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外资管理行政强制

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与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等行政复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6月15日 案由:监察行政强制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强制 治安行政强制 土地行政强制 外资管理行政强制 房屋行政强制 地矿行政强制 内贸外贸行政强制 环保行政强制 人民政府行政强制 当事人: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 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 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 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 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 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 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 案号:(2015)丽松行初字第44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松阳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11号。

法定代表人姜扬荣,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裴爱英,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东坑河东路3弄10号。

法定代表人吴海东,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徐风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卫红,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街道建设路1号。

法定代表人翁建敏,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徐风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卫红,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街道鹤溪中路41号。

法定代表人潘利海,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徐风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卫红,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城东路21号。

法定代表人夏胜忠,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徐风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卫红,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街道复兴西路30号。

法定代表人潘昌德,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徐风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卫红,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街道人民中路282号。

法定代表人叶利东,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徐风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卫红,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街道人民中路155号。

法定代表人杨小东,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徐风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卫红,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街道府前西路19号。

法定代表人蓝伶俐,该县县长。

委托代理人朱卫红,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东坑镇白鹤村。

法定代表人梅振然,该村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徐风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以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于2015年2月10日共同强制拆除原告厂房的行政行为及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作出的景政复字(2015)19号行政复议决定违法为由,于2015年7月20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7月27日立案后,于2015年7月29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认为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经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申请,本院依法准许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2日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姜扬荣及其委托代理人裴爱英,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负责人雷剑峰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卫红、徐风烈,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负责人陈彬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卫红、徐风烈,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负责人叶华青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卫红、徐风烈,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负责人李丰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卫红、徐风烈,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负责人林晓洪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卫红、徐风烈,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负责人沈招雄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卫红、徐风烈,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负责人雷茂禾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卫红、徐风烈,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负责人黄米东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卫红,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徐风烈到庭参加诉讼。因本案案情复杂,经报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5)浙行延字第598-615号批准,本案延长审限至2016年7月26日。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诉称,2007年由景宁县长、常务副县长以及景宁县相关部门主要领导在温州组织召开招商引资动员大会,承诺负责落实被引进企业项目用地,协助被引进企业办理各种证照、项目申报立项等手续,为被引进企业的建设和运营提供优惠的政策。原告股东正是基于对景宁县委、县政府的高度信任,才投入巨资到景宁创办企业。原告进入景宁后,政府及有关部门协调原告办理了土地租赁、工商注册登记、税务登记、环保、立项等手续,并承诺两年内给原告办理土地证。在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大力扶持和帮助下,原告投入巨资建设厂房、购置设备、招聘培训农民工,培育市场,生产经营一步步走向正规,为解决当地农民工就业及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令原告史料未及的是,原告突然收到了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共同作出的《限期拆除通知书》,称原告是擅自违法建设厂房,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有关法律、法规。责令原告自行拆除。原告不服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上述期限拆除通知书,依法申请行政复议,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作出复议决定予以维持。原告认为:原告是景宁县委、县政府招商引资引进的企业,从建厂之初的建设项目用地等手续都是政府及有关部门负责协调落实办理,是政府及有关部门同意并帮助原告建设的厂房,根本不存在原告“擅自违法建设“之说。且建设用地符合规划要求,不属严重违反规划不能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必须予以拆除的情形;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作为各自独立的行政机关,职权范围和履职依据不同,联合对原告作出限期拆除的处罚不仅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而且相互矛盾;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也没有按照法定的程序作出处罚,剥夺了原告的陈述、申辩和申请参加听证的权利。因此,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作出的限期拆除通知书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程序和实体均严重违法。