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渔业行政补偿

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业合作社与石家庄市人民政府资源行政管理-土地行政管理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8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畜牧行政补偿 农业行政补偿 渔业行政补偿 当事人: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业合作社 石家庄市人民政府 案号:(2015)石行初字00225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业合作社,地址:石家庄市新华区西三庄乡田家庄村。

法定代表人闫秀兰,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周海瑞,1963年10月21日,石家庄市新华区西三庄乡田家庄村。

委托代理人赵凯,河北得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地址:石家庄市中山东路216号。

法定代表人邢国辉,市长。

委托代理人王贺忠,石家庄市建设用地服务中心科员。

委托代理人刘培甲,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法律顾问。

第三人石家庄市新华区西三庄乡田家庄村委会。

负责人祝金虎,村委会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杨,新华区田家庄村委会法律顾问。

诉讼记录

原告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业合作社因征地补偿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向被告石家庄市人民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被告在法定期限内提供了答辩状及证据材料,并向原告予以送达。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月26日、3月22日、7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闫秀兰及委托代理人赵凯、周海瑞,被告石家庄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王贺忠、刘培甲,第三人的村副主任祝金虎及委托代理人张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6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02年10月1日,闫秀兰以石家庄市泽琦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的名义与石家庄市石津实业总公司农业公司(田家庄村集体企业)签订《租赁土地协议》,约定由闫秀兰承租田家庄村土地9.48亩,租期20年。2010年4月利用该块土地设立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民专业合作社。2014年9月10日,石家庄市城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雇用工人在原告经营的龙腾农民专业合作社院内施工,2014年10月25日,原告向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举报其违法占地,因石家庄市国士资源局不履行查处职责,2015年3月19日向河北省国土资源厅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4月上旬接到石家庄市国士资源局告知此块地已经被政府征收,具体情况新华区国土资源局给你答复,如果答复满意你是否可以将省国士资源厅行政复议撤回。后原告与新华区国土资源局刁科长联系,刁科长当时取出征地红线图告知原告所租赁的士地在红线图中Bl地块范围内,让原告到相关主管部门查询,2015年4月15日,原告向石家庄市国士资源局查询新华区田家庄村B1地块土地征用批准文件、征收士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等相关资料,2015年4月20日市国士资源局提供了冀政转征函(2012)775号《关于石家庄市2011年实施第十三批次建设用地的批复》、《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等相关资料并告知原告红线图向规划部门查询。2015年4月28日原告到市城乡规划局申请B1地块红线图,原告从市城乡规划局取得B1地块红线图。2015年5月5日市国土资源局新华分局作出《关于闫秀兰举报违法占地问题的答复》,告知原告已经被河北省政府作出的冀政转征函(2012)775号建设用地批复文件征收为国有土地。士地管理法、士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对征收土地的权限、步骤、程序等有明确的规定,国土资源部专门制定了《征收土地公告办法》,对公告程序、效力等进行了明确的规定,而被告所做的征收安置补偿方案,违反法定程序,违反法律规定,侵害了原告的知情权和财产权。征收过程中新华分局在进行土地调查时,明知该地块上有近2000多平米建筑物,却在关于“地上附着物情况”栏目中填写“地上无附着物”。《土地调查结果确认表》中市国土资源局新华分局工作人员签字和盖章,同时有第三人村委会的签字和盖章。《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中规定:“对拟征土地现状的调查结果须经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确认,确有必要的,国土资源部门应当依照有关规定组织听证。要将被征地农民知情、确认的有关材料作为征地报批的必备材料。”根据《关于完善征地补偿安置制度的指导意见》中有关规定:“确认征地调查结果: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应对拟征土地的权属、地类、面积以及地上附着物权属、种类、数量等现状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应与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户和地上附着物产权人共同确认”。而本案中,市国土资源局新华分局在履行土地现状调查时,没有让原告签字确认土地附着物的状况。而在上报的征地材料中却有他人代签确认的材料。被告作出的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的行政行为及其公告,原告从未知晓,经查询方才知道原告所租土地已经被征收,而且所租地上附着物均被石家庄市新华国土资源局和田家庄村委会在征收过程中,填写为没有地上附着物,故原告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据此,请求判令被告依据《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中安置补偿方案对原告地上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进行补偿。共计2582770元。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新华(2012)第2号《石家庄市政府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2、信息公开告知书;3、省政府关于《石家庄市2011年第十三批次建设用地的批复》;4、土地调查结果确认表;5、土地及地上附着物的照片;6、石家庄市征收市区集体土地青苗和地上建筑物附着物补偿标准;7、住宅类、工商类、农作物类、平房重置价标准;8、购买红线地形图凭证、石家庄市规划局报建项目办结告知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9、田家庄村列入城中村改造计划的批复及范围示意图、红线图;10、租赁土地协议、合同以及房屋租赁合同7份;11、施工及工程款证明5份;12、(2014)冀石太证经字第825号、(2014)冀石太证经字第1199号、(2015)冀石太证经字第2106号公证书;13、2010年4月9日田家庄村委会证明;14、2012年10月8日田家庄村委会通知;15、房产估价报告;16、(2014)新行初字第18号、(2015)石行终字第00057号、(2015)新行初字第44号行政判决;17、合作社强拆前、后的照片;18、农民专业合作社建设设施平面图、营业执照、施工简易图;19、建筑工程、经销销售、强拆毁坏物品证明;20、房产估价报告;21、移动塔合同、联通塔合同;22、公证费、评估费、合作社经营户租赁协议;23、田家庄村拆迁土地评估报告;24、市村改办复字(2010)01号文件、违法占地答复意见;25、村委会证明、工商局注册证明、协议书、补偿安置协议、周海瑞吉盛胡同29号照片;26、2012年8月10日村委会与闫秀兰、金麦加公司签订的协议书、村委会催交租金通知;27、投资办文件、市建筑设计所设计图纸、市规划处审批同意书。

