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电力行政复议

四川广安智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电力六处与梁山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梁山县人民政府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4月27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复议 人民政府行政复议 电力行政复议 地矿行政复议 能源行政复议 当事人:梁山县人民政府 四川广安智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电力六处 梁山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7)鲁0829行初4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嘉祥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四川广安智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电力六处,住所地: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吉安街11号-24号。

负责人张玉福,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邱忠磊,山东恒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梁山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梁山县人民中路1号。

法定代表人佟振堂,局长。

委托代理人姜业宾,男,1983年1月24日出生,汉族,梁山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疗工伤失业保险科科长,住梁山县。

被告梁山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梁山县人民中路1号。

法定代表人侯典峰,县长。

委托代理人井伟刚,男,梁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

第三人任德平,男,1955年11月13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丰都县。

委托代理人史作华,山东金正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四川广安智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电力六处(以下简称智丰公司六处)不服被告梁山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梁山县人社局)梁人社工认字(2016)43号认定工伤决定、梁山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梁山县政府)梁政复决字(2016)第12号行政复议决定,于2017年1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月9日立案后,于2017年1月10日向二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任德平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2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邱忠磊,被告梁山县人社局委托代理人姜业宾,被告梁山县政府委托代理人井伟刚,第三人委托代理人史作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梁山县人社局于2016年8月8日作出梁人社工认字(2016)43号认定工伤决定,其主要内容为:2013年12月21日9时25分许,智丰公司六处职工任德平等16人乘坐李兴杰驾驶的智丰公司六处租用的货车,从统一住宿地前往施工地点上班,行至333省道173KM+700M处,被同向行驶的孔令俊驾驶的重型自卸货车追尾,事故造成两车损坏,任德平等16人受伤,遂被送往梁山县人民医院治疗。任德平被诊断为肱骨骨折、肾挫伤、肝挫伤、多发性肋骨骨折、血气胸、肺挫伤、面部裂伤。任德平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现予以认定为工伤。智丰公司六处不服,向梁山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梁山县政府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梁政复决字(2016)第12号行政复议决定,决定维持梁山县人社局作出的梁人社工认字(2016)43号认定工伤决定。

原告智丰公司六处诉称,原告与第三人并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第三人经他人介绍到原告的工地上干零工,原告并不知情,原告对第三人并不进行考勤登记,第三人不接受原告的管理及制度约束,双方不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且生效的(2014)梁民初字第796号民事判决书已查明原告与第三人均认可双方之间系雇佣关系,该判决确定本案原告对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亦是依据双方存在雇佣关系为前提。被告梁山县人社局仅依据第三人的陈述及与其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据此作出被诉原行政行为,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被告梁山县政府作出被诉复议行为时未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向原告送达受理通知书、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等相关法律文书,对于有关行政复议的具体事项,也未征求原告的相关意见,被诉复议行为程序违法。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梁山县人社局作出的梁人社工认字(2016)4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及被告梁山县政府作出的梁政复决字(2016)第1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被告梁山县人社局及被告梁山县政府辩称,(2014)梁民初字第796号民事判决中仅对原告认可其与第三人之间系雇佣关系这一观点作了表述,并不是法院对双方关系所作的认定结果。但原告的这一观点结合其他证人证言,可认定原告与第三人同时具备了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所规定的认定劳动关系成立的情形,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第三人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应予认定工伤的情形,被诉原行政行为合法。被告梁山县政府同时辩称,被告梁山县政府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的当日即依法受理,并口头告知了原告。且原告在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时即已提交了授权委托书、律师函。被告梁山县政府虽未向原告送达受理通知书,未影响原告的复议权利,被诉行政复议行为程序合法,且被诉复议行为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被诉复议行为合法。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梁山县人社局及被告梁山县政府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以下证据:1、工伤认定申请书。2、工伤认定申请表。3、工伤认定申请受理通知书(存根)。4、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5、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及送达回证。6、梁人社工认字(2015)第15号工伤认定审批表及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回证。7、梁人社工认字(2016)第43号工伤认定审批表及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回证。以1-7号证据证明被诉原行政行为程序合法。8、第三人身份证复印件。9、原告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10、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11、第三人的病历,12、梁山县人民法院2014年7月15日(2014)梁民初字第796号案的法庭审理笔录。13、梁山县人民法院(2014)梁民初字第796号民事判决书。14、2015年3月6日原告向被告梁山县人社局出具的说明。15、证人张某1的证人证言。16、证人张某2的证人证言。以8-16号证据证明被诉原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

