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体育行政许可

潘彩侠、孙加科与睢宁县规划局行政许可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5月26日 案由:体育行政许可 当事人:睢宁县规划局 潘彩侠 孙加科 案号:(2016)苏0324行初19、20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潘彩侠,无业。

委托代理人张元江,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孙加科,退休工人。

委托代理人张元江,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睢宁县规划局,住所地睢宁县体育中心。

法定代表人王平,该局局长。

行政机关负责人吴以武,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戈崇海,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向东,江苏千秋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睢宁县嘉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睢宁县睢城镇北环路王小楼288号。

法定代表人方觉慧,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仝铭,该公司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潘彩侠、孙加科分别不服被告睢宁县规划局规划管理行政许可,均于2016年3月2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同日立案受理后,于2016年3月28日向被告睢宁县规划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睢宁县嘉实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本案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并于2016年4月3日向第三人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参加诉讼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4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原告潘彩侠、孙加科及二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张元江、被告睢宁县规划局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吴以武、委托代理人戈崇海、陈向东、第三人睢宁县嘉实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嘉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仝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睢宁县规划局于2012年5月4日、2013年10月23日分别给第三人嘉实公司颁发地字第320324201200012号、地字第32032420130003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分别许可第三人对位于睢宁县睢城镇永安路北、中山北路东约60亩,睢宁县睢城镇永昶路南、中山北路东约63.28亩土地用于开发建设。

原告潘彩侠、孙加科均诉称,原告拥有睢宁县睢城镇邱洼村房产一处。2015年11月1日,原告通过政府信息公开得知《睢宁县国土资源局拆迁公告》睢国土拆字[2014]005号规定拆迁范围为中山北路东侧、永安路北侧、永昶路南侧范围约30亩。又通过政府信息公开得知睢宁县规划局、地字第32032420130003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规划2012-86号出让地块面积为63.28亩。地字第320324201200012《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2010-51号出让地块面积为60亩。通过政府信息公开得知,《睢宁县人民政府关于征收土地的公告》睢政通[2014]13号规定,原告所在邱洼社区共征收土地三块,分别为1.4601公顷、4.1805公顷、0.8725公顷,共计6.5131公顷,合计97.6965亩。原告所在区域,嘉实公司实际占地为338亩。这样,二个《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加起来征地面积约为123.28亩,三个征收决定。为此,原告存在诸多疑惑,明明只是征收30亩,却为什么出现两个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三个征收决定97.6965亩,且面积均不一致。诉讼请求为:1、确认睢宁县规划局地字第32032420130003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违法并予以撤销;2、确认睢宁县规划局地字第320324201200012《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违法并予以撤销。

原告孙加科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孙加科的身份证,用以证明原告的身份信息;2.收款收据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在涉案地方有宅基地。

原告潘彩侠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原告的身份证,用以证明原告身份;2.原告房产证,用以证明原告在涉案地方有宅基地。

睢宁县规划局辩称:1.被告具有法定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职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以出让方式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建设项目,在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后,建设单位应当持建设项目的批准、核准、备案文件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领取用地规划许可证。据此规定,睢宁县规划局具有在辖区内合法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的法定职权。为嘉实公司颁发地字第320324201200012《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地字第32032420130003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是合法的。2.颁发涉案《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符合法律法规的条件。《江苏省城乡规划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以出让方式提供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建设项目,按照下列程序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一)建设单位或者个人持建设项目批准、核准、备案文件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向城市、县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提出申请;(二)城市、县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审核相关材料,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本案申请人嘉实公司于2011年4月及2013年4月分别竞得了2010-51地块和2012-86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并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分别于2012年4月20日、2013年10月8日向被告申请上述两个地块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并提供了申请书、申请表、核准通知书、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环评批复、现状地形图及宗平图等材料。被告受理后,经审查于2012年5月4日、2013年10月23日对嘉实公司核发了睢规第字320324201200012号及32032420130003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3.原告不具备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虽然原告在邱洼村拥有房产,但是此房已被征收,嘉实公司已取得了2010-51和2012-86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原告对涉案土地和房屋不再具有物权。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才可以提起行政诉讼,但原告既不是本案的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也不是本案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故其不具备提起本案诉讼主体资格,依法应驳回其起诉。

综上所述,原告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被告所颁发涉案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是合法的,为此,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潘彩侠、孙加科的起诉。

被告睢宁县规划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证明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第一组证据:徐州市人民政府对睢宁县城市总体规划批复,同意2011到2030年睢宁县城的总体规划(附城市总体规划图),用以证明涉案地块在该总体规划范围内,规划用途为居住用地;第二组证据:第三人申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的申请报告及相关的报审材料,主要有申请报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申请表、申请人的营业执照、机构代码、资质证书、法人代表身份证件、睢宁县发改委两个项目核准通知、环评报告、涉案地块国有土地出让合同、规划条件、第一地块的面积范围是2010-51号地块是在永安路北,中山北路东,新城区李岳安置小区西侧,面积是39999.2平方米左右;第二个地块2012-86号在中山北路东,永昶路南,永安路北侧,面积是42190.61平方米,用以证明申请人按照要求提供了相关的申请所需材料;第三组证据:睢宁县规划局建设用地申请许可证申请审批表二份,睢宁县规划局于2012年、2013年分别对上述两个地块的申请进行审查,经审查认为项目用地符合规划要求,同意颁发320324201200012和320324201300039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职权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三十八条第一、二款的规定。

