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破坏军婚罪

杨某破坏军婚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6日 案由:破坏军婚罪 当事人:杨某 张某 案号:(2017)京0107刑初25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自诉人张某,男,1972年11月6日出生,汉族,大学本科文化,现役军人。

诉讼代理人李哲峰,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某,男,1972年10月25日出生,回族,中专文化,无业,1998年5月因携带枪支被劳动教养一年;2006年1月因犯聚众斗殴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2010年9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因涉嫌破坏军婚罪经本院决定于2017年7月6日被逮捕,北京市石景山区看守所因杨某患病未予收押,故当日被告人杨某被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自诉人张某于2015年7月23日向北京市公安局门头沟分局就杨某涉嫌破坏军婚报案,北京市公安局门头沟分局于2015年7月30日立案侦查;2016年7月1日杨某因涉嫌破坏军婚罪被取保候审;2016年7月14日北京市公安局门头沟分局向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2016年11月8日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2016年11月9日杨某被解除取保候审。自诉人张某以被告人杨某犯破坏军婚罪,于2016年11月29日向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提起控诉,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由本院管辖,本院于2017年1月9日立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涉及个人隐私,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自诉人张某及其诉讼代理人李哲峰,被告人杨某,证人杨某1、杨某2、杨某3、董某1、柯某、吴某、刘某1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自诉人张某诉称,2008年年底至2012年间,在北京市门头沟区龙泉花园、绮霞苑、惠民家园小区等地,被告人杨某在明知杨某1是现役军人张某配偶的情况下与之同居。

自诉人张某申请证人杨某1、杨某2、杨某3、董某1、柯某、吴某、刘某1出庭作证并提交了证人证言、书证等证据材料,认为被告人杨某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同居,其行为已构成破坏军婚罪,对杨某应以破坏军婚罪追究刑事责任。为查明案情,本院调取了北京市公安局门头沟分局刑事侦查案卷。

被告人杨某辩称,自诉人指控的事实不存在,其因身体患病、与杨某1均是门头沟三家店人关系很好,才委托杨某1办理租房、搬家、住院就医等相关事宜,其不构成犯罪。

经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2年间,在北京市门头沟区绮霞苑、龙泉花园、惠民家园小区等地,被告人杨某在明知杨某1是现役军人张某配偶的情况下与之同居。

上述事实,有当庭宣读、出示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自诉人张某的陈述证明:我自1990年12月入伍,1995年7月起至今就职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队,为现役军人。我与杨某11998年7月27日登记结婚,2002年8月育有一子。2015年7月为了解杨某1涉刑事诉讼情况,通过调取杨某1与杨某在门头沟法院民事诉讼案卷材料,从中得知杨某1与杨某于2008年年底确立情人关系并在一起共同生活至2012年3月分手,分别在冯村、物美大卖场后面、龙泉花园等地租房居住。 2009年下半年,我通过杨某1认识了杨某,与杨某在我岳父家共同吃过几次饭,2009年下半年杨某到我单位及到我办公室来找过我,2011年9月杨某还曾到我单位老营区打过架,杨某明知我是杨某1的丈夫且是军人。在看到法院的卷宗之前,我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但杨某1认识杨某后曾多次跟我提出离婚,我没有同意。2013年底,我在家里电脑上看到杨某1、我岳父岳母、我孩子和杨某一起去秦皇岛玩的照片,当时有过怀疑,也问过杨某1。杨某1称他俩就是朋友,没有其他关系。我知道杨某1与杨某的关系后找过我岳父岳母和杨某1的妹妹,他们表示以前就知道杨某1与杨某的关系,但担心破坏我们的婚姻就没有告诉我。杨某1的妹妹称杨某1与杨某同居期间雇佣过一个姓金的保姆。