被告石家庄市人民政府辩称,原告不是征地范围内土地的所有者和合法使用权人,涉案地上建筑物没有合法手续系违章建筑物,故原告不具备行政诉讼原告主体资格。原告主张的诉讼请求权益不是合法权益,其行政行为对其不产生任何影向,应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主张的征地补偿涉及到的占地行为属于违法占地行为,其建筑物也没有合法手续,属于违法建筑物,不受法律保护,无权索要补偿。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曾对该块土地及建筑物作出国土资罚字(2006)第19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该行政处罚决定书已经生效并交法院强制执行。原告的违法占地行为,其建筑物为违法建筑,属于法定强制拆除范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八)项的规定,应该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主张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共计2582270元补偿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支持。原告的占地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地上建筑物等均为违法建筑物。国家土地补偿的前提必须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原告主张的却是违法私利,不是其合法权益,据此原告主张的所谓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事实上属于法定强制拆除范畴。故其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应予以支持,请求法院驳回其起诉。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新华征(2012)2号《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2、(2014)石行初字第00108号、(2015)冀行终字第13号行政裁定;3、市国土资罚字(2006)第193号行政处罚决定卷宗;4、冀国土资复决字(2015)06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5、田家庄村委会证明;6、终止租赁协议通知书。

第三人新华区田家庄村委会述称,2002年10月1日,周海瑞(闰秀兰)利用石家庄琦沃特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与石家庄市石津实业总公司农业公司就租赁田家庄村东毗邻石清路村集体签订《租赁土地协议》,面积9.48亩,租期20年,每年向村委会缴纳租金每亩3000元,由于原告擅自改变土地用途、未按协议所约定缴纳租金和转租,2008年6月石津实业总公司农业公司书面通知原告终止租赁协议。但原告一直未腾清场地。在2010年11月启动田家庄城中村改造后,原告要求宅基地连同其租用村集体土地共同进行拆迁补偿,为解决周海瑞宅基地和其所占用村集体土地拆迁、征收,经过工作组、区乡分包人员、村两委班子和亲朋好友积极协调,就宅基地连同其租用村集体土地上物,拆迁补偿合并补偿在《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中,村委会和开发公司又被迫以极低的租赁价格租给其村集体所有的1000平方米商业门脸30年(见《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和商业租赁《协议书》、《补充协议书》、《关于周海瑞租赁商业门市位置的证明》。2013年9月按照政府要求,启动大安舍规划路的道路建设,原告多次要挟道路、市政管线施工单位向其支付占地费后,阻止工程施工。按照在签订拆迁协议时原告向村两委及开发公司保证,在工程建设和规划路开工之前将房屋腾清并自行搬离的承诺,村两委及拆迁工作人员曾多次公告、通知其进行拆迁。原告租用的田家庄村东毗邻石清路场地原为村集体用地,由于08年早已解除合同,周海瑞无权支配、使用。根据三年大变样和乡区政府拆除违章建筑的通知要求,其在场地内的建筑房屋属违章建筑,乡政府及村两委多次通知其进行拆除,并由区城管部门强行拆除。该场地自田家庄城中村改造正式批准后,已列入田家庄城中村改造范围之内,于2012年7月经审批完成农用地转征为国有建设用地,于2012年10月经审批完成土地征用。

