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规划行政处罚

刘建忠与锡林浩特市规划局行政处罚决定纠纷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3月16日 案由:规划行政处罚 当事人:锡林浩特市城市规划局 刘建忠 案号:(2014)锡行初字第21号 经办法院: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建忠,男,汉族,无业,1949年9月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武照,系原告朋友。

被告锡林浩特市城市规划局。

法定代表人宋雪飞,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睿,内蒙古睿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俊彪,内蒙古睿骐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刘建忠诉被告锡林浩特市城市规划局(以下简称锡市规划局)不服行政处罚决定纠纷一案,于2014年11月2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建忠及委托代理人武照,被告锡市规划局的委托代理人张睿、李俊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锡市规划局于2014年6月6日对原告刘建忠作出的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2014年5月份在回民社区因自接建房屋的行为(以现场查勘为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了拆除的行政处罚。

被告锡市规划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及行政答辩状。被告提交的证据及所要证明问题:1、光盘一张。2、责令停止工程建设违法行为通知书。3、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4、行政处罚决定书。5、送达回证。6、《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以上主要证明的问题:1、刘建忠未经锡市规划局许可私建扩建房屋的行为违法。2、锡市规划局于2014年6月6日所作出的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证据充分,符合法律规定。

原告刘建忠诉称,锡林浩特市规划局以锡市规罚字(2014)第(G004)号《内蒙古自治区建设行政执法文书行政处罚决定书》,2014年6月9日对原告维修的危房墙体进行了违法拆除,这个处罚书首先是引用规划条例不当,同时,还有非法拆除和超范围拆除,置原告的合理申诉不顾,给原告造成巨大损失等违法行为,同时对原告还存在执法不公、欺弱怕强的违法情节。一、被告说原告这个翻修墙体实际违章建筑,说原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而《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称“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显然,这与原告的情况不符,原告的房屋是有产权手续的,建设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已经居住四十多年,不是无证,也不是新建,原告家只是在原基础上翻修了一垛即将倒塌的东墙,不修即将危及到过往路人的生命安全。被告的拆除借口不能成立引用条款不当,属于非法执法,同时,处罚书说拆东墙,可实际拆除时把原告的房顶也挑了,被告不顾当事人的利益,超范围强行拆除,表面打着执法的幌子,实际进行的确实野蛮执法,野蛮拆除。二、被告超范围强拆,开始是说东墙违建,可是实际强拆时,他们把原告房顶也挑了,也不给维修,造成了房屋大量进水,灌坏了价值20000.00多元的粮食,这也是违法执法带来的恶果。三、原告翻修东墙是有原因,有经过并且经过社区主任同意的,主要是东墙墙体开裂,对行人有危险,原告与回民社区主任朝克图多次协商,经过主任朝克图同意后原告才进行的翻修。因此,不能算违章建筑,被告强拆时不经过问,不管起因,也不去核实真相。原告多次要求他们与社区核实情况,但被告根本无视社区这一基层政府组织,不调查不合适,跳过社区这一最基层最达民意的组织,直接给原告强拆了。拆迁时原告翻修的东墙前,被告监察队副队长郭永明曾承诺拆除后负责把原告的东墙和房顶修补好,可是被告拆除后并没有兑现承诺,至今也没有对所说过的话负责。四、被告称原告翻修东墙,是因开发商举报而强拆的,这一理由不成立。被告称,开发商怕原告翻修墙体,拆迁时多要补偿,事实上,原告的房屋,早已进入拆迁期,附近好多居民已经搬走了,社区前三年就已丈量并曾测算过原告的房屋,登记了原告原始数据并存了档案,现在修危墙,根本改变不了三年前登级的房屋面积,不存在多要补偿的问题。五、原告是一个二级伤残的老人,早在煤矿背煤时负伤,原告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也没有地位,属于国家扶持的社会弱势群体,中央三令五申,要求执法部门要关注弱势群体,人性化执法,被告监察队副队长郭永明队长等人,不仅无视中央政策,还欺负原告一个伤残老人,不顾事实,不管后果,不及损失,只管强拆就走。六、原告女儿刘花精神不太好,被告还多次让刘花签收强拆单,强拆时去了三车人马,吵吵闹闹,吓得原告女儿刘花体弱筛糠,全身哆嗦,病情顿时加重,出现了“双向障碍”后住院治疗,据医生预算,一个两成的住院吃药费用就要四五万元,还不一定能治好。由于被告引用法律条款不当,非法拆除,同时被告拆墙时还超出范围的将原告的房顶拆除,更是导致原告房顶进雨使粮食霉变,原告身有残疾,没有劳动力,没有经济来源,看着大雨从露天房顶灌原告的粮食(原告的房屋原是粮库),原告更是肝肠寸断,没办法。原告无奈只能借钱雇人修补墙体修屋顶,人工费,材料费共花费14500.00元,因房顶原因漏雨浇坏粮食导致原告损失20000.00多元,第一次修危墙,已花费16500.00元,这样三项合计51000.00元,被告强拆时对原告女儿的惊吓导致病情恶化,并出现了“双向障碍”住院治疗一个疗程即需4万元的治疗预算费用,以上四项合计91000.00元。要求被告撤销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违法拆除和超范围拆除原告房屋,给予赔偿和道歉,赔偿原告的各项经济损失91000.00元。综上,锡市复决字(2014)第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锡市规罚字(2014)第(G004)号《内蒙古自治区建设行政执法文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不服该决定,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查明真相依法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以维护一个残疾老人的最低标准的合法权益。