杨某1的妹妹将放在我岳父母家的杨某的离婚证、北京市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存折、北京市城镇居民大病医疗保险手册、门诊病历手册、住院交费收据、杨某母亲的死亡证明、杨某父母的墓穴证、购物票据、杨某的个人一寸照片等交给我,我提供给公安机关。我岳父杨某3将惠民家园二区X号楼X单元X室的电卡、水卡、燃气卡以及该房屋电费、天然气交费发票以及供暖费缴费通知等物品也交给了我。我岳母董某2告诉我,杨某1与杨某同居期间,杨某先后在门头沟矿务局医院、朝阳医院、海淀医院住过几次院,手续均是杨某1办理,其中杨某在门头沟上岸结核医院住院时,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还是杨某1签的字。 2.证人杨某1的证言及当庭作证证明,我与张某1998年结婚,2002年育有一子。2008年8、9月份,我在一个朋友的饭局上认识了杨某,之后两人发展成情人关系。2008年秋天刚来暖气的时候,我与杨某开始同居、一起生活,一直到2013年正月十五分手。与杨某在一起生活时,我俩以夫妻相称,杨某挣的钱都交给我,由我管理,先后给过我共八九十万现金。杨某吃低保,名下不能有车,2011年用我的名字买了一辆奥迪轿车;2013年将奥迪车置换成一辆凯迪拉克越野车。2011年我与杨某在黑山北街一起开了一家名为“杨记私房菜”的饭馆,用杨某的钱进行了装修,饭馆由我打理,杨某也经常去,饭馆服务员、厨师都知道我俩的关系。自2008年秋天,我与杨某在冯村家园租房居住,房租由我支付。半年后又先后在倚山家园、绮霞苑、龙泉花园、惠民家园租住,每次租房和搬家都是由我联系,房租用杨某出租的房子租金来付。我为杨某曾经流产两次,一次是2010年处理故意伤害案件时,我因怀孕被取保候审,后进行了流产;另一次是过了一年左右在门头沟冯村的女子医院又因杨某做过一次流产。 2010年左右我父母听别说了一些传言,悄悄跟踪我,把我和杨某堵在我们的出租房。我父母知道我和杨某的关系后劝我与杨某分手,为此我与他们吵过架。我经常带着杨某和我妹妹、妹夫一起吃饭,我明确告诉了妹妹我与杨某的关系。经营饭馆时,人手不够,我让舅舅来帮忙,在杨某住院时还让舅舅陪床,我舅舅也知道我和杨某的关系。杨某的姐姐、弟弟也知道我与杨某的关系,过年过节时,我和杨某去过他姐姐家,他姐姐也去过我和杨某的家。在我和杨某从冯村搬走后,就一直雇金某作为保姆打扫卫生,跟了我们三年多。我的朋友吴某经常到我家来,也知道我和杨某一起生活。