但是,由于作为复议机关的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实际是招商引资给予原告各项优惠政策支持并直接给予原告提供建设用地的主体,此次以拆除违建名义对招商引资企业进行清理的活动实际也是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因此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不可能依法正确履行复议职责以纠正自己的违法行为,其作出的复议决定严重错误,应予撤销。由于景宁县政府对原告等企业招商引资时得到了丽水市政府等的大力支持和肯定,且同类系列案件涉及的企业众多。因此,本案在景宁县、丽水市甚至浙江省范围内都有重大影响。另由于景宁县政府不仅仅是复议机关,而且是本案违法行政行为的组织者、实施者,被告又涉及了景宁县政府诸多职能部门及有关镇人民政府,因而本案不宜由景宁县人民法院行使管辖权,否则极易受到地方行政干预;同时本案案情重大复杂,依法也不宜由景宁县人民法院审理。综上所述,原告认为本案应由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请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原告的起诉,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促进被告依法行政。综上所述,原告特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要求确认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共同作出的联字(2015)第10号限期拆除通知违反及撤销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作出的景政复字(2015)19号行政复议决定的诉讼请求,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促进被告依法行政。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1、原告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的居民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待证原告主体资格及法定代表人身份情况;2、税务登记证复印件一份,待证原告依法进行税务登记,合法经营;3、浙江省排污许可证、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文件(景环建[2009]17号)复印件各一份,待证原告依法取得排污许可手续,环保验收合格,生产经营符合环保要求;4、特种设备制造许可证复印件一份,待证原告依法取得特种设备制造许可证,合法经营;5、景宁畲族自治县企业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复印件一份,待证原告依法取得建设项目立案文件,建设项目符合景宁产业政策、规划及选址要求;6、《东坑镇白鹤村土地出租协议书》复印件一份,待证原告作为景宁县委、县政府招商引资企业,厂房是由政府同意、协助安排占用土地进行建设用于生产经营的,第三人白鹤村委同意出租土地,并非原告擅自违法占用土地进行建设,不应作为违法用地对原告厂房进行拆除;7、景宁县人民政府鼓励发展工业和商贸经济的政策规定复印件一份,待证景宁县委、县政府招商引资时承诺给予引进企业办理土地手续,以“熟地”形式出让,优先安排用地,并给予税收、技术改造、技术创新等各种优惠和奖励等政策扶持;8、2007年山海协作工程系列活动参会代表名册及签字仪式照片复印件各一份,待证原告在内的金属加工企业都是景宁县委、县政府为落实省委、省政府的“山海协作”工程而招商引资引进的;9、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家税务局景国税发(2010)15号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家税务局关于浙江景宁铿锵不锈钢有限公司等二十三户企业申请免征属于地方分享部分企业所得税的批复复印件一份,待证待证原告作为政府招商引资企业,政府对原告的所有情况(包括生产厂房及占用土地情况、生产经营情况等)一直知情并予以支持、认可、鼓励,并给予税收政策优惠;10、景宁县东坑镇控制性详细规划(东坑镇2010-2020总体规划解析选页、东坑、马坑片用地规划图和现状景观风貌图)复印件一份,待证原告厂房占用土地符合镇控制性详细规划,生产经营项目符合当地产业政策要求(金属加工业为第二产业中的主导产业);11、申请书复印件一份、决定书复印件两份,待证原告等景宁县委、县政府招商引资引进企业多年来一直要求政府兑现承诺给予办理土地手续,但包括被告国土局、住建局、经贸局在内的政府及各部门一直不予落实;12、县国土局对景宁政协八届三次会议第10号提案的答复函(景土资函[2014]23号)、县政协八届三次会议提案办理情况意见反馈表复印件各一份,待证待证2014年原告等被县委、县政府招商引资企业通过政协委员提案要求落实用地手续,被告国土局作出答复,其对原告有关用地情况知情,并已经会同被告经贸局将土地调整为“允许建设区”,提出由经贸局牵头,会同辖区乡(镇、街道)及相关职能部门共同完成用地补办手续的建议,因此不应作为违法占地将原告厂房拆除;13、联字(2015)第10号限期拆除通知书复印件一份,待证被告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国土资源局以原告厂房系违建限期原告拆除的事实;14、东坑镇钢管阀门、钢管企业拆除工作安排表复印件一份,待证本案强拆是被告一至被告七在被告八县人民政府的统一部署下组织实施的;15、原告厂房被强拆后图片复印件五份,待证原告厂房被强拆的事实及被强拆后的现场情况;16、景政复字(2015)1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复印件一份,待证原告厂房被强拆后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县人民政府驳回了原告的复议请求。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共同辩称,被告认为,根据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国土资源局2015年2月6日向原告共同发出联字(2015)第10号《限期拆除通知书》,原告自行拆除了违法建筑,被告虽前往拆除现场,但并未实施强制拆除行为,原告的厂房系原告自行拆除。综上所述,被告认为自己并未实施原告所述的行政强制行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共同于2015年8月17日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一份,以证明主体资格;2、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复印件一份,以证明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3、联字(2015)第10号限期拆除通知书复印件一份,以证明被诉行为;4、拆除通知送达回证复印件一份,以证明原告已知晓被诉行为。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辩称,2015年5月12日,被告收到原告行政复议申请,行政复议请求为请求依法确认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国土资源局、环境保护局、经济商务局、公安局共同强行拆除原告厂房的行政行为违法。被告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并向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国土资源局、环境保护局、经济商务局、公安局发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2015年5月25日,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国土资源局、环境保护局、经济商务局、公安局联合做出行政复议答复。2015年6月25日下午,被告法制机构举行了行政复议听证会听取意见。2015年6月30日,被告作出景政复字[2015]19号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被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浙江省“三改一拆”行动违法建筑处理实施意见》等规定,原告未经规划许可、未办理土地审批手续的厂房属于违法建筑,应当拆除。原告认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国土资源局、环境保护局、经济商务局、公安局共同实施强行拆除申请人厂房的事实难以认定,况且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经济商务局、公安局对原告违法建筑不具有行政管理职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应予以驳回。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之规定,被告作出的景政复字[2015]19号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不属于“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情形,现原告已对原行政行为提出行政诉讼,不应将复议机关列为共同被告。综上所述,被告依法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8月17日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1、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一份,以证明主体资格;2、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复印件一份,以证明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3、行政复议申请书复印件一份,以证明当事人申请行政复议事实;4、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复印件一份,以证明行政复议审理程序合法;5、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复印件一份,以证明行政复议审理程序合法;6、行政复议听证通知书复印件一份,以证明行政复议审理程序合法;7、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景政复字(2015)19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复印件一份,以证明依法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事实;8、相关送达回证或邮寄凭证复印件一份,以证明行政复议审理程序合法;9、《浙江省“三改一拆”行动违法建筑处理实施意见》(摘要)一份,以证明违法建筑认定依据;10、《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细则》第四十八条,以证明行政复议决定作出的依据;11、浙江省行政复议听证规则(试行)第五条,以证明行政复议听证依据;1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以证明复议机关不应作为共同被告的依据。

