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公路行政救助

黄君灿、田东县交通运输局交通运输行政管理(交通):其他(交通)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4月28日 案由:公路行政救助 交通行政救助 当事人:黄君灿 田东县交通运输局 案号:(2017)桂10行终34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君灿,男,1955年6月3日出生,壮族,个体户,住广西百色市右江区。

委托代理人林春梅,广西鹅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志成,广西鹅城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田东县交通运输局。地址:广西田东县平马镇东宁西路66号。

法定代表人鄂耀飞,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莲,广西知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莫锡娟,广西知君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黄君灿因燃油补贴复核决定一案,不服田东县人民法院(2016)桂1022行初7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黄君灿及其委托代理人林春梅、李志成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田东县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田东县交通局)法定代表人鄂耀飞局长因公务未能到庭参加诉讼,由其指派副局长曾鸣作为行政长官出庭履行法定职责并与委托代理人李莲、莫锡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8年8月31日田东县人民政府以东政函[1998]101号《关于同意成立县公共汽车公司的批复》同意成立田东县东旌公共汽车公司(以下简称东旌公司),其管理职能是由田东县建设局承担。2007年10月8日田东县人民政府常务会议决定将该管理职能划归田东县交通局管理。百色市机构编制委员会亦于2009年6月8日作出[2009]10号《关于调整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职能及有关问题的通知》,将原属市政管理局负责的“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职能划归县交通局负责。2006、2007年度,国家对公交客运予以政策性油补。包括原告在内挂靠东旌公司的车辆领取了公共汽车性质的补贴。2008年6月23日,广西财政厅、建设厅联合下发桂财建[2008]99号和101号文,对农村道路客运及公交企业用油下发补贴办法通知。2008年6月,田东县道路运输管理所根据(桂财建[2008]99号)《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农村道路客运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为挂靠东旌公司的车辆上报农村客运油补,但东旌公司却自行根据(桂财建[2008]101号)《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公交企业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越过主管部门即田东县交通局,自行到百色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申报城市公交油补。至此,发生东旌公司车辆申请一车两油补的问题。为规范油补的发放,2008年8月26日,百色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百政办发[2008]118号文,依职权转发市财政局等部门关于石油价格改革对城市公共汽车和农村客运车用油财政补贴发放界定等有关问题实施意见的通知,对城市公共汽车和农村客运车予以界定。同时,百色市委、市政府于2008年7月成立了百色市成品油财政补贴资金发放监督检查小组。监督检查小组到田东县后对东旌公司进行充分深入的实地调查并于2008年7月3日在田东县政府第二会议室召开“田东县道路运输油价补贴发放问题工作会议”,会议认定原告等45辆营运车为农村客运性质,不能按城市公交车油价补贴标准给予补贴,并决定由县交通局对2008年两种燃油补贴(即城市公交、农村客运)进行统一公示工作。原告对东政阅[2008]11号文决定不服多次上访。2009年7月20日,百色市经济委员会遵照市政府的批示,对东旌公司提出的问题开展调查,并作出调查汇报,认为原告等人经营的车辆属于农村客运性质,不是城市公交,应按照农村客运燃油补贴标准发放2008年燃油补贴。原告等27人仍不服继续向上级有关部门申诉上访。2014年6月17日、2014年8月8日、2015年11月23日百色市道路运输管理处、百色市交通运输局、百色市人民政府三级对原告等人的申请作出复核意见。田东县交通局作为田东县人民政府授权的职能部门于2016年7月6日以东交处[2016]26号作出关于核发2008年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原告黄君灿对东交处[2016]26号复核决定不服,于2016年10月1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依照田东县人民政府2007年10月8日常务会议纪要以及田东县人民政府东政阅(2008)11号会议纪要的授权,被告具有对原告申请的2008年度的油价补贴是否享受城市公共汽车补贴而作出的复核认定的主体资格。本案中,双方的争议焦点是原告是否享受城市公共汽车的资格问题。原告挂靠的东旌公司虽是县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汽车客运公司,但公司从成立最初申请的客运班线为县内班车客运并经市级、县级运政机构审批、核发《道路运输许可证》。其许可经营范围为县内班车客运。这有原告提供的证据及被告提供的东旌公司的申请及班线路单等证据证实,而且按照百色市人民政府百政办发(2008)118号文件第二点“关于界定城市公共汽车和农村客运车”的定性精神,东旌公司的车辆经营范围属于农村客运的性质而不是城市公共汽车性质。