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水利行政复议

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与凉山彝族自治州水务局、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水利行政处理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9月29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复议 水利行政复议 当事人:凉山彝族自治州水务局 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 案号:(2016)川3401行初13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西昌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武侯区武侯大道双楠段389号1栋2楼27号。组织机构代码证:69696715-5。

法定代表人张兴志,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胡印,四川十君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凉山彝族自治州水务局。住所地:西昌市胜利路124号。

法定代表人马小林,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勤,四川谦亨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省果布合日,凉山彝族自治州水务局工作人员(特别授权)。

被告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住所地:西昌市三岔口南路55号。

法定代表人罗凉清,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州长。

委托代理人李幸昀,行政复议应诉科科长。(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马里色,四川谦亨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诉讼记录

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诉被告凉山彝族自治州水务局(以下简称州水务局)水利行政处理及被告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州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案,于2016年2月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2016年2月4日向被告州水务局、州人民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2016年4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胡印律师及其被告州水务局的委托代理人省果布合日及张勤律师,被告州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李幸昀及马里色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州水务局法定代表人马小林因在成都出差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州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罗凉清因下乡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4年9月,金阳县水务局作为业主对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堤防洪治理工程实行公开招标,原告作为投标人参与了投标,2014年12月8日上午9时,该投标在凉山州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开标。经评标委员会评出,原告作为第一中标侯选人。2014年12月9日,被告州水务局违规组织原评标委员会于2014年12月9日下午进行复评,改变了原评审结果,原告不在中标人行列之中。对此,原告提出了异议,被告州水务局于2014年12月31日以凉水发(2014)230号作出决定,认定2014年12月9日的复核结果无效,请招标人金阳县水务局按第一次评审结果即原告仍为第一中标侯选人予以公示,在公示期间,被告州水务局以第二中标人侯选人四川公望建设有限公司的投诉为由,于2015年1月20日作出《凉山州水务局关于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防洪治理工程施工标段评标结果的调查报告》,认为原告的投标为“双低”,再次要求金阳县水务局组织原评标委员会进行复评,2015年1月30日,金阳县水务局依据该调查报告组织原评标委员会进行复评。复评结果原告仍为第一中标候选人。2015年2月5日,金阳县水务局对复评结果予以了公示。

在2015年2月5日中标候选人公示期间,被告州水务局再次以第二中标候选人四川公望建设有限公司的投诉为由,以(凉水发(2015)40号)的通知,取消了原告该工程第一中标候选人的资格,并将第一中标人的资格给予了四川公望建设有限公司。为此,原告于2015年3月24日向州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申请。2015年5月27日,州人民政府以凉府复决字(2015)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了被告作出的(凉水发(2015)40号)通知,责令被告在30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2015年6月28日,被告州水务局作出了(凉水发(2015)89号)《关于废止凉水发(2015)40号文暨重新作出具体要求的通知》。要求“金阳县水务局按2015年1月30日的复评结果(原告仍为第一中标候选人)确定中标人,及时向中标人发放中标通知书。2015年7月9日,金阳县水务局向原告发出了《中标通知书》。2015年7月22日原告去与金阳县水务局签订施工合同时,又被口头告知,被告州水务局电话通知该局,原告涉嫌弄虚作假,不能签订施工合同。2015年9月21日原告收到了(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确认原告中标无效。为此,原告再次向州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州人民政府以凉府复决字(2015)13号维持了(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

原告认为被告州水务局作出的(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缺乏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1、没有法律、法规规定被告可以对招投标人金阳县水务局的招标过程中的行为有权作出中标无效的处理决定,被告是在无法律、法规授权的情况下作出中标无效的处理决定。2、原告即使在投标文件中没有报告“近三年发生的诉讼及仲裁情况”,也没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实施条例》的规定,且《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实施条例》也没有将未如实申报“近三年的诉讼及仲裁情况”作为中标无效的法律规定。原告的中标资格仍然合法有效,人民法院应加以确认。3、《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已经对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的行为作了法律上的界定。因此,被告引用《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省进一步要求的附件〉》第三条对“近三年发生的诉讼及仲裁事项”的解释认定原告的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的情形,属于被告引用法律错误。因为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无权以任何方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给予任何解释。

被告州人民政府对州水务局作出的(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予以维持的复议决定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该复议决定应依法予以撤销。