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述称,原告自行拆除了违法建筑,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依据:1、《国土资源管理调查笔录》复印件一份,待证原告违法占用土地,未在相关部门办理审批手续;2、景环罚字(2009)1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景环罚字(2014)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复印件各一份,待证原告违法排放污染物,造成环境污染;3、浙江卫视《今日聚焦》曝光截图复印件一份,待证浙江卫视《今日聚焦》于2015年2月3日曝光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违法排污,严重污染当地生态环境。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对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提交的相同的第1-2号证据无异议。原告对上述被告提交的相同的第3号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对该证据的合法性认为不合法的异议,本院认为,原告对第3号证据提出的涉本案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的异议,并不能构成对该证据的异议。原告对上述被告提交的相同的第4号证据无异议,但提出认为被告没有按照法定程序送达,是贴在原告厂房外面的异议,本院认为,原告对第4号证据提出的送达方式存在未按法定程序送达的异议,本院将结合全案证据予以综合认定。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对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提交的相同的第1-4号证据无异议。

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对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提交的第1-12号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但提出对涉被诉复议决定合法性的异议,本院将结合全案证据予以综合认定。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对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提交的第1-12号证据无异议。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对原告提供的第1、2、4、7、8、9、10、14号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对第3、5、6、12、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提出与本案无关及对第11号证据提出不符合证据法定形式、第13号证据的来源有异议等的异议,本院将结合全案证据予以综合认定。对第5号证据提出不能证明原告用地及建设行为的合法性的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对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提供的第1号证据提出该证据形成时间是2008年,不是本案被诉行政行为过程中形成证据的异议,对第2-3号证据提出与本案无关的异议;本院将结合全案证据予以综合认定。

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对第三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村民委员会提供的第1-3号证据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系成立于2007年8月29日的经营范围为不锈钢制品及五金制品的生产、销售等的有限责任公司,原告建设的坐落于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的厂房没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用地审批手续。2015年2月6日,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对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共同作出,对经查你公司在景宁县东坑镇白鹤村违法建设的厂房责令于2015年2月12日17时前将违法建设的厂房自行拆除。逾期未自行拆除将根据相关规定实施强制拆除的联字(2015)第10号限期拆除通知。2015年5月8日,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向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提起请求确认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等共同强行拆除原告厂房的行政行为违法的行政复议申请,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6月30日作出景政复字(2015)19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驳回申请人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请求依法确认被申请人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等共同强行拆除申请人厂房的行政行为违法的行政复议申请。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2015年2月10日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的厂房已被拆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建设的坐落于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白鹤村的厂房没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用地审批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的,限期改正,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第六十五条“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原告以认为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为2015年2月12日共同强制拆除原告厂房的被告起诉,经审查,原告所起诉的上述被告并非为组织实施强制拆除涉案建筑的适格被告,经本院告知,原告拒绝变更。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对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起诉。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主张涉案建筑系原告自行拆除,但被告其未向本院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其应当承担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之规定,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在对违法建筑实施强制拆除前未依法发布强制拆除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违反法定程序。据此,被诉行政行为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等情形,依法应予撤销,因案涉建筑已被强制拆除,已不具有可撤销内容,故应依法确认被诉行政行为违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包括复议机关驳回复议申请或者复议请求的情形之规定,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提出的其作出的景政复字(2015)22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不属于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情形,不应将其列为共同被告的辩称,与该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在受理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的请求确认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等共同强行拆除原告厂房的行政行为违法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十一条之规定,行政复议程序合法。但由于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在对案涉建筑实施强制拆除上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等情形,致使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对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就强制拆除行为提起的行政复议申请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亦属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为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驳回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对景宁畲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景宁畲族自治县经济商务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公安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起诉;

二、确认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2015年2月10日组织对原告景宁景强不锈钢有限公司案涉建筑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

三、撤销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6月30日作出的景政复字(2015)19号行政复议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景宁畲族自治县东坑镇人民政府、景宁畲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景宁畲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尹伟平

人民陪审员  姜晓东

人民陪审员  叶昌谷

二〇一六年六月十五日

代 书记员  丁 洁

附件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

第六十四条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的,限期改正,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第六十五条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第四十四条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二十六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

经复议的案件,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和复议机关是共同被告;复议机关改变原行政行为的,复议机关是被告。

第七十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超越职权的; (五)滥用职权的; (六)明显不当的。

第七十四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不撤销行政行为: (一)行政行为依法应当撤销,但撤销会给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 (二)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 (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 (二)被告改变原违法行政行为,原告仍要求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判决履行没有意义的。

第七十九条复议机关与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为共同被告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对复议决定和原行政行为一并作出裁判。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三)项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第四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第三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

第六十四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