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卫生行政批准

原告安翠英、崔某某不服被告广元市医疗保险管理局工亡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中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审批核定和被告广元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复议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7月18日 案由:金融行政批准 地矿行政批准 卫生行政批准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批准 当事人:广元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安翠英 广元市医疗保险管理局 崔某某 案号:(2016)川0802行初3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安翠英,女,汉族,生于1947年12月26日,住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系本案死者崔某之母。

原告:崔某某,女,汉族,生于2003年4月18日,住四川省旺苍县。系本案死者崔某之女。

法定代理人:黄某某,女,汉族,生于1972年10月3日,住四川省旺苍县。系原告崔某某之母。

上列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杨渝,四川剑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元市医疗保险管理局,住所地广元市利州区万源政务中心。

法定代表人:崔发金,局长。

委托代理人:任佳俊,系该单位工伤生育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孟建红,四川剑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元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广元市利州区利州东路667号。

法定代表人:田诚,局长。

委托代理人:淳晓强,系该单位政策法规科干部。

诉讼记录

原告安翠英、崔某某不服被告广元市医疗保险管理局(以下简称市医保局)工亡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中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审批核定和被告广元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复议一案,于2016年1月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于2016年1月5日分别向被告市医保局、市人社局送达了行政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安翠英及二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杨渝,被告医保局的委托代理人任佳俊、孟建红,被告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淳晓强到庭参加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5年8月17日,本案死亡职工崔某生前所在用人单位广元广旺宝轮特种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向被告市医保局填报《工亡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表3-2)。2015年8月20日,市医保局经审核,核定崔某应当享受一次性工伤保险待遇金额合计146476元,其中工亡补助金131200元,丧葬补助金15276元。原告安翠英、崔某某不服,于2015年10月19日向被告市人社局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11月5日,被告市人社局作出广人社复决(2015)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被告市医保局按职工所在单位填报《工亡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表3-2),核定给付其工伤保险待遇的行政行为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决定维持被告市医保局核定并给付崔某的工伤保险待遇。

原告安翠英、崔某某诉称,被告市医保局2015年8月20日以崔某在停工留薪期满后因工死亡所作工亡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表3—2)中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决定没有事实依据:崔某因肺纤维化、肺功能重度损伤、全身衰竭于2012年3月16日在医院不治身亡,同年4月19日才被确诊为煤工尘肺职业病,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一条一款之规定,崔某2012年4月19日后才能享受停工留薪,其时崔某已经死亡,根本没有享受停工留薪特遇,何况崔某在生前每月只领取病假工资。被告市医保局对原告认为崔某在未享受停工留薪待遇就因工死亡的事实没有异议。被告市人社局所作广人社复决(2015)2号行政复议决定程序违法:该行政复议决定书中确认原告提交了授权委托书及四川剑宏律师事务所的公函,但在决定书中未列委托代理人,遗漏复议参加人;该决定书中对原告请求的表述与原告的请求不符;被告市人社局在行政复议过程中采信了被告市医保局2012年9月24日所作的崔某工亡待遇的支付行为,超越了原告的请求范围,何况上述支付行为已被人民法院撤销;黄某某系崔某某的法定代理人决定书将其列为代理人;被告市人社局行政复议决定赋予被告市医保局诉讼权利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原告认为崔某未享受停工留薪待遇就因工死亡,而被告市人社局认为原告没有举出崔某在停工留薪期内死亡的证据而做出的复议决定与原告的请求不符,因原告没有以崔某在停工留薪内因工死亡而要求被告市医保局支付其相关待遇。何况崔某是未享受停工留薪待遇就死亡,还是在停工留薪内死亡,或在停工留薪期满后死亡,应由被告市医保局审查认定。请求:1.撤销被告市医保局2015年8月20日对崔某因工死亡作出的工亡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表3—2)中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决定,并判令被告市医保局对崔某因工死亡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重新作出支付决定。2、撤销被告市人社局2015年11月5日作出的广人社复决(2015)2号行政复议。

原告在法定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证据、依据。

被告市医保局辩称,一、被告支付崔某工伤保险待遇既有法律、法规依据,又有标准,而且程序合法。被告支付崔某工伤保险待遇是根据广元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对其认定的工伤,以及广元市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的叁级伤残等级为依据,按相关标准足额支付了各项保险待遇。被告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是根据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为基础核定的。因此,劳动能力鉴定是工伤保险伤残待遇核定的至关重要的环节,也是支付工伤保险伤残待遇唯一的依据。二、被被告对市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不服放弃了申请重现鉴定的机会。市劳动鉴定委员会对崔某伤残等级鉴定做出后,明确告知了申请鉴定的单位和个人对鉴定结论不服的,可以收到此鉴定结论后之日起15日内向省鉴定委员会提出鉴定申请。被告市医保局将核定的各项保险待遇领取后,被被告主动放弃了重新鉴定的权利事后要求复议,以及提起行政诉讼,显然不符合法律程序。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市医保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依据,并在庭审中出示:

第一组:1.1、《工伤保险条例》第35条第一款第一项;1.2、《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实施国务院关于修改〈工伤保险条例〉决定的通知》第二条第四项第二款。证明:处理有关工伤保险待遇,国务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及四川贯彻工伤保险条例实施意见的法律、法规。

