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体育行政强制

张利波与汉寿县公安局、常德市公安局行政强制隔离戒毒措施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0月13日 案由:治安行政强制 体育行政强制 当事人:张利波 汉寿县公安局 常德市公安局 案号:(2015)常行终字第98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利波,男,1982年9月16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汉寿县酉港镇苗山村二组,公民身份号 码430722198209161618。

委托代理人苏贤茂,湖南龙马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汉寿县公安局,住所地湖南省汉寿县龙阳镇体育路6号。

法定代表人罗永锋,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劲松,系该局干警,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朱镜宇,系该局干警,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常德市公安局,住所地常德市武陵区柳叶大道2998号。

法定代表人胡丘陵,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谌建云,系该局干警,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诉讼记录

上诉人张利波因与被上诉人汉寿县公安局、常德市公安局行政强制隔离戒毒措施一案,不服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2015)汉行初字第1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审理查明,2015年3月12日左右晚上10时许,张利波在汉寿县酉港镇自己家里中采用“烫吸”方式吸食毒品冰毒。2015年3月15日22时许,张利波因涉嫌赌博被汉寿县公安局龙阳派出所传唤至所。经调查询问,发现张利波同时涉嫌吸食毒品。2015年3月16日,汉寿县公安局龙阳派出所对张利波作询问调查笔录,张利波承认上述吸毒事实。同日,汉寿县公安局对张利波的尿液进行现场取样,采用甲基安非他明试剂盒进行毒品检测,结果呈阳性。2015年3月16日,经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汉公(禁)毒瘾认字(2015)第95号吸毒成瘾认定意见书认定,张利波吸毒成瘾严重。当天,汉寿县公安局以张利波吸食毒品对其作出汉公(龙)决字(2015)第0420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张利波处以行政拘留十二日;并对张利波作出汉公(龙)强戒决字(2015)第0052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决定对张利波强制隔离戒毒二年(自2015年3月28日至2017年3月28日)。2015年3月16日,张利波被送到常德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执行上述行政处罚决定及强制隔离戒毒决定。张利波不服,于2015年4月7日向常德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常德市公安局依法受理后,于2015年4月8日向汉寿县公安局送达了复议申请书副本并告知了相关的权利义务,汉寿县公安局于2015年4月9日提出书面答复意见及提交了作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的证据及法律依据。后常德市公安局对张利波的复议申请进行了书面审查,报常德市公安局的相关负责人批准后,于2015年4月21日以常公复决字(2015)第1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强制隔离戒毒决定,并于2015年4月24日送达张利波。张利波收到该行政复议决定书后仍不服,诉至法院。另查明:张利波曾于2006年7月因吸毒被汉寿县公安局强制戒毒。

原审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本案张利波是否存在吸食毒品的事实。张利波的代理人认为,1、汉寿县公安局认定张利波吸毒的时间和地点有问题。张利波提供了贺某等六名证人的证言,证明张利波在被汉寿县公安局查获之前仅在2015年农历正月十一(2015年3月1日)回汉寿县酉港镇父母家一次,第二天就走了。汉寿县公安局仅凭张利波的陈述就认定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载明的时间和地点,事实不清。原审认为,证人鲁某、张某、贺某均系张利波的直系亲属,证言的真实性不能排除合理的质疑,且除贺某外其他5名证人均未出庭接受法庭调查,亦没有提供不能出庭作证的相关证据。此外,证人贺某的证言内容与其出庭陈述的证言不一致,自相矛盾。本案中汉寿县公安局提供了张利波本人的两次陈述及视频资料,均证实张利波于2015年3月12日左右在汉寿县酉港镇自己家中吸食毒品,故对汉寿县公安局认定张利波吸毒的时间和地点,予以支持。2、张利波尿检呈阳性是否是吸毒所致。张利波的代理人认为,张利波因犯病需长期服用药品,尿检呈阳性不能证明一定是吸毒所致。原审认为,汉寿县公安局对张利波进行尿检,是由具有吸毒检测资格的两名公安干警现场采集尿液进行,且提取检材笔录、尿检报告交由张利波签字确认,检测程序合法;采用甲基安非他明试剂盒进行检测,是基层公安机关便捷、高效检测违法人员是否吸毒的通行做法,符合公安部的规定,张利波亦当场两次承认吸食过毒品,且张利波不能举证说明在检测之前具体服用的药品名称、药品成份及具体治疗疾病的名称,故对张利波尿检呈阳性不是吸食毒品所致唯一性的主张,不予支持,张利波尿检呈阳性是吸食毒品所致。因此,应认定张利波在本案中存在吸食毒品的事实。二、汉寿县公安局对原告采取强制隔离戒毒的强制措施程序是否合法。1、汉寿县公安局提供的报警案件登记表、受案登记表和受案回执上面记载的报警时间与张利波的询问笔录、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记载的时间矛盾,是否属于程序违法。张利波的代理人认为,汉寿县公安局在认定张利波吸食毒品前就先控制张利波,后报案受理,程序严重违法。原审认为,本案的报案受理时间在询问张利波之后,属程序瑕疵,不影响张利波到案时间及到案经过的事实认定。2、吸毒成瘾认定意见书中认定人员身份、未委托戒毒医疗机构进行吸毒成瘾认定以及吸毒成瘾认定书中虚构证人证言是否属于程序违法。张利波的代理人认为,吸毒成瘾认定意见书中认定人员身份不明,未委托戒毒医疗机构进行吸毒成瘾认定以及虚构证人证言属于程序违法。原审认为,根据公安部、卫生部联合颁布的《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四条规定,汉寿县公安局有权进行吸毒成瘾认定,且认定人员系具有认定资格的被告汉寿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工作人员,未委托戒毒医疗机构进行吸毒成瘾认定符合法律规定。吸毒成瘾认定意见书内容中有“证人证言”系记录错误,本案吸毒成瘾认定中没有收集证人证言,且引用“《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第(三)项的规定”有误,应引用“《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另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送达回证中受送达人贺某与张利波关系一栏中填写为“妻子”有误,经查贺某系张利波母亲,其记录与事实不符。以上错误系被告工作人员办案不严谨造成,应予纠正,但不影响案件事实部分的处理,不触及案件的公平正义,不足以产生程序违法的法律后果。因此,汉寿县公安局对张利波采取强制隔离戒毒的强制措施程序合法。

