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邮政行政处罚

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与榆林市邮政管理局行政处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3月29日 案由:公路行政处罚 邮政行政处罚 当事人:榆林市邮政管理局 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 案号:(2018)陕0802行初6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新华苑小区。

法定代表人刘艳宁,女,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强作胜,男,陕西名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焕霞,女,陕西名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住所地:陕西省榆林市高新区榆林大道榆林公路管理局。

法定代表人李艳,女,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慧卿,男,1970年4月7日出生,汉族,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住榆林市榆阳区,系该局市场监管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张美婵,女,陕西东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不服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邮政行政处罚一案,于2017年12月2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于2018年3月6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3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强作胜、王焕霞,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的委托代理人王慧卿、张美婵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于2017年7月25日作出榆邮处[2017]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主要内容为:2017年4月25日,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在分拣作业时,未按标准规范操作,抛扔快件。上述事实有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抛扔、脚踢快件的视频、现场笔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调查取证结束后,被告于5月26日制作了行政处罚意见告知书,向原告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原告依法享有的权利。原告于2017年6月1日提交了陈述申辩书,称本案认定缺乏事实依据,且法律适用错误。被告认为,根据《邮政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对于复制的视频资料可以作为证据材料,且现场笔录中原告负责人许鑫承认拍摄视频的地方发生在原告公司。其次,未按规定分拣作业是违反《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不单指分拣作业,而是指企业分拣作业时,应当按照快件(邮件)的种类、时限分别处理、分区作业、规范操作,并及时录入处理信息,上传网络,不得野蛮分拣,严禁抛扔、踩踏或者以其他方式造成快件(邮件)损毁。故原告的陈述申辩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被告认为,原告在分拣作业时抛扔、脚踢快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上述行为违反了《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构成了未按规定分拣作业的违法行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责令原告立即予以改正,并给予原告罚款10000元的行政处罚。

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诉称:2017年7月25日,被告认为原告在分拣作业时抛扔、脚踢快件,构成未按规定分拣作业的违法行为,依据《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作出榆邮处[2017]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原告处以罚款10000元。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缺乏事实依据,且适用法律错误。具体理由如下:一、被告认定原告构成违法的证据不足。《邮政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第二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对于视听资料、电子数据,收集原始载体有困难的,可以收集复制件,并注明制作方法、制作时间、制作人等情况。声音资料应当附有该声音内容的文字记录。”本案中,被告认定原告构成违法的主要依据为网上流传的视频,该视频并非原始载体,且视频的真伪尚不明确,不排除伪造可能,视频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存在瑕疵,属于非法证据,依法应当予以排除。且该证据未经查证属实,依法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被告仅凭存在诸多瑕疵的视频认定原告在分拣作业中未按标准规范操作,明显缺乏事实依据。二、被告作出处罚所适用法律错误。《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本办法所称快递,是指在承诺的时限内快速完成的寄递活动。寄递,是指将信件、包裹、印刷品等物品按照封装上的名址递送给特定个人或者单位的活动,包括收寄、分拣、运输、投递等环节。”第十六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标准,规范快递业务经营活动,保障服务质量,维护用户合法权益,并应当符合下列要求:……(二)企业分拣作业时,应当按照快件(邮件)的种类、时限分别处理、分区作业、规范操作,并及时录入处理信息,上传网络,不得野蛮分拣,严禁抛扔、踩踏或者以其他方式造成快件(邮件)损毁;……”第四十四条规定:“违反本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规定的,由邮政管理部门处一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根据上述规定可知,快递的收寄、分拣、运输、投递属于不同环节,而《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和第四十四条是对于分拣作业的处罚规定,并且以造成快件损毁为行为后果。但被告所依据处罚的非法获取的视频中显示的环节为卸货环节,并非分拣作业环节;且被告并无任何证据证明原告对快件造成损毁。因此,被告依据《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对原告作出处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综上所述,被告作出处罚依据的证据为非法证据,且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原告违法事实不能成立,不得给予行政处罚,依法应当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为此,原告提起行政诉讼,请求:1、依法撤销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于2017年7月25日作出的榆邮处[2017]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依法判令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原告公司门市营业厅和快件分拣场所视频资料(光盘1张)及视频来源说明各一份,用于证明:1、处罚原告所依据的视频的行为场所为原告公司营业厅外的道路上,而非在分拣场所;2、原告公司有专门的分拣场所。