第二组:2.1、《职业病诊断证明书》,反应了崔某当时已经患了尘肺病,证明其病情时间、从事什么职业;2.2、市人社局认定工伤决定书,职业病诊断证明书及工伤认定决定书出具的时候崔某已经死亡;2.3、市职工工伤(职业病)伤残程序鉴定表;2.4、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3-1);2.5、工亡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3-2)。证明:1.证明崔某被认定为工伤;2.证明劳动鉴定委员会确定崔某伤残等级为三级;3.社保局以工伤与伤残等级依法发放了工伤保险待遇计178619元。

被告市人社局辩称,一、我局从未向原告作出广大社复决(2015)2号行政复议决定。二、如行政诉状中案号错误属于笔误,广人社复决(2015)2号也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复议办法》相关规定办理该复议案。我局根据行政复议原告2015年10月19日的申请,同年10月23日向被复议机关发出答复通知书。10月26日,被复议机关答复。本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五章相关规定对被告市医保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了审查,查清以下事实:崔某诊断为煤工尘肺叁期,由广旺宝轮特种水泥有限责任公司申请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再由该用人单位持认定崔某为工伤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和鉴定评定为叁级的《广元市职工工伤(职业病)伤残程度鉴定表》等相关资料,填报《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向被告市医保局申请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2143元。被告市医保局已据实支付,核定其工伤保险待遇标准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综上所述,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行政复议,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被告市人社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依据,并在庭审中出示:

第一组:1.1、行政复议审批表;1.2、行政复议决定;1.3、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回证2份;1.4、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本行政复议机关办理该案程序合法,事实清楚。

第二组:2.1、被申请人行政复议答复书;2.2、崔某职工工伤(职业病)伤残程度鉴定表;2.3、崔某认定工伤决定书;2.4、职工工伤待遇审批表(表3-1);2.5、崔某原单位证明,证明支付的钱已经拨付给崔某家属。证明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正确,由于复议决定书对于这几个表是一起进行复议的,那么我们就把这几张表一起举证。

第三组:3.1、行政复议申请书;3.2、安翠英身份证复印件;3.3、崔某某户籍证明;3.4、黄某某身份证复印件;3.5、授权委托书;3.6、四川剑宏律师事务所公函。证明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符合受理条件,应予以受理。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

被告市医保局举证的第二组证据中的1、2、3号证据和被告市人社局举证的1-3组证据均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规定的提供证据的要求,具有证据能力,可作为认定本案的依据。被告市医保局举证的第一组证据,应属法律依据。

经审理查明,涉及本案已病亡的职工崔某,系广元广旺宝轮特种水泥有限责任公司职工,分别在该公司宝轮院煤矿和宝轮水泥厂从事采煤和运输工作。2012年3月16日在广旺矿区宝轮院医院病故。2012年4月19日被广元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预防医学门诊部诊断为煤工尘肺叁期,2012年6月6日,被告市人社局根据崔某所在单位的申请,作出广人社工决(2012)017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崔某所患职业病为工伤,2012年7月4日广元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根据崔某所在单位的申请,作出广劳鉴(2012)0347号《广元市职工工伤(职业病)伤残等级程度鉴定表》,将死者崔某的伤残程度评定为叁级。2012年9月24日,被告市医保局根据用人单位的申请核定崔某享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131200元。原告不服,于2014年12月1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请撤销被告市医保局作出的上述工伤待遇审批核定。由于被告市医保局在法定期限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依据,被本院认定为其作出的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依据,并被判决撤销。2015年8月20日,被告市医保局再次作出崔某享受与上述相同的工伤保险待遇的审批核定,原告仍不服,于2015年10月19日向被告市人社局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被告市医保局作出的上述工伤保险待遇审批核定。被告市人社局于2015年11月5日作出广人社复决(2015)2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市医保局作出的工伤保险待遇审批核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审理查明的事实,被告依照《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实施国务院关于修改〈工伤保险保险条例〉决定的通知》川府发(2011)28号第二条(四)项二款:“停工留薪期满按月享受伤残津贴(或伤残抚恤金、基本养老金)的一级至四级(或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下同)工伤人员,2011年1月1日以后死亡的,享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50个月全省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规定,作出本案病亡职工崔某享受131200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审批核定明显错误。本案病亡职工崔某因病住院在未被确诊为职业病和认定为工伤前就已病亡,因而其明显不属于上述规定中的,停工留薪期满按月享受伤残津贴的一至四级工伤人员。故,被告市医保局针对崔某作出的享受131200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工伤保险待遇的审批核定应属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被告市人社局针对被告市医保局作出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审批核定的行政复议决定,明显认定事实错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被告广元市医疗保险管理局于2015年8月20日作出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待遇审批核定。

二、撤销广元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5年11月5日作出的广人社复决(2015)2号行政复议中关于维持被告广元市医疗保险管理局作出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待遇审批核定的复议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广元市医疗保险管理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行政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邵军

人民陪审员  刘蓉

人民陪审员  何靖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贾婷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