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体育行政强制

田崇义与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6月27日 案由:体育行政强制 人民政府行政强制 当事人:田崇义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 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 案号:(2016)鲁17行初86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田崇义。

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住所地:菏泽市东方红大街999号。

法定代表人张泽中,区长。

委托代理人杨传斌,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法制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于翔,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法制局工作人员。

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住所地:菏泽市中华路2889号。

法定代表人赵鑫,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铭义,男,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巩海岩,山东诚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田崇义诉请确认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强拆行政行为违法,并诉请行政赔偿一案,于2016年4月11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于2016年4月13日向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送达了应诉通知书及行政起诉状副本。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5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田崇义,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杨传彬、于翔,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的委托代理人李铭义、巩海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07年8月9日,原告与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达成场地长期使用协议,约定原告租赁原始框架结构场地改建为封闭式水泥场馆进行经营,每年租赁费1000元,每六年循环缴纳,到期再续,若遇拆迁终止协议,原告各种投资所得补偿款归原告所有。签约后,原告进行了投资、建设、经营。2013年4月初,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的领导赵鑫口头通知原告即将拆迁,并领来一名评估人员只对部分墙体及附属物进行了测量。原告就遗漏部分找被告理论,被告以拆迁项目落空为由,拒绝再增加评估事项。后原告又进行了投资建设。原告曾于2013年8月5日守约去交纳6年的6000元的场地费,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以政府正在计划拆迁为由违约拒收,让原告等待拆迁。2016年2月25日,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通知,受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的指示,体育场立即拆除,要求原告一小时内接受评估协议,但附属物补偿款仅评估为94453元。当日,对体育场实行全封闭,致使原告诸多家具无法搬迁。在国家法定节假日清明节期间,被告在没有通知原告到场的情况下,进行了强拆。致使原告八百平方米经营场馆内的家具家电、棋牌桌椅、名贵书籍,以及一些古董、珍贵书画及现金等约三卡车物品至今下落不明。综上所述,被告强拆行为无法律依据,程序严重违法,给原告造成极大经济损失,应予确认违法并对原告进行赔偿。请求:1、确认被告于2016年4月3日强拆行政行为违法;2、判令两被告对原告依法进行行政赔偿,赔偿数额暂为594万元。

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答辩称:一、答辩人作为本案被告不适格。2013年4月,体育场升级改造项目启动,区体育办、社区、评估机构等组成工作组,对原告的租赁场地进行了勘察记录、评估。2016年春,区体育办组织对西关体育场建筑物进行了拆除。该项目并非征收项目,牡丹区政府并未实施原告诉状中所述的强拆行为,也未安排下属部门具体实施。二、本案是区体育办与原告之间的租赁合同纠纷,应属民事诉讼审理范围。2007年,区体育办与原告签订租赁协议,双方协议将体育场东二楼整座大厅租赁给原告,并约定如因场地整体拆迁等原因中止协议。2013年,体育场因升级改造须整体拆除,并且原告与区体育办的合同已到期,该协议实际已终止。区体育办多次催促原告搬走,原告拒不搬出。后区体育办将原告物品从租赁场地搬出,全程由公证处公证。原告的诉求实属原告与区体育办的合同纠纷。三、原告要求赔偿594万元损失无事实根据。区体育办已委托评估机构对于原告租赁场地的附属物进行勘测记录,原告已在记录表中签字。经评估公司评估,其价值94453元。原告要求赔偿594万元损失无事实根据,是不存在的,区政府及区体育办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答辩称:一、本案不应是行政案件,应为民事案件,原告搬迁一事是答辩人与原告的民事法律关系,与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无任何关系,原告诉称无事实和法律根据,其请求不应得到支持。二、原告要求赔偿594万元无事实根据。答辩人同意按2013年4月《租赁评估计算表》评估价值94453元支付给原告,其物品由原告领走,但应扣除搬家费、公证费、保管费、租赁费(每月200元)共计2800元,并应扣除从2013年8月9日至2016年4月3日租金2600元。综上所述,请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作出公正判决。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院确定本案的审理重点问题是:1、原告田崇义诉请确认被告2016年4月3日强拆行政行为违法有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2、原告诉请判令被告对原告行政赔偿有无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

经审理查明:2007年8月9日,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与原告田崇义分别作为甲方和乙方签订租赁协议,约定将牡丹区体育场东二楼整座大厅租赁给原告田崇义,并约定租期为6年,每年租金1000元,双方签约后,由乙方一次性付给甲方租赁费用6000元,租赁到期后双方依然续租,如甲方因场地整体拆迁等不可抗拒的原因终止协议,乙方各种投资归乙方所有,乙方投资所得补偿款也归乙方所有。2013年4月初,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口头通知原告即将拆迁。2013年4月13日,牡丹体育场升级改造建设指挥部向市民发布告知,对牡丹体育场进行升级改造,改造范围为牡丹体育场及广场,广场封场时间为2013年4月20日。2013年4月17日,对原告田崇义作为租赁户进行了实地查勘,并制作了房屋实地查勘记录,原告田崇义在该记录上进行了签字。2013年4月26日,菏泽大名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原告田崇义的附属物价格进行评估,其总价格为94453元。2013年8月5日,原告田崇义按照租赁协议的约定去交纳6年的6000元的场地费,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以正在计划拆迁为由没有收取。2016年2月20日,被告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与菏泽艺民房屋拆迁有限公司签订拆除协议书,约定拆除范围为牡丹区体育场全部的原建筑及设施,约定的拆除期限为自2016年2月27日至2016年4月15日止。2016年3月20日,被告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又对原告田崇义制作送达告知,该告知称:“根据市委、市政府统一规划,牡丹区政府决定对牡丹体育广场进行升级改造。体育场升级改造建设指挥部已于2013年4月下达并张贴了《告知》文书,双方的协议期限自然终止,租赁户应该及时清理自己的物品,腾空租赁场地,停止各种经营活动。评估部门对体育场租赁户的附着物进行评估前,对租赁户附着物的种类和数量进行了现场勘察记录,你已在记录表上签字认可。评估部门按当时的附着物状况进行补偿评估,所依据的评估规则和标准合理合法。你与体育管理办公室所签订的租赁合同已经到期,但你仍占用场地没有搬离,限你在三日内自行搬离,逾期后果自负”。2016年4月,对原告的物品进行了搬离及保存,牡丹体育场被拆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田崇义是基于和被告菏泽市牡丹区体育管理办公室签订租赁协议,才使用牡丹体育场,进行了建设改造,并增加了一些附属物的。双方在租赁协议中约定了因场地整体拆迁等不可抗拒的原因终止协议时原告各种投资归原告所有,原告投资所得补偿款也归原告所有等内容。牡丹体育场作为公共文体设施,属国有资产,原告田崇义并不是其所租赁场地的所有权人,其就附属物的补偿或赔偿发生争议,应按照合同法关于租赁合同的规定通过协商或民事诉讼进行处理或主张权利,应属民事争议。由于牡丹体育场属国有资产,且被告牡丹区人民政府实际上也没有就拆除该体育场作出征收决定,原告主张牡丹体育场的拆除是牡丹区人民政府的征收及强拆行为,没有事实根据。原告田崇义诉请确认被告于2016年4月3日强拆行政行为违法,要求判令两被告对原告依法进行行政赔偿的起诉,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田崇义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张天正

审 判 员  李胜力

代理审判员  庞宠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雷婷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九条第(三)项第六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