所以,被告依据各部门的综合调查材料以及百色市人民政府百政办发(2008)118号文精神,对原告的申请作出不能享受城市公共汽车油价补贴作出的复核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使用政策条款得当,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原告及代理人提出的“原告的经营营运车辆持有广西壮族自治区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按照《城市公共汽电车客运管理办法》第七条的规定,原告经营的营运车辆应属于城市公共汽车”的诉讼意见,从被告提供的县、市两级运输管理部门及政府有关部门对原告经营营运车辆的时间、运营方式、收费情况的调查复核意见,证实原告经营营运的车辆在实际运营中,没有按城市公共汽车运营特性进行营运收费,而是按照农村客运班线的收费标准收费,不符合百政办发(2008)118号文对城市公共汽车的定性及必须符合的四个条件即营运的“三定特征”、公交票价规定、公交线路及设施规定、严格执行公交运行和票价规定。而且该专用许可证已被百色市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收回,所以,东旌公司当年的九条线路共计45辆营运车辆不因使用“公共汽车公司”名称注册而改变其农村客运性质。被告依据百政办发(2008)118号文第二点的规定认定原告经营营运的车辆属农村客运车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应予采信和支持。对于原告提出的“2006年、2007年两年已享受城市公共汽车油补,2008年理所应当享受城市公共汽车油价补贴的诉讼意见,关于这一理由,田东县人民政府2014年11月3日的会议决议已明确对已发放的2006年、2007年两年的油价补贴行为予以纠正,并要求依法收回。所以,原告的这一诉讼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出的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9)百中行终字第52号《行政判决书》已认定东旌公司的车辆为公共汽车营运的诉讼理由,因该判决涉案的是桂L×××××号车辆,与原告运营的线路不一样。且该车当年涉及是否取得运输许可证进行营运的问题,并不涉及本案审查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审查。为此,原告的车辆营运性质,应当按照百政办发(2008)118号文件的界定性质来确定。综上所述,被告作出复核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诉求判决撤销被告田东县交通运输局作出东交处[2016]26号复核决定理由不充分,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作出判决:驳回原告黄君灿的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50元,由原告负担。

黄君灿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是属于城市公交车而应按照城市公交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上诉人请求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按照农村客运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是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的。但原审判决却认定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属认定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相符,认定事实错误。在本案中,东旌公司系上诉人所挂靠经营车辆的公司,该公司是属于经当地政府(田东县人民政府)批准后并向当地工商部门(田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登记而于1998年9月18日成立的县级公共交通企业,东旌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公共汽车和出租汽车客运。这可从上诉人在原审庭审中提供的《关于同意成立县公共汽车公司的批复》(东政函[1998]101号)、《工商电脑咨询单》的这两份证据得到证实,尤其是依据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具有既判力的(2009)百中行终字第52号《行政判决书》认定的相关事实得到佐证。还有就是,根据《城市公共汽电车客运管理办法》第七条“城市公共交通客运主管部门按照《行政许可法》及有关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的规定,依法确定城市公共汽电车经营者。”之规定,特别是根据《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第二条“本办法所称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是指政府按照有法律、法规规定,通过市场竞争机制选择市政公用事业投资者或者经营者,明确其在一定期限和范围内经营某项市政公用事业产品或者提供某项服务的制度。城市供水、供气、供热、公共交通、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行业,依法实施特许经营的,适用本办法。”之规定和第四条第二、三款“……。省、自治区人民政府建设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的区域内的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活动的指导和监督工作。直辖市、市、县人民政府市政公用事业主管部门依据人民政府时授权(以下简称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的具体实施。”之规定,上诉人己获得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厅颁发给的《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已经合法持有特许经营城市公交车的资质。