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抢劫罪

同新涛、李鹏等四人抢劫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4日 案由:抢劫罪 当事人:行某 白超 李鹏 同新涛 案号:(2014)合刑初字第00004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合阳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合阳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同新涛,男,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家住陕西省韩城市。2007年10月因犯强迫妇女卖淫罪被韩城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2010年4月29日刑满释放。2011年4月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合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2013年2月7日刑满释放。2013年8月13日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9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合阳县看守所。

被告人李鹏,男,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家住陕西省合阳县。2013年8月13日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9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合阳县看守所。

被告人行某,男,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家住陕西省合阳县。2013年8月13日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9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合阳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旭东,陕西炳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白超,男,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家住陕西省合阳县。2013年8月13日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9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合阳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合阳县人民检察院以合检诉字(2013)6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白超犯抢劫罪,于2013年12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被告人行某作案时系未成年人,于2014年1月13日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合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敏青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白超及行某的辩护人李旭东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合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1、2013年8月3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同新涛伙同被告人白超,在合阳县城解放路北厢巷口,抢走李某某女式挎包(挎包内装有现金2200元及黑色“LG”牌手机一部,银项链一条,球形玛瑙珠一个),后逃离现场。2、2013年8月7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同新涛伙同被告人李鹏、行某、白超、李毅君(在逃),在合阳县北大街油巷东口,抢走王某某女式挎包,现金680元,“中兴”牌手机一部,后逃离现场,乘坐受害人吕某驾驶的陕ET2344出租车沿108国道到达韩城市新城区盘乐村后,被告人同新涛持刀威胁吕某,被告人李鹏、白超、行某、李毅君下车围住出租车,抢走吕某“小米”手机一部,现金200元后逃离现场。3、2013年8月8日23时许,被告人同新涛伙同被告人行某、李鹏,驾驶摩托车来到韩城市禹甸园广场,伺机抢劫。被告人李鹏、行某步行至西峙路抢走孙某女式挎包(包内有1040元现金),后同新涛用摩托车带上李鹏、行某逃离现场。4、2013年8月9日22时许,被告人同新涛伙同被告人李鹏来到韩城市金塔路,采取持刀威胁手段抢走石某某女式挎包内60元现金,陈某女式挎包(包内有30元现金)。上述事实有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辨认现场笔录、照片,估价鉴定等证据佐证,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白超之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开庭审理中,公诉人建议对被告人同新涛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对被告人行某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之规定以及各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公正判决。

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白超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不持异议,也未作辩解。