综上,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州水务局作出的(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撤销州人民政府作出的凉府复决字(2015)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由二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凉山彝族自治州水务局辩称,我局在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招投标活动开展行政监督过程中,发现原告投标文件324页中“声明近三年未发生诉讼及仲裁情况”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相关公告内容不符,疑似虚假声明。2015年7月10日,我局收到招标单位金阳县水务局备案的《中标通知书》,被告意识到原告可能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五)项之规定获取中标通知书。为查清事实,被告对此事件启动立案调查程序,于2015年7月13日指派两名执法人员赴重庆市忠县等地进行调查核实。行政执法人员先后到重庆市忠县水务局、重庆忠县人民法院调查,查实原告于2011年至2013年在忠县发生诉讼(具体情况:原告于2013年7月,在重庆市忠县中标工程一干井河兴峰段河道综合治理工程建设期间,作为被告与胡绍贵发生诉讼,胡绍贵将原告等三单位起诉到忠县人民法院,要求原告等消除河道整治造成的危害,恢复对方当事人胡绍贵房屋原状。2013年10月23日,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胡绍贵的诉讼请求。)2015年7月16日,执法人员到原告注册登记地进行调查,发现原告已搬走2年多,经电话联系,原告法定代表人张兴志称在青海省西宁市不在公司住所,不能参加调查询问,委托公司副总陈健接受调查,但陈健称有事出差不能接受调查。同日,被告向原告发出《调查询问通知书》(凉水调字(2015)第1号),要求原告派人就此事项接受调查询问。2015年7月20日,原告授权委托凉山分公司负责人卢德雄到州水务局401办公室接受了调查询问,并告知他们因提供了虚假材料,可能承担中标无效的后果。2015年7月21日,我局根据调查事实、原告违法事实以及原告委托的凉山分公司负责人的调查笔录,经集体讨论拟作出否决原告的中标资格的处理决定。2015年7月28日,我局指派行政执法人员到原告公司住所送达《违法处理事前告知书》(凉水告字(2015)1号)。2015年7月31日,原告委托凉山分公司负责人卢德雄到州水务局401室进行陈述和申辩,但卢德雄拒绝在陈述和申辩笔录上签字。2015年8月2日,我局作出了(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电话告知原告到被告处领取,原告电话告知采用邮寄方式送达并提供了收件地址。2015年9月17日,我局用邮寄方式送达《违法处理决定书》和送达回证。原告签收后,未将送达回证寄回。后原告向州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原告弄虚作假,骗取中标,违法事实清楚。被告作出的《违法处理决定书》主体适格,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辩称,2014年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防洪治理工程由四川省水利厅以川水函(2012)2518号文批准建设,工程概括静态总投资1326.78万元,招标人为金阳县水务局,工程方式为公开投标。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参加了该工程项目投标。2014年12月8日,该工程在凉山州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开标。经评标委员会评审,第一中标人为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江公司),第二中标候选人为四川佳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和公司)、第三中标候选人为四川公望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望公司)。 2015年1月12日,公望公司向州水务局投诉,称山江公司投标报价“双低”(低于该项目控制价相应价格的85%,且低于所有投标人评标价算术平均值95%)。2015年1月30日,金阳县水务局(招标人)组织原评标专家委员会复评,复评结果:山江公司仍为第一中标候选人。 2015年2月6日,在复评结果公示期间,公望公司再次向州水务局投诉。州水务局调查认为山江公司的澄清材料存在弄虚作假的情况,作出《凉山州水务局关于取消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第一中标候选人的通知》(凉水发(2015)40号)。山江公司不服,向州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州人民政府认为州水务局作出该行政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5年5月27日作出《凉山州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凉府复决字(2015)6号),撤销《凉山州水务局关于取消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林河堤防工程第一中标候选人的通知》(凉水发(2015)40号),并责令其在30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2015年6月28日,州水务局对金阳县水务局作出《凉山州水务局关于废止凉水发(2015)40号文暨重新作出具体要求的通知》(凉水发(2015)89号),要求金阳县水务局废止向佳和公司发出的《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防洪治理工程施工中标通知书》。2015年7月9日,招标人金阳县水务局按照2015年1月30日复评结果(山江公司为第一中标候选人)向山江公司发出了《中标通知书》,要求山江公司15日内到金阳县水务局签订施工承包合同。