虽然百色市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曾经于2008年6月22日擅自收回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持有的《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但百色市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是在截止2008年6月19日国家就已经发放2008年公交汽车燃油财政补贴之后才擅自收回的。同时,百色市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并不是颁发《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的机关,百色市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无权收回《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而且颁证机关至今并没有注销或撤销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持有的《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持有的《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至今仍然是合法有效的。再还有就是,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在前面发放的2006年、2007年燃油补贴资金时,有关部门己按照城市公交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资金给上诉人,而且在后面发放的2009年燃油补贴资金时,有关部门也己按照城市公交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资金给上诉人。同时,有关部门还继续将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列为享受2008年广西公共汽车燃油补贴资金分配的对象而上报上级政府主管部门审批,而且上级政府主管部门也已将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列为享受2008年广西公共汽车燃油补贴资金分配的对象并下拨了相应的燃油补贴资金。这就印证了被上诉人已经认可或自认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是属于城市公交车并已经按照城市公交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因此,根据《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公交企业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第一条第(一)项“补贴原则……。补贴资金按2008年6月19日各市县公交企业正在运营的车辆数计算补贴数额。”之规定和补贴范围和对象:公共交通企业或实际负担燃油费用的经营者。各地级在自治区核定的补贴总额内分配到县(市)。”之规定,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是属于城市公交车而应按照城市公交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上诉人请求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按照农村客运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是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的。但原审判决却认定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实属认定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相符,认定事实错误。二、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并不是属于农村客运车,被上诉认定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属于农村客运车并作出按照农村客运车燃油标准发放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缺乏事实根据,证据不足。但原审判决却认定被上诉人作出的按照农村客运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复核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证据充分,属认定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相符,认定事实错误。在本案中,根据《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交通部2005年第10号令)第三条“本规定所称道路客运经营,是指用客车运送旅客、为社会公众提供服务、具有商业性质的道路客运活动,包括班车(加班车)客运、包车客运、旅游客运。……。本规定所称客运站经营,是指车站场设施为依托,为道路客运经营者和旅客提供有关运输服务的经营活动。”之规定和第四十七条第一款“客运班车应当按熄许可的线路、班次、站点运行,在规定的途经站点进站上下旅客,无正当理由不得改变行驶线路,不得站外上客或者沿途揽客。”之规定及第六十六条“客运站经营者和进站发车的客运经营者应当依法自愿签订服务合同,双方按合同的规定履行各自的权利和义务。客运站经营者应当按月和客运经营者结算运费。”之规定和第六十九条“客运站经营者应当公布进站客车的班车类别、客车类型等级、运输线路、起讫停靠站点、班次、发车时间、票价等信息,调度车辆进站发车,疏导旅客,维持秩序。”之规定,特别是根据《关于石油价格改革对城市公共汽车和农村客运车用油财政补贴发放界定等有关问题的实施意见》(百政办发[2008]118号)第一条第(二)款“农村客运车的定性。