被告人行某的辩护人认为:①被告人行某犯罪时年仅17周岁,属于未成年人;②被告人行某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无任何劣迹;③被告人行某在2013年8月7日凌晨抢劫受害人吕某驾驶的出租车时,未对被害人实施暴力、威胁,在共同作案中起了次要作用,属从犯,犯罪情节轻微不应按抢劫罪处理;建议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行某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白超犯罪事实如下: (一)2013年8月2日22时许,被告人同新涛带白超在合阳县医院对面游戏厅赌博输了钱,同新涛便提议到街道偏僻处抢个女的,白超表示同意。同新涛和白超从租住处取了两顶运动帽后即上街寻找抢劫对象。8月3日凌晨1时许,二被告走到解放路北厢巷口发现受害人李某某独自一人行走,见四周无人,被告人同新涛即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匕首架在李某某脖子上将其控制,被告人白超趁机上前抢包,抢走李某某女式挎包一个,价值80元,包内有现金2200元及黑色“LG”牌手机一部,价值514.8元,银项链一条,价值100元,球形玛瑙珠一个,价值200元,后逃离现场。在逃跑过程中,被告人白超将所抢黑色“LG”手机摔坏丢弃,拿出所抢包内2200元现金后,将挎包及包内其余物品丢弃,所抢赃款二人共同挥霍。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同新涛供述证明,2013年8月初的一天22时许,他与白超在合阳县医院对面的游戏厅赌博输了钱心情不好,向白超提出一会去街上抢个女的,白超同意。为了抢劫时不被人认出,他从文化街的租住处取了两顶运动帽子分别戴上,两人从文化街走到解放路由北向南寻找作案目标,在解放路北厢巷口碰见一个穿短裤的妇女右手挎个包向北走,等那个妇女走过巷口后看四周无人,他告诉白超动手,自己拿出折叠刀从妇女背后把刀架在其脖子上威胁妇女交包,白超上前拽下包两人跑进北厢巷,正跑时所抢包里的手机响了,白超害怕被人发现摔了手机,跑到无人处白超掏出包里的钱给他,清点有2200元,白超在包里再没摸出什么顺手扔了包,他们从县医院东边的小巷走到大街,又回到文化街在“东馨宾馆”开房住宿。 2、被告人白超供述证明,2013年8月初的一天22时许,他跟同新涛在合阳县医院对面的游戏厅赌博输了钱,两人心情不好,同新涛提议一会到街上偏僻处抢个女,他同意了。同新涛从租住处给两人各拿了一顶帽子戴上,2人走到解放路从北向南溜达,在解放路北厢巷口见一个穿短裤的妇女挎个包过去,同新涛叫他上,并拿出折叠刀从背后把刀架在妇女的脖子上,威胁妇女拿出包,他从妇女右侧上前拽下包跑进北厢巷,同新涛在后,正跑时所抢的包里手机响了,他很紧张又不会关机就摔了手机继续跑,在没人的角落他从抢来的包里掏出一沓钱给了同新涛,同新涛点数后说2200元,他在包里再没摸出值钱东西,顺手扔了包,两人从县医院东边的小巷走到大街上,回到文化街在“东馨宾馆”开房睡觉。 3、被害人李某某的陈述证明,2013年8月3日凌晨1时许,她一人步行到解放路北厢巷口时,一个男子从身后把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让她交出包,另一个男子到她右边抢走了包,2人顺着北厢巷往东跑了,她未追上人。被抢的包里有2200元现金,银项链1条,球形玛瑙珠1个,黑色LG手机一部。 4、证人张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8月3日2时许,他妻子李某某回家说凌晨1点多她在解放路北厢巷口被两个戴帽子的男子抢了包。 5、证人王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8月3日下午,她女儿李某某回家说凌晨1点多她在解放路北厢巷口被两个男子抢劫了。 6、现场图、现场照片、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本案现场位于合阳县城解放路北厢巷口向北约十米处及被告人白超的弃包地点。 7、办案说明证明,被告人白超将李某某的女式挎包丢弃后经民警多次寻找未见。 8、受案登记表证明,被害人李某某于2013年8月3日1时25分报警。 (二)2013年8月6日晚上,被告人同新涛和李鹏、行某、白超、李毅君见面后说其女朋友看病急需用钱,提议找机会抢点钱,其他四人均同意。7日凌晨1时许,五人转至合阳县城北大街油巷东口,发现被害人王某某独自一人往巷里走,被告人同新涛叫上行某进入油巷,让其他人在路边望风,来到王某某跟前,同新涛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匕首架在王某某左脖子上将其控制,被告人行某上前抢包,因王某某反抗同新涛用刀将王某某脖子左边划了一下,行某趁机抢走挎包,同新涛也抢走了受害人手中的白色“中兴”手机,随后两人跑出油巷与在油巷对面望风的被告人李鹏、白超、李毅君顺着北大街拐向文化街,又从实验中学门口进入太清路然后向东跑到北前巷,行某最先跑到后拿出挎包里的现金,将500元装在自己身上,其余的180元给了赶到的同新涛,顺手扔掉挎包,后五人坐出租车去了韩城市。所抢“中兴”手机由同新涛使用,所抢赃款行某私藏500元并挥霍,剩余180元被共同挥霍。破案后,被抢手机已追回并返还受害人。