州水务局在对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招投标活动实施监督过程中,发现山江公司投标文件中“近三年发生的诉讼及仲裁情况声明”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相关公告内容不符。州水务根据调查核实并取得了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2013)忠法民初字第2156号民事判决书,2015年7月10日,州水务局得知招标人金阳县水务局向山江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可能违法。发出凉水调字(2015)第1号调查询问通知书,要求原告派人就此事项接受调查询问。2015年7月20日,州水务局对山江公司凉山分公司负责人卢德雄进行了询问并制作笔录。2015年7月23日,州水务局向金阳县水务局发出暂停签订中标合同的通知,同时抄送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7月28日,州水务局作出《违法处理事前告知书》(凉水告字(2015)1号)并送达山江公司。该告知书载明,拟对山江公司作出“否决你公司违法取得的《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中标通知书》,中标无效”的处理,并告知山江公司“有权利为自己申辩、陈述事实并提出证据”。 2015年9月16日,州水务局作出《违法处理决定书》(凉水理决字(2015)1号)。该处理决定载明:山江公司在《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投标文件》第324页“经本人认真核查,本投标人近3年(2011-2013年)没有发生诉讼及仲裁纠纷”的声明与山江公司“2013年7月,在重庆市忠县中标工程一干井河兴峰段河道综合治理工程建设期间,作为被告与原告胡绍贵发生诉讼”的事实不符。其行为属于“投标人以其它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的情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五)项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七条、第五十四条,《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务院有关部门实施招标投标行政监督职责分工意见的通知》第三条,《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管理规定》第七条第(三)项、第八条第(二)项,《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行政监督暂行规定》第三条、第十二条第一款,《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工作的意见》第三条第(十三)项,《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省进一步要求〉修改、补充和解释(二)的通知》附件第三条的规定,作出“否决山江公司违法取得的《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中标通知书》,中标无效”的决定并送达山江公司。

综上,根据招标投标法的规定,州水务局具备对该项目招标投标活动实施监督的主体资格。凉山州人民政府行政复议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016年2月15日被告州水务局向法院提供行政答辩状及证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七条:招标投标活动及其当事人应当接受依法实施的监督。有关行政监督部门依法对招标投标活动实施监督,依法查处招标投标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对招标投标活动的行政监督及有关部门具体职权划分,由国务院规定。 2.《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条:国务院发展改革部门指导和协调全国招标投标工作,对国家重大建设项目的工程招标投标活动实施监督检查。国务院工业和信息化、城乡建设、交通运输、铁道、水利、商务等部门,按照规定职责分工对有关招标投标活动实施监督。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发展改革部门指导和协调本行政区域的招标投标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按照规定的职责分工,对招标投标活动实施监督,依法查处招标投标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对其所属部门有关招标投标活动的监督职责分工从其规定。 3.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务院有关部门实施招标投标活动行政监督的职责分工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00)34号)。“分别由经贸、水利、交通、铁道、民航、信息产业等主管部门负责”。 4.《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行政监督暂行规定》第三条县级以上水行政主管部门或流域机构是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活动的行政监督部门。 5.《四川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转发省编委关于省级有关部门实施招标投标活动行政职责分工意见的通知》(川办发(2000)80号)第三条。 6.《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工作的意见》(川办发(2014)62号文)第三条第(十二)项。

证明内容:被告州水务局具有对2014年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招投标活动的监督管理权。

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对职权主体依据这些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第2项证据只是原则性规定,没有明确规定州水务局有对下级水务局的招投标行为进行处罚。其他职权主体依据也是这个意见。

被告州人民政府对州水务局的职权主体依据无异议。

第二组证据事实部分证据。 1、2014年12月8日的山江公司投标文件中324-325页,《近三年发生的诉讼及仲裁情况声明》上载明的内容:“经本投标人认真核查,本投标人近3年(2011—2013年)没有发生诉讼及仲裁纠纷,如不实,构成虚假,自愿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在声明上签章,委托代理人卢德雄签字。 2、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3)忠法民初字第2156号。 3、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渝二中法民终字第00655号。 4、2015年7月9日,金阳县水务局的《中标通知书》。 5、2015年7月20日,凉山州水务局对卢德雄的调查笔录。 6、2015年7月31日,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的陈述和申辩笔录。