被告梁山县政府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以下证据:1、行政复议申请书。2、行政复议申请立案(或不予受理)审批表。3、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4、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及送达回证。5、行政复议答复书。6、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回证。

第三人任德平述称,被诉原行政行为及被诉复议行为均合法,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任德平未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二被告提供的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1-16号证据除1-11号证据外均有异议,认为:12-13号证据庭审笔录及民事判决书,对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并未作出确认,且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鲁08行终177号行政判决书已认定,被告梁山县人社局仅凭该两份证据认定原告与第三人存在劳动关系,证据不足。14号证据说明,是原告在行政程序中对原告与第三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所作的陈述,而并非未尽到举证义务,且第三人应对其主张的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承担举证责任。15号证据张某1的证言,证据形式应是当事人陈述,并非证人证言,张某1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其陈述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对16号证据证人张某2的证言认为,该证人与第三人均是重庆市丰都县十直镇人,二人之间存在利害关系,且该证人与原告之间也不存在劳动关系,其不能证明第三人与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其证言不具有真实性,应当不予认定其效力。

对此,二被告辩驳认为,根据10号证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记载,第三人及证人张某1、张某2均为同次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且根据12-13号证据庭审笔录及民事判决书所查明的事实,第三人与该二证人均为原告的实际用工人员。因此,15-16号证据证人张某1、张某2的证人证言具有真实性。虽然法院判决对原告与第三人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没有作出具体判决,但被告梁山县人社局具有确认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职权,被告梁山县人社局根据15-16号及12-13号证据认定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证据充分。

第三人任德平对二被告提供的证明被诉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1-16号证据无异议。但对原告的质证观点辩驳认为:二被告的12号证据庭审笔录记载了原告自认给第三人发放工资至第三人住院期满,并为第三人垫付了全部医疗费的事实,结合10号证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13号证据民事判决书,能够证明原告和第三人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对于13号证据民事判决书确认的原告与第三人之间所谓的雇佣关系,该判决审理的重点是交通事故责任,而非原告与第三人的关系,认定原告与第三人是否属于劳动关系属于本案被告梁山县人社局的行政职权,该被告认定原告与第三人存在劳动关系并无不当。对于原告陈述的证人张某1、张某2属于利害关系人,个人陈述不属于有效证据的观点与法律规定相悖。证人张某1、张某2均是涉诉交通事故的受害者,均为原告提供劳动,其以个人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为劳动关系而非雇佣关系。原告虽对二被告提供的12-16号证据有异议,但原告作为用人单位,并未提供证明第三人受到的伤害不是工伤的证据。

原告对被告梁山县政府提交的证明行政复议程序合法性的1-7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梁山县政府在受理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并未向原告送达3号证据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而是原告代理人向其主动询问才知晓了该案已受理,且在询问后不久即收到了涉诉行政复议决定书,被诉行政复议程序违法。

被告梁山县人社局及第三人任德平对被告梁山县政府提交的证明行政复议程序方面的1-7号证据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二被告提供的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1-16号证据中的1-11号证据,经庭审质证,原告及第三人均无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应予以采信。12号证据庭审笔录中记载原告认可第三人系其员工,且13号证据民事判决书对原告这一认可行为,亦予以了表述。该民事判决并未确认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并非劳动关系,且该民事判决书确定的原告向第三人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并非基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雇佣关系,而是原告为他人承担的民事替代责任。15号证据证人张某1的证人证言及16号证据证人张某2的证人证言,可证明第三人与该二证人均在原告处上班从事架线工作,并由原告统一安排食宿,工资由原告通过他人按月发放。2013年12月21日9时25分许,该三人等人由住宿地乘坐原告提供的车辆上班途中发生了交通事故。故,上述12-13、15-16号证据可相互印证,被诉原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应予以采信。14号证据2015年3月6日原告向被告梁山县人社局出具的说明,可证明原告在行政程序中已表明了其与第三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的观点,可作为有效证据使用。