经法医鉴定:王某某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在审理期间被害人王某某因医疗费较少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同新涛供述证明,2013年8月初的一天21时许,他和李鹏、行某、白超、李毅君在合阳县城文化街奶茶店门口闲谝,他说没钱花了,女朋友看病也需要钱,今晚找机会再抢点钱,他们几个都说行,当时他和行某身上各装了一把折叠刀。转了几条街没有下手的机会,次日凌晨1时许,他们转到北大街油巷口“兄弟网吧”门口时发现一名短发穿裙子的妇女胳膊上挎个包从北大街往油巷走,他跟着妇女进了巷,妇女停下来打电话,他随意问了妇女一句话,见抢劫的机会来了,他快步返回让李鹏、白超、李毅君站在油巷对面放哨,叫上行某悄悄来到妇女跟前,打开刀子右手持刀面对面架在那妇女的左脖子处,行某即上前拽包,妇女拽着包反抗,他用刀把妇女的左脖子划了一下,妇女吓得捂住脖子,行某趁机抢下包,他看见妇女手里拿个白色手机,害怕妇女报警抢下手机和行某跑向北大街,五个人顺着北大街拐进文化街,又从实验中学门口向南跑,在巷道的中段向东拐入对着解放北路的小巷,在巷子里行某给了他180元钱后扔了包。他提出当晚到韩城去,随后与其他四人坐出租车去了韩城市,吃饭、上网、住宿、抽烟花完了抢来的钱,手机他自己使用后被公安机关扣押。 2、被告人行某供述证明,2013年8月初的一天21时许,他与同新涛、李鹏、白超、李毅君五人在合阳县城文化街闲谝时,同新涛提出晚上抢钱,他与同新涛身上都带着折叠刀,次日凌晨1时许在北大街油巷抢劫了一名妇女,行某供述的具体抢劫过程与同新涛的供述一致,证明了2013年8月7日凌晨1时许与同新涛、李鹏、白超、李毅君五人对王某某采取持刀威胁手段,抢得女式挎包1个,现金680元,“中兴”牌手机一部,所抢“中兴”手机由同新涛使用,所抢现金他私藏了500元并消费,剩余180元被共同消费。 3、被告人李鹏供述证明,2013年8月初的一天晚上9时许,他与同新涛、行某、白超、李毅君五人在合阳县城文化街闲谝时,同新涛提出晚上抢钱,他们四人都同意。转到次日凌晨1时许在北大街油巷附近看见一名女子,同新涛说抢这个女子,叫他们四个站在巷口对面,他自己进到巷里几米后又返回来叫上行某去抢,让他们三个原地放哨,时间不长行某手里提个包在前边跑,同新涛跟在后边跑,他们三个也跟着向北跑,李鹏供述的逃跑后的情况与同新涛的供述一致。 4、被告人白超的供述与李鹏的供述一致。 5、被害人王某某的陈述证明,2013年8月7日凌晨1时许,她从国贸酒店回家,走到北大街油巷里给男朋友打电话时,从巷外跟过来一个穿白T恤的年轻小伙问了她一句话又走回巷口,随后与巷口的穿黑T恤的小伙走到她面前,穿白T恤的年轻小伙拿刀架在她左脖子处并说要她的包,穿黑T恤的小伙趁机夺包,她不放手,拿刀的小伙用刀在她左脖子处划了一下,她疼的放开了包,穿黑T恤的小伙拿着包跑了,拿刀的小伙夺去她右手的手机也往巷外跑,她跑到巷口看见巷子对面还有3个小伙跟着一起跑,返回住处用男朋友刘某某的手机报了警。她被抢的皮包里有680元现金,手机是“中兴”白色智能的。 6、证人刘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8月7日1时许,王某某回到油巷他们的租住处说她被两个小伙抢了包及手机,他看见王某某的脖子左侧有道伤痕还流着血。 7、证人杨某某的证言证明,他的伙计刘某某的女朋友王某某于2013年8月7日1时许在油巷被两个小伙抢了包及手机,是刘某某事后告诉他的。 8、办案说明证明,被告人行某将王某某的女式挎包丢弃后经民警多次寻找未见。 9、扣押清单证明公安机关从同新涛手扣押白色“中兴”手机一部,发还清单证明公安机关已把此手机返还给被害人王某某。 10、现场图、现场照片、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本案现场位于合阳县北大街油巷、被告人行某的弃包地点为解放北路北前巷,扣押物品照片证明被抢的手机为白色“中兴”手机,王某某伤情照片证明其脖子左侧被划伤。 11、合阳县公安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明,伤者王某某伤后项部左侧见两处条状2.9cm、3.5cm表皮擦伤痕。损伤程度依《人体轻微伤的鉴定》第三条第六款的规定,其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12、受案登记表证明被害人王某某于2013年8月7日1时01分报警。 (三)2013年8月7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同新涛、行某、李鹏、白超、李毅君在合阳县城油巷抢劫后,同新涛认为合阳不安全,提出连夜去韩城,五人从合阳县城解放北路乘坐受害人吕某驾驶的陕ET2344出租车沿108国道到达韩城市新城区盘乐村,被告人同新涛坐在副驾驶位置,车在巷道行驶时同新涛看四周无人拔掉出租车钥匙,手持折叠匕首威胁要求吕某给钱,被告人李鹏、白超、行某、李毅君即明白同新涛要抢劫,下车围住出租车,同新涛见吕某给的钱少,下车绕了一圈站在司机车门外用折叠刀敲打车门,被告人李鹏手持砖块站在车前喊叫让司机拿钱,不然砸车玻璃,被告人行某、白超、李毅君站在车的左后方,白超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刀把砸破出租车左后尾灯,又用折叠刀划伤出租车左侧车身进行威胁,吕某将200元现金交给同新涛,李鹏命令司机交出价值889元的黑色“小米”手机并拿走,后五人逃离现场。所抢手机被同新涛丢失,所抢赃款被共同挥霍。