我丈夫是在我和杨某因为房子的事情闹到公安机关后,才知道我和杨某的关系。之前我丈夫因工作忙,我以带孩子为名长期居住在我父母家,所以他不知情。杨某知道我丈夫是部队干部,想托我丈夫在他的生意上给一些帮助,2008年年底时让我介绍他俩认识。在与杨某共同生活期间,我还曾和我丈夫提出过离婚,但我丈夫一直不同意。 3.证人杨某2的证言及当庭作证证明,2009年左右,杨某开着一辆奥迪轿车和我姐姐杨某1一起来接我去吃饭。吃饭过程中,杨某1将杨某介绍给我,他俩均让我管杨某叫姐夫,我遂知道杨某1与杨某的情人关系。我姐和杨某在门头沟永兴商场租住时,我经常去她家吃饭,看到他俩已经是一起生活了。2010年左右,他俩又搬到冯村的一个小区租住,杨某与邻居发生矛盾打架了,我姐让杨某到我家里躲一躲。杨某在我位于门头沟葡东小区的家中住了大约一个月,期间我姐也经常过来,他俩一起住在小屋里。之后他俩先后在倚山家园、龙泉花园、矿务局医院对面小区租住过。这些地方我均去过,都能看出二人是在一起居住。2013年春天,我姐说她与杨某分手了,她还把自己的东西搬到我家,包括杨某的医保卡、病历等材料。我曾经陪杨某1在古城阳光妇科医院做过一次流产,当时是杨某带着人一起去接的杨某1。 4.证人杨某3的证言及当庭作证证明,杨某1是我的大女儿,大约2011年杨某1介绍我们老两口认识了杨某,过了大约一年杨某1带我们老俩口去北戴河玩,其中也有杨某。住宿时,杨某1和杨某住进了一间房。等回家后,我妻子就悄悄跟踪了一回杨某1,发现她住在龙泉花园的一处房子,并当场把杨某1和杨某在了房间里。我和我妻子遂知道杨某1已经和杨某生活在一起。我俩多次劝说杨某1,但没有效果。后杨某1让我帮着看养杨某的狗,从此杨某就和杨某1一起来我家吃饭。杨某1和杨某在龙泉花园、物美后面的小区等多处住过,杨某1让我们去给他俩洗衣服,我们去过他们的住处。2013年情人节那天,杨某把我叫到他们开的饭馆一起和杨某1吃饭,饭后杨某把我单独叫到一个房间告诉我他打算和杨某1分手,因为杨某1的丈夫是军人,杨某1离不了婚,他还年轻还想要个孩子,所以杨某提出分手,让我劝一下杨某1。 5.证人董某2的证言证明,我是杨某1的母亲。杨某12009年左右认识了杨某,后杨某1带杨某来家里吃过饭,杨某1说她与杨某合伙开了一个小饭馆。大约2012年,我和我丈夫开摩托车偷偷跟着杨某1,看到她进了龙泉花园的一个单元门。后第二天或第三天,我自己去那个单元门口等,见杨某1与杨某一起从单元门里出来。我哭闹让杨某1跟我回家,杨某1跟我承认了她与杨某的关系。2012年8月前后,我和丈夫、杨某1和儿子、杨某、张某1一家人等人一起去南戴河玩,杨某1与杨某住在了一间房间里。 6.证人董某1的证言及当庭作证证明,大约2010年,我来京打工,杨某1让我在杨某1母亲家帮着喂狗,期间见杨某来过家里。后杨某肺结核住院,杨某1每天去医院陪床还要照顾生意,就让我去门头沟上岸结核医院给杨某陪床。后来几次杨某住院,杨某1都找我陪床。杨某住院的手续、费用都是杨某1负责办理和交费。大约有三年的时间,我先后在上岸结核医院、通州的结核医院、朝阳医院的东院、西院、海淀医院都给杨某陪过床,除了陪床就在他俩开的饭馆帮忙。杨某1和杨某准备开饭馆时,叫我去帮忙,我没地方住,就在杨某1与杨某在绮霞苑的家里住了半个月。我收拾屋子做饭,杨某1和杨某白天出去,晚上回来,他俩睡在同一间卧室,就和一般的夫妻一样生活。此外,我还去过他俩在惠民家园的家,他俩一起生活,找保姆收拾屋子做饭,我去看看,给保姆结账。我还在他俩在黑山北街开的杨记私房菜饭馆干了两年左右。在饭馆打工时,他们在饭馆后面租的小平房,杨某1和杨某住里屋,当时我和刘某1在一起,住在外屋。我和他俩接触的这段时间,大约是2011年至2012年,杨某1、杨某就是一起生活、一起吃住、他们分别在大峪、绮霞苑、惠民家园租住过,平时他俩花钱也均是杨某1负责。2012年年底、2013年年初他俩闹矛盾就分开了。 7.证人罗某的证言证明,我是杨某1的表舅,2013年杨某1曾以包地为由将我房产抵押,我知道杨某1和杨某以前是情人关系,在一起有几年了。 8.证人柯某的证言及当庭作证证明,我与杨某12004年认识,后又通过杨某1认识其丈夫张某。2009年6月一天下午,我与朋友开车至门头沟月季园路正巧看见杨某1当时的捷达车在我前面开,沿滨河路右转进入了一个小区。杨某1的车停在我车前面,我看见一名男子和杨某1下车,他俩从车里拿出手纸、牛奶、水果一起上楼。之后我告诉了杨某1在小区里看见了她。当晚22时许,我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一个叫杨某的人想要找我麻烦,因为我跟踪他。我告知是碰巧遇到,没有跟踪,后来不了了之。2012年春天在门头沟城子安诚居饭店看见杨某1挎着杨某从饭馆出去,之后杨某1还特意打电话解释称是和朋友来谈生意。2012年左右,我去黑山北街杨某1开的杨记私房菜吃饭,我问服务员老板叫什么,服务员说叫杨某,我又问杨某1是干什么的,服务员说是老板娘。 9.证人吴某的证言及当庭作证证明,我是杨某1的朋友,我通过杨某1认识的杨某,平时都叫他杨某。杨某1叫我一起去吃饭,并介绍认识了杨某,吃饭时能看出杨某1与杨某关系不一般,俩人互称“老公”“娘们”。之后杨某1告诉我她已和杨某在一起生活了。之后杨某1让我去她和杨某开的杨记私房菜饭馆帮忙打杂,杨某也常去,我和他俩接触的较多,还去他俩住的地方吃饭、玩,帮助他们洗衣服收拾家。杨某1和杨某住在一起,和一般的夫妻一样,他俩在惠民家园、永兴家园、绮霞苑等地都住过。 10.证人刘某1当庭作证证明,2012年我在杨记私房菜饭馆当服务员,店里的人都知道杨某1和杨某生活在一起,我知道他们在龙泉花园、饭馆后面的平房住过。在饭馆后面的平房住时,杨某1和杨某住里屋,我和董某1当时在一起住在外屋。我曾经陪杨某1在门头沟的一个医院做过流产,做完流产后是我和杨某照顾的她。 11.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明,我是杨某的朋友,也认识杨某1。杨某和杨某1合伙开过饭馆。在开饭馆时杨某和杨某1经常在一起,我看二人是正常的朋友关系,不清楚是否有其他关系,不知道也没听说过二人是否同居。我们一家、杨某1及家人、杨某等人一起去黄金海岸玩过两三天。杨某在住院期间,杨某1去医院照顾过他,杨某1的小舅董某1陪床。