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规划行政登记

吴显淑、彝良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登记管理(房屋登记)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4月1日 案由:规划行政登记 房屋行政登记 当事人:彝良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 吴显淑 案号:(2017)云06行终50号 经办法院: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显淑,女,汉族,生于1963年1月15日,云南省彝良县人,住彝良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彝良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以下简称彝良县住建局)。住所地:彝良县角奎镇振兴路。

法定代表人赵永霖,局长。

第三人许占清,男,汉族,生于1953年3月19日,云南省彝良县人,住彝良县。

第三人陈锦辉,女,汉族,生于1954年1月1日,云南省彝良县人,住址同上。系第三人许占清之妻。

诉讼记录

上诉人吴显淑因与被上诉人彝良县住建局、第三人许占清、陈锦辉房屋行政登记纠纷一案,不服水富县人民法院(2016)云0630行初5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确认的法律事实是:原告是原彝良县烟复建筑队职工。1999年,建筑队修建角奎镇西正街原国营大酒店时缺乏资金,便用原告户头贷款,建筑队业主及负责人姬湘生于2002年8月安排原告入住建筑队所修建的5单元506号职工宿舍,原国营大酒店的产权属于原彝良县烟复建筑队。2003年8月11日,第三人与姬湘生签订《借款房屋赔抵贷款协议书》,2005年8月12日,第三人与彝良县烟复建筑队签订506号房商品房预售买卖合同。2012年12月10日,第三人向彝良县人民法院起诉被告姬湘生、第三人彝良县房地产开发经营部商品房委托代理销售合同纠纷,经彝良县人民法院作出(2012)彝民初字第177号一审判决,确认双方合同有效,并于2014年10月30日生效。2015年4月,由彝良县房地产开发经营部委托第三人向被告提交申请及相关材料办理彝良县西正街(原国营大酒店)的产权证和土地证,2015年5月第三人缴纳税款后彝良县城建局于2015年7月8日登记颁发506号房的土地证和产权证给第三人。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彝良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在收到第三人许占清、陈锦辉提供的符合《房屋登记办法》的相关材料后按照正规的程序向第三人登记房屋产权证的行为并无不当。被告及第三人提出的辩解理由成立,予以采纳。原告在住506号房期间一直未办理相关手续与产权,因此原告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吴显淑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吴显淑负担。

上诉人吴显淑上诉称,一、根据《房屋登记办法》第六条规定,房屋登记人员应当具备与其岗位相适应的专业知识,从事房屋登记审核工作的人员,应当取得国务院建设主管部门颁发的房屋登记上岗证书,本案被上诉人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登记人员具有相应资质,登记程序违法。二、本案诉争房屋属于烟复建筑队职工宿舍,不属于商品房范畴,被上诉人未提供彝良县房地产开发经营部在此处开发商品房的审批手续,根据《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第七条,这样的房屋不能出售,也不符合办理房产证的条件。三、第三人提供的登记办证资料没有完税凭证,不能登记发证。四、判决书确定第三人的购房合同有效,但合同标的物早已处分并交付他人合法占有,无法交付履行,因此,合同有效不必然产生物权变动的后果。五、被上诉人接到上诉人反映的情况后,未对房屋的实际情况开展调查即进行登记,严重违反程序要求。综上所述,被上诉人将诉争房屋登记给第三人的行政行为程序违法,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对证据的采信和事实的认定囫囵吞枣,无法让人信服。特诉请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彝良县住建局和第三人许占清、陈锦辉未作上诉答辩。