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韩城市公安局受案登记表证明被害人吕某于2013年8月7日6时05分报警。 2、被告人同新涛供述证明,2013年8月7日凌晨1时许,他与行某、李鹏、白超、李毅君在合阳县城油巷抢劫一名妇女后,认为合阳不安全,提出连夜去韩城,五人从合阳县城解放北路乘坐受害人吕某驾驶的陕ET2344出租车沿108国道到达韩城市新城区盘乐村,他坐在副驾驶位置,车在巷道行驶时看四周无人他拔掉出租车钥匙,拿出折叠刀要司机给钱,司机吓得拿出了一把零钱,李鹏下车站在司机车门口,其他三人站在车的左后方,他下车绕了一圈用刀子敲打司机位置的车门,李鹏走到车前捡了个砖块威胁要砸车玻璃让司机拿钱,谁在车左后方砸了一下,司机又取出一些钱递给他,数后共200元,李鹏命令司机交出手机并拿走,五人便逃离。200元钱吃饭、上网花完了,所抢黑色“小米”手机李鹏给了他后丢失。 3、被告人李鹏供述证明,2013年8月份的一天凌晨1时许,他与同新涛、行某、白超、李毅君在合阳县城北大街油巷抢了一名妇女,跑到解放路东门十字附近,同新涛说合阳不安全,让连夜去韩城,他和李毅君从东街车站叫了一辆出租车五人来到韩城,同新涛坐在副驾驶位置,车开到韩城老城上大坡后同新涛让司机进了一个村子,正下坡同新涛拔掉了车钥匙并拿出折叠刀要司机给点钱,他们四人才明白同新涛要抢司机就下了车,他站在司机车门跟前,行某、白超、李毅君站在车的左后方,同新涛下车绕了一圈用刀子敲司机的车门,他从出租车前方捡了一块砖吓唬司机要砸车玻璃,左后方谁砸了一下车,看见白超拿刀在车身左侧划,司机吓得把钱递给同新涛,他见司机还有个手机就命令拿出来,司机把手机给了他,五人从巷里跑了。抢的200元几个人花完了,事后他把手机给了同新涛。 4、被告人行某供述证明,2013年8月初的一天凌晨1时许,他与同新涛、李鹏、白超、李毅君在合阳县城北大街油巷抢了一个妇女后五人坐出租车来到韩城,当同新涛拿刀威胁司机给钱时,他们四人下了车,他与白超、李毅君站在出租车的左后方,同新涛下来绕了一圈用刀敲司机的车门,李鹏在车前边捡了一块砖威胁要砸车玻璃,白超拿刀在车上打,接着又在车身左侧划,行某供述的其他情况与同新涛、李鹏的供述一致。 5、被告人白超的供述与行某的供述一致,又供述在李鹏威胁司机时他用刀把砸破了出租车的左后尾灯,接着用刀尖由后向前在车身左侧划,司机吓得没敢下车。 6、被害人吕某的陈述证明,2013年8月7日凌晨1时许,他驾驶陕ET2344出租车在合阳县车站等客时,两个小伙叫他去韩城,在东门十字向北十几米的路边又上了三个小伙,年龄稍大的小伙坐在副驾驶位置,其余四人在后座,沿108国道到了韩城市新城区“老百户”小区附近时,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伙拔掉了车钥匙,车熄火他紧急刹车,副驾驶位置的小伙拿出折叠刀向他要钱,后座的四个小伙下了车,三个站在车的左后方,一个站在驾驶室门跟前,副驾驶位置的小伙见他没反应下车向后绕了一圈走到他车门跟前拿刀敲打车门,先前站在他跟前的小伙到车前方捡了块砖威胁说不给钱就砸车玻璃,车后方传来砸车的声音,他很害怕将200元现金递给拿刀的小伙,拿砖的小伙命令他交出手机,他把手机递给拿砖的小伙,这几个小伙就离开了,他到新城派出所报了警。 7、证人王某某的证言证明,他的朋友吕某于2013年8月7日早上到他的修理店说凌晨去韩城市送了几个小伙,不给车费还抢了200元现金。 8、证人陈某的证言证明,吕某是他的出租车司机,2013年8月7日早上吕某给他交车时说凌晨去韩城市送了四、五个小伙,不给车费还用刀威胁抢了200元现金。 9、现场图、现场照片、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本案现场位于韩城市新城区盘乐村东十三巷口。 (四)2013年8月8日晚上,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在韩城市新城区街上闲逛,同新涛说三个人都没钱了,提议借辆摩托车,让李鹏与行某动手抢,他骑摩托车接应,李鹏、行某均同意。23时许,被告人同新涛、行某、李鹏骑着摩托车来到韩城市禹甸园广场附近,被告人同新涛指使被告人李鹏、行某下车步行寻找抢劫对象,被告人李鹏、行某步行至西峙路发现被害人孙某独自一人行走即尾随,见周围无人被告人李鹏从背后用左手勒住孙某的脖子,右手拿刀顶在其腰部,威胁孙某交出挎包,被告人行某绕到孙某前面抢走挎包,后同新涛用摩托车带上李鹏、行某逃离现场,逃至僻静处行某将包内的1000元现金给了同新涛,40元零钱给了李鹏,顺手将包扔掉。黑色挎包价值80元,所抢赃款三人共同挥霍。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韩城市公安局受案登记表证明,被害人孙某于2013年8月9日1时27分报警。 2、被告人同新涛供述证明,他与李鹏、行某、白超、李毅君抢了出租车后没一天时间把抢的钱快花完了,晚上他与李鹏、行某在韩城市新城区街上闲逛,提出三个人再弄一回并借辆摩托车接应他们,2人同意。他从一个熟人处借来摩托车带着李鹏、行某在街道转,23点多转到禹甸园广场附近,让2人下车向西峙路走,他骑车跟在后面,没多久李鹏、行某把一个向北走的女娃的包抢了,他骑车超过2人在前边带路,随后3人骑车一起跑,行某手里拿着抢来的包,到偏僻处行某从包里掏出1000元给了他,把40元零钱给了李鹏,就把包扔了。他去还了摩托车回到三人住宿的招待所。 