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土地行政救助

王道伟,王道进等与武隆县江口镇政府,武隆县房管局其他二审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29日 案由:地矿行政救助 人民政府行政救助 房屋行政救助 土地行政救助 当事人:王道进 王道顺 王道伟 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 王道胜 王晓琼 王晓亚 武隆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 案号:(2016)渝03行终146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道胜,男,生于1959年2月19日,汉族,住重庆市武隆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道顺,男,生于1963年5月16日,汉族,住重庆市武隆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晓琼,女,生于1965年9月8日,汉族,住重庆市武隆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晓亚,女,生于1969年7月1日,汉族,住重庆市垫江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道进,男,生于1972年4月6日,汉族,住重庆市武隆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道伟,男,生于1974年9月20日,汉族,住河北省保定市兴县。

上诉人王道顺、王晓琼、王晓亚、王道进、王道伟的委托代理人王道胜,基本情况同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所在地武隆县江口镇进士西路1路。

法定代表人任本涤,镇长。

委托代理人李兵,该镇政法书记。

委托代理人张仲文,重庆星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隆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所在地武隆县巷口镇白杨路31号,组织机构代码00869050—1。

法定代表人杨华,局长。

委托代理人冉涛,该局住房保障办主任。

委托代理人应在华,重庆星空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王道胜等六人请求确认被上诉人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武隆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停发廉租住房补贴的行为违法一案,不服重庆市南川区人民法院(2016)渝0119行初1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裁定认定:肖忠芳系武隆县江口镇荆竹村石槽盆组的村民,系王道胜等六人之母。肖忠房于2011年农转非。2011年12月30日,肖忠芳向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申请在武隆县巷口镇享受农转城廉租住房补贴。经过审核、审批,肖忠芳于2012年7月开始享受每月50元的廉租住房补贴,直至2012年12月止,款项分别于2012年11月8日、2012年12月24日打入肖忠芳农村商业银行卡各150元。 2013年5月13日,武隆县江口镇下街居委会根据渝办发(2009)308号文件以及武隆府发(2009)50号文件精神,对该辖区廉租住房补贴户进行清理、评议,评议结果为肖忠芳不符合继续领取廉租住房补贴条件,并上报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将此结果于同月24日以委托荆竹村委会的方式书面通知了肖忠芳。 2015年12月5日,肖忠芳向一审法院邮寄起诉状,提起本案诉讼。2015年12月18日肖忠芳死亡,其子女王道胜、王道顺、王晓琼、王晓亚、王道进、王道伟表示继续诉讼。

另查明,肖忠芳的农村商业银行卡由其本人保管,该银行卡2013年1月20日有现金通兑记录(1600元),2013年5月30日有现金支取记录(9000元),2013年8月26日有现金通兑记录(1000元),2013年9月26日有现金通兑记录(7900元)。

原审裁定认为:2013年5月,武隆县江口镇下街居委会通过审核、评议后,认为肖忠芳不符合享受廉租住房补贴的条件,便将肖忠芳列入廉租住房补贴核减人员名单,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因此取消了肖忠芳享受廉租住房补贴的资格,并从2013年1月起停发此项待遇。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在5月24日通过委托肖忠芳所在的荆竹村委会向肖忠芳告知了该处理结果。肖忠芳若对该处理结果有异议,应该在法定的起诉期限内起诉。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计算起诉期限,应在2015年5月24日前起诉。同时,肖忠芳接收廉租住房补贴的农村商业银行卡显示,肖忠芳分别于2013年1月20日、2013年5月30日、2013年8月26日、2013年9月26日使用过该银行卡,并有支取现金、现金通兑的活动记录。由此可见,肖忠芳最迟也能在2013年9月26日知晓被停发该年度廉租住房补贴的事实。按前述司法解释规定,肖忠芳最迟也应在2015年9月26日前起诉。而本案肖忠芳提起诉讼的时间为2015年12月5日,已超过起诉期限。

对王道胜等六人提出本案应从2014年4月22日收到重庆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信访事项告知单时计算起诉期限的主张,因缺乏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不予认可。同时,《武隆县城镇廉租住房保障实施办法(试行)》第三条规定,“本办法所称城镇廉租住房保障是指政府在住房领域实施社会保障功能,向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政府规定的当地城镇居民最低收入生活保障标准且住房困难的家庭提供的住房救助。”可见廉租住房补贴对于月收入低于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且住房困难的家庭而言,是多么急需的一笔救助费用,对于急需该笔救助费用的家庭,一定会随时查收,及时选择救济路径,以解决自己的生活困难。本案根据肖忠芳使用银行卡多次支取现金的记录看,肖忠芳应该知晓没有廉租住房补贴款项的入账,此时肖忠芳就应该及时实施救济措施,以保障自己的基本生活,而不应该是一年多都不闻不问的状态。由此,王道胜等六人称自己于2014年4月22日才知晓被停发廉租住房补贴的主张,明显与事实相悖,也不符合情理,对其主张不予支持。故一审裁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了王道胜等六人的起诉。

王道胜等六人上诉的主要理由是:其母亲肖忠芳2013年已74岁,且是文盲,不知道银行卡的进出账情况。六子女也不知晓母亲银行卡的进出帐情况。上诉人王道胜2014年4月知晓后开始信访,一直在主张自己的权利,起诉并未超期。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武隆县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答辩称,一审裁定以原审原告的起诉超期,驳回其起诉正确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裁定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没有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2013年5月24日,武隆县江口镇人民政府已委托肖忠芳所在的荆竹村委会告知肖忠芳其享受的廉租住房补贴资格被取消。在廉租住房补贴被停发之后,肖忠芳于2013年5月30日、2013年8月26、2013年9月26日分别在发放廉租住房补贴的农村商业银行卡上进行了通兑、取款操作,此时更应当发现廉租住房补贴被停发的事实。无论从以上何时计算,肖忠芳于2015年12月5日提起本案诉讼,都已超过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之规定,一审裁定驳回原审原告的起诉,并无不当。城镇廉租住房保障是政府在住房领域内,向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政府规定的当地城镇居民最低收入生活保障标准且住房困难的家庭提供的住房救助。肖忠芳作为享受廉租住房补贴的人员,其月收入应当低于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且住房困难,该笔款项对肖忠芳而言应当是急需的。上诉人主张其于该笔补贴款被停发一年多之后的2014年4月才知晓被停发的事实,既无证据证明亦不符合常理,且本案应当以上诉人之母肖忠芳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计算起诉期限,故一审对该主张不予采纳,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杨 煜

审 判 员  刘厚勇

代理审判员  袁钦明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郑 琴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七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九条第九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

《武隆县城镇廉租住房保障实施办法(试行)》

第三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