以上证据证明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虚假承诺,违法取得了中标候选人资格。

第三组程序部分证据。 7、2015年7月10日的水事违法案件立案审批表凉水立(2015)02号。 8、2015年7月13日的协助调查函(副本)凉水协(2015)1号及送达回证。 9、2015年7月13日的协助调查函(副本)凉水协(2015)2号。 10、2015年7月16日的调查询问通知书(副本)凉水调字(2015)1号及送达回证。 11、2015年7月23日凉山水务局凉水函(2015)91号《关于暂停签订芦稿林河堤防工程施工合同的通知》。 12、《违法处理事前告知书》及送达回证(凉水送(2015)4号)。 13、《违法处理决定书》(凉水理决字(2015)1号及送达回证)。 14、EMS特快专递存根。

证明凉山州水务局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

法律法规证据: 15、《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十三条投标人不得以低于成本的报价竟标,也不得以他人名义投标或者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 16、《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五)项的规定其他弄虚作假的行为。 17、《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五十四条投标人以他人名义投标或者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的,中标无效,给招标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18、水利部第14号令第七条第三项,第八条第二项。 19、《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行政监督暂行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 20、《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工作的意见》第三条第(十三)项职权主体依据。川府发[2014]62号第三条第十三项。 21、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省进一步要求》修改、补充和解释(二)的通知附件第三条第(五)项。

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发表质证意见:

事实证据第1项证据有异议,这个不是三江集团作出的声明,而是招标单位发出的格式条款,在声明的注解那部分内容不是三江集团自己承诺的内容,仍然是招标方金阳水务局发出的格式条款。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上面注明只是调查表,不是三江集团的承诺。整个第二组事实证据不能证明三江集团在招投标过程中有弄虚作假骗取中标的事实。对事实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

程序性证据不发表意见,认为州水务局没有执法主体资格。

法律法规依据部分,认为州水务局引用的法律依据不能应用在三江集团没有如实申报诉讼这一事实上,三江集团即使没有申报,也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弄虚作假行为。州水务局引用的有些规定本身就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省进一步要求》修改、补充和解释(二)的通知附件第三条第(五)项就违反法律规定,引用的水利部第14号令也是错误的,这个规定与被告无关,这上面所指的水行政主管部门应该是省一级的,而不是被告这一级的。《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招投标法实施条例》以列举的方式对《招投标法》的虚假方式进行了解释,所以三江集团没有如实申报近三年的诉讼情况不能适用。州水务局的法律依据是不充分的。

被告凉山州人民政府发表质证意见:事实部分证据三性没有异议,法律法规依据部分证据的三性没有异议,程序部分证据三性也没有异议。

被告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于2016年2月23日向法院提供行政答辩状及证据。

第一组证据: 1、2015年9月22日,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以及原告相关身份证明。证明案件来源以及申请复议主体资格。

第二组证据: 2、凉府复受(2015)14号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凉府复答字(2015)14号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及送达回证。 3、凉府复受(2015)14号行政复议受理审批表。 4、关于核实证据通知及送达回证。 5、行政复议延期审理通知书及送达回证。 6、行政复议延期审理审批表。 7、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证明复议程序合法。

第三组证据: 10、招投标法实施条例释义。 11、川人法工委函(2005)25号。 12、川办函(2005)138号。 13、《招投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关于投标有效期的释义。 14、《招标文件》投标人须知前附表1.4.1条其他要求(4)。 15、《招标文件》投标人须知前附表第10.14条。 16、《招标文件》第153页近3年发生的诉讼及仲裁情况。 17、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二中法民终字第00655号民事判决书。 18、卢德雄对本人调查笔录的情况说明及身份证复印件。 19、2015年7月20日,凉山州水务局对卢德雄的调查笔录复印件。 20、陈健的情况说明及身份证复印件。 21、凉山州水务局的违法处理事前告知书复印件。 22、凉山州水务局的违法处理决定书复印件。 23、中标候选人公示及变更公示。 24、凉山州水务局的行政复议答复书。 25、凉山州水务局的行政复议补充证据答复书。 26、凉山州水务局提供的行政复议答复书证据材料。

证明我们维持行政复议决定事实清楚。

第四组证据,《行政复议法》第28条。

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发表质证意见:对第一组、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第三组证据的证明目的异议。川人法工委函(2005)25号,川办函(2005)138号,是我们提供给州人民政府的,应该由发展改革部门监督,我们提供的目的是想证明水务局没有执法主体资格。我们认为他们行政复议决定法律依据不充分,州人民政府在行政复议中也没有主动审查州水务局的执法主体资格。对州人民政府提供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对第四组证据证明目的有异议。