3、被告人李鹏供述证明,他们抢劫出租车的第二天晚上,他与同新涛、行某在街上逛,同新涛说没钱了咱三人再弄一回,他俩也没钱就答应了,同新涛提议借辆摩托车接应他和行某,随后同新涛骑着借来的摩托车带着他和行某在韩城市街道上转,23点多转到禹甸园广场十字路同新涛让他2人下车朝西峙路走,自己骑车跟在后面,他与行某看见一个女娃挎个包顺路走便跟在后面,看周围无人他掏出刀子从背后用左手勒住女娃的脖子,右手拿刀顶在女娃的腰部让交出包,行某从右侧绕到前面拽下包跑了,他也跟着跑,同新涛骑车超过他们带路,在前边村子同新涛停下等2人坐上车,跑到偏僻处行某从包里掏出一沓钱,给了同新涛1000元,把三四十元零钱给了他。 4、被告人行某供述证明,他们抢劫出租车的第二天晚上,他与同新涛、李鹏在街上逛时同新涛提出三人再弄一回,随后同新涛骑着借来的摩托车带着他和李鹏在韩城市街道上转,23点多在禹甸园广场附近的西峙路他与李鹏抢了一个女娃的挎包,李鹏从背后勒住女娃的脖子,拿刀顶在女娃的腰部,他拽下包,同新涛骑车带他们跑了,后来他把包里的1000元钱给了同新涛,把三四十元零钱给了李鹏。 5、被害人孙某的陈述证明,2013年8月8日23时许,她在韩城市西峙路被两个小伙抢了包,她和她舅去派出所报的案,包里有1040元现金和其他东西。 6、证人孙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8月8日23时许,他在家等孙某回家,孙某在同学家打来电话说她在韩城市西峙路被两个小伙抢了包,他赶到她同学家和孙某去报案。 7、证人彭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8月8日23时许,她和丈夫孙某某在家等孙某回家,孙某给孙某某打电话说她在韩城市西峙路被两个小伙抢了包,她和丈夫接上孙某一起去派出所报了案。 8、现场图、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本案现场位于韩城市西峙路建朋羊肉馆门口东侧的路边。 9、办案说明证明,被告人同新涛在韩城市西峙路抢劫时驾驶的摩托车系借一同乡熟人,因其身份不明经民警多次寻找未发现该人和车;被告人行某将孙某的女式挎包丢弃后经民警多次寻找未见。 (五)2013年8月9日早上,被告人同新涛对李鹏提议再弄一次,李鹏默认。天黑后2人在韩城市街道上寻找抢劫对象,22时许,转至韩城市金塔路矿务局医院门口时,发现被害人陈某、石某某二人步行,同新涛提出抢劫这两个女孩,趁四周无人之机,被告人同新涛从背后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匕首架在石某某脖子上将其控制,抢走石某某女式挎包内60元现金;被告人李鹏也从背后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匕首架在陈某脖子上将其控制,抢走陈某女式挎包一个,价值54元,包内有30元现金,后2人乘坐出租车逃离现场,所抢赃款二人共同挥霍。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渭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受案登记表证明,被害人陈某于2013年8月9日22时12分报警。 2、被告人同新涛供述证明,他和李鹏、行某在韩城市西峙路抢包的第二天早上,行某回了合阳,他对李鹏说没钱了咱俩再弄一回,李鹏默认了。天黑后2人在街道上找抢劫的对象,10点多走到韩城市金塔路矿务局医院门口看见两个女娃挎着包,他对李鹏说就抢这两个,一人控制一个。他从背后用刀架在较瘦女娃的脖子上,李鹏也从背后把刀架在胖女娃的脖子上,他威胁让把钱拿出来,瘦女娃不敢动,包在左胳膊他未取下,就拉开拉链翻包,翻出钱后叫李鹏跑,到路边偏僻处李鹏把抢来的包给他,包里有30元现金,其他没要全扔了,自己抢来的钱清点后有60元,随后他们找招待所住宿。 3、被告人李鹏供述证明,他和同新涛、行某在韩城市西峙路抢包的第二天行某有事回了合阳,同新涛对他说两人再弄一回,他没说话。晚上2人在街道上转寻找能下手的对象,10点多走到韩城市金塔路矿务局医院门口看见两个女娃挎着包行走,同新涛说就这俩,咱俩一人掐一个,他俩拿着刀跟在后面,同新涛从背后把刀架在瘦女娃的脖子上,他也把刀架在另一个女娃的脖子上让把包拿来,女娃吓得不敢动,他趁机拽下包,这时同新涛叫跑,他跟着就跑了,到偏僻处他把包给了同新涛,翻出30元现金其他连包都扔了,他问同新涛抢了多少,同新涛清点后说60元,2人随后在招待所住下。 4、被害人陈某的陈述证明,2013年8月9日22时许,她和同事石某某步行在韩城矿务局医院北门向西约10米处,从身后窜出两个小伙,一个从背后用刀架在她脖子上,另一个从背后用刀架在石某某脖子上,她身后的男子让她把包拿来,她吓得不敢动,男子拽走了挎包,抢石某某的男子喊跑,他们顺金塔路向东跑了,她们就报警了。她被抢了一个蓝色皮包,包内有30元现金,本人的身份证,一张邮政银行卡。 5、被害人石某某的陈述证明,2013年8月9日22时许,她和同事陈某步行到韩城矿务局医院北门向西约10米处,从她们身后跑出两个小伙,一个从背后用刀架在她脖子上,另一个从背后用刀架在陈某脖子上,她身后的男子让她把钱拿出来,她吓得不敢动,那男子翻包拿走了包里的钱,喊叫另一个一起跑了,陈某打电话报了警。她被抢了60元现金。 6、证人高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8月9日晚上12点多,她的同事陈某和石某某回到店里给她说,她俩吃夜市经过矿务局医院附近时被两个拿刀的男子抢了。 7、现场图、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本案现场位于韩城市金塔路矿务局医院门口向西约15米处。 8、办案说明证明,被告人李鹏将陈某的女式挎包丢弃后经民警多次寻找未见。

