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农业行政给付

刘凤章与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行政给付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1月6日 案由:渔业行政给付 农业行政给付 当事人:刘凤章 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 案号:(2015)宝行初字第0039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凤章,农民。

被告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住所地宝坻区建设路116号。

负责人郝福洪,主任。

委托代理人韩振利,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韩文礼,天津市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科长。

委托代理人陈文菊,天津市宝坻区政府法制办公室科长。

第三人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宝坻区大钟庄镇林中路。

法定代表人刘会学,镇长。

委托代理人任超超,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农业办公室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汉年,天津市津宝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刘凤章因要求被告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给付渔业油价补助款,于2015年5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于2015年5月15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6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凤章,被告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的负责人韩振利及委托代理人韩文礼和陈文菊,第三人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任超超和刘汉年,证人康××、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2年2月23日,原告按照第三人下达通知精神进行机动渔船申请注册登记,并办理了天津市内陆小型机动渔业船舶所有权证明,原告之机动渔船属于合法拥有。按照中央惠农政策、农业部文件精神,原告依法应当享受渔业燃油补助。2011年开展的渔业渔船摸底调查工作中,被告所属的天津市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和第三人严重不负责任,漏报了原告的渔船,责任不在原告。被告所属的天津市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在发放渔业燃油补助时,未能一视同仁,至今未依法给原告发放渔业燃油补助。为此,原告一直要求第三人和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予以解决,并多次到市、区两级政府有关部门上访。2015年1月22日,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得知被告系合法的行政主管部门,遂依法向被告提出书面申请。被告于2015年4月27日,书面回复原告,拒绝给付原告渔业燃油补助。被告和第三人履行职责严重不负责任,导致原告未能享受渔业燃油补助款,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责令被告及第三人给付原告2012年度、2013年度渔船燃油补助每年1万元(具体数额以宝坻区人民政府区长办公会议文件为准),并判令被告承担原告诉讼前期所花费用500元及案件诉讼费。

原告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天津市内陆小型机动渔业船舶初次登记申请表; 2、天津市内陆小型机动渔业船舶所有权证明; 3、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出具的二份信访回复材料《关于大钟庄镇勾家庄村民反映渔船登记和燃油补贴问题的办理结果》。 4、刘××的证言。

被告辩称:渔船燃油补贴系农业部发放的专项补助资金,发放主体为农业部,被告不具备向原告给付渔船燃油补贴的法定职责。被告对原告的申请已予以回复,履行了职责。被告依据农业部和市水产局文件的规定部署开展工作,分别于2011年6月和2012年5月对宝坻区渔船进行统计、登记,逐级上报。2012年5月15日,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对符合发放补贴条件的渔船和享受渔船燃油补贴人员名单进行了公示。原告于2012年5月就应当知道其不在享受渔船燃油补贴人员之列,现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农业部和市水产局文件规定,享受渔船燃油补贴的船数和功率要严格控制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核定的数据范围内,并纳入省级数据库管理。原告承认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时没有其本人,因此,原告没有取得享受渔船燃油补贴的资格。故请求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和依据: 1、津水渔政(2011)43号文件; 2、农办渔(2011)67号文件; 3、《宝坻区渔业船舶摸底调查实施方案》; 4、关于2011年渔船登记表原件的情况说明; 5、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报送的《宝坻区捕捞机动渔船登记表》、《宝坻区养殖机动渔船登记表》、《宝坻区非机动捕捞、养殖船名册》; 6、津水渔政(2012)8号文件; 7、农办渔(2011)126号文件; 8、津水渔政(2012)23号文件; 9、宝坻区大钟庄镇勾家庄村、尹家庄村、宽江村的《宝坻区捕捞机动渔船统计表》; 10、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的情况说明; 11、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有关公示的情况说明; 12、殷中岳和吴俊文出具的情况说明; 13、公示照片; 14、原告等人的申请书; 15、宝农委告字(2015)1号《告知书》; 16、津宝党办发(2011)25号文件。

