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人民政府行政执行

李海丰诉舒兰市水曲柳镇人民政府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2月2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执行 当事人:李海丰 舒兰市水曲柳镇人民政府 案号:(2016)吉0283行初49号 经办法院:吉林省舒兰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海丰,男,1977年8月30日生,汉族,农民,住吉林省舒兰市水曲柳镇爱民委三组。

委托代理人:薛正懿,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舒兰市水曲柳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吉林省舒兰市水曲柳镇。

法定代表人:崔静宁,镇长。

委托代理人:韩福军,系被告单位党委副书记。

诉讼记录

原告李海丰因不服被告舒兰市水曲柳镇人民政府于2016年5月10日对其作出的舒市水曲代决[2016]1号代履行决定书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6年11月14日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海丰及其委托代理人薛正懿,被告舒兰市水曲柳镇人民政府的法定代表人崔静宁及委托代理人韩福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舒兰市水曲柳镇人民政府于2016年5月10日对原告李海丰作出舒市水曲代决[2016]1号代履行决定书,对原告位于水曲柳镇荣进村砖木结构建筑物及附属设施,决定委托舒兰市市容环境管理局于2016年5月12日后代原告履行,代履行费用由原告承担。

被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其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1、发改基础(2013)1958号批复,证明其行为是有法可依,有文件可查,是经过批准的; 2、舒兰市征地方案(2015)71号《吉荒调整公路舒兰段征地拆迁实施方案》,证明行为是按照文件规定实施的; 3、水曲柳镇征地图,证明当事人原告李海丰的房子是在征地拆迁范围内; 4、协商记录,证明被告所有的行政行为都是合法,按程序来的; 5、水曲排决[2016]第1号责令排除妨碍决定书,证明被告最后作出排除妨碍的行为是有法可依,按照程序进行的; 6、水曲催责[2016]第1号催告书,证明在下决定之前被告对原告进行了催告,履行了法律程序; 7、水曲代决[2016]第1号代履行决定书,证明被告有此决定书; 8、水曲催代[2016]第1号催告书,证明被告在出具相关的行政决定时是按照相关程序告知当事人; 9、代履行委托书,证明执行代履行的主体是合法的; 10、水曲代执[2016]第1号代履行执行书,证明被告在执行过程中是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的; 11、李海丰、赵志刚补偿费专户存放公证书,证明对原告房屋被告是按照补偿标准进行补偿的; 12、李海丰拒绝履行排除妨碍义务的光盘,证明被告作出行政决定的依据和原因。

原告李海丰诉称:原告在舒兰市水曲柳镇荣进村七社有房屋一处。2016年5月10日,被告作出了舒市水曲代决[2016]1号《代履行决定书》。原告认为被告作出此《代履行决定书》无法律依据与事实依据,构成严重违法,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应予撤销。因此特提起本案诉讼,请求贵院依法裁判。请判令撤销被告水曲柳镇人民政府作出的舒市水曲代决[2016]1号《代履行决定书》。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证据如下: 1、李海丰身份证,证明原告同涉案行为有利害关系; 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证明原告同涉案行为有利害关系; 3、村镇房屋所有权证,证明原告同涉案行为有利害关系; 4、舒市水曲代决[2016]1号代履行决定书,证明被告作出了被诉行政行为。

以上证据均为复印件。

被告舒兰市水曲柳镇人民政府辩称:被告的行为是依法行政。原告的告诉无理,法院应当维持《代履行决定书》。原告拒不履行拆除被征用土地上房屋义务,阻挠高速公路建设,证据确凿。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四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第五十一条之规定,作出舒市水曲代决[2016]1号《代履行决定书》,有法可依,程序合法。综上,请法院判决维持被告作出的《代履行决定书》。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上证据作如下确认:

被告提供的证据1,原告对文件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对于被告所主张的证明目的有异议,这个文件只能证明涉案的建设项目经过了立项批准,但是不能证明涉案的强制执行决定有事实依据,或者说是合法。本院认为,此份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2,原告认为,对文件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据的证明效力有异议,因为这个文件并没有允许被告作出涉案的代履行决定书的行政行为。本院认为,该实施方案是启动征地拆迁工作的依据和工作部署,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3,原告对征地图本身真实性无异议,但对于被告主张的证明内容有异议,因为从此图上无法显示,无法证明原告的房屋和土地属于建设公路工程所需的用地范围之内。本院认为,此份征地图为按1:1000比例尺标示的荣进村沿高速公路拆迁户位置分布图示,原告李海丰亦在该图示中,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4,原告认为,这二份协商记录没有原告李海丰的签字,所以对于其本身的真实性和内容的真实性均有异议。本院认为,此份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5,原告对文件本身的真实性有异议,这份证据同原告在起诉前收到的决定书内容不一致,决定上写的建筑面积是144平方米,原告收到的文书上建筑面积是112平方米。从证明效力上来讲,原告认为被告作为一级镇政府无权作出责令排除妨碍的决定,所以这份证据不能证明本案涉诉的代履行决定书合法。本院认为,此份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6,原告对真实性本身无异议,对证明效力有异议。因为本案中镇政府无权对原告进行催告,履行一个违法的决定,所以证明效力有异议。本院认为,此份证据是被告履行行政职责的程序,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7,原告认为这个决定书不应当作为证据提交。本院认为,此份证据是本案审查的对象,本院不予评述。被告提供的证据8,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效力有异议,具体理由与证据6发表的质证意见相同。本院认为,此份证据是本案诉争的后续程序,本案不予评述;被告提供的证据9,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问题及合法性均有异议,这份证据的形成时间是2016年6月19日,是在诉案件行政行为形成之后,根据《最高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规定》,作出行政行为之后行政机关收集的证据不应当作为证明涉案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也就是说证据的来源并不合法。证明效力也有异议,被告无权委托其他行政机关对原告的房屋进行强制拆除。本院认为,此份证据是本案诉争的后续程序,并不是用以证明《代履行决定书》的事后证据,不予评述;被告提供的证据10,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据的合法性及效力均有异议,具体质证意见与证据9发表的质证意见相同。本院认为,此份证据是本案诉争的后续程序,不予评述;被告提供的证据11,原告认为,对2016吉舒证民字第575号公证书,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效力有异议,这份公证书不能作为被告作出涉案代履行决定书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对2016吉舒证民字第679号公证书,这份证据和原告昨天证据交换收到的公证书不一致,对这份证据的意见是因为被告并未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交,因此这份证据不能作为证明被告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对2016吉舒证民字第576号公证书,质证意见同679号公证书发表的质证意见一致。本院认为,此份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2,原告未予发表质证意见。本院认为,此份光盘录制的是拆迁时的录像,是本案诉争的后续程序,本案不予评述。原告提供的证据1-3,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4,被告无异议。本院认为,此份证据是本案审查的对象,本院不予评述。

经审理查明,2015年11月19日,舒兰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舒政办发[2015]71号关于印发《吉荒高速公路舒兰段征地拆迁实施方案》的通知,该实施方案对工作任务及时限、征地拆迁补偿标准、工作程序、资金拨付流程及管理办法、组织机构、工作职责等作了具体规定。其中吉荒高速公路舒兰段起于舒兰市吉舒街道曙光村,止于舒兰市平安镇荒岗。原告李海丰位于舒兰市水曲柳镇荣进村七社的建筑面积为144平方米的房屋及使用权面积为269.99平方米的土地在征收拆迁范围内。该实施方案同时明确“各乡(镇)街是征地拆迁的责任主体,负责本区域内的征拆全面工作”。2016年4月,被告委托工作人员到原告家中就征地拆迁问题两次协商,原告均拒绝在协商记录上签名。因原告拒绝领取补偿款,2016年4月29日,被告将原告房屋及附着物、土地补偿费合计238336元提存至吉林舒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水曲柳支行(账号0720215011015200000558),并予以公证。2016年5月4日,被告作出舒市水曲责排决[2016]1号责令排除妨碍决定书,限原告自收到该决定书之日起3日内自行拆除该房屋及附属物,逾期不拆除,被告将依法拆除。被告于当日到原告家中送达,原告拒绝签字,被告留置送达。2016年5月10日,限期排除妨碍已逾期,被告遂作出舒市水曲代决[2016]1号《代履行决定书》,决定委托舒兰市市容环境管理局于2016年5月12日后代原告履行,代履行费用由原告承担。原告不服,遂起诉至本院,要求撤销该《代履行决定书》。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基础[2013]1958号《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吉林省吉林至荒岗(吉黑界)公路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文件,舒兰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了舒政办发[2015]71号关于印发《吉荒高速公路舒兰段征地拆迁实施方案》的通知。根据该通知规定,被告舒兰市水曲柳镇人民政府负有吉荒高速公路舒兰段水曲柳镇区域内的征拆全面工作的行政职责。原告李海丰所有房屋及附属设施、使用的国有土地位于高速公路征地征收范围之内。被告依法对原告房屋及附属设施、土地使用权等进行评估,并给予合理补偿。因原告不认可补偿数额,拒绝领取征收补偿款,被告遂将上述款项予以提存,并限期原告排除妨碍,向原告送达了舒市水曲责排决[2016]1号责令排除妨碍决定书,原告逾期经催告仍未履行。被告遂作出舒市水曲代决[2016]1号代履行决定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之规定,在原告逾期不履行其负有排除妨碍义务的行政决定时,原告行为的后果将可能危害交通安全的,被告可以代履行或委托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代履行。据此,被告的行政行为是基于确保高速公路顺利施工的公共利益,排除妨碍施工的因素,且对原告进行了合理补偿,没有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被告的征拆工作,符合法定程序,其依法作出的《代履行决定书》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证据充分,依法应予维持。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李海丰的诉讼请求。

诉讼费50元,由原告李海丰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陈 刚

审 判 员  付玉波

人民陪审员  宁淑慧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 丹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七十条第(四)项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二)项第七十条第(三)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第五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