本案综合性证据: 1、案件线索来源及抓获经过证明,2013年8月3日1时许被害人李某某到合阳县公安局报警称其被两名男子持刀抢劫,该局立案侦查后破案。 2、扣押清单、扣押刀具照片证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白超手扣押的折叠刀各一把。 3、户籍证明信证明,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白超犯罪时均已达负完全刑事责任年龄,被告人行某犯罪时已达负刑事责任年龄。 4、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李毅君,男,住陕西省合阳县。 5、韩城市公安局嵬东派出所证明:同新涛于2008年1月9日因强迫妇女卖淫罪被韩城市人民法院判刑少管2年6个月,2010年4月29日已刑满释放。 6、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渭中法刑一终字第000019号刑事裁定书证明:同新涛于2011年12月20日被陕西省合阳县人民法院(2011)合刑初字第00053号刑事判决书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上诉后于2012年3月6日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7、陕西省合阳县看守所刑满释放证明书:同新涛因寻衅滋事罪于2011年4月8日至2013年2月7日在合阳县看守所服刑。 8、合阳县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定结论书:

被害人李某某的被抢物品:女式挎包1个估价80.00元;银项链1条估价100.00元;球形玛瑙珠1个估价200.00元;“LG”牌直板智能手机1部估价514.80元;合计894.80元。