第三人述称: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不是发放渔船燃油补贴的行政主体。2011年6月16日前,第三人按照要求完成了全镇渔业船舶摸底调查工作,上报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不存在失职行为,原告因其渔船不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上报数据范围内未能享受渔船燃油补助,责任不在被告和第三人。故请求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和依据: 1、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的情况说明; 2、《宝坻区渔业船舶摸底调查实施方案》; 3、康××的证言; 4、宝坻区大钟庄镇勾家庄村、南王庄村、东鲁沽村、后鲁沽村的渔船登记表。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及第三人提交的证据,客观真实,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1-3,被告和第三人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证人刘××所述,2011年6月份南王庄村无包村干部(村级事务助理)与事实不符,且其本人未收到渔船摸底调查通知,不能否定村主任收到通知并布置工作,故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及当事人质证意见认定以下事实:2011年5月26日,天津市水产局向区、县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下达津水渔政(2011)43号文件,转发农业部办公厅农办渔(2011)67号文件《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开展渔业船舶摸底调查的通知》,要求各区、县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于2011年6月25日前将辖区内渔业船舶摸底调查情况报送天津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处。2011年6月10日,被告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及其委托行使渔业行政管理职责的天津市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制定《宝坻区渔业船舶摸底调查实施方案》,将实施方案下达到乡镇人民政府,渔业船舶摸底调查工作由乡镇人民政府具体负责,要求各乡镇人民政府于2011年6月16日前将摸底调查统计表和渔船名册上报至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责成镇农业办公室负责此项工作,镇农业办公室拟定通知,并附空白《宝坻区捕捞机动渔船登记表》、《宝坻区养殖机动渔船登记表》、《宝坻区非机动捕捞、养殖船名册》,明确了上报期限,由村级事务助理(镇政府干部)将通知及附表发到所包村队,进行渔船摸底调查登记工作,由村主要干部按照通知要求,负责宣传、摸底调查,填表登记,于2011年6月16日下午3时前上报镇政府。宝坻区大钟庄镇南王庄村村委会主任接到村级事务助理送达的通知后,及时用广播通知,拥有渔船的村民申报登记渔船,明确了登记截止期限。至截止日期,宝坻区大钟庄镇南王庄村无人申报渔船登记,按时将空白登记表上报镇政府。原告所有的渔船此次未申报登记。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汇总全镇45个行政村上报的渔船登记表,全镇共登记捕捞机动渔船56艘,于2011年6月16日将全镇捕捞机动渔船登记表上报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2011年6月22日,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将宝坻辖区内渔船摸底调查情况汇总,并将汇总后的摸底调查统计表和渔船名册报送天津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处。天津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处、天津市水产局汇总辖区内渔船摸底调查情况,报至农业部渔业局,完成此次渔船摸底调查工作。2012年2月14日,天津市水产局向区、县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下发津水渔政(2012)8号文件《关于做好2011年度渔业油价补助发放工作的通知》,根据《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1年度渔业油价补助发放工作的通知》(农办渔(2011)126号)等相关文件精神,部署渔业油价补助(即原被所称渔船燃油补贴)发放工作,文件明确规定,各区县内陆机动捕捞渔船船数和功率要严格控制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上报数据范围内。2012年2月20日起,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按照相关文件要求,进行渔船审核、渔业油价补助申报工作。2012年5月15日,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对符合享受渔业油价补助渔船,在镇政府及船舶所有人所在的村予以两级公示,按照要求逐项完成申报工作。宝坻区大钟庄镇共有56艘捕捞机动渔船符合条件。渔船补助渔业油价补助资金由上级部门逐级下拨到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自2012年每年发放一次,每次发放上一年度,现已发放2011年度、2012年度、2013年度三年的渔业油价补助。

