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内贸外贸行政协议

戴韻芬与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屋征收中心经贸行政管理(内贸、外贸)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7日 案由:房屋行政协议 内贸外贸行政协议 人民政府行政协议 当事人:戴韻芬 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屋征收中心 案号:(2017)黔01行初69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戴韻芬,女,1962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贵阳市南明区。

被告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贵阳市经开区黄河路443号。

负责人向子琨,主任。

被告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屋征收中心,住所地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浦江路187号。

法定代表人夏俊,局长。

上列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戴军,贵州吉远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5201199410735274

诉讼记录

原告戴韻芬因被告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经开区管委会”)、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屋征收中心(以下简称“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城乡建设行政管理行政合同一案,于2016年12月2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月6日立案后,于2017年1月10日向被告经开区管委会、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6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戴韻芬,被告经开区管委会、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共同委托的代理人戴军及二被告负责人共同委托的工作人员朱勇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戴韻芬诉称:经开区管委会及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以“因公共利益需要”为由在金竹片区××(××)工程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实施过程中不择手段,要求原告与其签订房屋补偿协议,并在协议中约定,如果涉案项目国有土地上居民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调整标准,高于已补偿给原告的部分,被告按照新标准给原告补足差价。但是,在对未按期签约的被征收人的房屋进行征收时,被告不仅逃避其在与原告签订的补偿协议中约定的责任,而且采用非法手段掩盖其提高补偿标准的实施真相。原告认为根据其与被告签订的货币补偿协议,被告应按照新的补偿标准对原告增加补偿。故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履行与原告签订的房屋货币补偿协议的“第十一条”和“第十七条”并追加支付原告房屋的征收补偿款共计(差额部分):104985.60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原告戴韻芬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经开区管委会统一社会信用证信息(网络打印件);2、房屋货币补偿协议;3、被告在征收过程中实施征收行为的照片6张;4、历丽华的征收补偿款凭证;5、历丽华的证人证言;6、历梅华的房征收补偿款凭证;7、历永宪的征收补偿款凭证;8、朱润荣的证人证言;9、孟某的征收补偿款凭证;10、孟某的证人证言;11、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网上公开信息资料照片;12、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及有关未按期签约户开会的录音资料;13、涉案项目征收决定、公告及相关现场照片;14、涉案项目征收签约期限、补助、奖励期限公告照片;15、经开区管委会对未按期签约的被征收人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的公告照片;16、贵阳晚报刊登的新闻报道和中国新闻网相关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房[2011]77号”及被告方在本案中提交法院的评估材料;17、被征收前房屋外观及周边环境照片34张;18、原、被告签订协议的照片10张;19、评估机构、结果公示及评估报告、送达回证;20、网络打印的玉蝶集团简介及有关说明;21、花溪区金竹板块控制性详细规划。

被告经开区管委会辩称:答辩人在金竹片区××(××)工程建设项目所涉及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中,对全体被征收人的补偿标准和实发金额,均严格依照《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金竹片区××(××)工程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居民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规定的标准和双方签订的协议执行;根据双方签订的房屋货币补偿协议第十七条,只有当正式的补偿安置方案中的补偿标准高于征求意见稿的标准时,答辩人才对被答辩人按照新标准补足差价,但在本次征收中,答辩人对所有被征收人的补偿安置费用均依照《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金竹片区××(××)工程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居民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规定的标准进行计算发放。据此,请求法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的诉讼请求。

