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畜牧行政给付

何开兵与襄阳市社会养老保险管理局行政给付、行政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4月22日 案由:金融行政给付 畜牧行政给付 当事人:何开兵 襄阳市社会养老保险管理局 案号:(2015)鄂襄城行初字第00003号 经办法院:襄阳市襄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何开兵,湖北省襄阳市畜牧良种场退休职工。

委托代理人于国增,湖北亘恒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告襄阳市社会养老保险管理局(以下简称市社保局)。住所地:襄阳市襄城区芙蓉路2号。

法定代表人程和洲,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建刚,湖北联帮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朱献,市社保局企业待遇核定科主任科员。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诉讼记录

原告何开兵不服被告市社保局关于原告补缴养老保险费的缴费指数的核定结果,要求为原告计算1996年1月1日至2002年6月30日职工历年缴费指数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9日立案受理后,于同月11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书,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3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开兵及其委托代理人于国增、被告法定代表人的委托代理人李建刚、朱献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02年原告何开兵所在单位开始参保,原告及所在单位补缴了1996年1月至2002年6月养老保险费,被告市社保局依据原湖北省劳动厅“关于印发《湖北省社会保险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鄂劳险(1996)003号)文件及襄劳险(2001)1号文件,将原告补缴1996年至2002年7年的欠费全部记账到2002年当年,并按补缴时上年度平均工资为原告核定了缴费指数。

被告市社保局于2015年2月17日向本院提交了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及依据:1、《关于印发﹤襄樊市国营农场企业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实施意见(施行)﹥的通知》(襄劳险(2001)1号),证明原告所在单位参加养老保险依据;2、《湖北省农垦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实施意见》(鄂政办发(2003)125号),证明该文件不适用于原告的主体资格;3、《关于进一步做好农垦企业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工作的通知》(鄂劳社发(2004)68号,证明该文件不适用原告的主体资格;4、《湖北省国有农牧渔良种场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实施办法》(鄂劳社发(2008)60号),证明该文件适用于原告的主体资格;5、《关于严禁各地自行制定养老保险政策的通知》(鄂人社发(2011)59号),证明我局无权制定、改变养老保险相关政策;6、《关于印发﹤湖北省社会保险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鄂劳险(1996)3号),证明我局无权制定、改变养老保险相关政策;7、《湖北省城镇用人单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补缴暂行办法》(鄂劳社文(2003)190号),证明我局对原告补缴养老保险后核定缴费指数的结果,使用文件正确;8、《市直农牧渔良种场退休人员补缴1996至2002年养老保险费对待遇影响的测算说明》,证明按时缴纳养老保险费和补缴对参保人员缴费指数及待遇的影响。

原告何开兵诉称,原告系湖北省襄阳市畜牧良种场职工,2002年7月,湖北省襄阳市畜牧良种场依据国家政策为职工参加养老保险,为职工们补缴了1996年至2002年7月期间的养老保险费。原告在办理退休时,发现被告在计算退休工资时并没有将1996至2002年7月期间的补缴养老保险费计算个人历年缴费指数。原告多次找被告要求依据鄂政办发(2003)125号及鄂劳社发(2004)68号文件将1996年至2002年7月期间缴纳的养老保险费计算个人历年缴费指数,被告拒绝变更,为此原告提起行政复议,2014年12月21日襄阳市人民政府作出了襄政行复决字(2014)5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关于原告2002年参保时补缴1996年至2002年养老保险费的缴费指数的核定结果,原告不服提起诉讼,请求判决被告依法为原告计算1996年1月1日至2002年6月30日职工历年缴费指数。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1、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补缴养老保险费,未按欠费年度计算职工历年缴费指数。 2、劳社部发(2003)15号,鄂政办发(2003)125号、鄂办发(2004)58号,鄂劳社文(2004)68号等文件,证明原告补缴1996年至2002年,被告按实际缴费当年度的职工平均工资来计算职工缴费指数错误,侵害了原告权益。

被告市社保局辩称,原告所诉不符合法律规定,其诉无理。原告何开兵所在单位属农牧渔良种场,该单位在2002年新参保时,我们严格按襄劳险(2001)1号文件利用微机编制程序进行相关业务处理。原告提到的鄂政办发(2003)125号、鄂劳社发(2004)68号是针对农垦企业职工参加养老保险制定的政策,原告所在单位属农牧渔良种场且身份为非农业职工,他们要求按农垦企业农业职工参保政策执行是不符合政策规定的。鄂劳社发(2008)60号文件是湖北省为农牧渔良种场职工参加养老保险制定的政策,该文件规定“本文下发前已参保的,目前可暂维持原参保办法不变”,原告称我们没有执行上述文件与事实不符。同时,上述文件亦没有规定单位新参保时补缴养老保险费,缴费指数按正常缴费计算。

原告请求将补缴1996年至2002年的养老保险费按正常缴费计算历年缴费指数的不合理要求,是原告对养老保险政策的不理解。在业务经办方面,我市社保业务经办从1996年就开始采取计算机信息化操作,按业务经办标准及政策通过计算机编程进行规范。经过近十年的不断更新完善,逐步实现了业务全部由计算机处理,杜绝了手工操作的随意性,加强了风险防控手段。社保业务从参保登记、申报核定、到账分账、利息计算、养老金核定发放、离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等具体业务经办全部按照国家、省相关政策通过计算机编程,制定了统一的业务办理流程,采用计算机自动化处理,早已改变了过去手工办理业务的做法。没有政策依据,软件开发公司就无法为计算机编程,前台工作人员更是无法办理;在执行养老保险政策方面,省人社厅在《关于严禁各地自行制定养老保险政策的通知》(鄂人社发(2011)59号)中规定:“各地要严格执行国家和省的基本养老保险政策规定,不得自行出台与国家和省现行政策不一致的养老保险政策”。

