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草原行政复议

钱海军与南通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及相关行政复议决定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6月21日 案由:草原行政复议 房屋行政复议 当事人:南通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 钱海军 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 案号:(2017)苏8602行初768号 经办法院:南京铁路运输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钱海军,男,1966年5月16日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

被告南通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住所地江苏省南通市工农南路150号。

法定代表人刘洪,局长。

委托代理人丁伟峰,南通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高婷婷,北京市炜衡(南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88号。

法定代表人周岚,厅长。

委托代理人石杰,江苏省住房和建设厅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钱海军诉被告南通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南通房管局)、被告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以下简称省住建厅)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及相关行政复议决定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钱海军诉称:原告因有79.6平方米的房屋没有获得补偿安置,为了收集证据用于维权,原告于2017年2月4日,向被告南通房管局递交18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南通房管局签收后,于2017年2月22日作出[2017年]通房依复第11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以下简称11号《答复》)。南通房管局作出的拒绝提供信息的答复不具有合法性,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行为明显不当、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提供的书面政府信息不加盖其单位印章,违反法定程序;其未在法定的15个工作日内给予答复,违反法定程序,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此后,原告对11号《答复》不服,向省住建厅申请行政复议。2017年4月19日,省住建厅作出[2017]苏建行复(决)字3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32号《复议决定》),维持了南通房管局作出的11号《答复》中的17项答复内容。原告认为,该复议决定作出的维持内容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行为明显不当、适用法律错误;复议决定未对原告的第三、四项复议申请请求作出处理,认定事实不清、行为明显不当、违反法律规定。因此诉至法院,请求:1、确认南通房管局作出的11号《答复》(省住建厅复议确认违法的除外)违法或者予以撤销;2、判令南通房管局重新作出答复;3、确认南通房管局提供的书面政府信息不履行加盖其印章的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4、判令南通房管局按照《江苏省政府信息公开暂行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提供加盖其印章的书面政府信息给原告;5、确认省住建厅作出的维持原行政行为的32号《复议决定》违法或者予以撤销;6、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南通房管局辩称:1、南通房管局作出的11号《答复》内容合法有效、程序合法。2、原告滥用获取政府信息的权利、滥用诉权,法院应当予以驳回原告的起诉。2016年9月5日,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苏0611行初209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原告钱海军的起诉。该裁定书认定:原告任凭个人主观意愿执意不断地提出涉拆迁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做法构成了获取政府信息权利的滥用,其所提出的涉拆迁的政府信息公开诉讼目的不当、有悖诚信,属于典型的滥用诉权行为。2017年4月17日,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作出(2017)苏8602行初230、231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原告钱海军的起诉,该两份裁定书认定:根据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认定事实,原告钱海军相关拆迁权益救济途径已经穷尽,生效裁判的既判力意味着原告钱海军无法就生效裁判确定的法律关系再行起诉,其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用于诉讼维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钱海军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及提起行政诉讼的行为带着明显的任性和恣意,滋扰动机明显,构成对行政资源、司法资源的滥用,背离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立法目的、立法精神,其诉讼诉行为具有不正当性,且明显缺乏诉的利益。

原告提出涉案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理由仍然是为了拆迁维权,且原告申请公开的绝大部分信息,南通房管局已经提供给了原告,系重复申请,其性质与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及南京铁路运输法院的上述案件性质相同,属于对行政资源和司法资源的滥用。综上,恳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省住建厅辩称:原告不服南通房管局作出的11号《答复》,向省住建厅提出行政复议申请。省住建厅于2017年3月2日受理,并于次日通知南通房管局作出复议答复。南通房管局向省住建厅提交的《行政复议答复书》及所附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显示其作出的11号《答复》中除第十项答复内容违法外,其他答复合法。因此,省住建厅于2017年4月19日作出32号《复议决定》,认定南通房管局作出的11号《答复》除第十项答复内容违法外,其他各项答复内容合法,并于次日向原告邮寄送达。综上,省住建厅依法办理行政复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7年2月4日,原告钱海军向被告南通房管局提交了18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庭审中,原告钱海军称其拥有面积分别为79.6㎡、87.3㎡的两处房屋,79.6㎡的房屋被拆除后没有获得补偿,其申请信息公开的目的是为了搜集证据,用于维权。

被告南通房管局于2017年2月22日作出11号《答复》,分别就原告提出的18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进行了答复。原告不服,向省住建厅申请行政复议。省住建厅于2017年4月19日作出32号《复议决定》,确认南通房管局作出的11号《答复》中第十项答复内容违法,责令在收到复议决定15日内进行重新答复;维持11号《答复》对其他各项内容的答复。原告不服32号《复议决定》中维持11号《答复》的内容,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2011年2月22日,原告钱海军及马吉兰向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确认2009年11月18日与南通市中南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公司)签订的《南通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无效,并主张还有房屋没有补偿等。2011年11月24日,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作出(2011)崇民初字第0479号民事判决,确认2009年11月18日钱海军与中南公司签订的《南通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已经履行完毕,并实际领取了2010年3月1日《南通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载明的无证房的补偿款。原告钱海军主张还有其他房屋没有补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驳回钱海军、马吉兰的诉讼请求。钱海军不服,上诉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12月12日,该院作出(2012)通中民终字第027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告钱海军仍不服,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2014年1月26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苏民申字第609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钱海军、马吉兰的再审申请。

再查明,原告钱海军曾以维权为由向南通市人民政府、南通房管局、南通市国土资源局等行政机关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并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6年9月5日,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苏0611行初209号行政裁定书,认定钱海军所提起的涉拆迁的政府信息公开诉讼属于典型的滥用诉权行为,裁定驳回起诉。2017年4月17日,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作出(2017)苏8602行初230号、(2017)苏8602行初231号行政裁定书,认定原告钱海军的起诉系对诉讼权利的滥用,其诉讼权利的行使不具有正当性,裁定驳回起诉。庭审中,原告钱海军称对上述裁定书,其均未提起上诉。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相关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可以认为在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情况下提起行政诉讼。但是,任何公民在享有法律赋予的权利的同时,必须履行相应的义务,对行政资源和司法资源的利用,应当在法律的框架下进行,不得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合法权利,不得滥用权利,背离权利正当行使的宗旨。

根据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认定,原告钱海军因对拆迁安置补偿事项不满,多次向行政机关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并随之提起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恶意滥用行政资源、司法资源。为维护法律的严肃性、有效利用公共资源和保障钱海军的合法权益,应对钱海军再行申请类似信息公开、提起行政诉讼等行为进行一定限制,原告钱海军须举证说明其信息公开申请和行政诉讼是为了满足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否则将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钱海军称其房屋未依法获得拆迁补偿,申请信息公开是为了搜集证据用于维权。但根据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认定的事实,原告钱海军相关拆迁权益的救济途径已经穷尽,生效裁判的既判力意味着原告钱海军无法就生效裁判确定的法律关系再行起诉,故原告关于申请公开涉案政府信息用于诉讼维权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原告钱海军提起的本案涉拆迁的政府信息公开诉讼因缺乏诉的利益、违反了诉权行使的必要性,系对诉讼权利的滥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十)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钱海军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代理审判员  吴 红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

见习书记员  孙凡舒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二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十)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