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卫生行政许可

章忠德与诸暨市卫生局不履行法定职责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09年4月21日 案由:卫生行政许可 当事人:诸暨市卫生局 章忠德 案号:(2009)浙绍行终字第34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章忠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诸暨市卫生局。

法定代表人袁岳军。

委托代理人:马悦铨。

诉讼记录

章忠德因诉诸暨市卫生局不履行审批《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核发《乡村医生执业证书》法定职责一案,不服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于2009年2月26日作出的(2009)绍诸行初字第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1998年5月,原告章忠德明知和其同期换发执业证书的其他乡村医生都收到了被告核发的《乡村医生执业证书》,而原告却没有收到。为此,原告即向被告下属部门的原三都镇卫生院领导和其他工作人员提出要求发证或告知扣发原告证件的原因。显然,原告从1998年5月开始就知道了被告下属部门扣发其《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行为,故原告于2008年1月7日向该院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原告章忠德认为其于1997年6月5日以申请人的名义,并经原三都镇人民政府和原三宅村村民委员会的审核同意,向被告诸暨市卫生局提出了要求在原告新居所继续行医执业的申请,但原告无证据证明被告已收到其申请的事实,且庭审中被告否认收到原告的申请。显然,现原告起诉要求被告给予答复和要求发证不符合起诉法定要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章忠德的起诉。案件受理费25元,由原告章忠德负担。

上诉人章忠德上诉称:1、一审法院违反“再审案件,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的规定,一审程序违法。2、在1998年5月至2006年7月11日,上诉人不存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被上诉人扣发证书的侵权行为,被上诉人从来没有对上诉人的证号9720060《乡村医生执业证书》作出过任何吊销、废止等处理决定并告知上诉人。而“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犯的概念,必须是行政机关“具体作为或者不作为”,是行政相对人认为是侵犯其权利。所以,诉讼时效应当自2006年7月11日开始计算,之后上诉人一直就该侵权行为在主张权利,不存在超过诉讼时效之说。3、上诉人已经于1997年6月5日以“申请人”的名义并经过原三都镇人民政府和原三宅村村民委员会的审核同意,向被上诉人提交了要求在新居继续行医执业的申请书。而且上诉人没有对“三宅村卫生室”作出任何处理(注销)并决定公布的行政行为,所以在2006年6月3日前,只要被上诉人没有注销“三宅卫生室”的执业机构并公布行政行为,“三宅村卫生室”的执业机构是合法存在的机构。上诉人的行医执业不存在无证行医的事实,现在要求被上诉人追发医疗机构执业证和《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请求是法定权利,不存在超过诉讼时效的事实。

被上诉人答辩称:1、一审法院审理不违反法定程序。2、一审庭审法庭调查阶段上诉人的陈述及在庭审中查明的事实,完全证明了上诉人是在1998年5月就知道扣证行为的。3、上诉人从未向被上诉人提出过关于“三宅村卫生室”的申请书的事实已为被上诉人的登记册及(2007)诸行初字第8号和(2007)绍中行终字第39号行政判决书证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一、被上诉人是否收到关于要求设置村卫生室,重新核发《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申请。根据《浙江省实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若干规定》第九条的规定:“申请设置卫生室,必须由村民委员会提出申请,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核,报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二十五条规定:“申请医疗机构执业登记必须填写《医疗机构申请执业登记注册书》,并向登记机关提交下列材料……”相关法律法规对申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申请人、申请条件、需递交的材料等程序性事项已有详细规定,而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其以申请人名义于1997年6月5日经过三宅村村民委员会同意,报请三都镇人民政府审核批准,向诸暨市卫生局申请在现居所地继续行医执业的申请书。从形式上、内容上均不符合法规规定的申请主体、申请条件,且在被上诉人否认收到该申请的情况下,不能证明其已经递交了申请。

二、本案是否超过起诉期限。对于行政机关不作为的行政诉讼案件的起诉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第一款:“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60日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法律、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根据上述规定,申请人在递交申请之后,行政机关收到申请60日内未履行法定职责的,申请人就应当知道行政机关侵犯了其权益。向人民法院起诉,寻求司法救济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申请人于1996年参加省卫生厅关于《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考试,但有关部门未将证书颁发给其。此后上诉人自诉其多次向卫生院、卫生局反映要求发证。但直至2008年1月7日才向人民法院提起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的行政诉讼,显然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

三、一审法院是否违反法定程序。经查,(2009)绍诸行初字第3号行政案件属于普通一审案件,不存在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的情况,上诉人认为该案属于再审程序审理的案件,与事实不符。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裁定规定的案件受理费显属不当,应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七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钱长龙

审 判 员  毕金刚

代理审判员  蒋 瑛

二〇〇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代理书记员  余剑英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十九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四条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第二十五条