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工商行政批准

李白子与湖南省工商联合会不服行政批复纠纷二审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4月14日 案由:工商行政批准 当事人:李白子 湖南省工商业联合会 案号:(2017)湘01行终121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白子。

委托代理人刘学汝,长沙市天心区长大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南省工商业联合会。

法定代表人张健,主席。

诉讼记录

李白子因诉湖南省工商联合会于2016年5月27日作出的《关于同意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召开二届一次会员大会及有关事项的批复》一案,不服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湘0111行初207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裁定查明:2015年1月4日,被告湖南省工商业联合会向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作出1号批复,同意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罢免李白子会长(法定代表人)职务。2016年5月12日,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向被告提交《关于召开二届一次会员大会(换届)的请示》。2016年5月27日,被告对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作出27号批复,批复如下:“一、同意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二届一次会员大会于2016年6月上旬在长沙召开。二、同意你会提交的第二届理事会、常务理事规模和理事、常务理事候选人建议名单;同意提名应李斌为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第二届会长候选人,田旭、马孝武、史章金、罗勇军、曹志辉5位同志为副会长候选人。三、关于提名聘任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第二届秘书长人选事宜,待由换届后的商会会长办公会议决定,并报我会和省社会组织管理局备案。” 2016年12月1日,李白子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裁定认为:工商业联合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面向工商界、以非公有制企业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为主体的人民团体和商会组织,是党和政府联系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的桥梁和纽带,是政府管理和服务经济的助手。工商业联合会的上述性质,表明其并非行政主体。被告作为业务主管单位,对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作出的27号批复,不属于行政行为。同时,《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250号)第二十五条规定:“业务主管单位履行下列监督、管理责任:…(二)监督、指导社会团体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依据其章程开展活动…”,依据该规定,被告作出的27号批复,属于对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依据章程开展活动的监督、指导行为,与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有本质区别。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27号批复,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四十九条第一款(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李白子的起诉。

李白子不服,上诉称:上诉人不服(2016)湘0111行初207号《行政裁定书》,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被上诉人系人民团体,作为上诉人的业务主管单位,违反《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和规定,严重违反监管职责,把国家政策行政放权当儿戏,一意推行“湘联函[2016]27号”与“湘联函[2015]1号”批复,雨花区法院在未开庭的情况下,再次以被上诉人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行为为由,驳回上诉人的起诉。被上诉人“僭越法律发放执照”,剥夺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上诉人请求上级法院依照法律规定,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以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被诉的湘联函[2016]27号《关于同意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召开二届一次会员大会及有关事项的批复》的相对人是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并非上诉人李白子。上诉人现已不是湖南省用电设备设施商会的会长(法定代表人),并非行政行为的相对人。同时,从批复的内容看,其未直接影响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因此,上诉人非被诉批复的相对人,也与批复没有直接利害关系,上诉人就湘联函[2016]27号批复提起诉讼,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原审法院适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四十九条第一款(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人李白子的起诉并无不当。上诉人如认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应当通过其他途径主张权利。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原裁定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案不收取诉讼费。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陈光辉

审判员  柳志敢

审判员  王真铮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四日

书记员  甘 费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条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四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