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辩称:2017年4月26日,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通过舆情监控,发现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违规分拣作业,当日,被告即派执法人员前往该企业调查核实相关情况,鉴于该企业当日视频监控录像损毁,无法及时调取,执法人员现场询问了企业负责人许鑫,许鑫向被告提供了相关分拣视频资料,并承认该视频中显示操作行为确为其公司工作人员所为。2017年5月2日,被告以原告涉嫌未按规定分拣作业为由对其立案,2017年7月25日,被告对原告下发榆邮处[2017]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理由为:1、本案认定事实依据合法。原告提出的本案认定事实的视频资料非原始载体,且对该视频资料的真实性提出质疑。对于上述问题,由于原告未按规定配置符合国家或行业标准的监控设施,导致被告取得原始证据困难,且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视频材料,为原告负责人当面向被告提供,并在后期的现场询问过程中,承认该视频资料显示的确实为该公司操作人员的作业行为。按照《邮政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被告认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合法。2、本案认定适用法律正确。原告提出视频中显示的其公司操作行为属于装卸行为,与被告最终认定的分拣行为不符。被告认为:(1)该企业作业行为发生在特定分拣场地。视频资料显示,该企业暴力操作行为均发生在营业场所。附近,当前县级快递企业由于资金、发展规模受限,分拣场地一般与营业场所合二为一,也可以说,视频资料中显示的操作场地即为该公司的惯常分拣场地,这点从2017年全市快递企业分县区半年报表中绥德县快递企业分拨中心汇总表中可以看到,目前绥德县暂无一家民营快递企业具备符合标准的分拨中心。(2)该企业操作行为属于分拣作业行为。目前,国家相关法律虽未对“分拣”有明确定义,但是,分拣行为应当是寄递企业完善送货、支持送货的准备性工作,其应当包括企业对即将投递的邮快件进行初步处理堆放行为和将邮件、快件按品种、出入库先后顺序进行分类的行为,依据投递件规模,也可包含粗分与细分两个工序,同时,视频证据资料中显示的整车快递收件人并非同一用户,不存在整车投递的行为,基于此,被告认为,视频资料中显示的该企业操作行为属于上述粗分及初步处理堆放行为,亦是为下一步投递送货做准备的行为,应当属分拣作业行为。(3)该企业暴力操作行为是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鉴于上述(1)、(2)点,该行为应当是《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规定的行为,该条款从立法本意角度,重在规范企业暴力分拣作业行为,保护消费者邮件、快件免受损失,进而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因此,本案认定适用法律正确。被告因原告暴力分拣作业行为,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快件是否构成毁损,不是处罚的必要条件。3、从行政监管职能来看,本案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恰当,符合邮政系统相关文件精神。2017年,按照国家局贴近民生7件实事要求,全系统自上而下开展了邮件、快件“不着地、不抛件”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快递企业野蛮分拣、露天分拣、抛扔快件等违反快递服务标准的行为重点加强对企业分拣现场管理、快件装卸、分拣、运输作业流程组织情况的监管,原告的上述行为应当纳入重点整治的范畴,因此,被告认为本案依法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恰当。

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第一组:1、舆情信息截图复印件一份; 2、违规分拣视频资料(U盘1个)及视频来源说明各一份; 3、现场笔录复印件一份。

第一组证据用于证明被告通过其新浪官方微博网站获取舆情信息,发现原告存在暴力分拣行为,随即对原告违法事实进行调查核实,原告负责人许鑫向被告提供违规分拣视频资料,且被告在许鑫的陪同下进行现场检查,现场检查笔录中许鑫认可视频资料是其提供的,视频拍摄地点是原告公司,实施暴力分拣行为人员系原告公司工作人员。

第二组:1、2016年-2017年分拣中心汇总情况表复印件一份; 2、邮政行业统计信息系统用户资料截图复印件一份; 3、邮政行业统计报表制度复印件一份。

第二组证据用于证明原告公司没有独立的分拣场所,故原告违法作业行为发生在其分拣场所。

第三组:榆林市邮政管理局关于印发《开展邮件、快件“不着地、不抛件”专项整治行动实施方案》的通知(榆邮管[2017]40号文件)复印件一份,用于证明被告向全市寄递企业下发该通知,明确要求规范分拣作业,原告未按照该通知进行作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恰当。

法律依据:1、《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第四十四条; 2、《邮政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二十三条。

经庭审质证,各方当事人质证意见如下:原告提举证据两份,被告对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有异议,认为该视频拍摄时间为2018年3月20日,不能证明违法行为发生时有分拣场所。根据视频中显示随意在墙上手写分拣场所,不符合邮政快递分拣场所的标准。