被害人王某某的被抢物品:“中兴”牌直板智能手机1部估价450.00元;女式挎包1个估价90.00元;合计540.00元。

被害人吕某的被抢物品“小米”牌直板智能手机1部估价889.00元;以及陕ET2344“东风悦达起亚”牌(千里马)出租车被损坏部位估计损失价值380.00元。合计1269.00元。

被害人孙某的被抢物品:女式挎包1个估价54.00元。

被害人陈某的被抢物品:女式挎包1个估价80.00元。

综上所述,被告人同新涛共同抢劫作案5次,涉案金额共计6547.8元;被告人李鹏共同抢劫作案4次,涉案金额共计3453元;被告人行某共同抢劫作案3次,涉案金额共计3809元;被告人白超共同抢劫作案3次,涉案金额共计5283.8元。在审理期间,被告人行某、白超的亲属分别代其将涉案赃款3809元、5283.8元予以退赔。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同新涛、李鹏、行某、白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威胁之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均符合抢劫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构成抢劫罪。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依法应予惩处。在实施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同新涛在犯罪前首先提起犯意并组织实施,被告人李鹏、行某、白超积极实施犯罪行为,均属于共同犯罪之主犯。被告人同新涛在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又故意犯罪,属于累犯,其在八日内持刀连续抢劫作案五次,且致一人轻微伤,犯罪行为极为严重,应依法从重处罚;被告人李鹏共同作案四次,被告人白超共同作案三次,在抢劫被害人吕某时李鹏手持砖块威胁砸车,白超用刀砸破车灯划伤车身进行威胁,情节恶劣;被告人行某共同抢劫作案三次,均应依法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于辩护人所持的被告人行某在2013年8月7日凌晨抢劫受害人吕某驾驶的出租车时,犯罪情节轻微不应按抢劫罪处理,属从犯之观点,经查,被告人行某在该次作案中虽未对被害人实施暴力、威胁行为,但与其他被告人围在出租车周围,对受害人形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导致抢劫既遂,行某只是作用较轻的共犯,应依法予以处罚,故对行某的辩护人所持该辩护观点不予支持,对其辩解的被告人行某在作案时属未成年人应依法从轻处罚的观点予以支持。对于被告人行某、白超退赔的赃款依法返还给各被害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五条、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同新涛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8月13日起至2027年8月12日止。罚金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李鹏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8月13日起至2024年8月12日止。罚金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行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8月13日起至2023年8月12日止。罚金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白超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8月13起至2024年8月12日止。罚金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五、对被告人行某、白超已退赔的赃款,由本院返还给各被害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次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文尾

审 判 长  王林祥

审 判 员  吴安莹

代理审判员  胡灵艳

二〇一四年三月四日

书 记 员  王英娟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