被告州水务局发表质证意见:没有异议。

原告未向法院提供证据。

本院对当事人提出的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州水务局提供的水利部第14号令第七条第三项,该项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州水务局提供的其他证据和法律、法规依据,被告州人民政府提供的全部证据和法律、法规依据符合行政诉讼证据的要求,能够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4年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防洪治理工程由四川省水利厅以川水函(2012)2518号文批准建设,工程概括静态总投资1326.78万元,建设资金来自中小河流治理项目中央专项补助资金,属四川省行政区域内国家投资工程建设项目。项目业主为金阳县水务局。工程方式为公开投标。2014年12月8日,该工程在凉山州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开标,金阳县水务局是该水利工程的招标人,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参加了该工程项目投标,经评标委员会评审,第一中标人为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江公司),第二中标候选人为四川佳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和公司)、第三中标候选人为四川公望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望公司)。 2015年1月12日,公望公司向州水务局投诉,称山江公司投标报价“双低”(低于该项目控制价相应价格的85%,且低于所有投标人评标价算术平均值95%)。2015年1月30日,金阳县水务局(招标人)组织原评标专家委员会复评,复评结果:山江公司仍为第一中标候选人。 2015年2月6日,在复评结果公示期间,公望公司再次向州水务局投诉。州水务局调查认为山江公司的澄清材料存在弄虚作假的情况,作出《凉山州水务局关于取消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第一中标候选人的通知》(凉水发(2015)40号)。山江公司不服,向州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州人民政府认为州水务局作出该行政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5年5月27日作出《凉山州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凉府复决字(2015)6号),撤销《凉山州水务局关于取消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林河堤防工程第一中标候选人的通知》(凉水发(2015)40号),并责令其在30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2015年6月28日,州水务局对金阳县水务局作出《凉山州水务局关于废止凉水发(2015)40号文暨重新作出具体要求的通知》(凉水发(2015)89号),要求金阳县水务局废止向佳和公司发出的《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防洪治理工程施工中标通知书》。2015年7月9日,招标人金阳县水务局按照2015年1月30日复评结果(山江公司为第一中标候选人)向山江公司发出了《中标通知书》,要求山江公司15日内到金阳县水务局签订施工承包合同。