对于常德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原审认为常德市公安局是汉寿县公安局的上级机关,有权依法受理张利波的复议申请。常德市公安局受理张利波申请后,在规定期间内向汉寿县公安局送达了申请书副本,并依据汉寿县公安局提供的答复意见及相关证据、依据进行了书面审查,在复议期限内经常德市公安局主要领导签发后以常公复决字(2015)第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汉寿县公安局的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并依法将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给张利波。虽常德市公安局提供的所有证据资料中欠缺常德市公安局依法向汉寿县公安局送达行政复议决定书的相关证据,属程序瑕疵,但该瑕疵没有直接影响张利波及汉寿县公安局行使相关权利,同时,张利波和汉寿县公安局对常德市公安局所作的复议决定程序合法性均予认可,故对常德市公安局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的程序合法性予以确认,对张利波诉称常德市公安局没有以事实为依据,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诉称,与事实不符,对其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张利波认为汉寿县公安局所作汉公(龙)强戒决字(2015)第0052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认定没有事实依据,程序违法,同时认为常德市公安局所作的常公复决定(2015)第11号行政复议决定没有以事实为依据,违反法律规定,请求撤销该强制隔离戒毒决定和该行政复议决定,与事实不符,亦没有法律依据,对其请求不予支持,依法应予驳回。据此,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张利波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张利波负担。

判决后,张利波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吸毒没有时间、地点以及毒品来源的证据证实;原审法院对上诉人提交的相关证据不予认定不当;原审法院在审理中违反法定程序;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撤销原判及汉寿县公安局作出的汉公(龙)强戒决字(2015)第0052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和常德市公安局作出的常公复决字(2015)第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或依法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汉寿县公安局答辩称,张利波吸毒的时间、地点、来源均有张利波自己的详细陈述,对其吸毒行为处以拘留十二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的处罚完全符合法定程序,请求予以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常德市公安局未予答辩与陈述。

当事人提交并质证的证据材料已随案移送至本院,本院对双方当事人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材料的分析、认定与原审一致,故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汉寿县公安局作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有权对该行政区域内社会治安秩序行使管理职权。故汉寿县公安局作为法定的治安管理机关,其主体适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二条第(三)项明确规定,因吸食、注射毒品的,公安机关可以对其处以拘留并处以罚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四十七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吸毒成瘾人员经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后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作出强制戒毒的决定,强制戒毒的期限为二年。故汉寿县公安局作为法定的治安管理机关,有权对吸食毒品的违法活动进行查处,其主体适格。

本案中,张利波因涉嫌赌博被汉寿县公安局龙阳派出所传唤至所,经过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询问,张利波两次陈述其在几天前即2015年3月12日左右在自己家中吸食毒品,因张利波曾于2006年7月因吸食毒品被汉寿县公安局强制戒毒过,汉寿县公安局为了查实张利波是否有吸食毒品的行为,由其具有吸毒检测资格的工作人员现场采集尿液对张利波进行了尿检。其尿检结果呈阳性,并由张利波签字确认,公安机关对张利波进行尿检的做法符合公安部的相关规定。张利波称因其生病服用过其他药品,会导致其尿检结果亦呈阳性,但张利波并未向原审法院提交其生病用药的相关证据材料,即便张利波因生病用过药,但亦不能排除其未吸食毒品。张利波在向公安机关陈述其吸食毒品时并未受到汉寿县公安局工作人员的诱导与刑讯逼供,故对原审法院认定张利波存在吸食毒品的事实予以确认。原审法院对于汉寿县公安局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在审理中已经明确表明了态度,汉寿县公安局在工作中存在的记录错误并未实质影响上诉人张利波的实体权利,故原审法院认定汉寿县公安局对张利波采取强制隔离措施程序合法的认定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同时,常德市公安局作出的复议决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张利波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张利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杨名夏

审判员  王继春

审判员  曾丰琪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三日

书记员  黄 莺

附件

附本判决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

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四十七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七十二条第(三)项第七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