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体育行政确认

湖南某体育公司不服被告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2月8日 案由:体育行政确认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当事人: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湖南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案号:(2018)湘0102行初2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湖南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

法定代表人马立民,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田某,湖南安必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邱某某,湖南安必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芙蓉中路一段669号。

法定代表人张白云,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某某,男,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住湖南省冷水江市。

委托代理人芈某某,湖南弘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叶某某(身份证号码43242719640710273X),男,19**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石门县。

诉讼记录

原告湖南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不服被告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于2018年1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因叶某某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本案经当事人各方同意由审判员江涛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2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田某和邱某某、被告市人社局的代理人芈某某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叶某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7年6月28日,市人社局作出长人社工伤认字(2017)17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叶某某在工作时不慎受伤,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决定予以认定为工伤。

原告某公司诉称,某公司已经将悦乐动体育街区项目承包给了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中彩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将部分劳务分包给了自然人甘某某,叶某某系甘某某雇佣。市人社局向某公司送达《长沙市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某公司已将上述情况告知市人社局,并表明中彩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不愿配合出具证明材料,请求市人社局调查核实,但市人社局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依旧作出工伤认定。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撤销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

被告市人社局辩称,某公司虽称已经将项目承包给中彩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但在工伤认定行政程序中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叶某某在悦乐动新体育街区项目工地上做事时不慎受伤,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依法驳回某公司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叶某某未向本院提交述称意见和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叶某某在某公司的悦乐动体育街区项目工地从事泥工工作。2016年12月31日,其在地下室作业时不慎从脚手架上摔落受伤,随后被送往长沙市中医医院治疗,后转院至浏阳市骨科医院,经诊断为:双跟骨骨折。2017年5月2日,叶某某向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同日市人社局受理后向某公司送达(2017)长人社工伤协字159号《长沙市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2017年5月17日,某公司向市人社局送达《关于叶某某申请工伤认定的情况说明》,回复市人社局称某公司“已将悦乐动体育街区地下室项目承包给中彩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甘某某,双方因为项目工程规模较小,所以双方并未签订书面合同,但是双方对该事均予以认可”。市人社局于2017年6月28日作出长人社工伤认字(2017)17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某公司不服,诉至本院。

上述事实,有叶某某个人自述、证人证言、长沙市中医医院病历材料、某公司书面回复说明、工伤认定决定书等证据证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市人社局作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具有对本辖区内单位职工进行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

双方当事人对叶某某在某公司项目的工地工作时因工不慎受伤的事实无争议,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是否应当由某公司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某公司在行政程序中未举证证明其主张,并在向市人社局回函称,某公司将工程项目承包给“中彩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甘某某”,根据字面解释,不能证明某公司将工程项目承包给中彩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从某公司向本院提供的现有证据材料来看,也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另外,某公司在工伤认定行政程序中未提供证明其主张的证据,依法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因此关于某公司认为已将项目转包给中彩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其不应承担用工主体责任的诉讼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某公司的诉称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七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湖南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湖南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江涛

二〇一八年二月八日

书记员  周露

附件

附:本判决适用法律条文原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七十九条原告或者上诉人申请撤诉,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准许的,原告或者上诉人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人民法院可以缺席判决。

第三人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不发生阻止案件审理的效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五条第十九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七十九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