根据《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令2005年第10号)的规定,农村客运车辆界定的几个要素是:经道路运政机构许可经营、办理道路运输证、悬挂线路标志牌、县内或毗邻县间至少有一端在乡村、与汽车客运站签订进站合同,接受汽车客运站管理,实行统一售票、统一发班等。同时必须符合以下规定…….。3、农村客运车是指在由交通主管部门管理的汽车客运站统一售票、统一发车的车辆必须纳入经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许可的汽车客运站统一管理。”之规定,农村客运车显然是客运经营者在客运经营站经营的由汽车客运站统一售票、统一发车,纳入汽车客运站统一管理的车辆。可是,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是属于持有《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而特许经营的城市公交车并独立设有公共交通企业(田东县东旌公共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的,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并没有在客运经营站经营,更没有由汽车客运站统一售票、统一发车,也没有纳入汽车客运站的统一管理。因此,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并不是属于农村客运车。还有就是,被上诉人在原审庭审中提供的所谓各部门综合调查材料并不是行政诉讼的证据,而且从关联性看,被上诉人提供的所谓各部门综合调查材料无法证明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是属于农村客运车。同时,虽然被上诉人在原审庭审中提供有《田东县运营业务检查记录表》、《道路运输稽查现场笔录》等其他证据。但从证据的关联性看,被上诉人所提供的《田东县运营业务检查记录表》、《道路运输稽查现场笔录》也无法证明上诉人所经营的车辆是属于农村客运车。但原审判决却认定被上诉人作出的按照农村客运车燃油补贴标准发放燃油补贴复核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证据充分,实属认定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相符,认定事实错误。三、上诉人经营车辆挂靠的公司并没有自行申请城市公交油补,而且也不存在申请一车两油补的问题。但原审判决却随意认定上诉人经营车辆挂靠的公司自行申请城市公交油补,并发生申请一车两油补的问题,属认定事实缺乏事实根据,证据不足。在本案中,国家发放2008年度的公共汽车燃油财政补贴资金后,上诉人经营车辆挂靠的公司东旌公司就按照相关文件的要求而逐级申报城市公交油补,并由相关部门逐级审批,上诉人经营车辆挂靠的公司东旌公司并没有自行申报城市公交油补,也不存在申请一车两油补的问题。还有就是,在原审庭审中,被上诉人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来证明上诉人经营车辆挂靠的公司东旌公司自行申报城市公交油补及存在申请一车两油补的问题。同时,上诉人也从未质证有关上诉人经营车辆挂靠的公司东旌公司自行申报城市公交油补及存在申请一车两油补的问题的相关证据。但原审判决却随意认定上诉人经营车辆挂靠的公司自行申请城市油补,并发生申请一车两油补的问题实属认定事实缺乏事实根据,证据不足。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缺乏事实根据,证据不足,甚至认定事实错误,从而作出不公正的错误判决。为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五条的规定和其他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上诉人依法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田东县交通局答辩称,一、答辩人作出关于核发2008年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的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1998年8月31日田东县人民政府以东政函[1998]101号《关于同意成立县公共汽车公司的批复》同意成立东旌公司,上诉人等人均为东旌公司经营的车辆的实际车主。东旌公司虽然名为公共汽车公司并有“公共汽车”的经营范围,实际上经营的是“农村客运”,事实证据如下:1、经营的客运班线有一端在乡村。2008年东旌公司经营9条班线:火车站至电厂、平马至糖厂、平马至福禄、平马至仑圩、平马至中平、平马至六了、平马至康元、平马至睦群、平马至新安,这9条班线分别途经祥周村、布兵村及林逢镇林逢村、和同村等镇、村、屯,营运线路覆盖324线国道、县道、乡道、村道,甚至延伸到自然屯。这9条线路不符合东政函[1998]101号批文规定的以“桂政函[1998]80号《关于田东县城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规定的城区范围来确定行车线路及上落站,组织车辆,办理好营运有关手续”,这些线路完全超越城区范围,延伸到乡村,实际上已经是农村客运班线。根据建设部令第126号《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城市公共交通是需要主管部门特许经营的,东旌公司经营的这9条线路并没有经过当时主管的县建设局审批为“公共交通线路”。2、经物价部门核准,按营运公里数计算的基准价和上浮价收取农村客运票价。这9条线路全程为15公里至22公里不等,所执行的票价是根据里程数的不同由经营者定价或是执行农村客运票价(见东价[2007]4号文,物价部门审批的是指导价“最高限价”),春运时还执行春运票价,是以盈利为目的。而城市公交实行的是固定低于以盈利为目的的运营客运车辆的、长期稳定的票价,如:百色市右江区城内的公共汽车多年来不管里程数的远近,每一条线路执行的都是1元(无空调)、2元(有空调)票价。3、东旌公司运营自成立以来在业务上一直都是由县交通运管所管理监督,车辆是按照农村客运方式统一发班,每辆车凭统一的行车路单在规定的地点和时间发班,悬挂线路标志牌,按照交通运管部门审批的线路运营,每辆车均办理了《道路运输许可证》。综上所述,上诉人等人经营的车辆实际上符合(百政发[2008]118号)《关于石油价格改革对城市公共汽车和农村客运车用油财政补贴发放界定等有关问题实施意见的通知》第二条第(二)项规定的“农村客运车辆”的性质。