被告梁山县政府提交的证明行政复议程序合法性的1-7号证据中的1-2、4-7号证据,符合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要求,对待证事实被诉复议行为程序合法,具有证明力,应予以采信。被告梁山县政府并未向原告送达3号证据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该证据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应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的注册地在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第三人任德平受聘于原告处,在位于梁山县境内的原告工地从事架线工作。2013年12月21日,第三人等16人从由原告提供的住宿地,乘坐原告承租的李兴杰车辆并由李兴杰驾车前往该工地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人受伤,第三人无事故责任。后,第三人以包括李兴杰及本案原告在内的六被告向梁山县人民法院提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赔偿诉讼。2014年11月20日,梁山县人民法院作出(2014)梁民初字第796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定本案原告认可本案第三人系其公司雇佣的员工,李兴杰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均应由本案原告承担,判决本案原告针对李兴杰应承担的份额对第三人进行赔偿。2014年7月15日,第三人以原告为用人单位,就其受到的交通事故伤害向被告梁山县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被告梁山县人社局于2014年10月10日受理后,于2015年4月8日作出了梁人社工认字(2015)15号认定工伤决定。原告不服,于2015年10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12月17日作出(2015)嘉行初字第307号行政判决,撤销了该认定工伤决定。第三人不服,向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3日作出(2016)鲁08行终177号行政判决,认为被告梁山县人社局作出的梁人社工认字(2015)15号认定工伤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予撤销,判决维持原判,并判决被告梁山县人社局于法定期限内重新对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认定。后,被告梁山县人社局经再次调查核实,于2016年8月8日作出被诉原行政行为。原告不服,向被告梁山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告梁山县政府于2016年10月13日收到原告的申请后,当日即予以受理。并经书面审查,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梁政复决字(2016)第12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诉原行政行为。原告仍不服,诉来本院。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一、关于被诉原行政行为的合法性问题。

根据劳社部发(200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之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被诉原行政行为的证据证人张某1、张某2的证人证言均证实第三人与该二证人均在原告处上班从事架线工作,并由原告统一安排食宿,工资由原告通过他人按月发放,与被诉原行政行为的证据(2014)梁民初字第796号民事判决认定的“原告认可第三人系其公司雇佣的员工”的事实,能够相互印证;且原告作为依法注册成立的非法人企业,系适格的用工主体;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用工关系符合上述规定的劳动关系成立的条件,双方系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原告虽否认第三人并非其聘用的职工,但在行政程序中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反驳,其辩解与事实不符,应不予支持。第三人在上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被诉原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且被告梁山县人社局经受理、调查核实、审批、决定、送达等法定程序,作出被诉原行政行为,程序合法。(2014)梁民初字第796号民事判决系处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人的赔偿责任纠纷,不是处理雇佣受伤时的雇主赔偿责任纠纷,该判决中所认定的“原告认可第三人系其公司雇佣的员工”,仅是原告对其与第三人之间系雇佣关系的观点表述,并非对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系雇佣关系的认定,且该民事判决中确定的原告向第三人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并非民事判决中确定的原告向第三人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并非基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雇佣关系,而是原告为他人承担的民事替代责任。故,原告主张的(2014)梁民初字第796号民事判决已查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系雇佣关系,被诉原行政行为认定双方系劳动关系事实错误的观点,与事实不符,应不予支持。

二、关于被诉复议行为程序合法性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行政复议机关收到行政复议申请后,应当在五日内进行审查,对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不予受理,并书面告知申请人;对符合本法规定,但是不属于本机关受理的行政复议申请,应当告知申请人向有关行政复议机关提出。第二款之规定,除前款规定外,行政复议申请自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收到之日起即为受理。本案中,被告梁山县政府在决定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后,未向原告送达书面受理通知书,并未违反上述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二条之规定,行政复议原则上采取书面审查的办法,但是申请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认为有必要时,可以向有关组织和人员调查情况,听取申请人、被申请人和第三人的意见。本案中,原告在行政复议程序中并未向被告梁山县政府提出对该复议案件采取非书面审查的要求,被告梁山县政府采取书面审查的办法,无需组织复议当事人当面进行质证,听取各方当事人的意见而作出被诉复议行为,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且被告梁山县政府履行了受理、决定、送达等法定程序,故,被诉复议行为程序合法。原告主张被告梁山县政府作出被诉复议行为时未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向原告送达受理通知书、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等相关法律文书,对于有关行政复议行为程序违法的观点,于法无据,应不予采纳。

综上,被诉原行政行为及被诉复议行为均合法,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四川广安智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电力六处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四川广安智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电力六处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张宝厅

审 判 员  贾顺启

人民陪审员  刘翠华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七

书 记 员  李倩倩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六)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第二十二条第十七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第一款

《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

第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