第三人嘉实公司没有具体的诉讼意见也没有向本院提供证据。

本院以职权至现场进行勘查,并制作了现场勘查笔录,证实原告潘彩侠、孙加科的涉案宅基地均不在被告核发的睢规第字320324201200012号及32032420130003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用地红线图范围内。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对被告提交的证据,原告的质证意见是:对第一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因为经过徐州市人民政府的批准,对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是否符合规划条件请求举证证明这两个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符合2011-2030的要求,对合法性有异议;对第二组证据,申请材料中国有土地出让合同是无效的,因为在2010年11月,还没有征收为国有土地,并且现在还没有征收完毕,根据建设部1990年2月23日建规字第66号文件《关于统一实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第一条的规定,应提出定点申请,我们认为,申请有问题,不能颁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睢宁县发改委的文件违法。对第三组证据,申报材料中,我们认为不符合建设部关于颁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第二个步骤,只审批没有确定界限,没有确定位置不符合法律要求,具体位置应该用坐标表示,没有选定位置和具体界限,缺失的第三个程序是征求有关部门的意见,没有征求意见就擅自出台了51号地块的出让条件和规划设计要点通知书,我们认为其违法,第四个程序是城市规划主管部门根据城市规划要求提供规划设计条件,他只提供的出让条件,也不符合第四个程序的要求。总平面图我们同意被告在法庭一开始提出的异议,请求法庭核实我们是否在该平面图范围内。第三人无质证意见。对原告的证据,被告睢宁县规划局的质证意见是:对二原告的身份证无异议,从身份证住址看二人均不在涉案地块;对孙加科的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虽然收款收据上有交了2000元的宅基款,但没有表明是在涉案地块,对潘彩侠的房产证真实性无异议,但是涉案地块已经经过征收,国有土地使用权已被县政府收回,并出让给本案第三人,原住户的土地使用权应当被注销。第三人未发表质证意见。对本院以职权作出的现场勘查笔录,原被告及第三人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进行认证如下:上述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睢宁县规划局提供的证据、本院以职权作出的现场勘查笔录,诸证据来源合法,真实有效,与案件具有关联性,能够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使用。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嘉实公司于2011年4月及2013年4月分别竞得了睢宁县2010-51地块和2012-86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并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第三人分别于2012年4月20日、2013年10月8日向被告申请上述两个地块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并提供了申请书、申请表、核准通知书、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环评批复、现状地形图等材料。被告睢宁县规划局受理后,经审查分别于2012年5月4日、2013年10月23日对嘉实公司核发了睢规第字320324201200012号及32032420130003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原告潘彩侠、孙加科非睢宁县睢城镇邱洼村村民,二原告分别通过购买方式取得了位于睢宁县睢城镇邱洼村的宅基地,并建有房屋。该地块的集体土地被征收为国有,二原告因拆迁安置补偿未达成协议,得知被告有上述行政行为后,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诉求如前。

上述事实有本院认定的上述证据及各方当事人无异议的庭审陈述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案争议焦点是:1、原告是否具有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原告主体资格,也就是说,二原告与本案被诉的建设用地许可证之间是否具有法律和事实上的利害关系;2、原告如有主体资格,本案涉诉行为是否合法。原被告及第三人围绕争议焦点进行了法庭辩论。原告认为:首先我们尊重被告提出的观点,原告是否在该范围内是原告是否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的条件,关于程序本身,我们认为不符合建设部关于统一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要求,在该程序中,申请人没有进行定点申请,规划部门也没有选定具体的位置和界限,应用坐标表示。被告没有根据程序的第三个要求征求相关部门的具体意见,从程序上来说,被告是违法的。既然申请违法,作出的程序违法,那么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不应该颁发。被告认为:1、原告主体资格尚不具备,如果原告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可以提起诉讼,如果原告的具体位置不在地块范围内,则与该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其就不能作为原告提起诉讼;2、关于发证的法律依据,被告严格按照法律依据办理的,主要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土地使用权合同和项目核准是主要条件,本案第三人申请时已经满足上述要件,被告没有理由拒绝颁发,该颁发合法,原告提出第三人提供的文件违法,我们不认可,首先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是国土局代表县政府与第三人依法签订的,是具有法律依据的,是否合法,是否撤销应经过有权机关认定,在没有通过有权机关认定情况下,规划局不能认定出让合同违法或无效;3、原告引用1990年66号文件,该文件是1990年文件,我们执行的是《城乡规划法》的规定。第三人未发表辩论意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以出让方式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建设项目,在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后,建设单位应当持建设项目的批准、核准、备案文件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领取用地规划许可证。据此,睢宁县规划局具有为在本辖区内合法建设用地颁发用地规划许可的法定职责。在本案中,原告潘彩侠、孙加科非睢宁县睢城镇邱洼村村民,二原告分别通过购买方式取得的位于睢宁县睢城镇邱洼村的宅基地,并不在被告睢宁县规划局为第三人颁发的睢规第字320324201200012号及32032420130003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许可的用地范围内,该许可行为不影响原告的利益,故二原告与本案涉诉的行政行为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无提起本起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其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依法应予以驳回。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潘彩侠、孙加科的起诉。

已预收的案件受理费,退还原告。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金传会

人民陪审员  许春林

人民陪审员  白彦良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鲍 晓

附件

附:本案涉及的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二十五条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

有权提起诉讼的公民死亡,其近亲属可以提起诉讼。

有权提起诉讼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终止,承受其权利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提起诉讼。

第四十九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

第三十八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