被告经开区管委会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贵阳市人民政府《市人民政府关于花溪区、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工作和国土工作管理范围的批复》(筑府函[2015]150号);2、《中共贵阳市委办公厅、贵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中共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委员会、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筑委厅字[2012]221号);3、《中共贵阳市委、贵阳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二环四路城市带开发建设的意见》(筑党法[2012]12号);4、《贵阳市人民政府关于贵阳二环四路城市带控制性详细规划的批复》(筑府通[2012]37号);5、《贵阳市201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报告》;6、贵阳市城乡规划局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的证明;7、贵阳市国土资源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的证明;8、贵阳市小河区发展和改革局《关于中国贵阳金竹生态总部城土地一级开发工程立项申请的批复》(小改发项[2012]3115号)、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产业发展局《关于贵阳金竹生态总部城岷江路道路工程项目建议书的批复》(筑经开产发复[2013]02号);9、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屋征收中心2014年2月21日《关于提请研究〈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金竹片区地块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岷江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稿)〉等的请示》;10、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2014年9月9日《关于金竹片区地块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岷江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稿)的公告》;11、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对补偿方案进行修改后,于2015年7月7日再次公布《关于金竹片区地块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岷江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稿)的公告》;12、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屋征收中心金竹片区地块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岷江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费用预算表;13、贵阳银行小河支行出具的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屋征收中心(账号:14×××45)房屋征收资金专户在2015年9月23日余额为一亿五千余万元;14、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港务征收中心2014年10月24日《关于进驻片区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岷江路)国有土地上120户居民未经登记建筑物进行认定的请示》及经开区管委会批准该请示的会议纪要;15、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2015年9月15日《关于提请审议〈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金竹片区××(××)工程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居民房屋征收补偿方案(代拟稿)〉等的请示》;16、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2015年9月24日《关于同意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金竹片区××(××)工程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居民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等的批复》、房屋征收决定书(筑经开管[2015]99号)、房屋征收公告以及照片;17、入户调查通知书及公式照片;18、被征收房屋面积调查结果公示及照片;19、被征收房屋权属证书及房改房市场准入证;20、被征收房屋建筑面积测绘表及公式照片;21、被征收房屋初步评估报告及公式照片;22、被征收房屋估价分户报告及送达回证;23、原告签订的房屋征收货币补偿协议、算单及领款凭证;24、其余被征收人与被告签订的房屋征收货币补偿协议及领款凭证。

被告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的答辩意见及提交的证据与经开区管委会一致。

经庭审质证,原告提交的证据第1-16项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被告经开区管委会、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提交的证据第1-2项、第9-20项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4年7月3日起,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对本案涉及征收红线范围内被征收户开展入户调查工作。2014年8月28日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作出调查结果公示及房屋调查测绘结果并予以公布。经开区管委会于2014年9月9日作出了《关于金竹片区地块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岷江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稿)的公告》并公告30日。2015年7月7日,经开区管委会对补偿方案进行修改后重新作出《关于金竹片区地块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岷江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稿)的公告》,并于2015年7月7日至8月14日公布征询意见。2015年9月24日,经开区管委会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并进行公告。2014年10月4日,原告作为乙方与作为甲方的被告经开区房屋征收中心签订《房屋货币补偿协议》,该协议第十七条约定:“甲方承诺如果‘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金竹片区××(××)工程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居民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调整标准,高于已补偿给乙方部分,甲方按照新标准给乙方补足差价,若方案调整后低于原征收补偿方案,乙方不用向甲方补差(就高不就低原则)”。2015年8月14日、2016年2月3日原被告双方就房屋货币补偿协议分别签订了3份补充协议。2014年10月24日,原告领取了房屋征收补偿款并移交房屋,2015年10月28日、2016年6月24日原告分别领取了三笔补充协议的补偿款。后被告陆续与其余被征收户签订了补偿协议并进行了补偿。原告认为被告对其余被征收户提高了补偿标准,遂诉至法院,诉请如前所述。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双方于2014年10月4日签订《房屋货币补偿协议》,于2015年8月14日、2016年2月3日就房屋货币补偿协议分别签订了3份补充协议,上述协议及补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合同真实有效,双方均应严格依合同履行各自的义务。本案的焦点在于被告对在原告之后签订补偿协议的被征收户是否提高了补偿标准。首先,从被告提交的在原告之后与其他部分被征收人签订的补偿协议来看,上述补偿协议约定的补偿均是以评估单价为准,与对原告的补偿标准一致;其次,从原告提交的证据看,原告提交了案外人厉丽华、厉梅华、厉永宪、孟某等人的银行账户历史明细清单,上述清单显示厉丽华等在征收款账户之外的其他账户收到金额不等的钱款,该账户与接收补偿款的贵阳银行账户并非同一账号,银行明细清单亦未显示款项的支付方为本案的被告。另,从原告申请的证人厉丽华、孟某,朱润荣等人的当庭陈述来看,原告所称的被告提高补偿标准补偿给厉丽华、朱润荣的款项均是个人手机转账支付,证人孟某亦陈述并不知道该款项的实际支付方。从证据的证明标准来看,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皆指向被告对厉丽华、孟某、朱润荣提高了补偿标准,确实具有一定的盖然性。但鉴于社会关系的复杂性,行政诉讼认定事实必须达到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其证明标准甚至要高于民事诉讼所要求达到的高度盖然性,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未能形成证据锁链,尚不足以证明被告对原告之外的其他被征收人提高了补偿标准。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此本院不予采信,对其诉请亦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戴韻芬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戴韻芬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长  黄永福

审 判员  霍守明

审 判员  杨智勋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法官助理  黄 昂

书 记员  吴庭婷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