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旅游行政强制

郑志华与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转塘街道办事处行政强制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4月14日 案由:旅游行政强制 人民政府行政强制 当事人:郑志华 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转塘街道办事处 杭州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基础设施建设开发中心 案号:(2016)浙01行终111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郑志华。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转塘街道办事处,住所地杭州市西湖区转塘直街7号。

法定代表人吴克青,主任。

委托代理人毛洪辉,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杭州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基础设施建设开发中心,住所地杭州市之江路118号。

法定代表人俞三东,主任。

委托代理人唐锋、沈莹,浙江浙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葛志凤。

诉讼记录

上诉人郑志华因诉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转塘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转塘街道办)房屋拆除争议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5)杭西行初字第24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原告郑志华诉至原审法院,请求:确认转塘街道办于2015年6月11日拆除郑志华位于杭州市西湖区龙坞镇叶埠桥东山里24号房屋的行为违法,转塘街道办恢复原状并赔偿损失人民币200万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11日,转塘街道办对杭州市西湖区龙坞镇叶埠桥东山里24号的房屋实施了拆除。郑志华以转塘街道办无合法依据、违反法定程序等对郑志华该东山里24号房屋实施强制拆除行为违法为由,诉至原审法院。

另查明,东山里24号房屋由郑志华作为建房户主于1992年申请建造。1993年,杭州市西湖区土地管理局同意规划内建房用地110平方米三间三层。2010年4月27日,郑志华及葛志凤离婚。2012年8月30日,因留泗路道路建设需要,杭州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基础设施建设开发中心(以下简称开发中心)就东山里24号房屋与葛志凤、郑志华签订《杭州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各一份,其中,开发中心与郑志华的协议约定,拆迁总建筑面积为315.79平方米,房屋补偿面积为180平方米,房屋补偿款及过渡费、搬家费及奖励费等各项补偿费共计799800元。开发中心与葛志凤的协议约定,拆迁总建筑面积为798.98平方米,房屋补偿面积为180平方米,房屋补偿款及过渡费、搬家费及奖励费等各项补偿费共计1200000元。两份协议均约定,过渡期限自2012年8月至2014年7月。葛志凤和郑志华应于开发中心通知的规定期限前搬迁完毕并将腾空房屋交与开发中心,开发中心将各项补偿费用一次性支付葛志凤和郑志华。第七条第二款约定,本协议生效后,被拆迁房屋及其残值归甲方(即开发中心)所有,房屋权属权源文件等一并交由甲方办理注销手续。此后,两人分别于2012年9月21日、25日全额领取了补偿款。葛志凤按约搬离案涉房屋。 2014年4月18日,原审法院受理郑志华及梁连香诉开发中心要求确认《杭州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无效纠纷案。2014年6月12日,原审法院作出(2014)杭西民初字第841号民事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判决认定,“2012年9月25日,开发中心将房屋拆迁补偿款共计799800元以转账支票方式支付给郑志华,郑志华、梁连香将房屋交付给开发中心”。郑志华及梁连香不服上诉,2014年10月15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浙杭民终字第2069号民事判决,驳回郑志华及梁连香上诉,维持原判。2015年5月1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浙民申字第386号民事裁定书,认为,“案涉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签订后,郑志华、梁连香已经将案涉案房屋交付给开发中心,并领取了拆迁补偿款,协议已经得到完全履行。”故裁定驳回郑志华、梁连香的再审申请。

庭审中,郑志华明确其主张的损失即为房屋的损失。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该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组织。郑志华、梁连香与开发中心之间就案涉房屋签订了《杭州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且郑志华、梁连香因对该协议有异议而提起诉讼,法院已作出一、二审判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亦作出裁定驳回郑志华、梁连香的再审申请。现生效判决已认定,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签订后,郑志华、梁连香已经将案涉案房屋交付给开发中心,并领取了拆迁补偿款,协议已经得到完全履行。在此情况下,郑志华以转塘街道办拆除其合法的住宅侵犯其合法权益为由诉至法院,应认为其与被诉行政行为缺乏利害关系。因此,郑志华不具备本案原告诉讼主体资格。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郑志华的起诉。

郑志华不服上诉称,一、原审原告作为本案行政诉讼主体,符合我国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原审被告的行政行为侵犯了原审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具有起诉的原告资格。关于对“利害关系”的理解,公民都享受为维持其本人和家庭的健康生活所需的居住权,事实证明被上诉人侵害上诉人受法律保护的合法权益。据此,上诉人完全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本案诉讼主体资格。虽然2012年8月30日因留泗路道路拓宽建设,上诉人已经与开发中心就涉案房屋签订了《杭州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房屋所有权属于开发中心,但该协议的补偿价格明显低于法律规定,该房屋也不属于征地、拆迁的规划红线之内,是不需要拆迁的,上诉人也并未与开发中心签订过房屋腾退及搬迁承诺协议,而是一直在延续使用和居住案涉房屋的。上诉人的居住权利是理应要得到保障,依据宪法对公民居住权的规定和事实,上诉人是直接受害者,完全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二、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采信证据错误,审判不合法。原审法院认为“协议已经得到完全履行”是错误的。就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该协议是属于“迁建安置”,仅仅只实施拆迁补偿,不履行落实房屋安置责任,怎么能证明该协议已经得到完全履行?原审法院偏袒被上诉人的行政违法行为,违背行政诉讼法的审查审核确认审判原则。被上诉人作为行政机关是没有行政执法权的,不能进行房屋强制拆除。三、原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没有全面依法公正的审查本案。原审法院判决只有审查原告的主体资格,没有依法审查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违法、法律依据是什么、程序是否违法,明显违反法律规定的审判程序。请求:撤销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6年1月11日(2015)杭西行初字第243号行政裁定书,并依法改判。

转塘街道办答辩称,本案中,郑志华与开发中心签署的《杭州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合法有效,该协议中也明确协议生效后被拆迁房屋归拆迁人所有,协议生效后,原房屋所有人郑志华与其前妻葛志凤腾空本案案涉房屋交付给了拆迁人,并领取了相应拆迁补偿款。上述事实已经一审、二审、再审生效民事判决书所确认。郑志华户已将案涉房屋腾空、交付并领取了拆迁补偿款,其与被拆迁房屋之间已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原审法院据此认定上诉人郑志华不具备作为本案原审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符合事实与法律。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审裁定。

开发中心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原审裁定书依法应当予以维持,具体理由同转塘街道办的答辩意见。此外,上诉人在上诉状中提出的关于开发中心就拆迁协议的违法行为等均不是本案行政强制行为和行政赔偿的审理范围之内,不应当就案涉拆迁协议进行审查,而该协议的效力在民事诉讼中已经进行相应的裁判,本案行政诉讼中不应再予以审查。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原审第三人葛志凤未陈述意见。

经审查,本院对原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2014)浙杭民终字第2069号生效民事判决已认定,郑志华与开发中心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后,开发中心将拆迁补偿款支付给郑志华,郑志华将房屋交付给开发中心的事实。据此,上诉人与案涉房屋的后续处置已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故不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之规定。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未审查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判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缺乏依据,不能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条规定,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书或者仲裁机构裁决文书确认的事实,可以作为定案依据。据此,原审裁定根据已经生效的裁判文书认定相关事实,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证据采信及认定事实错误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吴宇龙

代理审判员  廖珍珠

代理审判员  蔡维专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汪金枝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七十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