原湖北省劳动厅“关于印发《湖北省社会保险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鄂劳险(1996)3号)文件第二部分第一款第(一)项第2条规定:“1996年1月份以后补缴时,实际缴费工资计入实际补缴年度”;《湖北省城镇用人单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补缴暂行办法》(鄂劳社文(2003)190号)第四部分“已参保单位欠费补缴问题的处理意见”中规定:“对原欠缴基本养老保险费以后补缴的,核定其退休待遇时,原欠费年度的缴费指数,应按实际缴费当年度的职工平均工资来计算,不能直接按欠费当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来计算。”鄂劳社文(2003)190号文件这一规定是对鄂劳险(1996)003号相关规定的延续和强调。制定这一政策的出发点一方面是督促参保单位和个人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就是要显现出按时足额缴费和一次性补缴欠费待遇的差别,只有采取统一的记账方式才能确保社保政策的公平、公正性,否则对正常缴纳养老保险费是一种冲击也是对正常缴费人员待遇的不公平。

原告2002年参保时补缴1996年至2002年期间的养老保险费,按政策规定只能按补缴处理,我局将补缴的1996年至2002年期间的养老保险费计入实际补缴的2002年度,若不补缴则不能计算视同缴费年限,同时我们将累计计算的指数也一并计入了实际补缴的2002年度。这一规定全市统一执行,包括国有企业改制、军工企业参保等特殊行业及其他所有参保单位参加养老保险进行补缴时,均按此规定补缴、记账。

截至目前没有任何文件规定单位新参保后,职工补缴参保前的养老保险费可按历年正常缴费计算缴费指数。综上,我局对原告1996至2002年缴费指数的核定结果正确,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庭审经质证,原被告对双方提交的文件及行政复议决定书真实性不持异议,但对文件适用有分歧。原告认为,原告单位新参保,不应按鄂劳险(1996)003号文件规定,应按实际缴费当年度的职工平均工资计算缴费指数,而应当依据鄂政办发(2003)125号文件、鄂劳社发(2004)68号文件,按历年正常缴费计算缴费指数,被告市社保局认为鄂政办发(2003)125号、鄂劳社发(2004)68号文件是针对农垦企业农业职工参加养老保险制定的政策,而原告单位属农牧渔良种场且身份为非农业职工,原告要求按农垦企业农业职工参保政策执行是不符合政策规定的,同时,上述文件亦没有规定单位新参保时补缴养老保险费,缴费指数按正常缴费计算,因此被告市社保局对原告补缴1996年至2002年养老保险费,按实际缴费当年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来计算缴费指数是正确的。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予以采信。

本院根据当事人以上有效证据质证意见及双方当事人陈述认定以下事实:

原告何开兵所在单位湖北省襄阳市畜牧良种场属农牧渔良种场。2002年,原告作为该单位非农业职工参加养老保险统筹时一次性缴纳了1996至2002年的养老保险欠费,被告市社保局将原告补缴1996至2002年7年的欠费全部记账到2002年当年,并按补缴时上年度社平工资为原告计算了缴费指数。原告何开兵于2010年12月退休,原告不服被告市社保局关于何开兵2002年参保时补缴1996年至2002年养老保险费的缴费年限及缴费指数的核定结果,向襄阳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纠正被申请人错误,将2002年7月参保时一次性补缴的欠费,比照按时缴费记账,个人指数分配到1996年至2002年历年。2015年1月4日,襄阳市人民政府向原告送达了襄政行复决字(2014)5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该决定书维持了被告关于原告2002年参保时补缴1996年至2002年养老保险费缴费指数的核定结果,原告仍不服,诉至本院。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规定,被告作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具有提供社会保险服务,负责包括参保人员缴费年限、缴费指数认定内容在内的个人权益记录等工作职责。《湖北省社会保险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1996年1月份以后补缴社会保险费的“实际缴费工资计入实际缴费年度”,《湖北省城镇用人单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补缴暂行办法》第四部分规定“对原欠费养老保险以后补缴的,核定退休待遇时,原欠费年度的缴费指数,应按实际缴费当年度的职工平均工资来计算”。本案中原告所在单位2002年参保时补缴1996至2002年的养老保险费被告将其补缴的养老保险费计入实际补费的2002年度,并将原告1996至2002年度缴费指数计算到当年符合上述规定。原告要求将2002年参保时一次性补缴1996至2002年期间的欠费按时缴费记账到历年,并将2002年当年缴费指数分解到1996年至2002年的历年是缺乏依据的,本院不予支持;被告称鄂政办发(2003)125号、鄂劳社发(2004)68号,针对的主体是国有农垦企业,被告所在单位属农牧良种场,原告要求按国有农垦企业参保政策执行不符合上述规定;鄂劳社发(2008)60号是湖北省针对农牧渔良种场职工参加养老保险制定的政策,该文件规定“本文下发前已参保的,因为可以暂维持原参保办法不变”,上述文件均没有规定单位新参保时补缴养老保险费指数计算按正常缴费计算,故原告称被告未执行上述文件的理由不成立。故被告关于原告2002年参保时补缴1996至2002年养老保险费缴纳指数核定结果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运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何开兵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何开兵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襄樊万山支行;户名: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17×××38。上诉人也可以将上诉案件受理费交给本院或直接到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交费。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判长  范襄生

审判员  韩 冬

审判员  项才明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王婷婷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

第十三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