杨某租住过很多地方,我记得他住过惠民家园。 12.证人李某的证言证明,我是京煤集团总医院结核病科的护士长,杨某是结核病人,病情达到二级以上,属于比较严重的,但他不积极主动治疗,平时不住院,不按规定看病,只有病情严重了才来住几天,等病情稍有好转又出院,就这样反反复复一年差不多得来一两回。每次来看病住院时身体状况很差、需要卧床休息、走路都喘;等差不多恢复出院时就能自理生活了,和正常人差不多。 13.证人任某的证言证明,我家隔壁门头沟惠民家园二区X栋X单元X号房一直出租,不记得2012年间租住的是什么人。 14.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明,我自2012年一直住在门头沟绮霞苑丙X号楼X号房屋,对门X房屋知道有人居住,不知道是谁居住。 15.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明,我自2010年开始在绮霞苑丙X号楼X号居住,2010年或2011年我家装修时,楼下X号那家嫌吵和我家装修工发生矛盾,还打了起来。在解决这件事的时候,我知道我家楼下租住了一名男子,事发后不久该人就搬走了。 16.证人朱某的证言证明,2011年左右我将绮霞苑丙X号楼X号房出租给一个30多岁的姓杨的女子,她租了不到一年。 17.证人高某的证言证明,我是杨某的朋友,也认识杨某1,我听说二人有点儿亲戚关系。前几年春节我和杨某去过杨某1父母家吃过一次饭。当时杨某管杨某1母亲叫大姨,当时杨某1的丈夫张某也在。杨某与杨某1在黑山大街一起开过饭馆。我不知道二人是否是情人关系,是否同居。 18.证人张某3的证言证明,我是杨某的朋友,几年前经杨某认识了杨某1。他们俩跟我说二人是亲戚关系。后来我和杨某去三家店杨某1家吃饭的时候,当时杨某1父母、杨某1的丈夫都在。杨某1父母也说杨某和杨某1是亲戚关系。我不知道二人是否是情人关系,是否同居。杨某生病时杨某1去医院照顾过他。 19.证人王某的证言证明,我是杨某的朋友,通过杨某认识的杨某1。杨某与杨某1是亲戚关系,有一年过节去杨某1家,杨某见到杨某1父母,跟我介绍说是亲戚,杨某管杨某1父母教叔叔和婶。我不知道杨某1与杨某二人是否是情人关系,是否同居,只知道二人曾一起开过饭馆。 20.证人张某4的证言证明,我是杨某的朋友,通过杨某认识的杨某1。杨某介绍说和杨某1是亲戚关系。有一年春节我们一大帮人去杨某1家吃饭,杨某管杨某1父母叫叔叔、婶,杨某1父母也说他们是亲戚关系。 21.证人金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我认识杨某1和杨某,自2009年或2010年起杨某1雇我做保洁工作,我做了有两三年的时间,先后在绮霞苑、龙泉花园小区等两处住处干过活,均由杨某1给我结算工资。我负责打扫家中卫生,家里的生活起居用品均为杨某和杨某1两人的。2012年左右通过杨某1认识张某,在杨某1被抓起来后,在隆恩寺我租住的房子处,张某找我问询了相关情况,我将我所了解的情况跟张某说了,但我当时以为是普通的聊天,不知道张某录音。 22.张某的军官证、单位开具的证明等证明,张某的现役军人身份。 23.张某与杨某1的结婚证证明,张某与杨某11998年7月27日登记结婚。 24.北京市公安局门头沟分局拍摄的照片证明,张某提交给公安机关相关证据包括杨某离婚证、北京市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存折、北京市城镇居民大病医疗保险手册的情况。 25.公安机关出具的杨某1租住房屋工作情况说明证明,杨某1自2009年起在门头沟多次租房的情况。 26.公安机关出具的工作记录证明,金某的身份情况以及金某曾受雇于杨某1当保姆,通过杨某1认识杨某,其不愿就该案配合民警调查。 27.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病案材料结核科住院须知证明,2010年3月17日为杨某1作为家属签字,2011年11月12日为董某1作为家属签字。 28.公安机关查询检索信息证明,杨某1、杨某登记旅店相关信息的情况。 29.(2014)门民初字第2177号民事一审卷宗材料证明,杨某等人起诉杨某1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法官与杨某1的谈话笔录显示,杨某1陈述其与杨某2008年认识,同年年底在一起系情人关系,二人共同居住生活至2012年3月分手,其一共照顾了杨某四年并与杨某在冯村、物美大卖场后面、龙泉花园等地租房居住。 30.前科、劣迹材料以及(2010)门刑初字第105号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证明,杨某的前科劣迹情况;其中2009年12月30日,杨某以楼上住户装修噪音影响其休息为由,纠集他人在门头沟区绮霞苑小区丙X楼X单元门口持刀将装修工人章某砍至轻伤;2010年3月31日,杨某1与李某发生纠纷,杨某1纠集杨某,杨某带多人将李某殴打至轻伤;杨某、杨某1分别被判处刑罚的情况。 3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取保候审决定书、不起诉决定书、不起诉理由说明书、解除取保候审通知书等证明:公安机关对本案立案、检察机关决定对杨某不起诉的情况。 32.被告人杨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我和杨某12009年认识,我俩均是门头沟三家店人,有一点远亲关系,我与杨某1仅是朋友关系,一起开过饭馆,一起做过工程。我在门头沟绮霞苑、黑山附近、惠民小区均租住过。我因身体不好,均是杨某1帮我租房,经常去照顾我,帮我打扫卫生、做饭,杨某1也为此请过保姆。我犯病时杨某1送我就医,我们关系较好,都是杨某1帮我租房,因此我将家里的房产证及我的东西均交给她。我通过杨某1认识她丈夫张某,我知道张某是军人,以前与杨某1的丈夫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吃饭聚会。我也认识杨某1的妹妹杨某2,我在杨某2家住过一次,那时因我犯了事在杨某2家里躲了一夜。我住院时杨某1安排她舅舅董某1给我陪床。

