和企业法人注册都是违法侵权行为。原审法院裁定对1990年审计查证报告效力不予确认错误。(2013)鲁民一终字第121号民事判决认定滨州市侨乐特种合金厂的财产权益与上诉人张军没有任何关系,缺少证据证明。(1994)滨中民初字第6号判决枉法裁判欺骗了终审法院。滨州市纸箱厂合并进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后需要后者来养,对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和上诉人张军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原审法院裁定认为《通知》不产生实际影响错误,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区政府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各方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交的证据均随案卷移送本院。本院同意原审法院对证据的分析认证意见和据此确认的案件事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区政府的《批复》和原滨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作出的《通知》。《批复》的作出时间是2004年3月,《通知》的作出时间是1999年4月,上诉人张军在1994年3月8日至6月26日之间担任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法定代表人。对于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企业性质,工商登记中显示为国有企业,上诉人主张该企业工商登记系骗取,虽登记为国有,实际是私有企业,应当按照实际情况认定企业性质,但不能推翻(1994)滨中民初字第6号民事判决以及生效的(2013)鲁民一终字第121号民事判决关于“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现为独立法人,经济性质为国有企业”的事实认定。《若干问题解释》未规定国有企业提起行政诉讼的主体,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其他组织由其主要负责人进行诉讼”。在本案被诉《批复》和《通知》作出时,上诉人已非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的法定代表人,不具有本案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原审法院裁定适用《若干问题解释》第十七条规定不当,本院予以指出。上诉人主张自己在滨州市特种合金制造厂拥有合法权益,应当通过民事途径解决,在企业性质未被确定为合伙企业且上诉人与《批复》和《通知》具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前提下,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不具备提起原告主体资格,裁定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当。

综上,原审法院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基本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张军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山莹

审判员  马新光

审判员  赵军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一日

书记员  李倩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若干问题解释》

第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