因此,答辩人复核后决定按照农村客运燃油补贴标准发放2008年燃油补贴,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二、上诉人挂靠东旌公司的车辆即持有《道路运输许可证》又持有《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即一车两证。如前所述,在实际的运营中,上诉人运营的车辆,都没有按照城市公共汽车运营的特性进行营运及收费,而是按照农村客运班线运营收费。因上诉人的车辆运营不符合城市公共汽车的特性,其所持有的《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才被主管部门百色市城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收回,至于该本许可证是否仍然有效的问题,是另一行政法律关系问题,不是本案审理的范畴。三、2008年6月田东县道路运输管理所根据(桂财建[2008]99号)《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农村道路客运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为上诉人的车辆上报农村客运油补。但东旌公司却自行根据(桂财建[2008]101号)《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公交企业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越过了当时的主管部门即答辩人,自行到百色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申报城市公交油补,这有当时东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罗生醒的笔录证明,是其本人与公司法律顾问自行到百色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申报的城市公交油补。综上所述,答辩人作出关于核发2008年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一审法院判决正确,请求二审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审理期间,被上诉人田东县交通局提交一份新证据,即:2015年2月28日县公安局对原东旌公司法定代表人罗生醒作的一份《询问笔录》。证明2008年东旌公司自行到百色市公交管理处为上诉人等人申报了2008年城市公交油补,没有经过县主管部门审核,致使上诉人等人的车辆得到了一车两油补。上诉人黄君灿对该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另外,认为该证据系复印件,不能证明存在一车两油补的问题。上诉人黄君灿无新的证据向本院提供。

经审理查明,1998年8月31日,田东县人民政府依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桂政函[1998]80号《关于田东县城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作出东政函[1998]101号批复,同意成立田东县公共汽车公司,即东旌公司,东旌公司属民营性质,归田东县建设局管理。2002年11月4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厅以桂建城字[2002]22号作出《关于申办广西壮族自治区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许可证审批有关事宜的通知》,核发办理车辆专用许可证。东旌公司包括上诉人黄君灿在内的46辆公交车办理了《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证》。2007年9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厅、建设厅联合下发桂财建(2007)135号《关于印发2007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公交企业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对各县(县级市)公共汽车公司的营运公交车辆,每台补贴18260元,包括上诉人黄君灿在内挂靠东旌公司的47辆车辆领取了公共汽车性质的燃油补贴。2007年10月8日,田东县人民政府常务会议决定将田东县建设局负责的公共汽车公司管理职能划归田东县交通局管理。2008年6月22日,百色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暂扣东旌公司46本《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证》。同年6月2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厅、建设厅联合下发桂财建(2008)101号《关于印发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公交企业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对各县(县级市)公共汽车公司的营运公交车辆,每台每月补贴3704元,包括上诉人黄君灿在内挂靠东旌公司的46辆车辆可领取公共汽车性质的燃油补贴。同年7月3日,田东县人民政府以东政阅(2008)11号作出《田东县道路运输油价补贴发放问题工作会议纪要》,认定东旌公司的45辆中巴营运车为农村客运车辆性质,不能按城市公交车油价补贴标准给予补贴。上诉人黄君灿对东政阅(2008)11号决定不服,多次向有关部门上访。2012年4月19日,百色市道路运输管理处以百运公交(2012)63号作出《关于补发全市2006年度第三批公共汽车燃油补贴资金的通知》,按县级公交企业的公共汽车每辆补贴1545元,东旌公司的43辆获得66435元的燃油补贴。2014年11月3日,田东县人民政府作出《关于罗生光等45辆营运车主要求兑现2008年度公交燃油补贴问题研判会的会议决议》认为,一、不能按城市公交油价补贴标准发放2008年的燃油补贴而应按农村客运的燃油补贴标准申请发放;二、针对2006年、2007年已发放罗生光等45辆营运车的油价补贴给予纠正并依法收回。