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消防行政确认

杨孝宣与湖州市公安消防支队南浔区大队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7日 案由:公路行政确认 消防行政确认 当事人:杨孝宣 湖州市公安消防支队南浔区大队 案号:(2015)湖德行初字第197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杨孝宣,;。

委托代理人沈国强,姚香香,浙江浔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湖州市公安消防支队南浔区大队,住所地:湖州市南浔区浔练公路马腰三公里处。

法定代表人赵刚,大队长。

出庭应诉负责人吕辉豪,副队长。

委托代理人叶欣,冯伟,浙江广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杨孝宣因不服被告湖州市公安消防支队南浔区大队(以下简称:南浔消防大队)作出的湖浔公消火认字(2015)第0006号《火灾事故认定书》,于2015年9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于同年9月15日向被告发送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被告在法定期限内提交了被诉行为的相关证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杨孝宣及其委托代理人沈国强、姚香香,被告南浔消防大队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吕辉豪及委托代理人叶欣、冯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杨孝宣诉称,被诉火灾事故认定错误。1.《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是湖州南浔桂州木制品厂发生火灾,但经工商查询该厂没有工商登记,该制品厂在法律上不存在;2.根据火灾现场来看,原告承租的车间中大量木屑依旧存在,没有严重烧毁的痕迹,反而是南侧隔壁相连的木制品车间被全部烧毁。从烧毁程度及电线线路使用情况看,南侧的木制品车间使用的电线线路较复杂,且功率较大,有3、4处大功率电路接口。可以推断,应是南侧隔壁车间开始起火,蔓延至原告承租的车间。但《火灾事故认定书》却认定起火部位为原告投资的木屑车间。请求:1.撤销湖浔公消火认字(2015)第0006号《火灾事故认定书》,重新作出火灾事故认定;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南浔消防大队辩称:一、火灾事故认定并非行政行为。火灾事故认定属于专业技术鉴定,是通过火灾现场询问、现场勘查、痕迹物证技术以及火灾模拟等手段,运用比较、分析、综合、假设、推理等逻辑方法,进行综合分析后对火灾事故作出的科学判断,具有认定事实的证据作用,本身并不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不属于行政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以下简称:《消防法》)以及《关于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消防法意见》)第一条第(六)款的规定,火灾事故认定书属于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当事人不服的可以依照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申请复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十二条的规定,火灾事故认定不具有可诉性。二、被告具有法定职权。根据《消防法》第五十一条、《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六条、第十八条的规定,被告具有作出被诉火灾事故认定的法定职权。三、作出被诉《火灾事故认定书》程序合法、证据充分、结论正确。火灾事故发生后,被告通过现场勘验、调查询问等程序,调查火灾原因;火灾报警为2015年5月21日00时14分许,作出认定系2015年6月8日;作出前召集当事人到场说明拟认定的起火原因充分听取当事人意见,也进行了送达并告知复核权利。符合《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二十九条至第三十二条的有关规定。起火建筑由三个不同使用功能的生产车间合建而成,通过调查北侧木门加工厂车间视频监控录像,并依据证人戴某证言,结合现场勘验情况,认定起火时间为2015年5月20日23时07分许;同年5月21日00时15分许原告投资车间发生轰燃,火势向周边蔓延。依据证人朱某证言,当日00时10-15分左右,原告投资车间火势很大而南侧木地板车间并未起火;依据证人戴某证言,当日00时18分左右,原告投资车间已猛烈燃烧,屋面钢结构倒塌,南侧木地板车间与原告投资车间相邻部分已着火,其他区域并未着火,随后整个车间才全部着火。从现场勘验看,原告投资车间过火情况严重,屋面钢结构已严重过火弯曲变形、钢结构垮塌,内部机器设备严重过火,地面有大量严重过火后的残留木屑,车间南墙铝合金窗户严重过火,玻璃全部爆裂,而南侧木地板车间内部机器设备东面和中间较西侧严重,屋面木结构已完全过火掉落地面,屋面钢结构部分未见明显弯曲变形,相对原告投资车间过火情况较轻。且结合当天气象情况,2015年5月20日22时至5月21日2时,风向主要为东风、北风或东北风,符合火灾现场由北往南、由东往西的火灾蔓延痕迹,且风向以火灾蔓延起助推作用,当火势蔓延至南侧木地板车间后,结合风向及木地板车间易燃的木结构屋顶,导致火灾迅速由北往南、由东往西的蔓延。而对于起火原因,结合证人证言、天气情况及现场勘验情况,排除放火嫌疑、雷击及自燃,但无法排除电气线路故障及遗留火种,亦符合客观事实及《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三十条。四、原告诉称不能成立。诉状中将“湖州南浔桂州木制品厂发生火灾”定性为事实认定系误解。原告认为起火部位是南侧木地板车间,与客观事实不符。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南浔消防大队于2015年6月8日作出湖浔公消火认字(2015)第0006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载明“2015年5月21日00时14分,南浔消防大队接到报警称:位于南浔硬长桥浔青路的湖州南浔桂州木制品厂发生火灾,烧损房屋、机器设备和原材料等物品,造成一定财产损失,无人员伤亡。经调查,对起火原因认定如下:起火时间:2015年5月20日23时07分许;起火部位:杨孝宣投资的木屑车间;起火原因:可排除人为纵火、雷击、自燃,不排除电气线故障及遗留火种引发火灾”。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被诉行为是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行政行为,系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行政诉讼需要符合的法定条件之一。本案中,原被告对被诉的湖浔公消火认字(2015)第0006号《火灾事故认定书》,是否系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行政行为,存在争议。《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的规定,未对此予以明确。《消防法》第五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根据火灾现场勘验、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意见,及时制作火灾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八条规定,“行政管理部门依据法律规定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火灾事故认定书等,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能够推翻的除外。”对比上述两部法律条款并结合最高人民法院该司法解释的内容可见,火灾事故认定与交通事故认定,应具有类似的性质与属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在《关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是否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可否纳入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意见》(法工办复字(2005)1号)中,已经明确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属于行政行为、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意见中所体现出的立法精神,应在本案中参照适用。据此,本案被诉的火灾事故认定书,并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行政行为,原告杨孝宣的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杨孝宣的起诉。

本案不收取案件受理费。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管 征

代理审判员  汤珊珊

陪 审 员  施安成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七日

书 记 员  方依云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

《行政诉讼法》

第十三条第四十九条第十二条第二条

《消防法》

第五十一条第三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