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交通行政复议

李章旭、成都市双流区交通运输局交通运输行政管理(交通):其他(交通)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30日 案由:交通行政复议 人民政府行政复议 公路行政复议 当事人: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政府 李章旭 成都市双流区交通运输局 案号:(2017)川01行终572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章旭,男,1966年8月1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中江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市双流区交通运输局。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东升街道藏卫路北三段12号。

法定代表人朱永康,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豪,四川盛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东升街道顺城街1号 法定代表人徐刚,区长。

委托代理人李楷,北京观韬(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李章旭因诉被上诉人成都市双流区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双流区交通局)、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双流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及行政复议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15日以(2016)川01行终891号行政裁定,裁定撤销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龙泉驿区法院)(2016)川0112行初56号行政判决并发回龙泉法院重审,后龙泉驿区法院于2017年6月30日作出(2017)川0112行初69号行政判决。原告李章旭不服龙泉驿区法院(2017)川0112行初6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3月4日,李章旭向双流区交通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所需信息内容描述为:“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公开2013年对上访的出租汽车拦截扣押后实施收费,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将该费用转移至双流县出租汽车协会的文件、依据”。双流区交通局于2015年3月24日作出2015年第106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书,主要内容为“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未对任何出租车进行过拦截扣押和收费”。李章旭对此不服,向双流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双流区政府于2015年6月9日作出双复字[2015]第040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双流区交通局作出的2015年第106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李章旭不服提起行政诉讼,后龙泉驿区法院作出(2015)龙泉行初字第165号行政判决,判决撤销上述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及行政复议决定,并判决驳回了李章旭的其他诉讼请求。双流区交通局针对李章旭的上述申请于2015年11月17日作出2015年第203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下简称203号告知书),主要内容为:“你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时未说明其所要公开的‘文件、依据’的载体,也没有提供该‘文件、依据’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线索,因此,你仅以‘文件、依据’为对象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的规定”。李章旭不服,向双流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双流区政府作出的双复字(2016)第007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上述答复。李章旭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虽然龙泉驿区法院未判决双流区交通局针对李章旭的申请重新作出答复,但双流区交通局针对李章旭的申请自行又作出答复,该答复视为新的行政行为,可能涉及到李章旭的合法权益,因此法院还应当就此答复进行审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规定,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李章旭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内容为:“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公开2013年对上访的出租汽车拦截扣押后实施收费,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将该费用转移至双流县出租汽车协会的文件、依据”,该申请系向行政机关提出咨询事项并要求行政机关进行解释的咨询行为,不属于政府信息的范畴。双流区交通局依法履行了相应告知义务并无不当。双流区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程序合法。李章旭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李章旭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李章旭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李章旭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龙泉驿区法院在审理(2016)川0112行初56号案件时要求李章旭提供行政行为载体、依据;发回重审后,龙泉驿法院审理本案时不再要求提供载体、依据,又认为李章旭是在咨询和要求作出解释,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属于政府公开范畴,原审法院的判决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双流区交通局、双流区政府,于二审程序中未发表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以上事实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2015年第106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书、2015年第203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2015)龙泉行初字第165号行政判决、(2016)川01行终891号行政裁定等证据,在案为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双流区交通局对李章旭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具有根据具体情况作出答复之行政职责。针对李章旭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双流区交通局作出2015年第106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该告知书后经法院判决予以撤销。上述告知书被判决撤销后,双流区交通局针对李章旭之申请事项作出本案被诉203号告知书,履行政府信息公开答复法定义务,具有相应行政职责。

本案争议焦点是,被上诉人双流交通局作出203号告知书,该答复内容是否具有合法性。第一,关于申请人申请事项是否准确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条第二款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应当包括下列内容:(一)申请人的姓名或者名称、联系方式;(二)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内容描述;(三)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形式要求”。申请人申请政府信息应当对其所需信息内容进行描述。但申请人本因不知晓所需信息而提起申请,若要求申请人对所需文件信息的具体文号、内容进行精准描述,或与客观现实不符;同时,申请人亦应当对其所需信息内容进行尽量详尽描述,以便行政机关查找,否则同样与客观现实不符。本案中,申请人李章旭所填写之申请内容描述为:“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公开2013年对上访的出租汽车拦截扣押后实施收费,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将该费用转移至双流县出租汽车协会的文件、依据”,主要针对的是其所主张的“2013年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对上访的出租汽车拦截扣押后实施收费,双流县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所将该费用转移至双流县出租汽车协会”之事件的相关信息,至于上述申请内容描述是否准确,行政机关是否能够根据描述事项及线索进行检索查找,需被申请行政机关就具体情况先行审查。第二,关于行政机关的帮助义务是否履行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四)项关于“对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根据下列情况分别作出答复:……(四)申请内容不明确的,应当告知申请人作出更改、补充”,本案中被申请人双流县交通局在203号告知书中答复“你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时未说明其所要公开的‘文件、依据’的载体,也没有提供该‘文件、依据’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线索,因此,你仅以‘文件、依据’为对象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双流交通局经审查后即使认为申请人申请内容确系客观上不明确的,也应当先行告知申请作出更改、补充,履行相应的帮助之法定义务。本案中双流区交通局无有效证据证明其要求申请人作出更改、补充,而径行对申请事项不予公开,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四)项的规定。该告知书对申请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申请人亦可对该告知书享有诉权。因此,本案中被上诉人双流区交通局作出本案203号告知书,径行对申请事项不予公开未履行相应法定义务,依法应予撤销,双流区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因维持上述政府信息告知书亦应予撤销。第三,关于申请人的申请事项是否属于政府信息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申请人李章旭所申请相关事项的相应文件、依据,系向行政机关提出咨询事项并要求行政机关进行解释的咨询行为,不属于政府信息的范畴。原审法院对申请人主张的相应事项之文件、依据,径行认定为咨询性事项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应予纠正。上诉人李章旭的上诉理由,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原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四)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2017)川0112行初69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成都市双流区交通运输局于2015年11月17日作出2015年第203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并于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处理;

三、撤销双流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双复字(2016)第007号行政复议决定。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袁艺

审判员  邱方丽

审判员  刘平

二〇一七年九月三十日

书记员  张锐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第二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一条第(四)项第二十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