2016年7月6日,被上诉人田东县交通局以东交处(2016)26号作出《关于黄君灿车主申请核发2008年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认定当年挂靠东旌公司经营的营运车辆属于农村客运性质,应按照农村客运燃油补贴标准发放2008年燃油补贴。原告黄君灿对东交处(2016)26号复核决定不服,于2016年10月12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百色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于2008年6月22日暂扣东旌公司的46本《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证》,发证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厅并未下文注销,仍合法有效。被上诉人田东县交通局于2016年7月6日作出东交处(2016)26号2008年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依据的是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厅、交通厅于2008年6月23日联合下发桂财建(2008)99号《关于印发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农村道路客运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同日,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厅、建设厅亦联合下发桂财建(2008)101号《关于印发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公交企业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对各县(县级市)公共汽车公司的营运公交车辆,每台每月予以燃油补贴。

再查明,东旌公司与田东县道路运输管理所交通运输行政处罚一案,本院已生效的(2009)百中行终字第52号行政判决认定,东旌公司为城市公共汽车客运性质的企业法人,东旌公司的客车为城市公交客运性质的车辆。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田东县交通局依据百色市机构编制委员会百编(2009)10号规范性通知文件,具有对上诉人黄君灿申请的2008年度的油价补贴是否享受城市公共汽车补贴而作出的复核认定的主体资格。东旌公司于1998年8月31日经批准成立后,属民营性质的企业法人,包括上诉人黄君灿在内的46辆公交车辆取得了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厅核发的《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证》。虽然百色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于2008年6月22日暂扣东旌公司的46本《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证》,但发证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厅并未下文注销,该《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证》仍然合法有效,为此,挂靠东旌公司的46辆营运公交客运车辆获得2007年度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各县(县级市)公交企业用油财政补贴,并于2012年4月19日,由百色市道路运输管理处予以补发全市2006年度第三批公共汽车燃油补贴资金。由此可知,东旌公司自批准成立到取得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厅核发的《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证》,其为城市公共汽车客运因该专用证仍合法有效而使企业和营运性质并未有所改变。被上诉人田东县交通局在东旌公司的《城建公用事业机动车辆专用证》未被发证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厅下文注销之前,仅以地方人民政府的工作会议纪要为依据,作出东交处(2016)26号2008年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改变东旌公司的公交营运性质,并以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厅、交通厅于2008年6月23日联合下发桂财建(2008)99号《关于印发2008年石油价格改革广西对农村道路客运用油财政补贴办法的通知》为据,决定向东旌公司的46辆原从事城市公交客运之车辆发放农村道路客运用油财政补贴,实属缺乏法律依据。其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有误,适用规范性文件不当,应予撤销。本案一审认定事实错误,判决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上诉人提起的上诉理由充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七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田东县人民法院(2016)桂1022行初79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田东县交通运输局东交处(2016)26号《关于黄君灿车主申请核发2008年燃油补贴的复核决定》。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上诉人田东县交通运输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黄春雷

审 判 员  许彩乐

代理审判员  昌绍友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黄喜迎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八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