另查明,2012年2月23日,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按照相关要求,进行渔船审核时,原告刘凤章要求登记其所有的渔船,并填写了《天津市内陆小型机动渔业船舶初次登记申请表》,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及南王庄村民委员会在刘凤章的《天津市内陆小型机动渔业船舶所有权证明》上加盖了公章,确认原告拥有机动捕捞渔船。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将原告的申报材料报送至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依据《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1年度渔业油价补助发放工作的通知》规定,内陆捕捞渔船船数和功率要严格控制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核定的数据范围内,审核认定,原告的渔船因不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核定的数据范围内,不能申报渔业油价补助资金,未予原告申报渔业油价补助,将原告的申报材料予以退回。2012年5月15日,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公示宝坻区大钟庄镇享受渔业油价补助渔船,没有原告的渔船,在此后发放渔业油价补助资金时,原告亦未能得到渔业油价补助。为此,原告等人多次到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反映情况,要求解决其未能享受渔业油价补助问题,并到有关部门信访。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为维护社会安定,于2013年出资给部分上访人员每人发放了2500元。2015年1月22日,原告提起行政诉讼,得知被告系合法的行政主管部门,遂依法向被告提出书面申请。被告于2015年4月27日,书面回复原告。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农办渔(2011)67号和农办渔(2011)126号文件及津宝党办发(2011)25号文件的规定,被告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系本行政区内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具有负责辖区内渔业油价补助申报、审核、发放的法定职责。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系被告委托行使渔业行政管理职权的事业单位,其行政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告负责。渔业油价补助资金是中央财政预算安排用于补助渔业生产者的油价补助的专项资金,由区、县渔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辖区内的申报、审核工作,逐级上报,渔业油价补助资金下拨到位后,发放给符合享受渔业油价补助条件的渔业生产者本人。渔业油价补助自2012年起每年发放一次,每次发放上一年度的,现已发放2011年度、2012年度、2013年度,被告履行渔业油价补助申报和发放职责的行政行为具有持续性,原告提起行政诉讼,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1年度渔业油价补助发放工作的通知》(农办渔(2011)126号)文件对补贴范围和对象作出了明确规定,内陆捕捞渔船船数和功率要严格控制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核定的数据范围内,并纳入省级数据库管理,要求各级渔业主管部门要严格按照文件规定做好渔业油价补助相关审核工作。原告的捕捞渔船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时,未申报登记,未纳入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核定的数据范围内。2012年,原告要求登记其所有的渔船,填写登记申请表等相关材料,经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上报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申报渔业油价补助。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审核认定,原告的渔船因不在农业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核定的数据范围内,不能申报渔业油价补助资金,未予原告申报,将原告的申报材料予以退回,具有法律依据,并无不当。 2011年6月,被告天津市宝坻区农业委员会和天津市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部署宝坻区渔业船舶摸底调查工作,将实施方案下达到乡镇人民政府,明确渔业船舶摸底调查工作由乡镇人民政府具体负责,及时报送摸底调查情况。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拟定通知,并附空白《宝坻区捕捞机动渔船登记表》、《宝坻区养殖机动渔船登记表》、《宝坻区非机动捕捞、养殖船名册》,明确了上报期限,由村级事务助理(镇政府干部)将通知及附表发到所包村队,由村主要干部按照通知要求,负责宣传、摸底调查,填表登记,于2011年6月16日下午3时前上报镇政府。宝坻区大钟庄镇南王庄村村主任用广播等形式告知村民申报渔船登记,至截止日期,宝坻区大钟庄镇南王庄村无人申报渔船登记,按时将空白登记表报送镇政府。宝坻区大钟庄镇人民政府汇总后,及时将全镇捕捞机动渔船登记表上报到宝坻区畜牧水产业发展服务中心。被告和第三人在2011年开展的渔船摸底调查工作时依法履行了法定职责。原告所诉,被告和第三人履行职责严重不负责任,导致2011年漏报原告的渔船,致使原告未能享受到渔业燃油补助款,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缺乏事实证据。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责令被告及第三人给付原告2012年度、2013年度渔船燃油补助每年1万元,并判令被告承担原告诉讼前期所花费用500元,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刘凤章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刘贵连

审 判 员  张万江

人民陪审员  唐万新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书 记 员  刘春丽

附件

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一条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宣告判决或者裁定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或者被告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原告同意并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