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税务

张丽娟与秦皇岛市海港区地方税务局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6月2日 案由:税务 当事人:张丽娟 秦皇岛市海港区地方税务局 案号:(2015)海行初字第83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丽娟。

委托代理人林晓新。

被告秦皇岛市海港区地方税务局。

法定代表人赵长吉,男,局长。

第三人秦皇岛市福辰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朱福辰,董事长。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丽娟诉称,2001年3月5日,原告与秦皇岛市福辰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商品房销售合同(临时),当日一次性交清了全部房款70000元,秦皇岛市福辰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出了收款收据,合同约定张丽娟购买坐落在秦皇岛市电子玻璃厂厂北,福涛公寓1号楼4单元3层3号,现为红卫里36栋4单元3号,面积70.51平方米住房一套,房屋交付日期2002年6月30日,但实际情况是原告一次性交清房款后即拿到钥匙入住至今。开发商跑路后,被告收缴(查封)了秦皇岛市福辰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全部印章,负责核实确认房屋归属,代福辰公司开具房屋不动产发票。自2004年现场办公换领发票开始,原告多次要求被告给换领诉争房屋不动产发票,被告以需要核实为由一直未给换领。2009年12月18日后,被告开出了红卫里36栋4单元3号不动产发票,该行为直接导致原告的房屋产权证书被胡晓东办走。原告多次找到被告,并多次向被告提交申诉材料,申请被告重新核实确认诉争房屋归属,保护原告购买红卫里36栋4单元3号房屋的财产权,被告拒绝履行,至今不予任何答复。被告向原告出示了(1996)海执字第452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2003年4月15日秦皇岛市电子玻璃厂与胡晓东签订的以福涛公寓36栋4单元3号、面积70.51平方米房产一套抵顶债务的《协议书》、(2008)海民初字第1264号民事判决书,上述证据更能证明被告的行政行为是错误的。《协议书》证明胡晓东是在法院主持下,以秦皇岛市电子玻璃厂抵顶债务方式要求取得红卫里36栋4单元3号房产所有权。(1996)海执字第452号民事裁定书是秦皇岛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诉秦皇岛市电子玻璃厂工程款结算纠纷一案,被告依据该裁定应确认房屋归秦皇岛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而不是胡晓东。法院已审理查明,2003年4月15日达成的协议,电子玻璃厂用福涛公寓36栋4单元3号、面积70.51平方米的房产抵顶工程款给胡焕祥(胡晓东的父亲),但办理房产交接手续时,此房已归原告所有。为此,2003年9月1日,秦皇岛市电子玻璃厂、秦皇岛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第三分公司同意把面积70.51平方米的福涛公寓36-5-2房屋(现为红卫里36栋3单元10号)调换给胡焕祥,三方签署了协议书。随后胡焕祥夫妇搬入红卫里36栋3单元10号居住至今。胡焕祥以抵债方式取得了红卫里36栋3单元10号70.51平方米房屋一套,电子玻璃厂给付欠胡焕祥工程款一案在法院主持下执行终结。2009年12月18日,被告主持下又以同一抵债理由和已执行终结的民事裁定书为依据,把原告购买并一直占有的红卫里36栋4单元3号房产再次抵顶给胡晓东(胡焕祥的儿子)。被告行为明显违背事实,挑衅法律的尊严和底线,其行为严重侵害原告的财产权。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的行政行为违法,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如果被告不能挽回对原告房屋财产的侵害后果,依法判决被告承担给原告造成的全部损失。基于以上事实和理由,原告提出诉讼请求如下: 1、要求依法判定被告行政不作为,在收到原告多次举报、申诉和申请材料后,口头表示调查、核实,但却不给收据回执,一直未给出任何答复。 2、判决被告确认红卫里36栋4单元3号房产归胡晓东所有的行政行为违法或者无效,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 3、判决红卫里36栋4单元3号房屋产权归原告所有,给原告办理房屋产权手续。 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裁判分析过程

经审查,本院认为,起诉人张丽娟在诉状中提出的诉讼请求包括多个法律关系,其中包括民事法律关系,不符合行政案件起诉条件,应驳回起诉。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十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丽娟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河北省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张喜迎

审 判 员  张友泽

人民陪审员  高国秋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日

书 记 员  李宏伟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