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奖励

花奎与淮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奖励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0月10日 案由: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奖励 食品药品行政奖励 监察行政奖励 市场监督局行政奖励 当事人:淮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花奎 案号:(2015)淮行初字第00024号 经办法院: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花奎。

委托代理人孙志,江苏律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治海,江苏律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淮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住所地淮安市淮阴区南昌北路502号。

法定代表人邱金义,职务局长。

行政机关负责人葛于元,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孙人清,该局政策法规处处长。

委托代理人王晶晶,江苏益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花奎波诉被告淮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称淮安药监局)行政奖励一案,于2015年7月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花奎及其委托代理人孙志、陈治海,被告行政机关负责人葛于元、委托代理人孙人清、王晶晶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2年4月12日,原告花奎向被告举报其因服用了从戴某处购买的“康糖平”蝮蛇十八味普尔胶囊后身体不适,怀疑产品中添加了药品成份,并提供了剩余产品。经检验,该药品被认定为按假药论处。后原告向被告申请给予奖励,被告于2015年2月4日依据《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的规定向原告发放奖励5000元。同年5月28日,原告向被告申请按照《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给予剩余奖金。同年6月8日,被告向原告答复称不适用《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被告已按《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的最高标准对原告进行了奖励。

被告当庭提交以下证据:1、被告于2012年5月17日制作的案件移送书一份,证明被告根据原告所提供的药品线索经过检验得出应按假药论处后按照行政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要求及时向公安机关移送处理;2、2015年2月4日假劣药违法行为举报奖励申请表、发放表各一份,附两份刑事判决书,证明我局在原告举报案件被司法机关处理后根据《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第四条的规定,对原告按最高标准5000元进行奖励;3、被告于2015年6月8日对原告申请剩余奖励的回复函一份,附原告的举报奖励申请,证明被告在接到原告的申请后及时告知原告对该举报奖励不接收并阐明具体理由;4、《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的规定》、《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上述法规证明被告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依据;5、2015年2月2日被告制作的调查笔录一份,证明对原告当时申请奖励具体的调查内容,被告给予原告奖励是应原告的要求。

原告花奎诉称:2012年4月12日,原告向被告举报戴某等销售假药案件,并配合被告及公安机关将全部涉案人员抓获。后被告根据原告举报人的属地原则,将案件移送清浦公安分局侦查,该案经清浦法院判决,几名被告人均受到刑事处罚,并判处了30-100万元不等的罚金。事后,被告仅给原告5000元奖励。而根据《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的规定,被告应给予原告139200元的奖励。综上,被告行为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给付举报奖励134200元。

原告当庭提交以下证据:1、药品检验报告,证明供样单位是原告,送检药品系原告出资购买,该检测报告显示药品是假药,说明此案件是经原告的举报才案发,并协助公安机关及被告侦破案件,属于一级举报;2、被告出具的案件移送书,证明原告举报的案件由被告移送至公安机关进行处理,也证明被告和清浦公安分局都是国家的相应职能部门,其职责有不同分工,相关机关协同分工,被告不应该把自己的行为和相关机关行为分开;3、假劣药械违法行为奖励发放表,证明被告在2015年2月4日仅向原告奖励了5000元;4、被告关于原告申请举报事项奖励的回复,证明原告在知道自己奖励数额不符后按规定向被告提出申请,被告作出的回复原告不服,所以提出起诉;5、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及财政部颁发的《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根据第3章第七条第(一)项的规定,原告的举报行为应该属于一级举报。根据第八条第一款,属于一级举报的应该按照案值百分之四到六给予奖励,根据第九条,对于在全国有较大影响的大案要案的举报,奖励数额可以超过三十万,并应该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会同省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视情况决定奖励数额;6、公安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2013年2月19日联合公布的2012年制售假劣药品十大典型案件,第四起即为本案原告举报的案件,案值1500万元。

被告淮安药监局辩称:1、根据《关于印发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被告已按最高标准给予原告奖励;2、《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不具有溯及力。原告于2012年4月12日举报,但原告所称的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2013年1月8日才正式实施,根据相关规定,当事人起诉的具体行政行为发生在该办法以前,因此不适用该办法;3、被告于2012年5月17日作出案件移送书,该案在被告职权范围内已处理结束。原告诉状提到被举报人受到罚金的处罚,该处罚的结果与原告所诉请求无任何关系,分属不同的法律范畴。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

对于被告所举证据,原告主要质证称对被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被告适用的法律错误,因为该案并不是没有罚没款物,根据奖励办法应当按照案值给予原告奖励。本院对被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

对于原告所举证据,被告质证称对原告证据合法性、关联性、真实性都没有异议。但是不能证明原告举报属于一级举报的内容,本案不适用《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本院对原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12日,原告花奎向被告举报称,其因服用了从戴某处购买的“康糖平”蝮蛇十八味普尔胶囊后身体不适,怀疑产品中添加了药品成份,并向被告提供了剩余产品。后经检验,该“康糖平”蝮蛇十八味普尔胶囊添加有药物成份,根据《药品管理法》规定,应按假药论处。因销售假药行为涉嫌构成犯罪,被告于2012年5月17日作出案件移送书,将案件移送淮安市公安局清浦分局处理。后原告向被告申请给予奖励,被告于2015年2月4日依据《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的规定向原告发放奖励5000元。同年5月28日,原告向被告申请按照《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的规定给予奖励。同年6月8日,被告向原告答复称不适用《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已按《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的最高标准对原告进行了奖励。

另查明,淮安市清浦区人民法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分别对张宝忠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100万元;对张海静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35万元;对戴某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庭审中,原告主张上述罚金就是被告对举报人给予奖励所依据的“货值”,被告应依照《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的规定以上述“货值”为计算标准给予原告奖励。另,庭审中,原告申请将诉讼请求的金额变更为900000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是被告是否应当依照《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的规定给予原告举报奖励。本案中,原告举报和被告结束调查、将案件移送公安侦查的时间均在2012年,而《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的实施之日是2013年1月8日,对原告的奖励应依据举报的违法行为被查实时有效的依据作出,而不应适用《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根据原国家药监局和财政部共同颁布的《举报制售假劣药品有功人员奖励办法》和江苏省药监局2002年颁布的《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的规定,获得奖励的前提是药监部门对案件进行查处并认定了案件的货值,然后依据货值的大小对举报人给予奖励。本案中,被告在查明被举报药品系假药后,及时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处理,未对违法行为人作出行政处罚,也就未对假劣药品的货值作出认定,依法不能适用《举报制售假劣药品有功人员奖励办法》的规定给予原告奖励。考虑到原告的举报对查办案件的贡献,被告依照原江苏省药督局制订的《举报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违法行为奖励办法》有关无罚没收入的案件酌情给予奖励的规定,向原告发放5000元奖励的行为并无不当。原告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花奎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收款人:淮安市财政局综合处,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淮安市分行城中支行,账号:34×××54)。

文尾

审 判 长  孙亚峰

审 判 员  徐银海

人民陪审员  谈洪轩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日

书 记 员  王陆琳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