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及所要证明问题;1、房屋拆除现场及修补后的相片。2、社区朝主任证言(附录音摘要)。3、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4、施工工人证言。5、医药费预算单。6、锡盟精神病院诊断书。7、锡盟精神病院住院病历。8、药费单。9、申诉费用单。10、工程预算单。11、房产证。12、行政复议决定书。13、原告和其女儿的残疾证。以上主要证明的问题是:修补东墙之前有原因、经过、有社区同意,有房产证。规划局强拆后,有修补房屋、房顶、门窗的预算费用,拆除带来的女儿病情恶化证明,治疗证明及费用,申诉费用,房屋修补的工程预算。

被告锡市规划局辩称,刘建中不服我局于2014年6月6日作出的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向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现针对刘建忠的诉讼请求及理由答辩如下:我局于2014年6月6日所作出的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证据充分,符合法律规定,应予维持。刘建忠请求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其请求人民法院应予驳回。1、刘建中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的情况下违法私自扩建房屋,我局于2014年5月29日给刘建忠下发了《责令停业工程建设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刘建中三日内拆除违章建筑,刘建中并没有在三日内拆除违章建筑。2014年6月3日,我局依法给刘建忠下发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告知我局拟依法对刘建忠作出拆除违章建筑的行政处罚。在告知书中我局明确告知刘建忠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刘建中并没有陈述和申辩,更没有提交其扩建房屋的合法手续,也没有自行拆除违章建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章第六十四条的规定,我局于2014年6月6日依法作出了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规定,要求刘建中于2014年6月9日前履行拆除违章建筑的行政处罚。该处罚决定书中明确告知了刘建中对处罚不服的救济途径。我局于2014年6月6日所作出的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符合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维持。2、我局是锡林浩特市市区内唯一依法履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的主管单位。未经我局依法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私建、扩建的行为都是违法的,我局有权责令其拆除违章建筑。社区主任没有规划许可的权利。不论社区主任是否同意,刘建忠私自扩建房屋的行为都是违法的,都应当依法予以拆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没有规定残疾老人就可以违法。我局尊重每一个人,包括刘建忠。我局的执法只针对违法行为。所以,刘建忠以残疾老人作为提起诉讼的理由根本不能成立。3、我局在执法过程中,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并没有给刘建忠的财产和合法权益造成任何损害,所以刘建忠要求我局赔偿91000.00元的请求根本不能成立,应予驳回。综上所述,我局于2014年6月6日所作出的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证据充分,符合法律规定,应予维持。

经审理查明,原告有位于锡林浩特市宝办回民街字第130708号的房权证。因年久失修该房屋东侧的墙体存在安全隐患,原告找到社区主任协商,要求对其进行翻建维修,但原告刘建忠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的情况下,于2014年5月29日私自对自家的房屋东侧墙体进行翻建,经被告到施工现场进行核实、现场勘验,原告新翻建墙体超出原有墙体的基础位置,并且原告的翻建墙体没有取得相关审批手续,被告认定原告翻建墙体的行为属于私自扩建房屋,被告于2014年5月29日下发了规改字(2014)第(22007)号《责令停止工程建设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原告刘建忠三日内拆除违章建筑,原告拒绝签收。被告根据原告没有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违法建筑的事实,于2014年6月3日,依法给原告刘建忠下发规罚告字(2014)第(ZZ002)号《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原告在送达回证拒绝签收,在告知书中被告明确告知原告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原告并没有在规定的期限内向被告提出陈述和申辩。更没有提交其扩建房屋的合法手续,也没有自行拆除违章建筑。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于2014年6月6日依法作出了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原告刘建忠于2014年6月9日前履行拆除违章建筑的行政处罚。原告之女刘花代为签收了该决定书。2014年6月9日,被告对原告的违法建筑的房屋墙体进行了强制拆除。原告向锡林浩特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锡林浩特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11月5日作出锡市复决字(2014)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锡市规划局作出的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对被告所作出的行政处罚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我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由被告承担违法拆除给原告带来的经济损失91000.00元。

另查明,原告在审理过程中提交了原告之女刘华因患有贰级精神残疾残疾人证(2011年3月14日锡林浩特市残疾人联合会发放的残疾人证)。虽然原告提交了残疾人证,但无法证实被告送达规罚字(2014)第(G0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时刘花处于发病期。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提交的相应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足以证明。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擅自对现有房屋进行维修扩建,其行为已经构成了私自扩建房屋,属于违法建筑,被告锡市规划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被告在强制拆除前已通知原告限期改正,自行拆除,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被告于2014年6月9日对原告的违法建筑房屋进行了强制拆除,被告锡市规划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不属于可撤销的情形。原告认为翻修东墙已经过社区主任同意,但社区主任是没有规划许可的权利,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认为由于被告的强拆导致原告之女刘花的病情恶化,(锡盟精神病院住院病历和锡盟精神病院的诊断书)以及维修费共计91000.00元,与被告的行为无必然因果关系,要求被告进行赔偿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经合议庭合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刘建忠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原告刘建忠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崔长虹

审 判 员  常 霞

人民陪审员  徐 薇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陈丽丽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

第六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