经庭审举证、质证,上述证据形式、来源合法,证明内容与控诉事实之间具有关联性,可作为定案根据使用,本院予以确认。对于控辩双方有异议的证据,综合分析评判如下:

在庭审过程中,被告人杨某对认识杨某1及杨某1的丈夫张某,知道张某系现役军人,其曾在门头沟龙泉花园、绮霞苑、惠民家园小区等地租住均予以认可;被告人杨某对自诉人提供的证明其与杨某1系同居关系的所有证人证言均提出异议,辩称证人系自诉人亲友,且证言有自相矛盾之处,对上述证人证言均不予认可。经查,对于此类涉及个人隐私的案件,了解情况的大多为当事人亲友。上述自诉人提供的证人证言,或为公安机关依法询问制作的证言笔录,或为证人当庭作证,根据刑事诉讼法关于证据的有关规定,与案件当事人存在利害关系的人可以作为证人,并不必然导致其证言存在偏见或不真实,关键是在审查此类证人证言时,应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分析、判断证言的证明价值。通过审查上述证言,其内容系证人直接感知,证人具备认知、表达等作证能力,证言之间以及与其他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对于上述证人证言有不完全一致的部分,经查,证言在证明关键事实方面均能够相互印证,而对于某些不完全吻合部分,因间隔时间较长、记忆及关注点因人而异等原因,存在不完全吻合符合正常规律,符合逻辑和经验。故本院对上述证人证言予以确认,对被告人杨某所提异议,本院不予采纳。