被告提举三组证据及法律依据,原告对第一组证据1,认为真实性无法考证,不予认可;对证据2,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视频不是原告提供的,且并非原始载体,不排除伪造、剪辑或篡改;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许鑫仅承认视频中场所为原告公司门口,并未认可是在分拣场所中发生的。且现场笔录中无记录人签字。对第二组证据,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原告分拣场所的实际情况。且该三份证据中,均提到的是分拣中心,与分拣场所不是同一回事。故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对第三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该通知不具有法律效力。即使如被告证明目的中所述,原告视频中行为属于行为失当,并不代表应当给予行政处罚。本案发生在2017年4月25日,而该通知是在2017年5月8日印发,该通知实施于涉案行为之后。对适用法律,认为对法律本身无异议,但认为被告认定事实错误,原告行为应属运输中卸货行为,故被告适用法律错误。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举证据两份,因该视频拍摄时间为2018年3月20日,所以,不能证明其拍摄视频之前的事实,即不能证明原告公司在2017年4月25日前有专门的分拣场所,故依法不予采信。

被告提举三组证据,客观真实,来源合法,第一组证据,可以证明被告通过其新浪官方微博网站获取舆情信息,发现原告公司工作人员于2017年4月25日在从事快递业务活动中,未按标准规范操作,有抛扔、脚踢快件的行为,被告对此事件与原告进行调查核实,原告负责人许鑫向被告提供违规作业视频资料,被告在许鑫的陪同下进行现场检查,现场检查笔录中许鑫认可视频资料是其提供的,视频拍摄地点是原告公司,实施该抛扔、脚踢快件作业行为人员系原告公司工作人员,该行为违反《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之规定;第二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公司没有独立的分拣场所,不符合行业规范,该两组证据所证明事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依法予以采信。第三组证据,因该实施方案系涉案行为之后作出,依法不予作为本案证据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26日,被告榆林市邮政管理局通过舆情监控,发现报道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于2017年4月25日在快件投递活动中有违规作业行为。被告随即派执法人员前往该企业调查核实相关情况,原告负责人许鑫向被告提供了2017年4月25日快件投递活动过程的视频资料,并在许鑫的陪同下进行现场检查,现场检查笔录中许鑫认可视频资料是其提供的,视频拍摄地点是原告公司,实施该投递作业行为人员系原告公司工作人员。该视频显示原告公司工作人员于2017年4月25日在投递作业过程中有抛扔、脚踢行为。同时,被告调取了各快递企业向其报送的2016年与2017年分拣中心汇总情况表及邮政行业统计信息显示,原告公司分拣中心面积为零。为此,被告依据该事实,认定原告上述行为违反了《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之规定,依据该规定第四十四条的规定,于2017年7月25日作出榆邮处[2017]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原告立即予以改正,并给予原告罚款10000元的行政处罚。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该处罚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提出前述诉讼请求。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规定,被告作为本行政区域内邮政监督管理部门,依法具有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法定职权。

根据《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标准,规范快递业务经营活动,保障服务质量,维护用户合法权益,并应当符合下列要求:(一)填写快递运单前,企业应当提醒寄件人阅读快递运单的服务合同条款,并建议寄件人对贵重物品购买保价或者保险服务;(二)企业分拣作业时,应当按照快件(邮件)的种类、时限分别处理、分区作业、规范操作,并及时录入处理信息,上传网络,不得野蛮分拣,严禁抛扔、踩踏或者以其他方式造成快件(邮件)损毁;(三)企业应当在承诺的时限内完成快件(邮件)的投递;(四)企业应当将快件(邮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第四十四条规定“违反本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规定的,由邮政管理部门处一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

本案中,根据被告提举证据,可以证实原告公司工作人员于2017年4月25日在实施投递快件过程中存在抛扔、脚踢快件的行为,该行为违反了该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原告称被告作出处罚依据的视频中显示的环节为卸货环节,并非分拣作业环节,且被告并无证据证明原告对快件造成损毁。因此,被告依据该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对原告作出处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但该办法第十六条第(二)项是要求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在整个快递业务经营活动中均应规范操作,不仅包括在分拣作业中不得野蛮分拣,而且,在快递业务经营活动中,严禁抛扔、踩踏快件(邮件),或者不得以其他方式造成快件(邮件)毁损。对于是否因抛扔、踩踏快件造成毁损后果,不是处罚的必要条件。据此,被告依据上述查明事实,并根据该办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对原告作出处罚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诉讼理由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支持,其诉讼请求依法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原告榆林市翱翔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钟改琴

人民陪审员  闫步飞

人民陪审员  余晓燕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张 晔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快递市场管理办法》

第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