第三人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关于原告拆迁相关情况的说明;2、石家庄市郊区农村居民住宅用地确权发证审批表;3、关于对原告租赁土地情况的说明;4、租赁土地协议;5、终止租赁协议通知;6、拆迁补偿安置协议;7、补交房屋差价、购房协议;8、对其他村民进行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三份;9、河北金麦加房地产开发公司与闫秀兰、村委会签订的协议及补充协议;10、关于周海瑞租赁商业门市位置的证明、商铺租赁协议三份;11、验房交接单、存折领取明细表、田家庄回迁房ABD区领钥匙登记表、C1号楼交房物品领取表、C2号楼交房物品领取表;12、2004年度土地租赁费收据、2005年承包地收据、2003年土地租赁费。

本院根据有效证据认定以下事实,2002年10月1日,石家庄市泽琦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闫秀兰)与石家庄市石津实业总公司农业公司(田家庄村集体企业)签订《租赁土地协议》,约定由石家庄市泽琦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承租田家庄村集体土地9.48亩,租期20年。2006年7月4日,由于闫秀兰及其丈夫周海瑞擅自改变土地用途,未经批准在该土地上建大型运输中心,被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确认为违法占地,对周海瑞作出市国土资罚(2006)第19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内容为:“1、限期15日自行拆除在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2、处以非法占用土地每平方米30元的罚款,共计人民币29万元整。”该处罚决定已经生效并交法院强制执行。闫秀兰主张29万元已交付,2008年争议地上房屋被拆除。2008年6月,出租方以未按协议所约定缴纳租金和转租,书面通知承租方终止租赁协议,但闫秀兰称没有见到过该终止租赁协议。2010年4月,石家庄市泽琦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闫秀兰利用该块土地,设立了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民专业合作社。在该土地上建筑了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2010年11月,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批准田家庄城中村改造,2012年7月27日,河北省人民政府作出冀政转征函(2012)775号《关于石家庄市2011年实施第十三批次建设用地的批复》,将该宗地征收为国有。2012年8月10日,周海瑞与河北金麦加房地产开发公司、田家庄村委会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及《补交房屋差价、购房协议》,选择了置换B套型高层住宅建筑面积279平方米,拆迁补偿款共计781950.00元。同日,闫秀兰与河北金麦加房地产开发公司、田家庄村委会又签订了租赁商业门脸协议书和补充协议,河北金麦加房地产开发公司、田家庄村委会同意将1000平方米商业门脸租赁给闫秀兰做商业经营使用,租赁期限为30年。租金自接收门脸之日起,前6个月为运营期期间租金按每平方米10元计算,期满后按每平方米19元向开发公司支付租金。此后每满5年租金递增5%。2012年10月25日,石家庄市人民政府作出《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对所征收土地的位置、地类、面积以及土地补偿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的支付数额和方式进行了公示。该公告中所涉集体土地包含原告所主张的土地,对这一事实诉讼各方均无异议。在庭审时闫秀兰主张上述置换的B套型高层住宅建筑面积279平方米,拆迁补偿款共计781950.00元。只是针对其吉盛胡同29号宅基地的补偿和安置。闫秀兰与河北金麦加房地产开发公司、田家庄村委会签订的租赁商业门脸协议与争议地上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的补偿没有关系,认为其地上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至今没有补偿。而且地上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于2014年4月12日被新华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实施了强制拆除,后经行政诉讼,经一、二审法院审理,上述强制拆除行为被确认为违法。被告石家庄市人民政府以及第三人田家庄村委会主张,上述给予周海瑞与闫秀兰夫妇的拆迁补偿款和低价租赁的商业门脸包含了该争议地上的建筑物和附着物的补偿。据此,原告不服,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依据《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中安置补偿方案对原告地上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进行补偿。共计2582770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提起行政诉讼的请求是:请求判令被告依据《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中安置补偿方案对原告地上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进行补偿。2012年10月25日,石家庄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新华征(2012)2号《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该公告中所征收的集体土地包含原告所主张的土地,原告称在该土地上建有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被告没有依据征收补偿方案给其进行补偿。《征收土地公告办法》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因未按照依法批准的征收土地方案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进行补偿、安置引发争议的,由市、县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上一级地方人民政府裁决。”本案中,原告认为被告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未按照补偿安置方案对其地上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进行补偿,而提起行政诉讼,不符合上述规定,故原告的起诉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其起诉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石家庄市新华区龙腾水产养殖购销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彭建章

审判员  杨聚存

审判员  徐进富

二〇一六年八月八日

书记员  张 妍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四)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

《征收土地公告办法》

第十五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