在庭审过程中,自诉人张某提交一份与金某的谈话录音,证明金某曾受雇于杨某1从事保姆工作一年多,为杨某1和杨某洗衣服、打扫卫生,杨某1和杨某生活在一起,住在一起,先后在滨河住宅区、龙泉花园小区居住。针对该谈话录音被告人杨某提出异议,认为自诉人对证人存在诱导,对该录音不予认可。经查,该录音资料系自诉人张某在本案中提交,门头沟分局侦查卷宗中无此材料,且门头沟分局侦查人员就通知金某配合公安机关询问作出两份工作记录,均为金某表示不愿配合调查。经当庭播放录音,该录音中的被谈话人金某能够清晰的表述其作为保姆所直接感知的杨某与杨某1共同居住生活的内容。因被告人杨某对录音提出异议,法庭经向金某本人进行询问核实,金某证实该谈话系其本人真实意思表示,但该录音系其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录制。因该录音的形式、来源不符合收集证据的法定程序,故本院不予确认。同时,在庭审过程中,自诉人张某当庭出示李玲、赵北顺、张秋云、林新川书写证明信等材料,证明杨某1与杨某的关系;针对上述证据,被告人杨某均提出异议,经查,因自诉人对证人身份、作证能力、证据来源等均未提供证明,故本院对此不予确认。

在庭审过程中,被告人杨某当庭出示了公安机关出具的杨某补办身份证的证明、住院病案、医院出具的证明、下载的微信截图、相关人员书写的证明信等证据,自诉人张某及诉讼代理人均提出异议。经查,杨某所提交的公安机关出具的补办身份证的证明、住院病案、医院出具的证明,形式、来源合法,能够证实杨某的身体情况、治疗情况以及补办身份证的情况,本院予以确认;对杨某提交的下载微信截图,因形式、来源不符合法定要求且与本案待证事实无关,本院不予确认;对杨某提交的相关人员书写的证明信,其内容与本院已确认的公安机关制作的证人张某1、高某、张某3、王某、张某4的证言笔录所证明的内容相同,证明杨某1与杨某的交往情况,但对本案关键待证事实即杨某与杨某1是否存在同居关系均不能作出证明。对上述书写的证明信,因对证人身份、作证能力、证据来源等均未提供证明,故本院对此不予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某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同居,其行为已构成破坏军婚罪,依法应予惩处。自诉人张某对被告人杨某犯破坏军婚罪的控诉,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杨某关于不存在控诉的事实,其不构成犯罪的辩解,经查,现有自诉人陈述,证人证言,书证等证据材料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杨某明知杨某1是现役军人张某的妻子而与之同居的事实,故被告人杨某的辩解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根据被告人杨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杨某犯破坏军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文尾

审 判 长  李 婧

人民陪审员  柳志然

人民陪审员  张鹤英

二〇一七年七月六日

书 记 员  卓 越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一条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