州水务局在对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招投标活动实施监督过程中,发现山江公司投标文件中“近三年发生的诉讼及仲裁情况声明”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相关公告内容不符。2014年12月8日的山江公司投标文件中《近三年发生的诉讼及仲裁情况声明》上载明的内容:“经本投标人认真核查,本投标人近3年(2011—2013年)没有发生诉讼及仲裁纠纷,如不实,构成虚假,自愿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在声明上签章,委托代理人卢德雄签字。 2015年7月10日,州水务局对此事件启动立案调查程序,于2015年7月13日指派两名工作人员赴重庆市忠县等地进行调查核实。行政执法人员先后到重庆市忠县水务局、重庆忠县人民法院调查核实并取得了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2013)忠法民初字第2156号民事判决书,查实山江公司于2011年至2013年在忠县发生诉讼(具体情况:山江公司于2013年7月,在重庆市忠县中标工程—干井河兴峰段河道综合治理工程建设期间,作为被告与胡绍贵发生诉讼,胡绍贵将山江公司等三单位起诉到忠县人民法院,要求三江公司等消除河道整治造成的危害,恢复对方当事人胡绍贵房屋原状。2013年10月23日,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胡绍贵的诉讼请求。)2015年7月16日,执法人员到原告注册登记地进行调查,发现原告已搬走2年多,经电话联系,原告法定代表人张兴志称在青海省西宁市不在公司住所,不能参加调查询问,委托公司副总陈健接受调查,但陈健称有事出差不能接受调查。同日,被告向原告发出《调查询问通知书》(凉水调字(2015)第1号),要求原告派人就此事项接受调查询问。2015年7月20日,州水务局对山江公司凉山分公司负责人卢德雄进行了询问,并制作了笔录。2015年7月23日,州水务局向金阳县水务局发出暂停签订中标合同的通知,同时抄送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7月28日,州水务局作出《违法处理事前告知书》(凉水告字(2015)1号)并送达山江公司。该告知书载明,拟对山江公司作出“否决你公司违法取得的《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中标通知书》,中标无效”的处理,并告知山江公司“有权利为自己申辩、陈述事实并提出证据”。 2015年9月16日,州水务局作出《违法处理决定书》(凉水理决字(2015)1号)。该处理决定载明:山江公司在《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投标文件》第324页“经本人认真核查,本投标人近3年(2011-2013年)没有发生诉讼及仲裁纠纷”的声明与山江公司“2013年7月,在重庆市忠县中标工程一干井河兴峰段河道综合治理工程建设期间,作为被告与原告胡绍贵发生诉讼”的事实不符。其行为属于“投标人以其它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的情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五)项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七条、第五十四条,《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务院有关部门实施招标投标行政监督职责分工意见的通知》第三条,《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管理规定》第七条第(三)项、第八条第(二)项,《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行政监督暂行规定》第三条、第十二条第一款,《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工作的意见》第三条第(十三)项,《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省进一步要求〉修改、补充和解释(二)的通知》附件第三条的规定,作出“否决山江公司违法取得的《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中标通知书》,中标无效”的决定并送达山江公司。原告不服,向州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10月9日,州人民政府作出了凉府复受字(2015)14号《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2015年12月25日,州人民政府作出凉府复决字(2015)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州水务局作出的(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条、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务院有关部门实施招标投标活动行政监督的职责分工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00)34号)第三条之规定,被告州水务局具有对2014年金阳县派来镇芦稿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招投标活动进行监督管理的职权。州水务局在对该水利工程的招投标活动实施监督过程中,查实原告三江公司隐瞒其2013年在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参加诉讼的事实,在投标文件中作出的“近三年未发生的诉讼及仲裁情况的声明”系虚假声明,与客观事实不符。被告州水务局依据规范性文件《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省进一步要求〉修改、补充解释(二)的通知》(川发改政策(2009)1313号)的附件第三条第五项对“‘近三年发生的诉讼及仲裁情况’拒不申报或不全部申报诉讼及仲裁信息,或者提供‘经本投标人认真核查,本投标人近三年没有发生诉讼及仲裁纠纷’的虚假、引人误解的声明信息,属于《招标投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弄虚作假行为”的规定,认为原告行为属于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的弄虚作假行为。原告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款已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的行为”进行了列举规定,不包括未如实申报近三年诉讼及仲裁纠纷的虚假声明。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实施条例》在第四十二条中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的行为”进行了列举规定,但其中第二款第(五)项仍然包含“其他弄虚作假的行为”的表述,属于不完全列举的例示性规定,在具体适用中与列举事项相类似的事项也应属于“弄虚作假”的行为。《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省进一步要求〉修改、补充和解释(二)的通知附件》第三条第五项认为“提供‘经投标人认真核查,本投标人近3年没有发生诉讼及仲裁纠纷’的虚假、引人误解的声明信息”属于《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弄虚作假行为,是根据四川省实际情况,为规范招投标活动,便于实践中执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中“其他弄虚作假的行为”的具体适用,其所概括的情形与列举事项类似,与上位法没有明显冲突,本院认可其合法性并予以适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五十四条“投标人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的,中标无效”以及《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管理规定》第八条第(二)项“水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对水利工程建设项目的招标投标活动进行行政监督,必要时可作出包括暂停开标或评标以及宣布开标、评标结果无效的决定,对违法的中标结果予以否决”之规定,被告凉山州水务局作出否决山江公司违法取得的《金阳县派来镇芦稿林河堤防工程中标通知书》,中标无效”的处理决定,事实依据、法律依据充分,行政程序合法。被告州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综上,原告要求撤销州水务局作出的(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及撤销州人民政府作出的凉府复决字(2015)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事实理由及法律依据不充分,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要求撤销凉山彝族自治州水务局作出的(凉水理决字(2015)1号)《违法处理决定书》及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作出的凉府复决字(2015)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四川山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周红春

审 判 员  蒋 瑛

人民陪审员  殷德仁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许琼月

附件

附本判决适用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管理规定》

第八条第(二)项

《招投标法》

第三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

第七条

《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省进一步要求〉修改、补充解释(二)的通知》

第三条第(五)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

第四条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

第五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