经审理查明:1997年4月17日,经彝良县人民政府引资,昆明市盘龙区房地产管理局服务部在彝良县成立房地产开发经营部,承建彝良县西正街八号国营大酒店商住房。工程开工后,因资金周转困难,彝良县房地产开发经营部将该商住房的建筑、营销工作全部委托给彝良县烟复建筑队(该队为个体工商户,业主为姬湘生,2007年注销)。因姬湘生欠第三人许占清420000元无力偿还,姬湘生于2003年8月11日与许占清签订《房屋赔低借款协定书》,约定姬湘生将角奎镇西正街8号国营大酒店五单元六楼住宅以5万元抵押给许占清,若2003年12月30日内仍不能偿还借款,许占清有权将上述房屋变卖,抵扣借款。2005年8月12日,彝良县烟复建筑队与许占清签订《商品房预(销)售合同书》,约定许占清向烟复建筑队购买角奎镇西正街8号国营大酒店五单元六楼建筑面积117.6平方米的商品房。2010年3月26日,彝良县房地产开发经营部法定代表人王鉞向许占清出具50000元的购房款。2012年11月1日,许占清向彝良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确认其与姬湘生及彝良县烟复建筑队签订的《商品房预(销)售合同书》有效。彝良县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10日作出(2012)彝民初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确认许占清与烟复建筑队签订的购房协议有效。2015年5月15日,第三人许占清受彝良县房地产开发经营部委托,向彝良县城建局和地税局提交申请,请求对彝良县西正街8号原国营大酒店第二批业主17户(包括许占清在内)在依法纳税后办理产权证。同年5月28日,许占清缴纳了相关规费,7月8日,彝良县住建局将角争议房屋以601号房登记给许占清,彝良县人民政府向许占清颁发了彝良县房权证角奎字第××号房屋产权证。另查明,上诉人吴显淑原系烟复建筑队职工,因建筑队资金周转困难,负责人姬湘生便用吴显淑之夫的身份证办理贷款四万元未归还,并安排吴显淑家居住在争议房屋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根据《房屋登记办法》第七条规定,“办理房屋登记,一般依照下列程序进行:(一)申请;(二)受理;(三)审核;(四)记载于登记簿;(五)发证。本案中,被上诉人彝良县住建局在受理第三人彝良县房地产开发经营部委托许占清提交的申请后,对许占清的购房合同及确认合同有效的判决书等材料进行审核,将角奎镇西正街原国营大酒店601号房屋登记给第三人许占清,并由彝良县人民政府向许占清颁发房屋产权证,上述行政行为并不存在违法。《房屋登记办法》第六条规定,房屋登记人员应当具备专业知识和上岗证,这是对房屋登记的管理性规定,而非程序性规定,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未举证证明其登记人员具有相应资质,登记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二、第三人许占清与姬湘生签订的商品房预(销)售合同已经生效的(2012)彝民初字第177号民事判决确认有效,说明争议房屋属于商品房,并已合法出售给许占清。上诉人认为诉争房屋是烟复建筑队职工宿舍,不属于商品房范畴,不能出售的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三、上诉人认为第三人的办证资料中没有完税凭证,不能登记发证,但在一审卷宗显示,第三人许占清于2015年5月28日缴纳了税费。四、上诉人基于烟复建筑队负责人姬湘生的安排,入住于争议房屋内,但上诉人并未依法取得该房屋的所有权。根据本院调取的(2012)彝民初字第177号民事诉讼卷宗中姬湘生与彝良县房地产开发经营部签署的《关于办理国营大酒店业主产权证的问题说明》(已在该案庭审中经过质证),姬湘生明确认可“如办证过程中有纠纷的房屋应以办理过购房手续并持有购房合同的业主为准予以办理,对与我有债权债务的自然人,其经济纠纷由我本人与其协商解决,不得以此为借口强占房屋”。上诉人与姬湘生存在债权债务纠纷,可与姬湘生协商或者通过合法的渠道寻求解决。其占用房屋的事实不能作为被上诉人为第三人办理房屋登记的抗辩理由,故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未对房屋的实际情况开展调查即进行登记,严重违反程序要求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综上所述,被上诉人将诉争房屋登记给第三人程序违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上诉人吴显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员  王金山

审判员  吴蔚秋

审判员  李 韬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日

书记员  杨梦莹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房屋登记办法》

第六条第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